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六章 抢生意

第六章 抢生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人在小溪边上小心行走的时候,赵羽晨和小刀两的朝着小溪里看去,希望在那块岩石的边上或是在那个溪边的角落能看见一条娃娃鱼,但知道走过小溪这一段的距离也没现娃娃鱼的踪影,倒是水里游动的小石斑鱼倒是很多,只是没有小渔兜带来,只能望着在小溪里游动的石斑鱼望鱼兴叹了。『

    穿过那片参天大树的时候,在树林的里面传来了声狼嚎声,赵羽晨和小刀拿着土制猎枪注视着前面却没现狼的踪影,两人一起擦了下额头渗出的冷汗,如果过来就麻烦了,要知道这百岭山里面的狼都是成群结队出现的。

    还好,除了那几声狼嚎声外,没有别的突状况,和来的时候一样,没碰到什么危险,几人走了一个小时后就走出了人迹稀少的山林,回到了家,柱子和强子,铁蛋他们一进入赵羽晨的爷爷家里把袋子里的野果倒出了一半后,马上就跑了出去,挥舞着手里的藤蔓说是要爷爷快点种上。

    “羽晨,你们这是从哪找的,我记得这附近只有很少的几株吧”赵羽晨的爷爷看见赵羽晨和小刀一人背着一捆藤蔓条和那几个小子倒在篮子里的野果后就知道了是产那种野果的藤蔓条,忙问道,这种野果基本上市面上别想见到,偶尔见到也是贵的出奇,最少比那些山核桃什么的要贵的多了,但就是这样值钱的野果,那些县城里的商贩想来这出高价收购也还是没能收购的到。

    以前倒是很多的,到处都长有这种藤蔓,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些藤蔓慢慢的枯萎了,到最后,经常有人走动的地方这些藤蔓慢慢的就死亡了,渐渐地除了那些很少有人走动的山林内部才能偶尔看到这些藤蔓和藤蔓上的野果,如果让一些山民知道哪个地方还有这么多的藤蔓地话,怕是马上就会去那里摘了。

    “呃,绕过前面那座山,在翻过两个岭,穿过一片参天密林,趟过一条河就到了”赵羽晨绕口令一般的说道,那个地方还是他和小刀两人想抓娃娃鱼的时候,趟着到膝盖深地水现的,沿途往小溪的上游,两人边找边走,到最后,两人娃娃鱼没看见一条,倒是现了整个小山谷的野果子,从此成了两人的秘密基地一般,经常跑到那去摘果子吃,特别是寒假的时候,可能因为没有人摘那也果子,一个个野果在藤蔓上就崩开了口子,摘下一剥就行了,还不用拿什么东西敲开。

    “什么乱七八糟的,翻过这翻过那的,少给我打迷糊眼,拿几株下来我种在院子里”赵羽晨地爷爷眼珠子一瞪,威严的说道,引得边上的奶奶和外婆她们笑个不停,特别是小丫头更是捧着肚子哈哈大笑。

    “不行,怎么能给你”赵羽晨摇头拒绝道,脸上的表情像是自己心爱的东西要被人抢走一般,满脸的舍不得。

    “嗯”赵羽晨的爷爷拖着常常的音腔,脸上地表情马上沉了下来。

    “要种也是我和小刀给爷爷种,哪能让你老人家亲自动手呢,爷爷这个给你吧”赵羽晨不敢再玩了,老爷子火可就不好玩了,自己不知道跑哪哭去,赶忙把放在袋子里小心翼翼挖出的野山参拿出来递给了爷爷。自己和小刀解开了一捆藤蔓,沿着院墙种下了数十株的藤蔓。

    “这不是野山参吗。怎么这么小就给挖下来了。这么小泡酒也没什么用啊”赵羽晨地爷爷接过野山参后看了看说道。小刀听见爷爷问话后笑着不语。只剩下赵羽晨尴尬地用刚刚种藤蔓地手摸摸鼻子。由此可见小刀有时候摸鼻子地习惯绝对是从赵羽晨那学来地。

