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二九章 开工动土

第二九章 开工动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夜无语,第二天不到七点钟,赵羽晨就起床了,累了一天在睡觉,实在是太好睡了,走出房间才看到父母早就起来做好了早饭,就他起得最晚了。

    吃过早饭后,一家人来到了承包的山头,老远就看见王金水还有几个帮个正在忙活着。赵羽晨赶忙也凑了上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但到了最后才发现自己一点都帮不上忙,就连抬木料都用不上,因为房子还在打地基,画位置。需要的是专业,不是他这个连半调水都不如的人能帮得上的。

    围绕着即将要建起的屋子转悠了两圈,最后还是拿起锄头和刚刚到来的金茂一起先去挖水沟了,还没走到转角处,又走过来几个拿着锄头的人,赵卫国叫到:“羽晨,快点过来,你大伯也来了”

    “羽晨,什么时候回来的啊”赵卫军看着走到边上的赵羽晨问道,只是脸上带着一些疑问,怎么和昨晚打架的那个年轻人这么像啊,刚想问赵羽晨昨晚是不是他的时候,赵羽晨赶忙先接了话头过来,他一看到这个中年人就傻眼了,昨晚黑漆漆的有点看不清楚,但说话的声音自己可是记得很牢了,他可不想让自己的爸妈知道一回来自己就又打架了,虽然没什么事情,但也不想让推门担心。

    “大伯,我都回来好几天咯,对不起啊,这几天刚回来就一直忙着承包的事情了,都没时间去看你了”赵羽晨赶忙说道,说着的时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去看过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呢,走到了赵卫军的身边猛打眼色。

    “没事,你爸都说了,这不我也来帮你忙了,小丫头听说你回来了也吵闹着要过来呢,最后还是我说了等屋子建好在让她过来玩了”赵卫军笑着说道。自己的丫头是第二个孩子,第一个因为生病在十岁那年离开了人世,所以看到赵羽晨这个侄子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孩子一般。看着侄子猛向自己打眼色,自己就明白了,这个侄子是不想让自己说出来了。

    “哈哈,羽晨啊,没想到你一个大学生还回来当起了山大王了啊”站在边上的另外一个中年人也插话说了起来,只是看起来比赵卫军还有赵卫国兄弟俩苍老了许多似的。

    赵羽晨抬头一看,才发现这个人是以前村里的支书赵仁贵,只是被现在的支书赵得胜找了几个村里的泼皮硬是找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生生的拉下了台,气得他大病了一场。

    昨天中午赵卫国去找帮工的时候,刚好在赵卫军的家里碰到了他,因为平时的关系还可以,所以一听说赵羽晨承包了两座山需要人手,也一起来帮忙了。

    “赵叔,麻烦你了啊”赵羽晨笑着打着招呼,以前赵仁贵当支书的时候,经常会到他家里来,在加上他天生在是个自来熟,因此也和这个赵仁贵很熟悉了。

    “呵呵,你小子得了吧”赵仁贵和边上的赵羽晨大伯他们几个人哈哈大笑着,各自拿着锄头准备前去挖沟。

    “金茂,等下我们去砍刺吧,人手多刚好可以栽上去了”赵羽晨转过头来笑着对着站在一边的金茂说道,砍那个荆棘刺是有代价的,稍不小心就会挨刺,他也不大好让这些叔叔伯伯的去,只好把主意打向金茂了。

    “我就知道看你的表情就没好事情了”金茂苦着脸说道,虽然表情像是吃瘪的样子一样,但他知道赵羽晨已经又回复到了以前一样,把自己当成兄弟了,不像昨天还劝着自己去干自己的事情,只有真正的兄弟才不会相互之间客气。

    “羽晨,金茂,还是我去把,你们一起开沟好了”正在和王金水说话的赵卫国听见两人的话后走上来说道。

    “不用了,赵叔,这种小事情我和羽晨去就行了,你这边的事情多,反正附近的山上也有很多”金茂赶忙说道,和赵羽晨他可以诉诉苦,和赵卫国他可闹不起来,毕竟差了一辈。

    赵卫国听见金茂的话后也就不在坚持,确实他现在也离不开这里,这些刚来的帮工和王金水带来建屋子的帮手都要人招呼,而他是最好的人选,让这两小子来,他还真有点放不下心。

    赵羽晨和金茂两人一人拿着把柴刀,一前一后的朝着塔山方向走过去,身后是蹦蹦跳跳的憨憨和豆豆跟在身后,今天倒是奇怪,这两只狗竟然没有一到山头就跑别处去了,而是乖乖的趴在一边,知道赵羽晨走的时候才跟了上来。

