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十七章 变味的草鱼

第十七章 变味的草鱼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来,赵爷爷你可要多喝一点啊,很久没和你喝过了”金茂站了起来对着老村长说道,还在呼呼大睡的金茂被赵羽晨给拉了过来,此刻正对着老村长,这是路上说的,怎么说也要报一醉之仇吧,不把老村长灌个几碗下去都对不起自己。

    “你们两个是不是商量好了的啊”老村长放着金茂和赵羽晨,这才多大会功夫,一个个的用各种理由灌着自己。

    “没啊,赵爷爷,我们可没商量啊,只是和你老很少一起喝酒,这次凑到了总要多喝点吧”金茂赶紧说道,怎么看都有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赵羽晨在边上摇摇头又点点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在一边看着金茂的举动。

    “行了,小帽子你多和羽晨喝两杯吧,没看见老村长已经脸红红的了啊”在边上坐着的金茂他妈三婶看不下去了,这小子摆明了不对路,在看看在一边坐着只顾吃的赵羽晨就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了。

    “哈哈,对,金茂来我们多喝两碗吧,不过你妈怎么还是叫你小帽子啊?”赵羽晨看见三婶一开口就焉下去的金茂笑着说道。

    “在大还不是我儿子啊,叫他小帽子又没叫错,我记得你妈以前不是也叫你小晨子的啊?”三婶撇撇嘴说道,一下子就把话题拉到了赵羽晨的头上。

    赶忙转过头喝酒的赵羽晨面对着窃窃私笑的金茂感到无奈,自己好提不提提这个话题干啥呢,不是自讨没趣吗。

    小时候就和金茂的小帽子小名一样,那时候赵羽晨也有一个小晨子的小名,只是鹿鼎记开始放之后,小桂子的角色太深入人心了,众人叫着小晨子的时候那种语气让赵羽晨有种自己也是太监的感觉。然后就强烈的抗议着,打得过的还敢叫就打,打不过的还叫就当没听见,最后自己的父母慢慢的也就只叫羽晨,因为他们也知道叫小晨子会被无视掉,至于当初被打的那些小孩最后也是不敢在叫他小晨子,实在是被打怕了。

    知道赵羽晨秘密的众人都笑着不语,当初的老村长也是其中一个叫小晨子小帽子叫得最厉害的一个,此刻也开心的哈哈大笑着,就如同想起了当初的嘟着嘴不理睬他的情景。

    “来来来,大家别光顾着笑啊,多吃一点”赵卫国端着碗说道。

    “对对对,来三婶你也多吃一点,这几条鱼都是羽晨钓来的”赵母客气说道。

    夹起一块红烧草鱼的三婶尝着味道忽然说不出话来,随后用力的咽下去后像赵母问道:“弟妹,你这个鱼是怎么烧的啊,我怎么烧不出这个味道啊”

    “什么鱼,就这样烧的啊”望着三婶那诧异的表情,赵母感到奇怪,难不成还有什么不对不成。

    “不对,别的鱼没有这个味道”三婶摇摇头说道,吃入嘴里的草鱼吧带一点腥味,肉一入嘴就酥了,而且鱼肉里还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总之和别的吃起来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看到三婶说的问题后,众人都把筷子伸向了那条草鱼,很快各种惊叹声发了出来,确实草鱼的味道已经不是平时所吃到的那般了。

    “看不出来啊,妈你还有当大厨的潜力”赵羽晨首先夸奖着说道。他也还以为是自己的母亲烧得好吃,却也没却看另外还有几条刚刚尝过的从水库里钓上来的鱼和平时也差不到哪去。

    “嗯,是很好吃,味道也不一样,没想到啊卫国你媳妇的厨艺还真不赖啊”老村长把鱼肉塞入嘴后也惊叹着说道。

    而边上的金茂完全就没有发言,只是把筷子不停的伸向那盘草鱼,看见众人都用如此敬佩的眼神和夸张的语言看着自己,赵母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刚才一直和三婶谈着话,也没尝过,此刻看着众人的话语赶紧也夹了一筷子吃了一下。