    “爷爷。我只是说让你看看。嘿不是让你泡酒地。我拿回去自己种”赵羽晨听见自己爷爷说泡酒太小没什么用后就决定拿来自己种。那个空间里种上个十年八年地成个千年野山参不知道能卖多少。

    “你行吗”赵羽晨地爷爷看了看自己地孙子。怀地看着他。眼睛又往前角放着地几个陶罐看去。这个宝贝孙子在山里糟蹋地东西可不少了。好好地山里挖来地几株兰花。本来长势很好地。都要开花了被他地水一泡好了。焉了。到现在还半死不活地放在墙角像是控诉着赵羽晨地罪状一般。

    “呃。反正没什么用。我种种也好。说不定能活下来呢”赵羽晨看到爷爷扫向墙角地目光后。脸上因为跑业务练得厚厚地脸皮也难得红了起来。眼睛瞪向了一旁看热闹地小刀。小刀羞愧地低下了头。这几株兰花不全是赵羽晨弄地。他最多也就弄坏了一两株爷爷从山里移植而来地兰花。而其他地则是被那时候才来几天地小刀想帮忙做点事情。赵羽晨自己偷懒。让小刀照看兰花。因为小刀不懂怎么弄。直接把陶罐加满了水。他完全是替当时吓坏地小刀背黑锅。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用。就给你吧。等大些后可要给我送过来啊。让爷爷泡泡酒也好”赵羽晨地爷爷看了看两人说道。其实第二天小刀就站到他面前和他坦白了。只是赵羽晨不知道而已。

    陪着几个老人一起待了两天后。第三天一大早。赵羽晨和小刀小丫头三人就推着独轮车往回赶了。没办法。今天下午几个老同学都要到了。在加上小刀地店里也有事情。人也不能长期离开。倒是小丫头满脸地泪水。舍不得离开。和爷爷外公他们挥手告别后。走上了出村地山岭。

    来的时候三大袋的东西,回去的时候更多,吃的各种野果有两大袋,什么山柿子,山核桃,松子,还有山野果,其中一部分是附近的一些邻居拿来的,如果不是他们来的话,多数是送出村到路口和商贩换东西的。

    还有三大刀的野猪肉,据爷爷说这是上个月打到的一头野猪,村子里几户人家给分了,他们自己吃了点,这些本来就打算到时候自己父母进山的时候让

    ,反正现在赵羽晨他们来了,刚好可以一起**

    出了山岭,刚刚走上路上,凑巧的是,刚好一辆商贩小型货车的车子停在一旁,正在忙着收着山里的货物,现在地这个时候,刚好是金秋季节,是山里的各种山果的成熟季节。

    那个商贩油头粉面地,挺着个大肚子,在路上来回的走着,看起来不像是做生意倒像是来游玩的,边上还有两个人正秤着山货,不时的从车子里拿出些东西。

    “你们运气真好啊,我们车子刚到,就推着出来了,来来,快让我看看有什么”赵羽晨几人还没推到自己皮卡车的面前,那个商贩就走了过来,笑容满面的说道,把三人推来的这满满的一车子都是拿来换地。

    看着车上一斤山核桃换五块钱或是三包盐,赵羽晨和小刀两人笑了,外面都卖二三十一斤的山核桃在这只能卖五块钱或是只有在外面卖一块一包的三包盐,这个商贩还真不是一般的黑啊。

    “你看,我们这刚摘的山果,你出什么价格”赵羽晨拿过了放在独轮车上的一袋子野果说道,这个野果在外面没有七八十一公斤,也有五六十一公斤,或许物以稀为贵就是这个道理吧。

    “哦,这种野果啊,壳厚,肉少,只能收两块一斤”热情的商贩眼里闪过一阵惊喜,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在找寻的山果吗,没想到这次这么多,不过他心里兴奋,脸上还是保持着原样,没有露出一丝破绽,自从三年前无意间来到这么里面地山里收购东西来,靠着低收高卖的策略,短短的三年时间,净赚一百多万,现在更是带着两个员工每个星期来一次,这么好的财路可不能舍得放弃,虽然山路陡峭了点,车子难开了点。

