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三章 不后悔

第三章 不后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延不绝的山岭,随处可见的参天大树,奇形怪状的果,一条穿流不息的小山河从只有几十栋屋子的前面缓缓的流过,水透明清澈,可以很清晰的看见水里各种各样的被河水冲刷而下的鹅卵石。

    “咯咯,咯咯”在不宽的小河的岸边,赵羽晨和小刀两人看着在水里不停的翻着水下鹅卵石的小丫头和另外几个在山村里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小孩,边上放着一个小水桶,桶里装着些比硬币稍稍大点的山蟹。

    “哥哥,小刀哥哥你们也下来啊,水好凉啊”虽然已经十月了,天气还是有点炎热,山里缓缓流着的山水却是带着一种让人内心释放的凉意,站在水里让人舒爽无比。

    “小丫头,你们自己玩就行了,我们在边上看着你们玩”赵羽晨和小刀微微一笑说道,他们的年纪早就过了和这几个小孩子一样在水里翻岩石,抓螃蟹,捕小鱼的时候了。

    吃过饭后,大家就慢慢的散了,虽然说在山里不用为钱烦恼,自给自足,但这些老人们却是忙了一辈子,都是闲不住的人,在小河的对岸有一块平坦,比较开阔的地,已经被这些人开垦出来种上了各种各样的蔬菜,在往上一点,还有一大块的稻田,因为是山里,天气的原因,只能种上一击,因此此时的稻谷还是青青的,没有到收获的季节。

    小丫头在这里倒也会无聊,刚好那几个小一点的孩子陪着她一起玩,就差没爬树掏雀,挖洞抓兔了,赵羽晨和小刀两人看了下后就走上了岸,沿着山里的小路慢慢的闲逛了去,两人在一次在这里逛的心情都是不一样地。

    这条山路曾经是赵羽晨和小刀每天跑步的必经之途,沿着山路要一直跑上半个小时才能往回赶,洒满了两人的汗水。

    “小刀,我记得你在这个地方摔倒好几次吧”赵羽晨和小刀走到了一个台阶处后,赵羽晨指着台阶说道,点点滴滴都还充满着回忆,路还在,台阶也还在,只是当年那两个淘气的小孩如今已经是堂堂正正的大人了。

    小刀从边上的树上长着的桔子树上,摘下了个桔子,剥了开来说道:“可不是,每次跑到这就望着这几颗桔子树,希望能看到有成熟地桔子,没注意脚下,结果就摔倒”

    “哥哥,小刀哥哥你们要去哪啊,怎么也不带上我”小丫头和几个野小子沿着山路跑了过来,刚刚抬起头,却看见赵羽晨和小刀已经离开了,朝着远处慢慢的走去,小丫头立马就慌了,虽然和这几个孩子玩的也热闹,但是毕竟不是很熟,所以马上就跑上岸,跟着跑了过来。

    “怎么了。小丫头。不抓山蟹了”赵羽晨看了看提着桶跑过来地几个孩子说道。

    “不抓了。已经抓到很多了”小丫头举着水桶到赵羽晨地面前让他看。不得不说在深山老林里就是好。如果是在外面。想抓到这么半桶山蟹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水桶里差不多有半桶地硬币大小地山蟹在不停地爬动着。想爬出高高地水桶壁。每次都是徒劳无功。

    “嗯。那走吧。我们回去”赵羽晨点点头。这次来不能在这里待几天。还是好好地多陪陪爷爷外公他们好好聊聊地好。

    院子里。赵羽晨地爷爷和他外公并没有像一般地山里人家一样在地里忙活。而是拿出了一副象棋捧着茶杯在那里悠哉地下着象棋。不时能听见两位老人地相互悔棋地争吵声。或许老有所乐就是此时最好地对照吧。

    “爷爷。外公。奶奶。外婆”小丫头拎着水桶走到面前。亲热地一个个叫道。把几位老人高兴地都合不拢嘴。而那几个山里地小子在小丫头进了院子后就一哄而散了。没有跟着进来。

    “唉哟。小玉华。怎么抓了这么多地螃蟹啊”赵羽晨地奶奶看见小丫头拎着水桶走到面前后。看了一眼马上说道。

    “嗯,是柱子,强子他们一起帮忙抓的”听见***表扬,小丫头红扑扑的脸蛋上小嘴翘了起来,用力的点点头,把刚认识的伙伴的名字说了出来。

    “对了,羽晨,都没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还有小刀你呢,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赵羽晨和小刀走到两位正在下棋的老人身后的时候,赵羽晨的外婆问道,几个老人也一起抬起了头看着他们两个。

    “外婆,我回来有十多天了,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出去了,在家里了”赵羽晨摸了摸鼻子说道,本来其实赵羽晨可以踏上另外一条路的,小时候养成的强壮身体,使得他轻易的就被部队上来征兵的一个连长给相中,不过因为几位老人的反对后才不了了之了。

