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三十章 麻烦找上门

第三十章 麻烦找上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十一点半了,麻利的宋晓娣已经烧好了午饭,看见走回来的赵羽晨和金茂二人忙说道:“羽晨,叫你大伯他们可以回来吃饭了”

    “嗯,知道了,我这就去叫他们”赵羽晨点点头,沿着山路走了出去,金茂一看这边没啥好帮忙的也忙跟了上去。

    “汪,汪汪”还没等两人走到转角处,憨憨和豆豆又蹦达了出来,同时还跟着那只纯黑色的小狗崽,朝着赵羽晨奔跑了过来。

    “到一边去”赵羽晨喝道,现在可没时间没它们闹,听见赵羽晨的喝声后,三只小狗摇着尾巴又返了回去,看样子是不想往人多的地方钻。

    大伯他们干活很快,昨天三人也不过才开了短短的一段,今天半天都差不多开了半座山了,看样子在俩天的时间就能搞好。

    “大伯,赵叔,先吃饭了”赵羽晨掏出了放在袋子里的香烟一人一根发了过去,然后随手丢了一根给金茂。

    “哟和,不错啊,羽晨,芙蓉王”赵卫军看了看侄子递过来的香烟说道,一般来说,他们最多就抽抽五块一包的香烟了,就连金茂天天在外面跑的要拉货也不过才抽十块一包的香烟。

    赵羽晨笑笑,把香烟放进了袋子里,对于他来说这个烟都低级了,在外面跑业务跑出去的最少也是要中华以上的吧。

    “走吧,先吃饭咯”赵卫军大声的叫到,众人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工具,准备前去吃饭,赵羽晨刚转身想走的时候,被赵卫军给拉住了。

    “羽晨,昨晚在村子里打那两个人的是你吧”赵卫军小声的问道,在边上的金茂听见赵卫军的问话后,哈哈笑了出来。

    “笑什么,有啥好笑的”赵卫军眼一瞪,看着正在大笑的金茂一声喝道。

    “没,没,赵伯,问这个你直接问我好了,我肯定知道的最多”金茂还以为赵卫军是问谁打架的事情呢,往胸口一拍就说道。

    “问你,问你能知道的我多吗,我除了当时不知道是羽晨在打架外,其他的我都看在眼里了”赵卫军有点懊恼的说道,如果早知道是自己的侄子在打架,那他怎么也不能在边上看热闹了啊,怎么说也要冲上去帮忙的。

    “呵呵大伯,没什么,主要是天太黑了,所以看不清楚,你看我都还没认出你呢”赵羽晨忙说道。

    “嗯,现在那几个小子在来非揍死他们不可”赵卫军点点头说道,在农村就这样,反正真的关系好就是帮亲不帮理,要说理找警察去,都是先打了在说。

    “赵伯,打架还能用得着你啊,你还是在边上帮我们喝彩就行了”金茂摇着头说道,从小打到大,又不是没见过,以前和赵羽晨几人还不是天天惹事打架。

    “你小子,我打架的时候,你都还不知道子哪吃奶呢,敢瞧不起我啊”赵卫军一听金茂的话马上火腾的上来了。

    “走吧,大伯,先吃饭去,等我过两天空一点在去看玉玉和婶婶去”赵羽晨看着两人有越说越剧烈的趋势忙说道。同时对金茂使了个眼色,金茂会意的一点头。

    “赵伯,我可没说啥啊,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行你在上,呵呵,毕竟你是压箱底的啊”金茂对着赵卫军赔罪般的说道。没办法,长一辈压死人,又不能和他吵打,如果是别人才懒得去理。

    回到了饭桌边上,还好是拿着家里的大圆桌过来了,不然还真要坐不下了。刚好凑成了满满的一桌人,倒是热热闹闹的边吃边说着。

    “羽晨啊,如今这俩个山头承包下来准备种什么啊”正吃着的时候,原来的支书赵仁贵问道,对于这座山和水库,在坐的人基本上都明白,靠种一些寻常的根本不能挣钱,基本上都是亏钱的,所以对于赵羽晨花钱承包感到奇怪。

    “呃,还不清楚,呵呵,到时候樱桃种几棵,石榴种个几棵,反正这么大的山每种都种一点吧,这个不行就卖那个”赵羽晨喝了口酒后说道,本来承包山头就是一时的冲动,真叫他说种什么还真的说不出什么来,最主要的是他的心里是想搞农家乐和旅游一体的,但现在才发现真搞那个资金差得太多了。

    “哈哈”几个同村的人都笑了出来,对与樱桃的往事他们可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听见赵羽晨说的种樱桃都笑了出来。

    “羽晨,我觉得如果你在这里种橘子和杨梅是肯定不行的,因为现在到处都是这些果树,特别是这座山比里面的那几座差得很多,以前也有人种过,但都是白种”赵仁贵毕竟当过支书,说出的话显得特别有道理。

