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十一章 两山一水

第十一章 两山一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呃,这算怎么回事啊,难不成时间加速啊”赵羽晨望着探出头来的嫩芽疑惑着,就像吃了什么兴奋剂一样,还是早上撒下的种子,此时竟然发芽长出来了,拉出来和别人说的话不但没人信,还会被人当成神经病吧。

    “难道这里的时间比外面的要快许多倍?”赵羽晨嘴边呢喃的说着,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里面种满了东西不就很快就能收获了,看见面前的场景后,赵羽晨更加下定了决心要把那座对别人没什么用的山头承包下来,最少可以做到掩人耳目的目的,不至于让别人太容易发现自己身上藏有的秘密。

    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铺上了刚刚从房间里找来的草席铺在了地上,仰躺在草席上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头顶的上空是一片纯蓝色的天空,看不见一片云彩。

    小憩了一个多小时后,赵羽晨站了起来回到了外面的空间里,走出屋门的时候刚好看见父亲走出了房门。

    “羽晨,走吧,早点去看一下”赵卫国睡了一觉后,明显的精神了许多,刚刚睡醒就急着要带儿子去那片地方看一下,希望能让实际的情况打消了赵羽晨的决定,在他的眼里,那片山真的不是很好,真要承包到时候找一个好一点的山头就行了。

    “嗯,爸,我们现在过去吧”赵羽晨点点头,把院门打开后,赵卫国推出了摩托车。憨憨和豆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听见主人的声音后也没有钻出来,还在狗窝里睡得正香。

    因为赵羽晨对塔山那边的路不是很熟悉,所以赵卫国也就没有让他开车,赵羽晨坐在后面,两人往塔山的方向行了过去。

    塔山是因为那里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有的小塔,谁也不知道那座小塔的来历,本来这座山是没有什么名称的,因为附近像这样的山头还有很多,但因为一个小塔,就被人称之为塔山,慢慢的就都习惯叫它塔山了。

    从赵羽晨家到塔山差不多10多公里的路程,由于都是土路,因此车也不能开得太快,一直骑了差不多30多分钟才到地头,都快赶上去县里一趟了。

    赵卫国停好车子后带头在前面的田埂路上走着,摩托车随意的放在了一边,一点也不担心会有人来骑走他。赵羽晨看了看放在边上的摩托车想了想还是在前面跟着父亲走了。本来照他的想法是要给车子上锁的,因为在城里他见过太多的不小心而丢失了车子的事情,不过一想,现在是在家里了,更何况这么偏僻的地方,只要脑子锈到的小偷才会来吧。

    从塔山的边上绕过去后,赵卫国指着和塔山并邻的一座山头说道:“羽晨啊,就是这座山,你看吧,上面有些地方岩石都露了出来了呢,如果不是这里是在太偏僻了,而且没有大路早就被人拿来开采岩石了”

    赵羽晨点了点头,慢慢的走到了山边去,这座山不是很大,虽然有的地方露出了岩石,但大部分还是被泥土层覆盖着,因为上面以前种的桔树刚被砍掉,甚至还能看见很多的半截树桩路在外面。

    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赵羽晨爬上了山头,仔细的看着周围的环境,他想要的是有山有水又有田的环境,爬到了上面后,赵羽晨看见了山后的一个大水塘问父亲:“爸,那个水库现在还有人承包吗”

    “跟在赵羽晨背后的赵卫国看着儿子指的水库,闭目沉思了一下后才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一片我也很久没有来了,一般都是到田头做完活就回去了,这座山如果不是你要来我都有很多年没上来了,要不然等下回去问问老村长吧,他应该知道的”

    赵羽晨看着前面的水库点了点头,如果这个水库也能一起承包的话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到时候进一点白鲢鱼,草鱼什么的就可以搞个生态放养了。

    看了看水库后,赵羽晨望着皱着眉头的父亲安慰道:“爸,你放心吧,我知道在做什么”

    确实赵卫国是在为儿子担心,好端端的送他去读了大学,留在了城市,现在转了一个圈又要回来,那不是当初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吗。看着儿子坚决的样子他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了。

    两人正在四处观察的时候,远处的田埂边上一个人走了过来,赵羽晨的眼力好,一眼就看出了是老村长,赶紧和父亲走下了山去,老村长的年纪大了,要让他爬上来可有点危险。

    “赵爷爷,你怎么也过来了”老村长一听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原来是赵家父子两站到了他的面前来,他本来是想早点过来,到时候赵羽晨过来之后一起说说的,也不是说什么强买强卖,如果真的搞得好的话,在他的眼里就是送给赵羽晨白种也没什么,反正放在这里也是要一直荒着。

