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八十九章 逗弄

第八十九章 逗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下了车,打开了后座的门,三只在车上憋坏的小狗从车上直接跳了下来,往家的方向快速的冲了过去,也不说等等主人一起回去,赵羽晨望着奔跑迅速的三只狗只能望狗兴叹。

    “靠,啥时候买的车啊”转过身子往家走了没两步的时候,后面的肩膀被人猛的拍了下,还好有声音问了出来,不然怕是要直接抓住手给他一个肩摔了,一听说的话就知道是金茂这个鸟人的。

    “买了两天了,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刚才没看见你车子啊”赵羽晨看着金茂说道,可能是刚刚出车回来,金茂的脸上带着风尘仆仆的味道。

    “没,回来都半个小时了,把车子放在草屋里,蹲在那抽了根烟,这不刚出来就看见你开着车子回来了,买来多少钱啊”金茂用手指指皮卡车问道,因为这几天一直回来的晚,虽然回来的时候看见了停着的皮卡车,但却不知道是谁的,知道今天看见赵羽晨的身影才知道原来是他的。

    “没多少,二手的,赶上趟了,四万就拿下了,反正没事干,走去我家喝酒去”赵羽晨搂着金茂的肩膀说道,至于谁付的钱就没必要说了,省的影响关系什么的。

    两人一边走着一边聊着,很快的到了金茂的家门口,金茂停下满脸的灿烂笑容,嘿嘿笑着说道:“我就不去了,要赶紧洗个澡,等下还要陪月月去县里”

    “哦,月月回来了,那你去吧,我不拉你了”赵羽晨听见金茂这样说后不再坚持了,难怪这家伙今天这么早回来,平时都是回来的老晚的。

    到家的时候,憨憨和豆豆还有小黑有一股脑儿站在了大门外面,尾巴摇摆着,看着走过来的赵羽晨,张着嘴,嘴巴里吐着舌头,眼睛里像是说道,怎么这么慢,

    “走,进去”赵羽晨挨个拍了下头说道,这三只狗实在是太听话了,没怎么训练就那么的听话,如果专业的训练过后,不是可以做些简单事情了。

    “羽晨,回来了,快点洗手准备吃饭”进了屋子后,宋晓娣从厨房间里走了出来,厨房间的烟雾迷绕,扑鼻而入的香味传入了赵羽晨的鼻子里。

    “嗯,妈做什么好吃的呢”赵羽晨点点头,走到了洗手台手,洗了吗洗手,身上的衣服还是在田里换上的脏衣服,反正在家里也无所谓了,没人有异样的眼光。

    “怎么这么脏,到哪打滚去了”走进了屋子里后,宋晓娣看见了儿子身上的裤子都是泥巴后问道,按说那边山头没什么泥巴地啊,听见她的问话后,赵卫国和另外两人一男一女也抬头看了过来,赵羽晨发现那个男的正是自己见过两面的木场老板林叔,至于那个女的看上去年纪也将近四十来岁了,应该是林叔的老婆吧。

    “没啥,碰上石头叔在割稻子,一起帮忙了下”赵羽晨轻描淡写般的说道,如果是自己父母当时在的话也会帮忙的,所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一说出之后,父母就不在看自己了,像是很明了般的继续着自己的事情了。

    “来来来,吃饭了”宋晓娣端着一个大锅走了过来,放到了桌子上,赵羽晨抬头一看,锅里放着不知道是鸡肉还是鸭肉满满的一大盆,奇怪的问道:“妈,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还买鸭子了”

    “这个啊,可不是你爸买的,而是你林姨买来的,你还没见过你林姨吧”宋晓娣听见儿子的问话后说道,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林叔,林姨”赵羽晨朝着坐在一旁的两人叫了一声,本来一回来就想叫的,结果被母亲的话给问的忘记了,正如同自己猜想的一般,这个女的果然是林叔的老婆。

    “呵呵,我还是在你五六岁的时候见过一面吧,想不到当年那个老是流鼻涕的小孩子现在都成壮小伙子了,看来是我老了”林叔的老婆听见了赵羽晨的话后笑着打趣的说道,心里回忆着好像还是二十年前见过一次吧,还真看不出来,当年那么瘦小,现在长得也挺壮实的。

    “是啊,我们也老了,这个时间过的也是够快的”宋晓娣在一旁分着碗筷感慨着,转眼间二十年就过去了。

    “哪呢,妈你和林姨看上去不是都挺年轻的吗,干嘛那么叹气啊”赵羽晨笑着说道,自己对与林姨说道小时候见过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一丁半点的映像,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当年那么小的时候的事情哪能记得啊。

