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六十三章 令人诧异的见面

第六十三章 令人诧异的见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刀哥,买好了”西装男走到了年轻男子的边上后小声的说道,边上的两个提着礼品的人则更是一声不吭,只是高兴的笑着。

    “嗯”年轻男子打开了奔驰的后备箱,让几人把礼品放下去。

    “好了,赶紧去里面叫上两个人过去吧,弟兄们不要叫多了,有五六个就够了,真的有事情我来处理”年轻男子吩咐道,向阳村就如同是他的地盘一样,根本不用怕谁,谁打了自己的人不赔礼道歉想都别想,虽然是乡里乡亲的。

    一辆奔驰,一辆现代,还有一辆微型面包车沿着公路开向了向阳村,到了村中的时候,年轻男子对着西装男吩咐他们在村委会前等着自己,他先去送点东西,随后便开着车子朝着新村驶了过去。

    自从晨哥读大学以后,自己好像就一年只有两三次来看看赵叔他们了啊,到了如今晨哥还依然在大都市里打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开到了新村的村口,就不能在进去了,起身打开了后备箱,把烟酒拎了出来往赵羽晨的家里走了过去。

    “咦,这不是小刀吗,怎么来看你赵叔啊”还没到赵羽晨家的时候,金茂的父母拿着工具从屋里走了出来,刚好碰见了迎面而来的年轻男子。

    “嗯,是的,三婶,金叔,怎么去田里啊”年轻男子看了看金茂的父母,虽然和金茂的关系很好,但对他的父母看不惯,自己虽然已经是孤儿了,但赵叔他们一样对自己是真心的好,就差没把自己也当成是他们的儿子了。

    “是啊,不过你现在去看你赵叔,他们不在家吧,应该在山那头,就是塔山那头,是羽晨刚刚承包下来的,金茂都一起帮忙了好几天了”三婶说道,看着年轻男子手上拎着的烟酒,她当然也认得出来,光小刀手上的烟酒最少要两千以上了。

    “什么,晨哥回来了,我还真不知道啊,谢谢你了啊三婶,我这就往那边去看看”年轻男子一听马上回转身子往来的路上走去。

    “小刀,这辆车子不错啊,多少钱买的啊?”和着年轻男子一起走出来的金茂父亲望着奔驰满脸的羡慕,他公司里的老总也不过才开了一辆别克而已。

    “不是我的,是我朋友的,借来开开,三婶,金叔,我先走了”年轻男子回答道,不错是借来开开而已,只不过那个朋友根本就是把这辆车子专门送他开。

    望着奔驰车子远去的身影,金茂的父亲撇撇嘴嫉妒说道:“看见了吧,人家只是认准羽晨了,当初我们的儿子和他不是也玩的很好,怎么不见他把礼物送到我们家来,只会在节日的时候送到他家去,所以我才叫儿子不用帮那么多的,反正帮的再多也没啥用”

    “走吧,快点去田里干活,你现在一年到头也没多少时间帮着家里干点活,这两天可要多做一点”三婶看见迎面走来几个邻居后,忙说道,然后朝几个人打了声招呼。

    年轻男子开车到村委会的时候,原本下次无聊的眼镜男走到了村委会竖立的橱窗前,看见了橱窗里头贴着的村委名单照片,刚好看见了贴在最右边的赵卫国的照片一下子就指认了出来。

    看见奔驰车子开了过来后,忙走到了车前,还没等车里发话就说道:“刀哥,我找到打我们的人了,就是他和他的儿子打的”

    年轻男子听见手下这么一说,就停下了车子,反正见羽晨也不用急于一时,还是先看看到底是谁打了自己的人在说,跟着眼镜男走到了橱窗前,刚开始还以为是前面的几人,因为那几个村干部说的难听点就和他比也好不到哪去的,谁曾想都不是,看着眼镜男指向了最后一个人的时候。

    “你说谁,是他吗?”年轻男子指着赵卫国的照片问道,眼里已经看不出什么了,平静的一汪如水,虽然赵叔的脾气不是很好,但也是在别人不是刻意的针对他的前提下,在加上晨哥,一向是别人不惹他,他不惹别人的主。

    “是啊,就是他,当时二话不说就把刘权打趴下了,然后带着别人把我们也给打了”眼镜男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的,还一直说着。

