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五十八章 又起事端

第五十八章 又起事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嗯,行了,你把苗子给我,我去那边种吧,你还是浇你的水好了”赵卫国点头说道。

    赵羽晨进了空间把其余的苗子拿了出来递给了父亲,说道:“爸这是樱桃,这是石榴还有这是”

    “行了,我还不知道这些事什么苗子啊,当年种的多了”赵卫国不等赵羽晨说完指指后面的果山说道,一辈子长在农村,特别是小时候在山里长大的他,如果连一些果树的苗子都不认识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嗯,爸,那我这边水浇完再过去”赵羽晨看着父亲说道。

    赵卫国拿着果树苗子朝着前山走了过去,赵羽晨继续盖着黑泥,浇着空间里的水,这不刚拿着水桶伸到水里,那条大红鲤鱼一下子从水底窜了上来,吓了赵羽晨一跳。

    赵羽晨轻轻的拍了拍浮在水潭边上的大红鲤鱼的脊背,然后提着水出了空间,出来的时候还是感到不解,这年头狗变聪明不稀奇,毕竟这种见多了,连鱼也不怕人就奇怪了。

    浇完水后,起身走到了前山去,只见到父亲和母亲正在那边种着果苗,看见赵羽晨走过来后,赵羽晨的母亲宋晓娣也只是看了看儿子,没有说什么,她也知道儿子是为了自己好才说没有果苗的了,也幸好没提起刚才儿子骗她的事情,不然赵羽晨还不得尴尬死,连自己的母亲也骗了。

    樱桃树苗和石榴树围着屋子的四周种了下去,一样种半边,高低错落有致,到时候等开花结果的时候就好看了,赵羽晨看了看父母手边的苗子不多后,提着水桶装模做样的跑到了堤坝下打水的样子,从空间里提出了一桶水一颗颗苗子边上浇了上去,至于那个黑泥则要等早上或者什么时候人少的时候在上了。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的过去了,看来今天的事情也没少干啊,赵羽晨不由的心里想到,浇好水后赵羽晨和父亲一起来到了屋子前面,整个屋子都已经算是完工了。

    小心翼翼的把挂在树干上的电表移到了屋子的左侧墙上,拿个钉子给钉了上去,把上次买来的电线沿着屋上的横梁穿了过去,这些事情不需要电工,就是赵羽晨自己也会做,更何况是赵卫国。

    “行了,把门窗装上后就可以住人了”赵卫国拉过线后说道,此时钉着外墙的王金水师傅已经拿着赵卫国拿回来的木料正划着线,对比着窗户和门框的数据,听后笑了笑,对着赵羽晨说道:“羽晨啊,倒时想要里面好看一点的话,去买点壁纸直接贴上去就行了,又简单又方便”

    “哦,不刷上清漆了吗”赵羽晨奇怪的问道,按说这种木房子应该刷上清漆才对吧。

    “这个随你了,要刷也行,反正是你的房子啦,呵呵”王金水笑了笑说道,他只是提供意见,但不会擅自做主,除非一些必须的。

    赵羽晨点点头,不用刷更好,他还懒得对着屋子一遍遍的刷着呢,到时候去买几张大点的壁纸,连地上一起铺过去就什么都了结了,实在不行跑到空间了去睡觉的了,反正里面不冷不热的。

    晚上吃过饭后,赵羽晨和着父母一起回了屋子,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忘记把三只狗给放进空间带走了,在家里待了一天也不知道有没有跑出去。

    刚到家门口,就听见三只狗拼命的叫着,然后从一旁的狗洞里钻了出来,围着赵羽晨兴奋的跳着,不时的扑到赵羽晨的腿上,看来是很饿了。

    进了屋子一看,果然早晨母亲放在边上的狗食早已经被舔的干干净净了,赶忙拿出母亲装好带回来的狗食倒了上去,如今这几条狗好像也不是缠着要喝水了,每次进去就是冲到潭里玩耍一番。

    正和狗玩着的时候,想起了金茂的,虽然是兄弟,但一连帮了好几天。拉了好几车的活,该结的还是得结啊。就从里面拿出了一千五百块钱给他送了过去,敲了下门后,就听见三婶的声音了:“谁啊?”