    “嗯,我知道的”赵羽晨点点头,对于赵仁贵的好意他是知道的,而赵卫国就坐在边上笑嘻嘻的和王金水聊着天,对与两人的对话他都听在耳里,不过是儿子的事情,他反正不想管那么多,只要支持就行了。

    几人聊的正开心的时候,山脚下上来了十多个人,停下来了四辆摩托车,从带头的的一辆车上下来一个头上绑着纱布,另外一个并头的则吊着手臂从另外一辆车上下来,亦步亦趋的在前方带着路,后面的几个人则光着膀子跟在后头,身上都纹着纹身,看起来我就是天皇老子一般的感觉,正是二狗和大傻那帮人。

    原来昨晚被打的二狗和大傻被打了回去后,第二天早上醒来,越想越不对劲,如今在村子里谁还敢动自己几个人啊,两人去问了之后,很快就问了出来,当时赵羽晨骑的摩托车上的号码被边上围观的人都看到过的,一查是赵卫国的,联想到他的儿子赵羽晨,在到附近的隔壁套套话很快就得知了赵羽晨已经从外面回来了,昨晚碰到的肯定就是赵羽晨了。

    要说嘛也是他俩倒霉,本来说别的人一般的也没什么,但是碰到赵羽晨这个小时候就一直对着干的家伙就被揍了。如今他们在县城里和一些小地痞经常喝酒什么的也倒是认识了几个人。

    所以一听说是赵羽晨后直接打电话给那几个朋友想来找赵羽晨的麻烦,按二狗和大傻的想法是趁赵羽晨落单的时候在揍他的,可是偏偏城里叫来的几个地痞混的不怎样,胆子却是大的很,以为就算边上有几个人,但是看到这些人打架,早跑的远远的,不会上来插手,因此直接让二狗和大傻几人带路寻到了赵羽晨承包的山头,还想打完后回城里潇洒一下。直到走到了跟前才发现,原本以为最多只有四无人的,结果却是坐了一大桌。

    “赵羽晨是哪个,昨晚是你打了我的两个兄弟吧?”从后面走出一个胸口上纹着一条龙的青年,光光的脑袋,壮实的身材,如果不是胸口上的那条龙,走出去绝对会被认为是个模特。

    “你兄弟,不会吧,我昨晚只是踩了两只狗,怎么会碰到你兄弟呢,不会搞错了吧”原本正在桌上吃的正欢的众人看见十多个人站在边上后,放下了碗筷,赵羽晨站了起来,走到青年的面前不屑的说道,背后的宋晓娣满脸的担忧想走过来却被赵卫国给拉住了,这么多人在,想受欺负还真的说不过去,先看着儿子怎么处理吧。

    “赵羽晨,你别那么嚣张,正哥在这里,你给我小心点”青年身后脑袋被砸的二狗歇斯底里的探出头说道,让赵羽晨好笑的是,竟然说玩又把头给缩回去了,纯粹一个缩头乌龟。

    “我嚣张吗,在嚣张也没像你们一样把,一句话不说就想揍我,如果是别人还真别说肯定要被你给打了吧。怎么打不过就叫人啊”赵羽晨看着缩回去的二狗说道,然后转过头来看了看青年:“正哥是吧,说句实话,你不应该参合进来,当然你真要找我麻烦,我也全接了,你说个时间地点,到时候我过去,但是现在你们还是走吧,别打扰我们吃饭”

    此时的青年有点骑虎难下了,别人叫他正哥,也就是那些比他还混得惨的小混混了,但如今到了赵羽晨的面前,赵羽晨也不过才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但是只穿着短袖的身材也显得相当的结实,自己和他比起来好像也没好到哪去,最主要的是他仿佛就没正眼瞧过自己,是不屑,仰或是另有倚仗。在看看赵羽晨的身后,原本在坐的众人也都纷纷走到了赵羽晨的背后,根本没有一副怕事的样子,特别是看到一个平头的青年直接拿起了放在边上的一根钢楸更是有点担心。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拿几个面露怯色的家伙,真在这里打起来看来是没什么赢面了,但就这么退了面子忘哪放。

    “你就是赵羽晨,行,不管怎么说,他们俩总是被你打伤了,应该要给个交代的吧”青年说道,只是语气没有刚来时说的那般嚣张,不可一世的态度了。

    “那你说怎么办吧?”赵羽晨不想在说下去了,对方看来是一定要帮他们出头了,不然哪来这么多事情。

    “也不怎么办,五千快钱的医药费你拿出来就算了,怎么样”叫正哥的青年看着赵羽晨说道。

    【说点题外话啊,不算三千字里头的,在中国农村如果真像现在各个书里说写的那般根本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在的农村光靠种田是可以生活,但想惬意,是想也别想,毕竟物价这么贵,而且种田的一直以来都不咋样,就我所见到过的,十几亩的芹菜全都直接在地里铲倒埋了的也有过,种的太多,卖不出去了,不过写书嘛也就是YY,图个高兴,自在,不是写现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