    “嗯,是挺好吃的啊”赵母伸筷入嘴之后叹道,随后有点不相信的把筷子深入了另外一盘鱼,结果尝了一下后,却发现并没有和草鱼一般的味道出现。

    “不对啊,如果是烧的,那应该都是一样的味道才对啊,怎么这些没有那个味道呢?”赵母吃了一圈后奇怪的问道。

    “婶婶,可能是材料的原因吧”坐在一边吃的金茂看着快光盘的草鱼放下了筷子喝了口酒后说道,平时经常跑运输有时候碰到大方的的老板也会请他们去酒店吃饭。

    “难道那个水库的草鱼特别好吃,以前看来还真的错过了”老村长一副可惜的样子。

    “不对,以前抓鱼的时候也拉到村子里来卖过,那时候也没有这么好吃吧”三婶说道。

    “可能是时间长了的缘故吧”做在一边的赵羽晨看着草鱼才想起自己早上从空间里捡了条草鱼出来,扔进了厨房间最后才和几条钓回来的鱼放到了一起。难道是水潭的原因,但是也不对啊,不过在放进去一个晚上啊,不过想想在里面不到一天就发芽的种子又没有什么不可能了,毕竟小鼎的图像现在还在他的胸口上待着。

    “到时候羽晨你可要给我带两条啊”老村长开口说道,现在已经承包给了他,就是他羽晨家的了,不像前几年没事可以去抓,不过那个地方真要故意跑去抓或者钓鱼的人还真没有,毕竟路远偏僻,而且鱼也不咬钩,水潭又深,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钓的,还钓了好几条,如果让老村长知道还有几十条被赵羽晨扔进了空间水潭的话更要目瞪口呆了。

    “赵爷爷,你这说的什么话,到时候我亲自送上门你不要又不收就行了”赵羽晨说着,毕竟老村长不收礼可是保持到了现在。

    “别人送的我不收,你羽晨拿来的我不拿白不拿”老村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好像和赵羽晨在一起,就像是年青了许多似的,说起话来也不像以前那样古板了。

    “对,赵爷爷还要多拿一点,帮我的那份也拿上,到时候我在到你家去拿”金茂在一边打趣着说道。

    “羽晨,那边承包下来后不是人要守在那边了啊”三婶在一旁关心的问道,她也是刚刚在饭桌上才知道赵羽晨不准备还待在城里头,而是跑回家来承包起了山。

    “嗯,不过现在还没关系,毕竟那边现在还什么都没有,等过段时间我准备先放养一些鸭子,种上些果树后在守在那边,赵爷爷,我在那边建几个木房子没关系的吧,总不能叫我想以前一样只能睡在草棚里吧”原本在那些山上种果树的人因为担心有人偷盗都是搭个草棚了事,但赵羽晨可不像那样干,毕竟要住个三十年,总要稍微住得好一点的。

    “没事,那边只要不建水泥房子没人会管你的,在说合同里不是说着吗,只要到时候那些建筑都能拆掉就行了”老村长点点头,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嗯,那就放心了,到时候那边建个木屋住的也舒服点”赵羽晨听见老村长的话后,反正也没准备建水泥房子,要搞就搞纯生态。

    “羽晨,明天开始让金茂跟着你吧,他有辆车也能帮上你的忙”知道一开始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赵羽晨也就没有拒绝,如同兄弟般的关系谁会计较这么多。

    “行,到时候我在雇几个人先把山给圈起来”赵羽晨点点头,这是他已经计划好的,在山脚下种它个密密麻麻的荆棘刺,这样一般的人也就不会进来了。

    “完了,要被你拉着做苦力了,羽晨我可说好了,工钱我不要,但是每天你都要钓个那种味道鲜美的鱼上来让我尝啊,不然我可没力气干活的”金茂在边上摊着手说道,当然也是开玩笑,谁都知道水库的鱼不知道什么原因很难钓得上来,在他看来,今天羽晨钓了几条鱼上来纯粹是走了狗屎运。

    “这样吧,羽晨,你要造木房还是先去木材厂拉一车木材回来吧,到时候每次进去的时候可以带点进山,省得以后在特意的去搬啊什么的”坐一旁的老村长提醒道,毕竟是老干部,知道怎样可以榨取最大的价值。

    “嗯,行,明天我和金茂去拉一车回来好了”赵羽晨点头说道,他也是个想到就做到的主。

    “那里现在我熟,到时候说一下就能拉出来了”从木材厂拉了多趟木材的金茂拍着胸口说道,现在没一点关系一般的好料是拉不到的。

    “赶紧吃吧,菜都快凉了”赵卫国看着信心满满的儿子,他和老村长几人是知道的,如果真的按照赵羽晨说的那样发展,光靠一车的木材是不够的,看来还是要自己去找一下老同学说一下啊,不然就贸贸然的上门去,一般的人会帮你算好到底多少木材才怪,不要到时候没料了才麻烦,

    “对对对,大家赶紧动筷子啊,虽然没有那条鱼好吃,但也是我妈的手艺烧出来的啊”赵羽晨招呼着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