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四十章 老实交代

第四十章 老实交代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妈,你怎么在这”看见母亲惊呆的神情,赵羽晨愣住了,这下坏菜了,回想了一下,才记得自己回来的时候因为听到了金茂家人的话心绪不定忘了把房门上锁。

    “你衣服干了,我把它拿了进来,你别扯开话题,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突然出现的”宋晓娣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急剧跳动着,她现在都有点怀疑这个面前站着的儿子还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儿子了。

    到底要不要和母亲说出来呢,看自己母亲如今的表情想瞒多数是瞒不住了,如果不说清楚,一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了,赵羽晨脑子里想了想,他的真实本意是不想告诉父母的,毕竟这种事情说出来在当今这个社会太骇人人,还不知道父母要震骇成什么样子。

    “妈,等爸回来我在一起说好吗?既然你看到了,我想也瞒不下去了”赵羽晨看着母亲一直紧望着自己的眼神轻声的说道。

    宋晓娣点了点头,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衣服,拍了下尘土后叠好放进了一旁的衣柜里,只是脸上的表情恨奇怪,微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羽晨看着母亲的表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索性就不在说什么,逗弄着在一旁的憨憨和豆豆,而一旁的宋晓娣则不时的用眼瞄瞄在逗着狗的儿子,她现在就希望赵卫国快点回来,好弄清儿子要说的到底是什么,从来没有这么的急迫过。

    还好在母子无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门口响起了赵卫国的摩托车声,宋晓娣忙走了出去,待赵卫国停好车子后,关好大门,拉着赵卫国走到了儿子的房间里。

    “我说你拉我做什么,我还没洗澡呢”被宋晓娣扯着的赵卫国不知道想着什么念叨了一句,饶是做了多年的夫妻,在儿子的面前也禁不住脸一红扭着赵卫国的手臂说道:“你说什么呢,我有事情找你”

    “好了,羽晨你爸也回来了,该和我们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宋晓娣和赵卫国说完后对着儿子说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刚刚回来还是莫名其妙的赵卫国望着打哑语的两人问道,在山上不是还好好的吗,这一下子又出了什么事情了。

    “爸,妈,你们闭上眼睛吧”赵羽晨走到了父母的身边说道,同时一只手抓住了父亲的肩膀,一只手准备前去触碰胸口的小鼎。

    “闭上眼睛做什么,我说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啊,白天忙活了一天还有时间在这玩游戏啊”赵卫国不满的说道,在他的眼里纯粹就是在瞎闹,还不如早点休息的好。

    “你闭上眼睛就行了,哪来那么多的话”宋晓娣白了一眼赵卫国,虽然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但儿子总不会害自己吧。

    赵羽晨微微一笑,带着两人进入了小鼎的空间,几只小狗早趴在他的脚上也跟着一起进来了,刚进来就有噗通噗通的跳进了水潭里。

    “好香啊,这是哪里”还没睁开眼睛,宋晓娣就闻到了浓郁的桂花香味还有另外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清淡的香味,两种香味交叉着进入鼻子,使人感到心旷神怡。

    “这是哪,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赵卫国睁开了眼睛后看到面前的一幕感到震惊,刚刚还在屋子里,怎么会出现在这个空旷的地方,而且这里还是大白天的。

    “你到底是不是羽晨啊,怎么会带我们到这来了”宋晓娣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景色问道。

    “妈你看到我突然出来,我那时候就是在这个里面”赵羽晨看了看正在四处扫描的母亲解释道,又转过头来对着赵卫国说道:“爸,你还记得我刚回来第二天和你从地里捡到的那个你说是玩具的小鼎吗”

    “嗯,怎么了,那个不就是个玩具吗”赵卫国转回了四处看的头点头说道,赵羽晨一说他就记起了当初还以为是挖到了宝贝的问自己的情况。

    “我们现在待的,应该就是在那个小鼎的里面吧,到底怎么回事我也说不上来”赵羽晨嘣了一句出来,解释着说道,接着就把当初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

    只听得赵卫国和宋晓娣两人张大了下巴,在农村也曾听说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但都没经历过,现在摆放在两人眼前的却是确确实实的事情,而且还发生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羽晨,那以后不是出门不用拿东西了直接全放在这里好了”宋晓娣清醒了过来后,第一句就说到,貌似把他当成移动仓库了。