    “够了,先上车,我带你们去找他”年轻男子冷淡的说道,还是让晨哥处理吧,这些家伙惹谁不好,惹晨哥,可不能怪自己不帮忙了。

    沿着村口对面的那条路驶了进去,在村口开店的刘凤瑛又见到了几辆车子开着进山的一幕,好像自从赵家娃子承包山之后,经常有轿车开着进去啊,也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

    赵羽晨浇好了水后就回到了前山,正在王金水师傅的边上看着,不时和宋铁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看着门框在他们的手里成型。

    “羽晨,你看看又是谁来了,有十多个人”在一旁面向着外面烧饭的宋晓娣一抬头就发现了停下的三辆车子,走下的十多个人后忙说道。

    赵羽晨和父亲对视了一眼,想不到啊,动作还挺快的,这么快就找到了,肯定是有谁说了的吧,不然县城那么大,自己村子又离县城这么远怎么可能这么快知道。

    “羽晨,没事吧?”一旁的宋铁柱放下了手上的刨子问道。

    “没事,你做你的吧”赵羽晨摇摇头,走了出去,站在山口的路口上,手上拿着一根一米来长的棍子。赵卫国也是尾随在儿子的边上,毕竟对方人多,其他的正在做着门窗的几个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没事,是事情大发了,不过王金水也是赵卫国多年的好友了,碰上这种事情肯定也不会后退的,带着手下的帮工一人抓了根趁手材料走到了赵羽晨的后面。

    正在往山上走的眼镜男一抬头就看见了早上打的最狠的赵羽晨忙,跑到了年轻男子的边上小声的说道:“刀哥,就是那个小子,你看现在还带着人拿着棍子呢,摆明不把你放在了眼里”

    年轻男子听见眼镜男的说话后,不由的轻轻一笑,把眼镜男拨到了一边,如果把别人放在眼里就不是晨哥了,真怀念当年四处打架的时候啊。

    “晨哥,叔”年轻男子走到了站在山口上的人众前后,不停留的走到了赵羽晨的边上,两眼有点湿润的叫道,身后带着的小弟不由的傻了眼,特别是刚刚还在刀哥面前说了坏话的眼镜男更是两眼发白,这是怎么回事啊。

    “小刀,如今出息了啊”赵羽晨把手上的棍子往边上一放,狠狠的抱住了年轻男子,在背上用力的敲打了几下,疼的年轻男子咧嘴呲牙。

    “小刀,怎么是你啊,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边啊”赵卫国看了看在下方站着的几人,他当然还认识早上的那几个城管。

    “我早上听了下面人说的事情,说是手下让人给打了后来查到了说是我们这个村子的,一想起很长时间没来看你们了,所以就一起过来看看了,谁知道打他们的竟然是晨哥,不过也幸亏是这样,不然我还不知道晨哥回来了”叫小刀的年轻男子笑着说道。

    “怎么那些城管也是你的手下啊”赵羽晨望着小刀皱着眉头说道,难怪现如今城管的品质越来越差,感情都是混混当城管了。

    “也不算是吧,只不过有几个弟兄进去后,就顺带着认识了他们”小刀一看赵羽晨皱着的眉头赶忙说道,

    “那就好,不过你手下的人也要管着点啊,哪有那样执法的,真那样哪天说不定真出了大事情”竟然和小刀有关系,自己也就劝劝他吧,不然真像一些地方一样闹大了就收不了场了。

    “走走,到上面去聊吧,在这晒太阳啊”发现时熟人后,王金水他们就回去继续干活了,此时就只剩下了赵羽晨他们几个人还站在这。

    “叔,等等”小刀叫道,同时把眼镜男叫了上来,让他把事情在说一遍,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的眼镜男哪还敢添油加醋啊,一五一十的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虽然听起来时赵羽晨他们的不对,毕竟人家怎么也是执法者吧,不过此刻他可不敢在吭什么。

    “算了算了,这些钱拿去当药费吧,以后别在那样执法就行了,好好的说几下,别人又不是不听,你知道现在百姓叫你们城管都是怎么叫的吗”赵卫国看着可怜兮兮的眼镜男说道,竟然是小刀的人也就给他面子吧,别人想拿药费那是一分也别想拿。

    “不用,不用,谢谢了”眼镜男怎么敢收这个钱啊,得了,打了就白打吧,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别人的称呼。

    “赶紧走吧,你们”小刀对着几人说道,随后转向了赵卫国说道:“叔,不用给他们钱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事,花不了几个钱”

    此时赵卫国想给也给不了了,那些原本杀气腾腾的人听见小刀说的话后马上后退,上车走人了,速度是比什么都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