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二十八章 疑惑

第二十八章 疑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着小刀说着以前和董雪珍相遇时的清形,两人一边朝着医院外面的街道走去,在一家快餐店里,两人点了些菜装好,又跑到一旁的水果店里买了些水果。

    不得不说这些开在医院附近的小店都赚了,不管是什么东西都别别的地方贵了许多,一个个店主的口气还都硬的很,不买你就走,买不起就别来丢人,赵羽晨和小刀一路走来就看见好几起买东西的和摊主在辩论着什么。

    回到医院的观察室前,那个赵羽晨口中神经兮兮的女子已经走了,两人推开门进去,看见金茂已经醒了,三婶,新月还有自己母亲宋晓睁陪着金茂说着话。

    “金茂醒啦,感觉怎么样”把手上的东西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赵羽晨走到病床边上问道,小刀也走到了跟前看着醒过来的金茂。

    “还行,谢谢你们”金茂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患难见真情啊,刚才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听母亲说了,是赵羽晨开着车子送母亲来的,一路上开车开的很快。

    “毛病,有什么好的,快些修养好,在一起喝酒”小刀在一边说道,几人的之间的感情根本用不着说这些虚的,赵羽晨和小刀也明白,如果是两人出了事情,金茂肯定也会第一时间赶到的,这种事情想都不用想。

    有了新月在这边陪着金,赵羽晨和小刀坐到三点来钟就先回县城里去了,临走的时候,小刀又留下了一万块钱,三婶也跟着一起上来,家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先处理下,准备明天早上在去市里。

    回到小县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小刀没有停留,直接去了县里羽晨把母亲和三婶送回了家,然后又赶紧开着车子到塔山那边去,也不知道小黑憨憨它们有没跑到别处去。

    到了地头后,听见了汽车喇叭声小黑憨憨豆豆马上从堤坝上飞跃了下来,朝着赵羽晨迎面奔来只只直摇尾巴又跟着赵羽晨的身影朝着山上走去。

    :网里的鸡鸭鹅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散放,已经大了许多,比起刚拿来的时候一只只拳头般大小的样子大了一两倍都不止了,更令许多人羞愧的是,这几百只鸡鸭鹅到现在为止还没出现一只死亡,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道鸡鸭鹅三种,鸡可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几百只没死掉一只纯属罕见了。

    把鸡鸭鹅赶入意和父亲在后来拉来地一些木板钉好地大木房里。关好了门后。带着三只狗回到了车上赶回了家。

    回到家羽晨看见三婶正坐在自己地家里和自己父母说着话。问了下后才知道。原来三婶打了好几个电话给金茂父亲结果金茂父亲地电话都是关机地。不由地有点急了。担心金叔也是出什么事情了。

    “三婶。你不用急地。可能是老金有事情吧们家羽晨也是这样地。经常打电话过去是关机地。后来一说才知道是没电了”赵羽晨母亲宋晓在一旁安慰着说道。

    “你说。这紧要时刻怎么就关机了呢。早知道就不让他出差了”三婶说道茂父亲经常要出差。帮厂里寻找一些货源当初三婶就说过。让他换个岗位上了年纪地人了。别整天往外面跑连家都顾不上。这不果真出了事情。人都不在家。电话都打不通了。

    “别急别急。反正金茂也没什么大事情。明天再叫羽晨送你去市里就行了。这几天。你家里我帮你看着好了”宋晓安慰着说道。农村里有什么事情。要离家几天叫左邻右舍互相照看一下是很正常地事情。不像大城市里。可能一起住上个十年都不知道隔壁住地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嗯。我刚想和你说呢。等明早我就把钥匙送过来。这几天你帮我照看一下了”三婶点点头说道。医院里老是叫新月一个人陪着也不行地。

    等三婶走后,赵羽晨又陪着父母聊了一会,碰上这种事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还好这几年家里好些了有了些存钱,真要到时候金茂钱紧的话,支援一些也是没问题的。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点,三婶就提着一个包敲开了门,把钥匙递给宋晓后就和赵羽晨一起朝着停在外面的车子走去。

    把三婶送到医院后,金茂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了,看起来不那么苍白,新月正在一边帮忙削着苹果,新月可能一夜没睡吧,眼睛看起来红红的,赵羽晨和金茂聊着的时候,昨天抢救室门口见过的那个医生走了进来,看了下各项数据

