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二十九章 祝寿

第二十九章 祝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说时间如梭,过的很快,但那也是指整天忙着,空如果整天闲着的话,就会感觉到过的很慢很慢了,过惯了都市的快节奏的生活,回到了家乡后,除了刚回来那段时间因为刚承包山地,忙了一段时间,但是山上种下果苗后,现在倒是没什么事情做了,整个人显得很无聊。

    每天就是浇浇水,除除草,期间赵羽晨又跑进山洞里头,把在里面长着的黑荷又给搬出了不少,原本石头的那块烂泥田,此时已经有小半块被黑荷给占领了,不过因为农忙结束,在加上塔山这边离附近的村子都有些距离,所以平时倒也没有人过来。

    黄秋葵自从成熟上季后,赵羽晨倒有点后悔了,看着长势喜人的黄秋葵,早知道当时多种些了,如今每两天摘摘也就那么一两框,在加上拿过去的一些蔬菜,都是拿到那间晨羽山货店里,结果都是不到一个一个小时就脱销了。

    让梅子和石晶晶她们感到惊奇的是这些菜明显的高出了菜场那些菜的价格了嘛,怎么那些马大婶们价格都不说就买了呢,弄得她们也老是拿着怀的目光看着赵羽晨,都不明白这个明明才回来没几天的人,种田的种种怎么也能种出这么畅销的是蔬菜。

    赵羽晨好几次在店里看到两人的眼神的时候,心里暗暗的想到这样就傻眼了,等到时候山上那些果苗真的按照小鼎的空间里一样的生长成这些形状五星桃子,五星梨还有心形桔子和心形石榴等水果的时候,让你们见到不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不过因为现在还是稍稍早了点,所以他倒是没说,而是在一次空闲的时候说了声他那边种下了些不同的荷花时候去看的话会有别样的风景,把两人勾的心痒痒的。

    只不过这段时间实在是忙了天从早忙到晚的,所以她们也空不下来赵羽晨说的不同的荷花是什么样子的,只能等到时候有空的时候在去看看了,话说两人也还一直没去看过,赵羽晨所说的承包的山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从山货店里业以来羽晨也差不多送过去十来次的蔬菜,换来了近五千多大洋,回家和父亲一说卫国沉闷的叹了一声,看了看赵羽晨,摇头苦思不已,最后只能苦笑一声感情自己种了一辈子的农田,还没儿子回来一两个月有搞头,他现在索性也不再自己去弄了,直接把种子交给了赵羽晨,让他在那个空间里先种出苗子,在拿出来种到田里去。

    反正儿子弄出的菜比自己弄的多了说了,前两天他在塔山那边也不是没看到块试验性当玩一样的地里,长出的茄子辣椒一个个可都是喜人的很近长相好看,而且产量看上去也是和自己弄上去的相差很多了。

    赵羽晨一听父亲的提当然马上同意了过父亲的手里种出来,比自己种出来可是相差了很多呢,最少大家总不会怀自己的父亲把,毕竟自己父亲也算是远近闻名的种菜专业户,和自己是不是一个等级的。

    十一月份很快地在赵羽晨浑浑噩噩混日子般地过去。小黑憨憨豆豆三只小狗如今身材明显地涨了一圈。都差不多有四十来斤了。前腿竖起站立地时候都有一米多高了特别是小黑。总是在半夜时分在山上莫名地吼上两声。把赵羽晨搞得心慌不已。都有点考虑把它给赶回深山里面去了。

    在这山上也住了几天。可是每当赵晨晚上下定了决心。第二天一定要把小黑送到深山老林里面去地时候。小黑总是和憨憨和豆豆闹着。要不然就是跑到赵羽晨地边上。摇着尾巴。偶尔还伸出舌头舔舔赵羽晨。又把他莫名地火气给降了下去。

    倒是手上一直缠着地那条小怪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长了一圈后。这段时间荤素不拒地它也没见它长了个子。还是那么点大。每天就缠在赵羽晨地手腕上。饿了就从他地手里爬下去。不是从赵羽晨地嘴里夺食就是从三只狗地碗里夺食。随后又马上沿着赵羽晨地裤管往赵羽晨地身上爬上去。咬着尾巴缠绕在他地手腕上。

    在十一月份刚来地时候。总算也传来了一个好消息。金茂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就这几天就可以出院了。让他到时候去市里接他。这厮还真是不知道客气。不过赵羽晨还真没办法能拒绝。也不会去拒绝。

    接到了金茂电话地他不禁想起了。那天在急诊大楼碰见地那个有趣地女子。也不知道当时到底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女地回满脸羞红要自己道歉还让自己手上缠着地这条蛇也要道歉这种话语也