    吃过饭后,林叔和林姨两人陪着赵卫国他们又聊了回天后就离去了,在走的时候,林叔还赵羽晨什么时候去拉那个搭木桥的材料,赵羽晨摇摇头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了,暂时还是不搭了。

    对于早上父亲去县政府的事情,赵羽晨虽然感到疑问,但却没问出来,反正父亲要说的话会对自己说的,不说的事情就是磕破嘴皮子,父亲也不会吐露出一个字,洗了个澡后换上一身的干净衣服,带着三只狗狗回到了空间里摘起了蔬菜来,刚才在院子里的时候,他已经看见了放在院子走廊下的两篮子装满的青菜。

    如今憨憨和豆豆还有小黑不知道是玩腻味了水还是怎么的,反正进了空间里就不在跳下水了,而是在水潭边上,寻找起了螃蟹玩,水潭里不时的有螃蟹挥舞着巨钳从水潭里上岸,横行在空间的土地上,只是奇怪的是如同泾渭分明般的到了黑土的边上就会转向,不在往前走了。

    而三只狗则是用爪子不时的刨着螃蟹,一不小心就会传来一阵连续不断的哀鸣声,那是不知道憨憨还是豆豆被螃蟹给用钳子钳到了,蹦着腿用力的甩着,看着赵羽晨一阵好笑,也没管它们自顾自的摘着茄子。

    惨叫过一阵后,可能是螃蟹也钳累了,自己先送掉了钳子,慢悠悠的朝着水潭爬了过去,而刚刚被钳到的憨憨则瞪着两眼看着慢慢接近水潭,最后消失在水里的螃蟹不敢再上前去**了,不时的低下头舔着刚刚被钳到的地方,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倒是小黑玩螃蟹有一招,伸出前脚,直接就踩着螃蟹的壳子上,螃蟹挥舞着爪子也钳不到自己壳上的脚,最后只能认命般的趴在那里不动,一旁的豆豆看着小黑的玩法后像是学到了一招般也照着小黑的方法找了只刚爬上水潭的螃蟹玩着。

    伸出前脚踩了上去,只是一不小心脚就伸过了头,刚好伸到了螃蟹的两只钳子的面前,螃蟹的两只钳子狠狠的钳了上去,顿时豆豆叫的比憨憨还要凄惨了,一旁的小黑像是不屑般的汪汪叫了两声,送掉了脚,看着脚下的螃蟹又恢复了活力般的快速往水潭边爬了过去。

    “哎,你就不能安分点吗”正在五米外摘着黄瓜的赵羽晨看着还一直叫个不停的豆豆走了过来,看见豆豆的左前脚上紧紧钳着的螃蟹感到好笑,抱着已经有二十多斤重的豆豆把它的脚放进了水潭里,不一会儿,就看见螃蟹松开了爪子,潜进了潭底。

    水潭的另一边很快的浮起了一片红影,到赵羽晨的面前浮了上来,像是赵羽晨问好般的吐了数个泡泡,大大鱼嘴早水下一合一盖着,赵羽晨轻轻的摸了下红色的精灵后回到了地里继续着收获的大业。

    一个半小时后,装满了整整三大篮子的赵羽晨出了空间,找到了父亲说的洋辣椒的种子进了空间,在另外半块还空着的地上洒下了一百多颗的种子,拿着水壶给它们一一浇了水,又拿出了家里放着的另外白菜种子洒到了原来种白菜的地方,说来也奇怪,这个黑泥就像是不会硬实一般,还是松软的很,脚踩上去都是一踩一个大坑,撒完种子后,帮白菜浇完水的他顺带着帮小果树也灌溉了一下,此时的小果树如同那个芝麻开花一般节节高,早上看的时候才一米多点,现在很明显的又长高了一截,开支分叉,枝叶也更加多了。

    赵羽晨仔细的在这些果树的边上看着,现在这些果树已经能轻易的看出分别来了,整个空间里的果树大概有五十多颗,加上后面和小刀一起去拉的另外一些的果树,如今可以说是各种各样的果树都有了,照这个趋势下去,在有个两天的现实时间的话,这里面的果树就应该能开花结果了吧,就是不知道没有蜜蜂蝴蝶授粉能不能出果子,不过看看边上长势正好的那些茄子,黄瓜应该是没问题吧,赵羽晨心里想着。

    放下了水壶,带着此刻一老老实实不敢再找螃蟹玩趴在一边的憨憨和豆豆,还有一旁感到无聊逗弄着螃蟹的小黑出了空间,伸了伸感觉到有点疲惫的懒腰,早睡早起的他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的怀抱中,开始呼呼大睡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