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七十七章 隐蔽的洞穴

第七十七章 隐蔽的洞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小姐,你现在要好好休息啊,还有一个个月就要动手术了”中年妇女对着脸带疲倦还是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文件的一个女孩说道,女孩的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听见中年妇女的话后自嘲的一笑,眼角滴出了两滴泪水。

    “王妈,你说这样真的值得吗,妹妹为什么不反抗啊,为什么要这么傻的回来”女孩有点哽塞的说道,眼角滴出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掉落到了下方的文件上,慢慢的把纯手工抄写的文件上的墨迹给慢慢的渗透开了。

    “大小姐,你不要这样啊,这是小姐自己也作出的决定啊,老爷也一直在四处寻找着,只不过要找到合适的实在太难了,而你”王妈看着大小姐有点说不出来了,如果在两个月内在不进行手术的话,大小姐就要永远的离开了,时间就在短短的两个月,唯一可以匹配的合适的条件却是同父异母的小姐,实在是太让人抉择了。

    “王妈,你说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我应该早就离开这个世界的啊,为什么要给我移植呢,而且还是我妹妹的,这实在是太残忍了啊”大小姐趴在桌子上哭着说道。

    “玥玥,这也是没办法的啊,为了家族,任何一个人都能牺牲,而且你妹妹她也同意了,这两天正陪着她母亲”门被轻轻的推了开来,走进来了几个人,一个穿着紫色唐装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走到了趴在办公桌上哭泣的大小姐边上。

    “可是爹爹,这对妹妹不公平的啊,她也有权利生活在这世上的啊”大小姐听见了进来的人说的话后,抬起了头,带着哭音,梨花带雨般的说道。

    “傻丫头,能为家族奉献是她的福气,更何况她来到这个世上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你多休息,这件事就不要操心了”中年男子拍拍了趴在怀里的女儿后背说道,眼里带着一丝莫名的神情。

    “咦,羽晨哥,你怎么也在这啊,这是你的车子吗?”在几人聊着的时候,边上又传来了清脆的女声,赵羽晨转过了头一看,看见梅子和一个青年的站在边上,看样子是正在逛街吧,凑巧看见了站在车前的赵羽晨。

    这个县城也实在太小了点,总共就那么一条商业街,还就是中间稍微热闹一点,来回走慢一点就能看的清清楚楚了。那个男的看见梅子和羽晨说话后,也朝赵羽晨点了点头,笑了笑后,就当是打了个招呼了。

    “嗯,在买东西,梅子,怎么今天不用上班吗,这位是?”赵羽晨朝那个青年看了看,穿的倒是有摸有样,只是眼神好像很不正一样,给人的感觉就是很轻浮一般,也不知道这个丫头是怎么认识的,可别吃了亏了。

    “要上班,不过朋友来了,我陪他逛一下,你们先聊吧,我先去玩了”梅子看着边上的青年又看了看秦正几人说道,暂时还是不和晨哥说了,这个人也是网上认识的,已经聊了两个多月了,感觉聊的也还可以,平时也偶尔有电话联系,昨晚正和赵羽晨聊着的时候,打了电话过来说今天过来看看自己,这才像老板娘请假出来陪他逛逛。

    看着慢慢走远,有说有笑的两人赵羽晨放下了担忧的心理,梅子也大了,该有属于自己的天空了,总不能一直跟着自己几个人吧。

    看着秦正几人还一直站在边上,赵羽晨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以前和几人说的话,感情这几个家伙还想着去见见小刀啊,我说怎么那么热切的喝自己打招呼呢,不由的有点苦笑,看来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取信于人的啊。

    “晨哥,刚那个女孩是你妹子吗”阿正看着梅子走远的身影后,也转回了头来,不经大脑话就说了出来,只是脸上竟然难得的有点红了起来,看的站在边上的两个人捂着嘴想笑又不敢笑。

    “嗯,怎么了?”赵羽晨看着有点红脸的秦正奇怪的问道,该不是想让自己做媒吧。

    看着支支吾吾还是没说出话来的秦正,赵羽晨不由的感到好笑,这个家伙,该不会这么羞怯吧,当初找上门的时候看起来很猛的样子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没,没事,我们先走了,下次来找找我啊,广源台球厅,就在前面不远处”秦正听见赵羽晨的问话后,好像有点结巴一样说不出话来了,他确实刚刚被雷倒了,虽然梅子穿的是很普通的衣服,长的也不是说特好看,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二十四年来,一直平坦的心情在见了梅子后马上波涛汹涌了,只是看见了梅子边上的青年后才勉强按捺了下来。