    “呀,羽晨卫国你们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啊?”老村长开口问道,本来还以为最少要三四点钟,天不那么热后赵羽晨才会出门的。

    “嗯,早点来看看,根子叔你怎么也过来了?”赵卫国点点头回答道,顺便关心的问着。

    “怎么我就不能过来啊,难道我很老了吗?你家娃子这么大的事情,我肯定要在一边看着吧”老村长脸一板说道,老年人嘛,总是不承认自己的年纪大了,还一直想充当壮年的样子。

    “哪会那,赵爷爷你还年轻的很”赵羽晨在边上哈哈的说着。

    “哈哈,你这小子”老村长笑了出来,刚才也是故意扳着脸的。

    “赵爷爷,山后那片水库现在是那个村的啊”赵羽晨看见老村长过来后马上问道,刚好省了在跑一趟的功夫。

    “哦,你说那片水塘啊,还是我们生产对的时候挖出来的,怎么你小子在打那个水塘的主意啊?”老村长看着赵羽晨说道。

    “嗯,那个水库我刚好可以和那座山一起利用起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就一起承包了,就是不知道赵爷爷能不能做主啊,如果不行那我就只能放弃这座山了”赵羽晨点点头说道。

    “你小子还想激将我啊,不过你也别激将我跟你说实话吧,这个水塘还真没人承包,原因是不知道为什么养的鱼每年投产很多,收获的时候却连三分之一也不到,也不知道去哪了,一来二去,亏本的人都不愿意承包了也就一直空着了,到如今差不多有五六年闲着了吧”老村长叹着气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找了许多原因也没找出来问题的所在,到现在就更加没人愿意承包了,虽然赵羽晨想要承包,但他也要和他说清楚。

    “哦,是这样啊,我们先过去看看吧”赵羽晨听了老村长的话后,暂时打消了决定,还是实地考察先。

    “嗯,走吧,从这边过去路好走”老村长熟悉的从边上的一条田埂路上带头走了过去。

    三人沿着田埂路走了半个多小时后到了水库的边上,从一个小口子上流出来的水灌溉着下方的田地,在水塘的下面是一片稻田,只是长期都被水浸泡,在最靠近水塘的稻田变成了烂泥田,种起来的水稻也没多少好收成。

    赵羽晨望着水塘下方的将近两三亩烂泥田眼前一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事情。

    “羽晨,怎么想到什么好事情了”刚好老村长转过了头来,看见赵羽晨脸上露出的笑容问道。

    “没什么啊,赵爷爷,这个水库有多深啊”赵羽晨打了个幌子掩饰了过去,看着微波荡漾的水库问道。

    “也没多深,最中间大概有个三米左右吧,不过现在因为长期没下雨了,大概也就两米左右”老村长熟悉的介绍了起来,这个水潭是在赵羽晨想要承包的山和另外相邻的山之间的山谷里挖出来的,呈月牙形分布,下雨的时候雨水就全都流入了这个水塘。

    “赵爷爷,那那边的山呢有没承包出去啊”赵羽晨指着水塘的另一边冷不丁的蹦出了一句话。山的那面长着一些杂草和碗口粗细的松树,赵羽晨看了看后觉得要承包山就要一起承包过来,这样以后就不会有人妨碍到自己了,不然真要到时候弄的好了,别人跑到对面山上,往水塘里洒点鱼苗也要养鱼可就麻烦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哦,那座山啊,好像也没有还一直荒在那里吧,主要是那些长了十多年的松树麻烦,上面有政策不准砍伐所以就没人承包了”老村长看了看赵羽晨指的的山后,如数家珍般的说了出来,看得出来,老村长真的把一生都奉献在了这片土地上,不然不可能什么都知道,现在的的社会像老村长这样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赵爷爷,我看这样吧,这座山和那座山还有这个水塘我都一起承包了,你看行吗?”赵羽晨看了看周围后下了决心。

    “行啊,怎么不行,咦等等羽晨你说什么要两座山一起承包啊?”还以为赵羽晨只是承包他说的那座山的老村长爽快的点头应声,但到后来才想到羽晨竟然连对面那座鸡肋般的山头也要承包就感到诧异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