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终极网游 > 第一卷 又一个打劫的

第一卷 又一个打劫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得不说,虽然游戏初期非倾向战士职业的职业战斗力普遍偏低,但是他们的存在却使战斗充满了变数。似乎草堂社的每个此等职业者都成了变数,明明是一个攻击性不高的

    冰团,却发挥了迟缓的作用,给了伙伴对对手进行要害打击的机会,而光爆往往不打在敌人身上,却是在敌人眼前爆开,那会发生什么?短暂的失明,和死亡那是形影不离的,这

    种方法倒是令何一名大有收获。还有弓箭手远远的瞄着你的要害,那你还能发挥几成的实力?更别提道士打出的**符,和见习盗贼手中的小匕首永远对着你的喉咙。

    双方战斗之凶猛使他们根本没有服用小红或者别的补充生命的药物的机会。打着打着,原本个体实力不如青衣人的草堂社竟然在能单挑他们了。“力可扛鼎”脸色难看,想不

    到自己的下属如此不经打,短短时间已经不到十个人了,而对方却是只死了2个,还是以命博命换来的。

    “力可扛鼎”对上了一个叫“浪淘沙”的,虽然浪淘沙的实力比全状态的青衣人要高一些,但是对上了力可扛鼎似乎是有所不济。他却又喝止了同伴的帮助,一定要自己对付

    力可扛鼎,这会正陪力可扛鼎打起了游击战。力可扛鼎杀又杀不了,甩又甩不掉,直气的脸色铁青。

    相比青衣人的溃败势头,黄衣少女的出尽了风头。四个人摆了一个小型剑阵,硬是顶着十几人的进攻毫不退让一步,这会反而是打游击的力可扛鼎和浪淘沙跑到了他们身后,

    但是力可扛鼎正占着优势,黄衣少女们也不用担心会遭到浪淘沙的偷袭。

    青衣人越来越少了,红衣的国色天香终于忍不住了,她知道一旦青衣人败亡,那自己的四个丫头根本顶不住对手的一哄而上。她对身后的影子说:“影子,你该出手了,不然

    我的水晶项链定然要送人了!”

    不料,影子竟然冷漠的说:“不行,我现在已经超过了10级,不能对新手村的人攻击,不然不但攻击无效,也会受到系统惩罚的。”

    这倒是出乎何一名的意料了,原来过了10级,便不能对新手村的人物攻击了,应该也不能对新手村的怪攻击了。

    何一名暗舒了口气,幸亏是电光之牛BOSS杀死了自己,而不是自己杀死了他。否则,就算自己赶上了这场厮杀,也只能做一个无奈的旁观者了。

    似乎就等着这句话了,一直与力可扛鼎纠缠的浪淘沙突然间似乎实力暴增了一倍。迅速躲开了力可扛鼎,一剑直击国色天香。那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可说是一剑可当千万师,

    就连在后偷看的何一名也不仅‘呀’了一声,忍不住的为国色天香担忧起来了。

    但得力尽处,自有缠指柔。一道似有似无的剑影突然出现在剑下,叮的一声挡住了这必杀的一件。一直站于人后的影子随着这声响也跃出人前。一股隐隐显现的剑意与杀意从

    影子身上散发出来。

    这个时候的青衣人终于完全溃败,黄衣少女的剑阵也因为强大的压力而溃散,她们只有各自为战了,至于愤怒的力可扛鼎早有两个草堂社的人接了下来,还有一个弓箭手有意

    无意间盯着他的要害,令力可扛鼎根本没有再战浪淘沙的机会了,更何况他还不一定是浪淘沙的对手。

    浪淘沙一直是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对上了从沉默无奇变为气势逼人的影子。他说:

    “你也耍诈。”这句话自然是确定了他刚才对战力可扛鼎根本就是在藏拙,就是为了偷袭一直不怎么在意的国色天香了。

    “我不想等待太久!”

