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二六章 樱桃仇怨

第二六章 樱桃仇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回到棚子里坐着一会就看见父母亲回来了,看到放在一边水桶里满满的鱼奇怪不止,要知道刚刚出去的时候,这个桶里还只是盛放着从家里带来的饮用的水,如今却满桶的鱼肯定会感到奇怪了。

    “羽晨,这鱼你们从哪抓的啊”赵母笑着问道。

    还没等赵羽晨开口,在一边的金茂就跳着说道:“这哪还用抓啊,都是刚刚羽晨钓的”

    金茂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赵卫国夫妻都张大了嘴巴,钓的,天哪,这么一桶鱼没个一天也最少要半天啊,从吃好饭回去到现在也不过在刚刚过了两个小时多一点,就算是用手抓都没这么多吧,更何况是钓。

    望着父母那惊呆的神情,赵羽晨笑着解释道:“爸妈,别怀疑了,是我钓的,这段时间运气好吧,连鱼都争着上钩来,呵呵”

    “这么多鱼吃到什么时候啊,还是放进水库吧,反正现在是自己的了,放着还能在长长斤两”赵母望着满桶的鱼说道,现在的天气还是很热,就算家里有冰箱也放不下这么多,而且现在也不像以前的时候了,自己有吃的还拿出来分。

    “嗯,也行,到时候金茂带几条走,老村长那送两条过去,哦,对了还有石头那我也送两条过去吧”赵羽晨点点头说道。

    赵母拿过放在一边的另一个小桶把一些大一点的鱼给挑了出来后打趣的说道:“这些就够了,以后要吃你在去钓好了,反正钓鱼那么厉害”

    金茂想帮忙把水桶一起搬下去,赵羽晨摆摆手,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挑出将近十多条鱼后重量已经少了二十多斤了,只剩下不到六七十斤的重量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当然最主要的是赵羽晨没有放过这批鱼的意思,自己那个神秘的空间水潭里好像到现在也不过才有二三十条,数量实在太少了,刚好这个桶里要放回水库的鱼可以补充上去。

    一个人提着水桶从水库的堤坝上的一侧走到水库的边上,看到已经远离了众人视线后,赵羽晨赶忙闪身进入了空间,把鱼倒进水潭后退了出来。

    提着空水桶走回到了棚子里,赵卫国正和金茂一起在翻云吐雾,不过因为在山里,四处的山风还等不及烟雾往上弥绕,就已经把它卷走了,因此到也没有什么吸二手烟的危害。

    “羽晨,人我已经帮你叫好了,等明天早上他们就回来了,哦,对了我和他们说的是工资50一天”看见赵羽晨走了回来后,赵卫国说道。原来他们两人趁中午吃好饭后的时间就回村里去了一趟,帮儿子去招人手去了。

    “恩,爸,我知道了,这些事情你处理就行了”对于村里的情况已经几年没在村里待的赵羽晨知道还是父亲处理的比较好,最少叫的人不会偷懒吧。汗,赵羽晨不由得感到有点脸红,在村里真正愿意干活的人哪会偷懒啊,让父亲知道自己的想法非抽自己不可。

    坐在一边的赵母微笑着看着父子俩,虽然说现在一切还是空的,但一家在一起还是让她感到高兴,大人做了这么多,图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苦一点累一点也愿意。

    “老太婆,你笑什么啊”坐在边上抽烟的赵卫国一回头看见妻子正高兴的笑着,感到奇怪,有什么那么好笑的。

    “怎么,我还不能笑只能哭啊”赵母眼一瞪看着赵卫国说道。

    “咳咳”赵卫国咳嗽了两下后掩了过去,对老婆抬杠子是没好处的,这是多年来的习惯,谁让他舍不得打老婆呢。

    坐在边上的金茂和羽晨看着两个大人都感到好笑,不过他们也知道像赵卫国这样的人说起来时怕老婆,但在农村有几个能做得到不打老婆,不骂老婆的,几乎少之又少,说来也好笑,现在在他们的村子里有很多姑娘家家的就老是说嫁人就要嫁给像赵卫国这样的男人,家里不打不骂老婆,在外面却又猛的很的男人。

    “笑啥,赶紧干活去”看到在小辈面前丢了面子的赵卫国转过头来望着金茂和赵羽晨喝道。

    金茂和赵羽晨笑着起身各自拿起一把小锄头走出了棚子,只是在走出棚子后在也忍不住了,两人捧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过后赶忙往山坳处走了出去,留下赵卫国面对妻子的目光苦笑不已,做个好男人实在太难了。