    赵羽晨额头冒出了冷汗,自己的母亲也想的太好了吧,被自己的家人知道还好一点不用担心什么,但是被外人知道,谁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危险什么的,到时候说不定被当成中科院的白老鼠都有可能。

    “你知道什么,还是小心点好自己知道就行了,如果被别人知道指不定把羽晨当成怪物呢”赵卫国的一句当头棒喝让宋晓娣想起了这种事情可是独家的秘密还真不能说出去了。

    “爸,妈,我发现这个空间还很奇怪,还记得上次家里吃的那条草鱼吗,就是我从县里买来放进这个水潭后在拿出来的,但是味道好像就变了个样一般,而且爸,你看那边,都是我从家里拿的菜籽种的,你看这才几天像白菜什么的都可以吃了”赵羽晨带着父母两人指着水潭和黑泥上长的青菜说道。

    “什么,那条鱼是这里抓出去的,那你怎么不多拿一点出来,害我还以为是自己那天的厨艺突然有了很大的长进,我说呢,这两天怎么烧都烧不出那种味道了”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过后,宋晓娣马上发飙了,当初的那条鱼她并没有吃到多少,虽然说不是一定要吃,但是现在这里养了很多,那就不一样了。

    “咳咳,妈,我天天拿还不被大家都知道了,在说那种味道你看见有谁能养出那种鱼吗,不过现在你知道了要吃我也没办法了,不过要等过几天了,现在那么多人吃饭都知道了就不好解释了”赵羽晨只能这样说道,希望能打发走母亲的想法,每天拿出来,肯定有人要问的,到时候答不上来就要露馅了。

    “那刚好,我晚上还没吃饱,先抓一条鱼出去烧烧吧,还有那边的白菜也拿几颗出去”宋晓娣一听也有道理,如果大家都好吃天天跑来,不是自己没得吃了。

    一边的赵卫国早就走到了种着菜的边上,仔细的观看着,看看儿子说的刚种没几天的菜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大,如果这种长法拿到外面也是这样种的话,那农民不是光靠种这个菜就能发家致富了,还用得着每天的奔波忙碌吗。

    赵羽晨无奈的拿着藏进空间来的鱼竿裹了点黑泥,甩进了水潭,钓了条鱼上来,边上的宋晓娣看见儿子如此轻易的就钓上了一条鱼才恍然大悟的说道:“羽晨,你在外面钓鱼用的饵不会也是这个空间里的吧”

    “是啊,虽然不知道什么用处,但这个黑泥钓鱼还不是一般的好用”赵羽晨头一点承认了母亲的说法,自己也有点奇怪,怎么鱼就那么喜欢这个黑泥的味道。

    “难怪你前几次钓了这么多”拿了个空间里的塑料袋把钓上来的鱼装进了袋子后,宋晓娣又走到了白菜地前,摘了两颗白菜,转过头问道:“羽晨,进来是进来了,那怎么出去啊?”

    “妈别动,我拉着你出去就行了”赵羽晨牵着宋晓娣的手说道,另外一只手则按在了小鼎的位置,身影一闪,人已经出现在了房间里。

    “羽晨,你刚才按的是什么啊”宋晓娣刚才只看见儿子把手放到胸口就出来了,心头的疑问又出来了。虽然赵羽晨讲了得到小鼎的经过,但还没有说进出的原因。

    “呶,就是那个小鼎,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了这里”赵羽晨扯开了衣服露出了那个小鼎的形状说道。

    宋晓娣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个小鼎,看着在自己儿子胸口上如同纹身一般的小鼎,脑海里想到,如果儿子到时候结婚,那不是马上也要被别人发现了,本来想和赵羽晨说的,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在说什么。

    宋晓娣解了心头的疑问后,就去厨房做菜了,一定要看一下,到底是什么自己做菜的水平还是菜的原因,对于儿子拥有的秘密也不再那么关心了,只要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就行了。

    赵羽晨目送着母亲走出了房门后,又进入了空间里,如今父母也知道了自己的秘密了,在家里是不用遮遮掩掩的进出了,看来让父母知道也没啥坏处。

    “爸,怎么样,有没看出什么啊?”赵羽晨走到了低着头看茄子的赵卫国边上小声的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