    出来。如果不是当时心情急躁也不会和她那样说吧。就过去了。难不成还能在碰到不成。真碰到了在看吧。

    水潭里,黑色的荷叶迎风飘展,站在水塘的边上,赵羽晨注视着在水潭里游动的小鱼群,和不时从水底横行霸道爬过的小螃蟹,经过一段时间的养殖,它们也和水库边上养着的鸡鸭鹅一般长势喜人,当然这不排除是不是空间里的水还是黑泥的缘故,这段时间他可是有空就往里洒黑泥,或拿着大桶空间里的水灌到了水潭里,一旁被父亲加高加宽的田埂边上种上了又从老苗叔那买来的一些苗子,当然先放在空间里放了两天才拿了出来。

    空间里的果树的果实已经都很大了,只不过这些五星的桃子,五星的梨子好像怎么看怎么别扭,这些怎么看也不像是水果,倒像是一些工艺品,还是红心型的桔子倒还是能过的眼去,就是不知道这些水果到时候能不能下口,会不会产生变异。

    “羽晨,怎么你种的荷花都是黑色的啊”赵羽晨正在沉思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声叫声,回过神来,赵羽晨看到一个说熟悉又不熟悉的人站在边上,正笑盈盈的站在边上,只是当看到了水潭里的黑色荷叶的时候,两只眼睛明显夸张的往外凸了出来。

    “呵呵,新品种啊,我可是花了很大功夫才搞到的,成功,怎么今天你有空跑来玩了”赵羽晨看着赵成功的表情说道,好几次的事情,都幸亏有赵成功和自己提前说了一下,不然还真要出些事情。

    “还是你厉害啊,头整了一辈子,每年就种些水稻,你这样一搞,不说收成,光看上去也比从头到尾都泡在水里的水稻好看到了,呀,怎么你这个水潭里还养着鱼蟹啊”赵成功从袋子里掏出了包烟,抽了一根递给赵羽晨后自己点了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后说道。

    “整着玩呢,也不知道到时收成怎么样”赵羽晨看着赵成功探过来的头点点,没啥好瞒的,不说以前的同学关系,就冲他几次的提醒也不会怎么瞒他。

    “啧啧,你说的鬼吧,你会做亏本生意,我可不相信”赵成功明显的不相信赵羽晨所说的整着玩,这家伙,一回来就承包水库,还偏偏狠捞了一笔,让村里目瞪口呆,特别是赵德胜好几次几个嫡系人员一起喝酒的时候,都是懊恼的拍大腿说早知道先捞一遍好了,整整六七万的大洋啊。

    “呵呵,不信就算,那也是我运气好,下来结果看看鱼还挺多的,就想先捞一下,谁知道会那么多啊”赵羽晨笑了笑,把手上已经一截的烟灰给弹了出去,掉到了下方的田里,溅起一阵涟漪,马上引得小鱼群追逐过来,以为是又在洒黑泥了,结果一条条凑了下马上又摇摆着尾巴离开了。

    “得了,和你说事吧,还记以前我们小学时候的老校长吗”赵成功把手里的烟头丢到地上后,用脚踩了踩,嘴上说道,只是脸上的表情不是很自信,毕竟都说了是小学时候的老校长了,谁知道这个年头还有几个人记得,不过他生大病的时候,老校长曾经上门送了一千块钱,还嘱咐他好好的养病什么的他一直忘不掉。

    “记得,我怎么会不得,老校长当年可没给我吃排头呢”赵羽晨听见赵成功提起老校长后马上点头,老校长在他的记忆中,就是一个总是穿着同样衣服,不修边幅的人,带着副眼镜,动不动就给你讲政治课,偶尔也同这段时间电视里一直热播的射雕英雄传里的老顽童一样,搞点恶作剧。

    他自己可是记得很清楚,在读小学年级的时候,因为在课堂里和别的同学打架被他叫道了教室的走廊下的情景,当时是十二月份,那个时候可比现在冷多了,而且刚刚前两天下过雪,顺着瓦檐留下的雪水在夜里都冻成冰凌了,偏偏老校长能把水缸里的冰块瓣下一小块丢进两人的衣领里,让他和另外一个人直跳不可,当然带来的深刻教训就是在也不再老校长边上站着,以后宁可跑掉,也没有出现让老校长希望的场面。

    “是这样的,他明天七十大寿了,我想叫你还有几个同学一起过去帮他庆祝一下,怎么样”听见赵羽晨说记得后,赵成功说道。

    【哎,繁事锁身,只能尽量不断更了,书的内容看下去就知道了,有的东西也没什么好说的,个人个人的理解吧,都说了,毕竟不是纪实书,总不能事事较真吧,那样也没意思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