    里笑着说道:“小伙子身体不错,没出现什么问题,转到住院病房吧”

    “嗯,谢谢医生了”金茂点着头说道,那名医生走出观察室的时候转过头看了眼赵羽晨,眼里闪着莫名的意味,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本来赵羽晨是打算把三婶送到后,稍微坐一会就走的,听说金茂下午要转到住院部后就留了下来,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要下午才回去,那些鸡鸭鹅就叫父亲先照顾一下了。

    正坐着聊天的时候,告诉赵羽晨情况的交警和另外一个年长一点的敲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文件夹,看来是过来了解事故详情的。

    “你好,金先生,我是保险公司的理赔经理,你叫我潘经理即可,和小周一起过来了解事情的”年长一点的等交警和金茂说完后自我介绍道。这种情况,说复杂也简单,说简单也复杂,要看交警怎么认定了。

    “潘经理你好,麻你们了”金茂说道。

    昨天中午大约十一点钟时候,我开着车子正准备前往广河商厦,转过淮山路,往中山路走的时候,从一边小巷子里一下子冲出了三个七八岁的小孩,朝着行车道跑了出来。

    幸好当时的车速只有四十码不到,看到这个情况赶紧猛踩刹车,只是没想到刹车临时失灵,然后我就猛打方向盘向右拐过去了”金茂缓缓的说着事情生的经过。

    那个交警和姓潘的经理互相看眼,点了点头,事情和他们在现场了解到的也差不多,没有大的出入,可以结案了,至于理赔的一些事情则要等金茂出院后自己在去处理了。

    羽晨一直等到下午,帮金茂送到了住院部后才起身回去,临走的时候又捎上了新月,两人一起往停车场走去。

    “羽晨哥,你怎么会决定不去大城市里了的啊”新月听过金茂和她说过赵羽晨的事情,所以感到不解,大城市里的生活多好,为什么要回来呢。

    “呵呵,待了,不回来还不知道你和金茂走在一起了呢,到时候红包没给,你们俩还不说死我啊”赵羽晨呵呵笑着说道,新月比赵羽晨和金茂几人要小几岁,和梅子是同年,小时候也经常和赵羽晨他们一起疯,只是她家里父母管的严,稍大一些的时候就不能老是和他们一样疯玩了。

    “哪会呢,金茂的事情还要谢谢你和小刀哥呢,那个钱等过段时间我们在还行吗”新月坐在车子里后,抿着嘴,手里握成拳说道,小刀留下和垫付的有三万,在农村里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了,难怪新月会紧张,还没嫁过门就已经背上了一笔债务了。

    “那个钱不用急,到时候不够在和我说”赵羽晨开着车子说道,他也知道小刀现在有钱,一下子也用不上钱,在说了那间山货店,现在的收入每个月的利润都非常可观,所以新月根本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只是这个事情让金茂自己和金茂解释吧,自己可懒得说什么了。

    把新月送到村口后,赵羽晨掉转了车子直接朝着山上奔去,刚才在车上接到了梅子的电话,告诉他店子里已经没有新鲜蔬菜了,叫赵羽晨赶紧送些过去,如今赵羽晨送过去的菜也有了自己的牌子了,还跑去工商局给注册了一个商标。

    跑到山上的时候,父母已经在后面的菜地里摘着茄子什么的,他们永远都是停不住的,一直忙活着。三只狗蹲在边上,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过来的。

    “羽晨,这个黄秋葵怎么长的这么快的啊,我记得好像种了都没到一个月吧”看见赵羽晨过来后,赵卫国停了下来,从袋子里掏出了烟,抽出一根点着后说道。

    “嗯,可能是那个空间里的原因吧,你看这些茄子什么的不是也长的很快吗”赵羽晨点点头,指着正在摘着的茄子说道,还好当初和父母说了,不然光眼前的就难解释。

    赵羽晨当初还担心和父母说了这个秘密后有些担心什么,不过现在看来,当初和父母说的也不失为明智之举,最少少了许多需要解释的麻烦,而且父母可以一起帮着遮掩一下外界的目光。

    陪着父母把茄子西红柿辣椒,还有刚刚成熟不久的黄秋葵给摘了下来,这些黄秋葵可是很多人问了,特别是城里的一些知识家庭,都说这个好,有营养,在山货店里,经常有人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