    “三婶娘,是我”赵羽晨高声回道,看来金茂还没回来啊,还是把钱给他父母好了,给金茂他肯定不会收的,赵羽晨想到。

    “羽晨啊,饭吃过没,快进来吧”三婶打开了房门后,看见门口的赵羽晨热情的招呼道。

    “吃过了,三婶娘,金茂回来没”跟着三婶走进了厨房后,发现厨房里金茂的父亲正吃着饭,看见赵羽晨进来后只是抬头笑了一笑,赵羽晨也不介意,反正金茂的父亲一直都是态度冷淡的,话语很少的,坐到了边上。

    “还没呢,那个死小子,每次一出车就是半夜回来的,也不知道在外面干什么,羽晨找他有事吗?”三婶一副愤慨的样子说着。只是眼神里却没有多少的愤怒,毕竟儿子还是听自己的话了,去拉货去了。现在听赵羽晨提起金茂,不由的有点担心,怕他又叫金茂去帮忙去了。

    “哦,没什么,那些车钱要给他,他不在那我先给你好了”赵羽晨回答道,随后把钱递给了三婶。

    “这太多了吧,不行收个五百就差不多了”三婶接过钱后看了下后说道,然后抽出了五张,想把其它的还给赵羽晨。

    “不会的,我叫别人拉也差不多要一千多了,在加上一些工钱我都怕给少了呢,三婶你们吃饭吧,我先回去了”赵羽晨摆摆手不肯接递过来的钱说道,确实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相比卖鱼所得的钱这是相差许多了,而且水产商也是金茂介绍的,只是多年的兄弟相交,他也知道金茂收下这个钱已经是极限了,如果在提什么介绍费什么的,非得生气不可。

    “那你慢走啊,等金茂回来我在把钱给他好了”三婶点了点头说道,刚才说五百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光车钱就不止这个数了。

    回到家后,刚进屋就看见母亲递了两个袋子给了自己,不由的感到奇怪问道:“妈,你给什么我啊?”

    “里面是几条鱼,昨晚都忘了,等下你给老村长还有石头叔送过去吧”宋晓娣说道,本来昨晚就要送过去了,可是后来却忙忘了,还好自己留着的鱼还有几十条养在水桶里,回来的时候记了起来才顺手带了回来。

    “我就送过去”赵羽晨接下后点头说道。在晚了,老村长就要关门睡觉了,老年人本来就睡觉不好容易醒了,不要等他睡着了,自己把他叫醒可就是罪过了。

    骑上了摩托车就往老村里骑了过去,开到离村口还有段距离的时候,看见了金茂的运输车亮着大灯开了回来,因为两边的灯光对视,金茂倒是没有看清楚对面行驶的人,直接开了过去。

    到了老村长家才发现,老村长家的灯亮着,门敞着,还不时能听见说话的声音,仔细的听了下,还不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赵爷爷,哟,怎么这么热闹啊”赵羽晨提着一个袋子走进了屋子喊道,脑袋转了下后才发现,上次签合同时的几个人都在,还多了几个人,现在看着就差自己父亲这个委员了。

    “羽晨啊,怎么这么晚还过来”看见赵羽晨走进屋后,其余的人在没有刚才那种讨论热闹的样子了,而是闭上了嘴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赵羽晨,老村长看见是赵羽晨后,本来满脸愤慨的脸恢复了笑容。

    “给你送两条鱼过来,本来是昨晚就要送来的,结果给忙忘了”赵羽晨把鱼放进一边的脸盆里说道,看来他们讨论的对象就是自己啊,果不其然,赵羽晨的话音刚落,有人就说话了。

    “老村长,你看,竟然赵家娃子也来了,这不更好说了吗,你总不能让村里吃亏吧”一个坐在村支书赵德胜边上的圆脸开口说道,而坐在赵德胜右下首的瘦高个赵成功朝赵羽晨挤了挤脸,想和赵羽晨通风都来不及,刚刚吃过饭后就被叫到了一起,也不知道什么事情,到老村长家才知道,讨论的是赵羽晨的事情。

    “是啊,老村长,这本来是村里的啊”

    “是啊是啊”另外几个人又附和道。

    “到底是什么事情,你们直接和我说好了,为难一个老人家算什么”看见老村长一副尴尬想说不能说的样子,赵羽晨怒了,一听就知道是昨天卖鱼的事情,他妈的,以前怎么没人去承包啊,看见有甜头一个个全他妈的跳出来了。

    “行,竟然你这么说,我也就说了,你承包的山和水库是没问题,但是村里应该先打捞一遍才能让你承包吧,不然我们前几年放下的鱼苗不是全白放了,这事主要是上次你们签合同的时候我不在,不然我当时就要说出来了”还是那个圆脸开口说道,而一边的老村长听见这些话后气的直接坐在了一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等下还要去医院,先传上来,尽量保持不断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