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二十三章 生死一刻

第二十三章 生死一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个时候的赵羽晨并不知道,有个祸水级别的美女对他上是咬牙切齿的级别了,而是正拿着拿着手电筒,准备着一些工具,水库的水位因为降雨少,从百岭山流出来的水已经少的很可怜了,而开口却被他明显的放大了一倍,连续流了将近十来天的水,整个水库的水位降下去最少有一米多了。

    边上小黑憨憨豆豆不知道是感觉到什么还是怎么了,一直围在他的边上,原本一直守着围网那也不去了,紧紧的跟随在赵羽晨的身边,走到哪跟到哪。

    拿着手电筒,身上缠了根绳子,这个可是必备的,他可是听说很多老人们将的故事,什么进了一个山洞后就在有出来什么的故事是一大堆了。

    本来是想和父亲或者叫金茂他们一起进去的,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自不济也可以躲进空间里,还是自己一个人进去探探好了,谁知道里面有些什么啊,心里打定主意,一旦有危险马上就退出来。

    把绳子的一段缠绕在上方的一块大岩石处,紧了紧绳子,从一侧走下了水库的边沿,沿着边上朝着洞口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放着绳子,边上小黑憨憨和豆豆它们也一直跟着,赵羽晨也懒得再去管它们,跟着就跟着吧,刚好还有个伴呢。

    一人三狗沿着泞的水库边沿慢慢的往前面走着,幸好一米的水位下降后,那个洞口边上也已经有一二十公分的下脚处了,没有全部淹在水里,露出了真容的洞口足有一米五六的高度,稍微低下头就能进去了宽度大概在八十公分左右,虽然以前是被水淹没的,但也没什么烂泥,走在上面好像也停平整的,在一些低洼处还有些积水,手电筒的照耀下还能发现几尾小鱼。

    沿着上次在水里时行进的路线,很快的走到了那天走到的最后的地方上被挖出的坑原本已经被东西遮住了,赵羽晨已经把上面遮着的东西拿掉了,此时一束阳光从那个洞口照了下来,里面显得亮了许多。

    一米多的水下降后,山洞里的水也跟着流了出去的里面四周也露出了一小块的空地,各种奇怪的岩石并布面还有着青附在上面,用手中的绣竿撑了撑面前的一汪水潭,还好,不到一米的高度了。

    沿着边上继续往前小的走着,以前闻到过的香味渐渐的浓了起来,小黑憨憨和豆豆更像是杂技演员一般从这块岩石上跳到那块岩石上在赵羽晨的后面。

    山洞内部很大,而且还不是一个大洞过好几个弯角后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情景让赵羽晨惊呆了,显现在那微弱的手电筒的照耀下的是一个比刚在在外面那个山洞大了好几倍都不止的大山洞同一个湖一般,如果刚才走的时候快走几步的话不定就直接冲到湖里去了。

    在这山洞里面地大湖里竟然长着荷花。到处都是些荷叶遍布在上面。只是这些荷叶也不知道是手电筒地缘故还是在里面眼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地缘故。那些叶子竟然看上去是黑地。在湖里地几朵荷花也是如此。

    在往前走好像已经没路只是小黑憨憨和豆豆竟然自顾自地朝着左侧地岩石上蹦了过去。身上地绳子已经到头了。赵羽晨忙解掉绳子跟了上去。连手带脚攀爬上边上地岩石。

    手电筒地灯光下。可以很清晰地看见三只狗朝朝前方地一个平台跑过去。只是跑到平台地下方地时候停了下来。嘴里呜呜地叫着。发出低沉地威胁声音。

    赵羽晨已经走到了三只狗地边上。手电筒朝那个平台上照。却没看到什么东西。只是看见有数珠灌木一样地植物。在一株灌木上还结着五六个紫色地果实。

    手里拿着竹竿。刚想踏步走上这个平台。耳边就传来了一阵爬动地声音。赵羽晨慌忙后退三步。出现在面前地是一条浑身有着鳞甲一般地动物。头长长地。嘴尖尖地。张开嘴地时候。可以很清晰地看见里面露出地锋利地牙齿。只是眼睛好像没什么用处。赵羽晨用手电筒照过去也不会回避。

    此时三只狗已经跃上了平台。一只狗一个角。小黑正面对着这个动物。三只狗眼里却看不到害怕地神情。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哪来地胆子。要知道这个奇怪地动物可是有两三米长啊。