    可能是对自己一直浑浑噩噩的游戏花丛的报应吧,虽然这些年也碰过不少女孩了,但好不容易碰上了让自己心动的女孩,却已经有主了,看来又要慢慢的在人海里寻觅了。

    看着三人走去的身影,赵羽晨摇摇头,开了车子往回赶了,一个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山脚下,看了看周围,了无人烟,可能是到大中午了吧,所以都回家去了,把车上的东西全部放进了空间的空地上后,朝着山上走了上去。

    边上的稻田已经是金黄一片,在不远处甚至已经有几块稻谷收割好了,边上放着打稻机,看来又到了收获的季节了,从石头那几块烂泥地里走过去的时候,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和边上的稻田的对比明显稀疏了很多。

    也不知道石头叔为什么不换点别的种种,一定要在这种烂泥田里种稻谷,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好种的,除了藕合茭白其他的也没了,可能是担心到时候种出来的卖不出去了吧,毕竟这两年也有不少的人种,结果都是碰上了低价,亏了很多。

    到了木屋里,把买来的东西从空间里拿了出来,在自己将要住的屋子随便的布置了一下后,一个温馨的小屋就算落成了,至于还有一间空着的就暂时先空着了,到时候在说了,父母肯定是不在这边住的。

    正忙着在屋子里贴几张画的时候,肚子咕咕叫了几下,开始造反了。赵羽晨才想起了此时的时间应该是不早了,还是早上去县城路上只吃了两个包子的他赶紧跑到了厨房里做了点面条下肚,才算安慰了肚子的饥饿。

    吃过饭后,闲着无聊的赵羽晨走到了走廊上看着下方的水库的时候,想起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没解决,难怪说心里怎么总是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好像什么事情没做似的。

    本来是想把水库的水给放出去的,不过想想在水库下的众多马上就能收割的稻谷还是打消了这个将会遭众怒的想法,找了根长竹竿往水库边上走了过去,沿着边沿仔细的找了过去,在他的心里也有了一个底了。

    如果真有洞**肯定就是在边上,不可能是在水库中间的,那样的话不可能水鱼会跑进去大半。只有洞**在边沿,到秋天过后水位慢慢的下降,才会鱼钻不出来,不过想到这赵羽晨又感到奇怪了,如果真的有洞**难道以前别人捕鱼的时候都会没看见的吗,想想也不可能吧。

    从水库的头上绕了半圈走到了中间的,这个地方的水是最深的,因为刚好在差不多中心的位置,就是岸边也是陡峭的很,落差将近两米的高度,赵羽晨小心翼翼的在上方行走着,眼睛不时的朝下面看着,一大簇在水面上不到一米高的位置生长出来的芦苇丛引起了赵羽晨的注意。

    赵羽晨想起了这个地方正是自己当日划着橡皮艇看见黑黝黝的岩石的地方,当时自己还特意的看了看,注意了上方的芦苇丛,难道那个黑黝黝的岩石就是洞**。

    此时正是大中午的,太阳直晒着,水边浮着一些垂下的芦苇叶子,赵羽晨拿着竹竿拨开了浮在水面上的芦苇叶子后,正如同自己所料的一般,水下一个黝黑的洞**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还不时的能看见一些上次捕鱼时逃过一劫的一些小鱼在来来回回的穿梭着,被自己划动的竹竿给惊动后,加速离去。

    从前方稍微平点的地方,赵羽晨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拿出了放在空间里的那块连水的大泡沫下了水,慢慢的朝刚发现的地方游了过来,还好那几天在空间的水潭里克服了对水的恐惧,如今让他在水里玩总算是没问题了,虽然手上有块大泡沫不用担心什么,不过赵羽晨还是在心底企盼着千万不要在抽筋啊。

    到了芦苇丛的下方后,赵羽晨才发现这个洞口还不小,有小半个洞口出了水面,最高的地方刚好在芦苇丛的地下,那怪以前没人发现,干枯的芦苇肯定是刚好遮掩了洞口的位置,站在远处根本不可能看见,自己也算是运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