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三十一章 老村长脾气不好?

第三十一章 老村长脾气不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然是老校长的七十大寿,当然就少不得梅子和小刀只可惜金茂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还要等两天才能出院,不然几人也算是齐了,让梅子和小刀交待一下后,赵羽晨他自己也懒得打电话给小刀,提着买好的礼品走上了车子,自己可不敢放在店里,不然小刀这个家伙知道是自己买来当成礼品的话,指不定会把它给掉包。

    回到了山上后,本来赵羽晨还打算浇浇水的,谁知道天气一下子就变了,从西边黑压压的乌云一下子压了过来,看样子倾盆大雨很快就要降临,不得不叹自己的运气实在是挺好的,回来一段时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下雨,不过也正常,这场雨下过后,怕是要经常下雨了。

    在山里窝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听见外面的雨落在地上传来的沙沙声,如同有人在天上把脸盆里的水往下倒一样,一下子在山上就汇聚成了一条条溪流,沿着山沟往水库里流了下去。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被漫天的水珠给遮蔽了,不时还有雨珠被风一吹,朝着走廊里飘了进来,溅到赵羽晨的身上,带起一阵颤栗,天转凉了。

    淅淅沥沥的雨一下就是两个小时,随后慢慢的减小,直至停雨。见雨停了后,赵羽晨赶忙沿着山路朝着水田里走了下去,也不知道这场雨会不会把水田里的鱼苗什么的都给带走了。

    山上还好,田被雨泡湿后马上显得泥腻不堪,一脚踩下去就陷进去一个坑,可能主要是刚刚挖出不久,都还没长草的缘故吧。如果长了小草什么的话,倒也不会如此了。

    水田里的水上涨了很多,经差不多和原来的田位置相平了,还好当初田被父亲给加高加宽了,在水田里的黑色荷叶上面闪露着一些珍珠般的水滴雨散后从乌云里钻出的阳光照耀下散出炫目的光芒,远处的山上则出现了一架天桥,彩虹横挂在两座山上,远远的看去,还真的像是一座桥连接着两座山。

    出水口不很大,拦网也只到原本的田埂的高度,此时的拦网就在水下面,不过虽然水田的出水口水大了许多,赵羽晨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出现,甚至在出水口都没多少小鱼在那里游荡只有零散的一些小鱼小蟹在那里游荡着。

    看见有出现鱼群跑出水田的情景出现后,赵羽晨总算是安下了一颗心,刚才在山上的时候还担心着呢,如果鱼真跑出去的话,就不用再这块田里养了,真要养至少也要拦个一米高的拦网。

    养~树山上的鸡鸭鹅在大雨倾盆而下的时候已经躲进了为它们准备的棚子,赵羽晨走过去把棚子的门一关就行了,随后就只身开着车子往家里赶,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边的土路实在是太烂了,不下雨还好,一下雨就到处是积水的坑子,也知道哪边低,哪边高。

    “羽晨。山上没事吧”到了家后。刚一进门。晓就问道。

    “嗯。没什么事情。爸呢”赵羽随口回道子里转了下。没看见父亲地身影不知道他有没被淋湿。

    “他还在大棚里呢。反正里面也能避雨。就不回来了”宋晓说道。原本她也正在地里一起忙活地。一抬头就看见天上乌云滚滚地赵卫国开口说道马上要下雨。赶紧跑回来收晾在外面地衣服了。

    “哦我过去”赵羽晨说道。在空间里洒下地一些种子苗已经都长出来了刚好乘着下过雨。种到地里去好了。

    拿着个菜篮子空间里地菜苗子给弄好后。才人走出来。大棚里经常有人来往。如果在地里在进里面整理菜苗地话。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有人进来正跟父亲聊着天呢。现在装好后。只要到时候没人地话直接拎出来就行了。又快又方便。

