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七十九章 相亲

第七十九章 相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算了今天不看了,等过两天买上一百瓦的灯泡和线后在好了,反正洞**在这里也不会没掉,还是先盖起来吧”赵卫国看了看后说道。

    “嗯,最好等过段时间水库少水的时候在进去好了,现在里面都是水也不好看”赵羽晨听见父亲说的话后也点头同意,不要让自己发现的是一个大石窟啊,不过想想也有可能,如果是小洞**的话,那么多的鱼肯定是呆不下的,不过也奇怪啊,怎么鱼会一股脑的跑到这黑黝黝的洞**里去呢。

    两人从边上拿了些枯草盖住了刚挖出来的口子,上面放了几根粗点的木棒横在了上面,赵羽晨望了望远处正在收割的田野问道:“爸,别人都开始收稻谷了,我们家的也差不多了吧”

    “嗯,明后天也可以去收了,反正就那么两亩田倒也不用很急,先把这边的网给布好吧,鸭苗我也联系过了,随时可以去拉”赵卫国点了点头说道。

    “哎,对了羽晨,今天晚上要早点回去,你刘婶帮你介绍了个姑娘,等下回,你也憋瞒着我们了,我打了好几次电话给林薇,都是关机的,肯定是你们俩有什么事情了”宋晓娣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不是出了问题才怪,眼看着儿子都快二十六了,他不着急,可自己相当的着急啊,村里和儿子同岁的小孩都已经可以去打酱油了,今天从村口路过的时候,刘凤瑛叫住了自己和自己一说,当即就同意了。

    “啊,妈,我都才回来几天,你怎么就张罗起这件事情了,我不想去”赵羽晨听见母亲说的话后不由的一呆,赶忙拒绝道,林薇,这个名字自己一直在脑海里潜意识的把她忘掉,如今却被母亲突然提了出来,内心不由的苦笑三分。

    “不行,我和刘婶都说好了,到时候晚上去刘婶家吃饭,姑娘今天刚好也和他儿子的女朋友一起过来玩了,你就先当交个朋友也可以,我又不是要你一定就选定她了,在说了那个姑娘也是县城里的,我看过人也还可以”宋晓娣不容拒绝的说道,赵卫国在边上点了根烟,看着两人笑了笑。

    看情形是避免不了,没有办法只能回了,不过他对老妈的品味很怀疑,两个人差了一辈代沟相当明显,谁知道她说的还可以是怎么样的呢,不要到时候吓自己一大跳啊。

    如果不是因为突然的事件,今年年底也差不多就结婚了,哎,女人,想想将近六年的感情赵羽晨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会突然间变成这个样子,那个原本在他心里非常善良,非常可爱的林薇也会变成一个拜金女了,对于这一点他始终搞不明白。

    “羽晨,儿子,你怎么了”就在赵羽晨沉思的时候,宋晓娣叫了一声,看见没反应后又拿手在赵羽晨的面前挥舞了几下,才算让赵羽晨回过神来。

    “呃,妈怎么了”赵羽晨看着母亲问道。

    “你爸叫你呢”宋晓娣指了指往堤坝上走去的丈夫说道。

    赵羽晨看见父亲在堤坝上正往前走着,忙跑了过去,感情的事情慢慢来吧,晚上去看就去看,难道还会少快肉不成,赵羽晨一边想着一边往父亲的身边走了过去。

    “爸,怎么了”赵羽晨走到了父亲的边上问道。

    “你看这个地方开片地方出来养鸭子怎么样,这里离木屋近,而且相对平稳点”赵卫国指了指松树山的入口,这一块因为是山脚了,显得稍微的平整了一点,稀稀疏疏的种了几颗松树,杂草灌木倒是丛生,高的差不多到人腰部的位置了。

    “嗯,行”赵羽晨点头说道,这一个地方一面朝着水库,一面对着农田,还有一面刚好是堤坝口,只要把杂草什么的整理一下,就能够开出很大的一块地,那几颗松树也刚好可以利用上搭个鸭棚子,也不用担心满山的放跑,

    回到了木屋,把上次砍荆棘刺从家里拿来的两把砍柴刀拿了过来,递给了父亲一把,两人一起走进了杂草丛里开始整理了起来,都是说做就做的主,不过时间也确实不多了,眼看着深秋马上就要到了,在不早点时间把鸭子养起来的话想赶上春节前卖一季赶不上了。

    而且这两天就收割稻谷的话,就最少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又不能在这边整了,现在要抓紧时间先把周围整理一下,该处理的赶紧处理,好到时候直接就可以养了。