    “报告各位长官,我还是老样子,混日子,不过我正在和晨哥商量打算开个公司”小刀摸了摸鼻子后,站直了大声的吼了出来,他可不敢让几位老

    己是混黑社会的,要不非被骂死不可。别看两位;>的,当初的严厉,冷酷的表情自己和赵羽晨两人可是吃了不少苦的啊。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以后和刀子好好的闯一番事业,不要老是让你爸妈担心”两位正在下棋的老人听见两人的话后又接着下棋了,赵羽晨的外婆把赵羽晨的衣领重新翻了下说道。

    “嗯,外婆,我爸妈他们说让你们搬出去住呢,好有个照应”赵羽晨眼角有点湿润的说道,面前的这些人都是自己最亲的人。

    “是啊,爷爷,外公,你们都搬出去住吧”小刀也在一旁说道。

    两位正在下棋的老人互相对视了眼,笑了一笑,最后赵羽晨的爷爷说道:“羽晨,小刀,我们也知道你们的心意,不过在这里更适合我们啊,你看这附近都是淳朴的邻居,互相照看着,空气也新鲜,你也知道我们年级大了,睡眠也不好,稍微大点的响动就马上醒了过来,更何况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了,怎么舍得离开哪”

    “那也没事啊,我刚好包了一座山,那边也很清净的”赵羽晨说道,几位老人年纪大了,真的出点什么事情后悔都来不及,还不如在身边有个照看来的好。

    “傻孩子,我们真要搬出去,还用等到你来说嘛,以后有空就常来看看我们就是了”赵羽晨的外公拍了拍走到身边的赵羽晨的肩膀,和蔼的声音说道,儿子,女儿女婿他们又不是没来少劝。

    赵羽晨听见几人的回绝后,眼里虽然闪现了失望,不过并没有表露出来,嘴角路出了笑容,是啊,几位老人不能来,自己不能多找找时间过来看吗,更何况正如爷爷说的一样,山里的空气比外面的要好的不知道多少,想想周围被汽车尾气或各样的污染气体充斥着,在加上噪杂的声音比起眼前随处可闻的芳草气息,和安静的环境不知道要差多少,老人生活在这里或许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山里的时间比外面的时间像是过的快了许多一样,吃过晚饭没多久,天就黑了下来,因为实在太偏僻了,所以这里面没有拉上电灯,家家户户还是用的原始一般的蜡烛,或煤油灯,早晨赵羽晨和小刀拿来的日用品里,蜡烛就占了一大份,因为没有电,所以娱乐的节目自然而然就没了。

    赵羽晨和小刀躺在小时候读过两个寒暑假的西侧屋子里,小丫头则跟着奶奶和外婆一起睡。一只蜡烛燃放的光芒,并没有带来多少的光亮,赵羽晨望了望和自己并排躺着的小刀。

    “小刀,你有没后悔过踏上这条道”

    “呵呵,晨哥,你怎么这么问呢”小刀也没睡着,再次回到这个可以说让自己变了一个人的地方心情不激动那是假的,只是他是个天生的路痴,一个人老是要认错路,山路的岔道很多,通向山里各个散落的小村子,来了几次都认错路后,差点绕不出来的他就不敢单独一个人来了。

    “本来你也可以平平淡淡的生活的,不用为了什么去打拼,身上也不会这么多的伤疤了”赵羽晨看了看小刀的上身说道,在小刀的上身上,有五六个大刀疤,看起来非常醒目,也非常触目惊心。

    “呵呵,晨哥,这些年来我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个世上,没钱没权,要拳头没拳头的话,就永远是被人欺负的料,有钱有权有拳头了,别人都要来奉承我,巴结我,如果到现在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为了一天两餐,或一餐的话,我那几个以前冷眼都不屑瞧我们母子一眼的势力亲戚也不会像现在像条狗一样的老是上门来求我,所以我不后悔,真的一点也不后悔,我只后悔没早碰到你和你的爸妈,不然我母亲可能就不会因为小小的感冒烧而丢掉了性命了”小刀激动的半坐了起来说道,只是声音还是自然的放轻了,怕惊动了睡在隔壁的几位老人。

    “别想太多了,这个可能就是命吧,我只是担心你上了这条道下不来了啊”赵羽晨也坐了起来,拍了拍小刀的肩膀说道,这种事情不是少见,现在是在巅峰,没人动,但难保有一天会碰到什么事情。

    “没事,晨哥,我早就想通了,大不了就是我一条命,所以这几年我尽量不去联系梅子还有金茂那几个人,就是怕出了什么事情联系到他们,不过你回来了,我就放心了,最少他们没人能欺负的去了”小刀说道,这些年也得罪了不少人,就怕这些人会迁怒到自己的朋友身上,所以一直不敢拉着几个好友,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情况,除了金茂还有振邦知道一点外,其余的几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什么,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做个小保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