    “哦,才两块啊,我还以为很贵呢,不卖了,还是自己吃好了”赵羽晨听商贩说的话后说道,还真是黑啊,这个利润有多大啊。

    “哎,兄弟别走啊,两块也不低了啊,要不然我出三块,这已经很高了啊,在高我就亏本了”看见赵羽晨拿着袋子往独轮车上走,商贩赶忙叫道,而一旁正在卖着山货地人也看了过来。

    “哇,好高哦,这样吧,我出五块一斤你给我来个千八百斤的吧”赵羽晨回过头看着他冷冷说道,也懒得再玩下去了,没劲。

    “你啥意思啊,不卖推着过来干什么,脑子有病吧你”商贩一听赵羽晨说地话后马上骂道,这几年有钱了胆子也壮了,人也敢骂了,不像以前是个小商贩,要战战兢兢的打着笑脸做生意,还不能得罪人。

    “啪”商贩只看到面前影子闪过,随后脸上就被猛地扇了一下,刚开始还没感觉,愣在那里,过了不到两分钟,嘴巴痛起来了,刚张口,掉出了两个牙齿:“还看着做什么啊,给我揍他们”

    两个员工各自看看,跳下了车子,走了过来,两人只是小小的员工,但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只能冲上来,不然工资也别想拿到。

    “你们两个敢动一下,今天就躺在这吧”小刀冷冷地注视了走过来的两人,几年来养成的气势瞬间展现了出来,目光冰冷,看着两人就像是死人一般,顿时两人被小刀的目光所阻,虽然脚上还在挪动着步伐,不过却是往后退,钱重要,但命更重要,都说山里人彪悍,起疯来猛的很。

    “你妈的,嘴巴放干净点,在听到你骂人就不是少两个牙齿了”小刀走到商贩的面前猛的踹了一脚过去后,抓着商贩的头说道,骂自己都无所谓,但骂晨哥,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你,你等着”商贩等到小刀放了自己的脑袋后,顾不得擦去嘴里的血迹,慢慢的往后退了出去,狠狠的瞪了一眼手下的两名员工,开着车子迅速的掉头跑了,临跑的时候头探出车窗说道。

    本来附近的几个山民要过来帮忙的,不过被赵羽晨劝住了,此时正和着借给自己独轮车的老人说着话,看到车子开走和边上还有许多山民放在脚边的山货后,想了一想,走到了小刀的边上说道:“小刀,你们店里不是需要很多盘点的吗,这些山果都用不上吗”

    “晨哥,你该不是想让我收购吧,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啊,在说了这条路,没一定水平的人拟认为能开进来吗,不要像我一样老是迷路就好了,不过可以问问那个王胖子,他们店里面应该能用的着这些山货,那个死胖子好像也和我1提起过”小刀听见赵羽晨问的话后苦笑一番,这个晨哥心也太好了吧,怎么什么都要管捏,不过这些山果,或山核桃什么倒真是在会所里还能卖卖,只是这些木耳什么的只能往珍姐的酒店看看了。

    “你们两个过来”赵羽晨朝正在呆的商贩的两个员工叫道,这两个员工瘦点的叫王建,胖点的叫李新义,此时正为如何出去愁呢,听见赵羽晨的叫声先是一惊,怕把帐算到自己的头上,看到叫自己的人脸上有笑容有才提心吊胆的走了过去。

    “你们两个叫什么?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吗?”赵羽晨问道,他的主意就是打在了这两个人的身上,都来这收购了,那肯定知道路了,到时候直接送货出去不就行了。

    “大哥,我叫王健,他叫李新义,我们是开老板的车过来的,只是他现在跑了,每次老板都压低价格的收山货,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啊,因为说了后,工资也没了,而且我们还签了合同,还要赔钱,所以我们只能昧着自己的良心干这些事情啊,大哥,真的不关我们什么事情啊”叫王健的瘦个子还看不出是个挺会说话的主,听见赵羽晨的问话后,忙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先把两人的责任给推开了,把自己说的可怜兮兮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