    和母亲说了声后。赵羽晨又赶紧走出了院子。天色也已经晚了。宋晓也不在跟去。索性在家里准备做晚饭了。

    “羽晨,怎么这么悠闲啊,不用再山上看着吗”赵羽晨走在路上的时候,后面传来的声音说道,回过头一看,是住在后进的伟明叔,正背着把锄头,在后面走着。

    “山上也没啥好看的,空荡荡的,怎么今天你也有空在家里开地了”赵羽晨说道,住后进的伟明是个泥水匠,平时并没有多少时间在家里。

    “没活呢,都停了好几个月了,现在自己私人的房子不准造了,只能帮别人打打零工,或种种田了”伟明叔背着锄头苦笑一下,做

    十年的泥水匠了,谁知道会遇上饥荒呢。

    “都差不多啊,外面的也好多的都回家了”赵羽晨想起因为金融危机生后,报纸电视上天天放着的新闻,自己不就是其中一个受害,倒是有着和伟明叔感同身受的心里。

    “呵,也就是少赚点”走到路口后,一个往南,一个往北,走到自家田里的大棚后,赵卫国正在大棚里开着地,外面都是被水浇透的泥土,里面则是干旱无比。

    把空间里的苗子拿了出来后,放到了一边,拿着锄头一起帮着开起了土地,正开着的时候,听见父亲问话,只是正想着事情,也没听清楚父亲说的是什么。

    “你小学时候的古校长明天是七十大寿,你知道不知道”赵卫国听见儿子没听清楚又重新说了一遍,因为古校长一直住在村子那头的学校里,平时都几乎没什么来往交叉,除了节日的时候去探望一下,所以他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不是中午在村委会里有人和他说的话,他都不知道明天是古校长的七十大寿了。

    “嗯,我知道的,刚午我去县里了,等明早和成功,小刀他们一起过去”赵羽晨点点头,他知道父亲对于古校长他们那些老师很尊敬。

    “那就行,我本来还说中午和你说的呢,平时你不在就算了,既然在家里就一定要去一趟,当年古校长他也是没少照顾你们的,去的时候,家里的家酿酒也带些过去吧”赵卫国听见儿子说知道了点点头。

    “嗯”

    “哦,对了,明你载老村长一起过去吧,每年他们总要一起聚下的”赵卫国正开着地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开了下地后,赵羽晨就被叫着先把一些苗子种了下去,也不知道这些苗子到时候长出来会怎么样,其实父亲也并没有把信心全放在这些苗子上,从给自己的种子就能看的出来,大棚里有六块一米来宽,十多米长的地,只有两块地种上了赵羽晨空间里培育的种子。

    晚吃过晚饭后,赵羽晨就拿着母亲装好的狗食又赶往了塔山那边,本来是不过去也没事的,不过他担心三只狗饿了肚子后会朝着鸡窝里的那些下手。

    把狗食放到盆子里后,憨憨小黑还有豆马上飞快的跑了上来,朝着盆子里争先恐后的抢食着,不过几只狗的吃相都很好,没有出现互相掐架的情况。

    至于手上缠着的小怪则是一如既往的从狗嘴里夺食,“啪”的一声从赵羽晨的手上掉落了下去,一米来高的距离像是没感觉一般,掉下去后,翻了个身,就快速的朝着狗盆子里爬了过去,还没等它爬到,赵羽晨就把它捏了起来,放在桌子上,桌面上另外放着一个小碗,上面有些碎肉,这是他特意留着的,他可不希望,那只狗不小心直接把这个家伙给咬进了肚子里。

    第二天早上,赵羽晨早早的就起身赶往村子里,他可是知道老村长他可是起的很早的,尤其是有事情的时候,正如他所料的那般,赵羽晨的车子在村委会的门口等了不到十分钟,就看见老村长从村子里走了出来。

    穿着一件老式白衬衫,下身一条黑色裤子在加上一双布鞋,手上拿着个老烟杆,精神抖擞的走在路上,赵羽晨忙走出座驾。

    “赵爷爷,我捎您过去”拦住老村长后,赵羽晨说道。

    “是羽晨娃子啊,你知道我要去哪,哦,瞧我这记性”老村长听见赵羽晨说的话后先是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笑了出来,满脸皱纹的脸庞笑起来却显得各位的慈祥。

    “赵爷爷,要在等一下,还有一个人呢”赵羽晨也不知道自己父母过不过去,不过他也没问,这些事情父母比自己还要在乎呢。

    赵羽晨和老村长在车前嗑着的时候,赵成功骑着摩托车也从村子里出来了,原本他家也是有新房子的,只是为了治病,卖掉后也只能住进老房子里。

    “羽晨,老村长,还是你们早啊”赵成功看见两人后,停下了车子说道,谁曾想,老村长看见赵成功后,哼的一声直接钻进了敞开的皮卡车子里,弄得赵成功尴尬不已,不过却没法作,毕竟老村长不仅仅是长辈,赵羽晨也不知道老村长为什么这么不待见赵成功,和赵成功说了两句后,让他在前面带着头,他也钻进了车子里,点火起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