    “你啊”赵母白了一眼赵卫国,也跟着拿了一把锄头准备前去开挖水沟,赵卫国看到后忙把锄头拿过来。

    “你在这里坐坐就行了,实在没事做就把几条鱼杀好,挖沟的事情有三个大男人还不够啊,在说明天还有人过来的靠你能挖多少啊”背起锄头,赵卫国走出了棚子。

    赵母望着渐渐走远的赵卫国目光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她来说,这辈子值了,虽然当初经人介绍只是见了一面后就结婚了,但现在一切都值了。

    赵羽晨和金茂正在转角处挖着水沟,两人边挖边说着话,说不出的惬意。不经意间抬起头一看,赵卫国已经走到了边上。

    “挖太浅了,要在挖深一点,靠近那边的稍微挖高一点就行了,不然以后排水不好排的”赵卫国一看就发现了挖得有问题,赶忙说道。

    幸好现在也挖得不多,才不过十米左右,两人又赶忙往回从头挖起,在后面就是一条山水冲出来的沟,直接落到了下面的水库,只要连接上就行了。

    “羽晨,你准备种些什么啊”金茂看了看在前头开垦的赵卫国后问道。

    “什么贵就种什么,反正这么大一座山还怕没东西种啊”赵羽晨像了想后说道,他也不清楚到底种什么好,橘子,桃,梨子,好像这里都有种的,但是每年好像也没听说什么好收成的,除了几座种上杨梅的还稍微赚了点,其余的能保本,赚一点农药钱就已经很好了。

    “如果你要搞农家乐,最好还是套种的好,到时候也是一种景色”金茂想了想说道,在他的眼里农家乐不光要有好吃的,还要有好玩的还要有好看的才差不多。

    “嗯,到时候在看一下,不过像樱桃要种个几颗才行,妈的”赵羽晨听见金茂的话后说道,咬牙切齿的摸样很像和樱桃有深仇大恨一样。

    “嗯是要种几棵才行”听见赵羽晨提起了樱桃,金茂也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那还是在小时候的事情了,如果不是现在说起种什么,两人说不定都忘了还有这件事情了。

    还在老村的时候,赵羽晨的老房子就和金茂家的是隔壁相邻,那个时候两人就一起到处捣蛋了,在村尾有一家的院子里长着两颗樱桃,每当樱桃快成熟的时候,就房门紧闭,偏偏伸出前头的樱桃枝吸引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大人还好一点,不会说去摘还是怎么的,但小孩子就顾不了这么多了,看见一颗颗红红的樱桃全打起了主意。

    到最后竟然聚集了村里差不多一半多的小孩乘着那家的主人不在的时候爬墙翻了进去,打开了院门,这么多的小孩同时下手,就是在多的樱桃也会被消灭殆尽了,更何况只有两颗。

    当屋主回来面对空荡荡的樱桃树彻底傻眼,一般的人最多也就是说两句就算了,偏偏这个屋主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悍妇,当场从村尾骂道了村头,在加上其中有几个刚好看见几个小孩的人火上浇油最后直接跑到了两人的门口开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

    因为错确实在自家小孩的身上,赵卫国也不想和一个妇道人家争吵最后扔了二十块钱了事,不过从此以后那家人的两个孩子在村子里被彻底的孤立,三天两头还要挨揍,一直到赵羽晨搬到新村后才好了一点,虽然那个悍妇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每次都不是赵羽晨自己动手,因此也抓不住证据上门吆喝,更怕自己一闹后,小孩得到更大的报复,只能忍了下来,唯一后悔的是不应该就两颗樱桃树闹的这么大。

    “呵呵,现在那两个家伙怎么样了”赵羽晨坐在了一边的岩石上问道,虽然是在山脚下开沟,但是也不好挖,不像在田里一样泥土是松软的,在这里不花一点力气是挖不出来的,因此挖了不到半个时辰两人都已经是满身的汗水了。

    “那两个啊,别提了,比我们混的好多了,如今开着公司,开着轿车,在城里买了套房子,把他妈也接过去了,那个老太婆还不时的从县里回来炫耀几下”金茂听见问起那家人的情况就如同竹筒子倒豆子一样,全倒了出来,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的。

    “别羡慕了,以后也可以的你”赵羽晨拍拍金茂的肩膀说道,变化确实很大,原本在村里那些大人看来最有出息的应该是赵羽晨和金茂几人,谁知道确实一直被人欺负的两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