    对峙了片刻后,小黑往前走了两步,那条奇怪的动物马上尾巴甩了过来,却被小黑跳了起来躲了过去,还低头咬了下尾巴,只是这条奇怪的动物从头到尾都被那些鳞甲给包裹着

    咬不进去。

    而另外两个角的憨憨和豆豆也开始行动了起来,嘴里不时的发出叫声,赵羽晨也算是明白了这条不知道是什么的动物完全是靠耳朵来听的,眼睛可能在这个洞里长时间的待着瞎掉了吧。

    赵羽晨手里的手电筒根本跟不上三只狗和那条奇怪动物的动作,只能东照照西照照,耳朵里听见的不是小黑它们的叫声就是那条不知道叫什么动物的低吼声,想上去却发现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看见不远处的紫色果实后,索性走了过去,准备把它拔了起来。

    没想到还没等他走到边上,那条奇怪的动物却舍弃了三只狗,朝着赵羽晨就冲了过来,张开尖尖的嘴就朝着赵羽晨的脚上咬了过来,还好前方探路的竹竿发出了一声响声,那条奇怪的动物马上转了方向朝着绣竿就是一口大咬,底下的一截绣竿立马被它给撕裂。

    赵羽晨此时动也不敢动弹,脑门上的冷汗如同豆粒般的挂在脑门上,如果刚才不是探路的竹竿发出响声,那自己的一只脚可能就如同竹竿一般要被咬下一截了吧。

    憨憨它们又跟来,不时朝着那条奇怪的动物发出叫声,只是它们根本和那个动物不是一个档次的,就算在大上两倍也没什么用,这条怪物完全把自己包裹在了鳞甲里面,安全的很。

    到了现在三只狗已经是于奔波了,如果赵羽晨在不想出办法来,只是呆站在那的话,这三只狗的下场无非是被撕裂,然后就轮到他自己。

    赵羽晨拿着电筒,四下照了照,发现这个平台靠近山壁,在山壁的两米左右的高度上还有几个突出的岩石块,倒是可以用上,本想轻轻的走过去,不过想想自己刚才也是很轻的走过去,这条怪物却动作迅速的马上扑了过来,还是没有抬起脚,而是拿起手上原本两米长,如今被咬下四分之一后的竹竿朝着山壁边上放了过去,轻轻的顶住山壁把咬下的这一变尖的竹竿朝着外面放下,看了看那条怪物的高度后,拿起边上的小岩石垫在了下方,形成了一个斜度。

    身后的不知道憨憨还豆豆已经惨遭毒口了,刚才他在放竹竿的时候已经听见了一声惨叫,只是他现在也顾不上了,又拿了两块小岩石夹住绣竿后,才轻轻的跺了下脚,那条怪物果然马上转过了方向朝着赵羽晨这边爬过来,动作迅速敏捷,转过身子的时候,尾巴还把在边上的一只狗给扫飞了出去,传来了刚才一样的惨叫声。

    平台是很大,那条怪物从前方冲来的时候,赵羽晨忙跑了起来,手电筒咬在嘴里,朝着看好的两块凸出的岩石跳了起来,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岩石。

    “嘭”底传来激烈的撞击声音,赵羽晨挂在上方却看不到,就那么一直挂在那里,也不知道底下的那条怪物怎么样了,一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这一刻好像坚持了许久。

    直到在下方平台处的小还是憨憨它们发出叫声才松掉了手掉了下来,掉下来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那条浑身鳞甲的怪物已经倒在那死的不能在死了,一摊鲜血从山壁前慢慢的流了出来,不能不说赵羽晨的运气好,如果这条怪物没张开嘴巴,那长长的竹竿就不会从它最脆弱的嘴巴里穿插进去,那后果如何就真的不好说了,除非他一直躲在那个空间里不出来差不多。

    绣竿从这条怪物的嘴里插进去,进去约一米左右的距离后刚好从两片鳞甲的缝隙处顶了出来,把这条怪物牢牢的钉住,这么一个伤口不死才怪,直到看清了后,赵羽晨才有时间擦一下额头里冒出的冷汗。

    还好三只狗也跟着进来了,没有自己一个人钻进来,不然这一刻倒在这里的肯定是自己了,看来好奇真的是要不得的啊,一不小心就会要人命了,只是这种地方哪来这种怪物啊,以前听都没听到过,从回来后怎么竟是碰到这些稀奇古怪的物事啊。

    用手电筒照了照还站在一边低鸣的小黑,赵羽晨站起了身子,朝着平台的下方走了下去,刚刚憨憨和豆豆像是被尾巴扫掉的,不是被咬住的,应该还有很大的生还希望吧,都说狗的命是属土的,这个山洞里虽然土不多,但也还是有的,这两只狗也没这么短命就这么一甩出去就挂了吧。

    【明后两天有事情,只能发一章了,用的都是所剩无几的备稿,抱歉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