    在塔山的另外一面,是一片荆棘刺的林子,当初不知道是谁种上去的,如今都长得和树一般大小了,高达三四米,横出的枝干数不胜数,赵羽晨要砍的对象就是那些从枝干上长出来的枝条。

    来到荆棘刺丛林前,赵羽晨和金茂傻眼了,密密麻麻的就连柴刀都伸不进去怎么砍啊,就冲那个密度,只要把手伸进去肯定要挨几下刺的。只能慢慢的来,从外围开始,把一些伸出的枝条先给砍掉整齐的放在一起,现在不放好等下就又要重新整理一次了。

    憨憨和豆豆蹲在一边的空地上,四只眼睛炯炯有神的望着正在小心翼翼的赵羽晨和金茂两人,不时的摇晃几下尾巴,猛然间,像是发现什么似的,两只耳朵立了起来,然后如同弓一般的冲到了前面,两人的边上穿过,转进了底下空荡荡的缝隙,没到半分钟,耷拉着脑袋钻了出来。

    赵羽晨和金茂本来还砍得好好的,直到看见憨憨和豆豆从面前冲过,才抬头看见一直灰色的兔子从荆棘丛中奔走,看着两只耷拉着脑袋的小狗不由得好笑,还没兔子大呢,就想抓兔子。

    看着显得有些羞愧的憨憨和豆豆走到了一旁的空地上趴在那里后,赵羽晨和金茂在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出来,也太搞笑了吧。

    可能是看到了赵羽晨和金茂笑着的样子把,憨憨和豆豆互相探了下头后,一起跑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躲到一边去了。

    砍了将近两个多小时的荆棘刺后,望着地上堆着的两大堆的荆棘刺,赵羽晨和金茂相视一笑,两人的手上都或多少的被那些长长的刺给刺伤划伤,在手臂上甚至还看见了一些斑斑血迹。

    “怎么样,没事吧”赵羽晨看着金茂说道,毕竟他的手上那些小伤口可是摆在自己的面前。

    “这也叫事啊,羽晨我可是听说昨晚村里的二狗和大傻被人给狠揍了一顿啊”金茂看着赵羽晨打趣的说道。

    “嗯,怎么知道这么快了,妈的,本来嘛小事情,偏要找我麻烦”赵羽晨点头承认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没什么好瞒的,在一个村子里也瞒不住。

    “哈哈,我就知道是你,不过他们好像也知道是你了”金茂说道,本来昨晚是在家里想早点休息的,偏偏村里有电话打来叫自己去搓麻将,打了不到两个小时,事情就传过来了。本来就对村里的情况很熟悉的他,一听说是二狗和大傻让人揍了一顿,下意识的就认为是赵羽晨打的,在加上边上看的人有人看见了开走时摩托车的牌号后,心里就更加肯定了。

    “没事,知道就知道了”赵羽晨听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打都打了,又能怎样,大不了在打一顿。

    “嗯,他们暂时应该还不敢找上来,不过你还是要小心点,现在是有家有业了,现在你自己也承包了这两座山还有水库,如果他们不正面来找你,就在暗地里搞鬼的话就不好说了,要不实在不行和小刀他们说一下”金茂有点担心,毕竟那帮村里的人有些恶行他们也都知道的。而他说的小刀则是从小玩到大的,现在彻底走上道的家伙,好像现在在县城混的还不错。

    “没事,到时候在说好了,反正现在我这里还是啥都没有的,就算来也没什么好弄的,还是想办法把这两捆拿下去吧”赵羽晨只是看着两大捆发愁,丝毫没把那帮泼皮放在心里,打交道也不是一两次了,如果不是自己一直在外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这个还不简单,一人一捆啊,背过去就行了”金茂看着赵羽晨笑着说道。

    “怎么背,我可不想被刺死”赵羽晨无奈的说道,实在不行等晚上在来拿好了。

    “这个肯定不能背了,两个人抬吧”金茂看见赵羽晨一副当真的样子就感到好笑,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他竟然还真当真了,只要不是傻的都不会想把这么大一捆带着刺的背在背上吧。

    从边上找了两根长一点粗一点的枝干,把它修枝后只剩下光秃秃的杆子后,塞进了放在前面的那捆里面,两人一前一后抬着那捆带着刺的树枝直接朝着自己的山头走去。

    送到地头后,两人又赶忙回来把另外一捆也拿着抬了回去,两捆加起来差不多有一两千根了吧,按照赵羽晨的想法是差不多了,等这些长好后,直接在从上面砍枝条种边上,只要到明年的时候就应该能够很密实了。

    【咋说呢,还是啥也不说了,就一句感谢众位的支持了,谢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