    受惊的国色天香忍不住冷哼一声,道:“都是混蛋”

    有可能被骂的两个人都自觉的忽略掉了这句话。

    而远处的定风波却是一声不响的向战场逼近了。

    气势处于下风的浪淘沙抢先出手了,剑势刚猛,大开大合。影子却是剑势飘忽,琢磨不定,拖着浪淘沙向大战场逼近。影子对草堂社的其他人出手了,因为他看到敌人首领定

    风波毫不客气的击杀了黄衣少女之一,并向另一个逼去。他知道定风波在想什么,因为他也准备那样做。杀贼先杀兵!

    战事由刚才的大混战迅速变为人员的锐减。整个战场在短短5分钟由刚才的喧闹变为此时的寂静。草堂社只剩下了首领定风波,攻击手浪淘沙和另外5个成员了,而红衣女方只

    有国色天香和影子了。

    一直面色淡定的国色天香这个时候也有了慌张。她说:“影子,怎么样?要不要紧。”

    沉默的影子似乎又变成了沉默的影子!他的全身上下有十几道血痕,他冷漠的语气多了些欣喜的音调:“实在是低估了他们,对手比我想象的更强一些。”

    以他的身手就算对上再多人也是不应该如此狼狈的,只是还要照顾后面的国色天香,所以他必须尽快的斩杀尽可能多的敌人,所以他选择了一击杀敌。似乎他的敌人也看出了

    他的厉害,全部是以命换伤,似乎双方都达到了目的。

    占着上风的定风波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怒气让他看起来杀气腾腾。冷冽的目光盯紧了影子。在影子身上那十几道血痕,每一道都代表了至少一个兄弟的生命。现在的优势,

    是兄弟们用姓名换来的,没有任何得意的理由。

    国色天香心里更是后悔,本来以为影子接近哥哥的实力,定然可以轻易摆平这些人,再加上有连绵剑阵的四个丫头,还有个实力不弱的护花使者和他的下属。

    这些人在现实里那都是多大的一股力量啊,更遑论她的背景那么让人敬畏,什么时候有过如此恶劣的形势!只可惜这里不是现实,是游戏。自然多的是莫名其妙的敌人,悍不

    畏死的对手。

    影子身上的血一直再流,当然知道拖久了形势更不利于自己,所以必须速战速决。沉默的影子更可怕,因为他的冷血,似乎草堂社成员的剑斩在了别人身上一般,没有言语,

    甚至表情也不再变化,但是却速杀了剩下5个草堂社一般成员。

    但是却对上了更为难缠的定风波和浪淘沙,双方都是一样的招式,直逼要害,直攻不守。浪淘沙死,定风波伤,影子死。但是影子却笑了,因为他看到国色天香悄悄的移动了

    位置,站着了上风向。虽是微风,却已致命!

    定风波感觉到这一次很是不值,平平无故的惹上了一个如此强硬的对手,还不知能否取得最后的胜利,虽然对面的女子如此的不堪一击,但是还有个无法预知的变数。

    何一名本以为自己是人不知鬼不觉的观察战场,却不知自己早被战斗双方发现。之所以未被揪出,因为他只是被人看作了一个路过此地,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但是,突然

    双方都失去了强大武力做后盾的时候,那个无关紧要的因素或许就成了最致命的威胁。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何一名身上的定风波却忽视了眼前似乎弱小的敌人,却没有想到真正的

    杀星正是面前这个娇弱可人的女孩子。

    何一名几乎忍不住要大笑了,形势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想。看来英雄救美就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就在何一名准备出手的时候,形势突变!

    那个一直默默无语的女孩子,突然格格的笑起来。娇艳如花的面庞令何一名一阵心颤,他心道:这小女子莫非要用美人计,这可使不得啊!

    国色天香掩不住声音中的得意:“这一战,还是我们赢了。”

    定风波道:“不错,我们败了,想不到你竟是一个药师。只是我想有最后一个要求,希望你能满足。”

    “你尽管说吧!”

    “我想看看那个变数!“

    国色天香一转身,正对何一名藏身之处喊道,“出来吧,你早就暴露了。”

    她之所以不担心何一名,是因为她突然受到浪淘沙的袭击时何一名发出的那一声担心的呀叹,让她感觉到何一名对自己没有恶意。

    但事实以最快的速度推翻了她的想法。

    何一名站了起来,手持魔法杖,以最优雅的步子一步步走了出来,声音更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打劫的,把水晶项链交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