    也不知道上次的那个收购鱼的杨成才帮自己鱼苗什么的联系怎么样了,赵羽晨一边干着活一边想着,反正现在鱼少掉的事情也基本算是弄清了,多数是水满的时候跑进山洞里去了,到年底了,要收鱼的时候,刚好因为是大冬天,水放的差不多了,山洞里的鱼也游不出来了,如果按照自己这样想的话,那空间里的那条将近百斤的大红鲤鱼和那条四五十斤的鱼和现在丰产的鱼就能解释的过去了。

    不过刚才在自己刚挖的洞**上往下看的时候,好像也发现过有几条大红鲤鱼的身影在阳光底下绕了几圈啊,也不知道山洞里面还有多少鱼存在,等过段时间,放些水后一定要进去仔细的看看。

    “好了,应该差不多了吧”赵羽晨抬起了头,看了看和父亲两人砍倒的杂草和灌木说道,差不多有一两百平方了,在加上沿着水库边出去个一两米当成给鸭子喝水的地方应该是要差不多了。

    “嗯,趁着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先把网拦起来吧”赵卫国看了看后说道,勤劳的人永远都是这样子,一刻也停歇不下来,本来赵羽晨都想说算了,早点休息的话也说不出来了,舞了舞因为砍杂草灌木而有点发酸的手走回木屋里抱了捆防护网出来。

    “卫国,你看这样够了吗”宋晓娣在父子俩挥舞着柴刀的时候也跟在了边上,把一些粗点的灌木分了出来,折成了三十公分左右的小木条,准备拉网的时候当固定桩用。

    买来的网是一张张分开的,赵卫国和赵羽晨两人沿着刚刚清理出的空地,用网围了起来,每张网的借口部分用绳子给榜了起来,网的底下都用小木条子固定住,而第一张网刚好就缠绕在沿着水库边沿长大的松树上,沿着清理出来的空地利用长在山上的松树呈不规则形围了起来。

    “好了,大功告成,到时候,在这中间搭几个鸭棚就差不多了”赵卫国绑好最后一张网后说道,辛苦忙碌了将近半天的时间,总算是趁天黑前弄好了,在网围着的圈里,生长着十来颗高达三四米左右的小松树,为搭棚子创下了有利的条件。

    “行了,赶紧洗手吧,时间不早了,别去的太晚了,印象不好,羽晨你换件衣服去”宋晓娣开口说道,现在她的话就是圣旨,赵羽晨只能遵守。

    “是,母亲大人”把工具收拾了一下后,赵羽晨回到了木屋子里,拿着毛巾和衣服跑到了堤坝下,水是蓝莹莹的,清澈的很,不用担心水脏的问题,不像城市里头的什么环城河什么的,年年清理,看着干净,里面其实还是什么都有,有时候闻着都似乎有股臭味般。

    脱掉了其实没有多少汗水的衣服,赵羽晨走进了水里清洗了起来,自从那个小鼎上身后,最大的好处就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出汗了,如果像平时这样干活的话,衣服早就是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循环好几次了。

    洗好后,拿出了放进岸上的衣服换了起来,都说人靠衣装,赵羽晨穿上了以前买的白色T恤,和一条牛仔裤后,整个人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看起来整个人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和穿着老土衣服给人的感觉绝对是两个人,如果在带上副金丝眼镜后,不知道会不会摇身一变变成另外一种气质。

    “嗯,这样穿着还差不多”走到了木屋边上后,宋晓娣和赵卫国两人看着走过来的儿子点点头,此时给两人的印象是儿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有我当年一半的风采”赵卫国笑着说道,一旁的妻子马上瞪眼过去说道:“什么有你当年一半的风采,我看是你当年只有儿子一半的风采还差不多”说完就噗哧一下笑了出来。

    “我当年有那么难看吗,我记得好像当时候第一次见面时是谁看傻了一般吧”赵卫国看着妻子嘿嘿的说道。

    “当时我是沙子入了眼,谁看你看傻了,赶紧走吧”宋晓娣扭了一下赵卫国的手臂气恼的说道,脸上却带着幸福的笑容。

    赵羽晨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注意后,把父亲的摩托车放进了空间里,开着皮卡车来到了村口刘凤瑛的小超市里,超市门口停着几部崭新的摩托车,胡乱的摆放着。

    三人下了车后,走进了小超市里,在超市的一角一张桌上,几个青年男女正热闹的打着牌,奇怪的是一个女的看见走进来的三人后,先是楞了下,然后仔细的看了下后,马上掩起了面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