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四十四章 金茂的担忧

第四十四章 金茂的担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喂,在想什么啊,大家都看着你呢”边上的王新月用金茂,这个呆子,吃着饭喝着酒也会动也不动,难道出了一次事故后,人变傻了。

    “啊,哈哈想事情呢,来,赵叔,羽晨,小刀你们多喝一点,特别是羽晨和小刀,好几次从家里跑到市里来看我,真的是万分感激”金茂被王新月推了一下后,人回过神来,端起酒杯朝着他们说道,从父亲那一闪而过的眼神里,金茂像是看到了轻视,或者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只是此刻他还不想朝他翻脸,不然受伤的还是母亲。

    “得了吧,你小子,我们哥几个还谁跟谁,我就不信我出事情你不会来看我”小刀大大咧咧的说道,几人之间如果还用的着这么客套那还叫兄弟吗。

    “呸呸呸,小刀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你出事情,不许说这些,今天是高兴的日子”三婶听见小刀说的话后,赶忙转过头,嘴里吐了三下后说道。

    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有些话可不是能轻易的说出来的,特别是这种金茂归来的日子,等下小刀的霉运上身就不好了,农村里头就是有这么些话不能百无禁忌的,特比是过年的时候,小孩子不能骂人等等,就像是如果骂了之后,一年到头就要经常被骂了。

    “没事没事,不过是打个比方,我可是百无禁忌,神鬼不侵的”小刀笑着说道,众人顿时乐成一片,这家伙确实是神鬼不亲,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好在还有赵卫国和宋晓他们当年善心一片然还不知道要踏上哪条路,不过如今也算是好了。

    “大家别光聊着,这个鸭子:己家养了大半年了,多吃一点”三婶划动桌子中间的大碗说道,她如今是有点明白了,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金茂出事情的时候,那个交警电话打到她家里,她找了金茂他爸半天却一直打不通电话无助般的跑到赵卫国家里,想看看能有什么办法,那个时候真的是恍然无助了。

    没想到宋晓一听自己说的,马上打了电话给她儿子,而赵羽晨在原本要四十多分钟的路程里硬是在半个小时赶回了家,就知道他们对自己儿子的好了了自己,如果赵羽晨出了事故,自己知道了会这么拼命帮忙吗。

    她一连想了好几次到最后应该是不会的,最多就帮他们通知一下,不会像宋晓和他儿子赵羽晨一样,亲自送自己到市里去去的时候,还带着数万的现金,还好有他们在,不然自己到了医院都不知道该做什么,等晚上一定要和水法好好说一下,不能老拿那种眼光看别人了果这次不是他们,自己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吃过中饭后王新月因为几天没回家了,就先离去回家刀也在接到一个电话后,匆匆离去茂在家里待不住,挤上了赵羽晨的皮卡车,一起到了塔山那边,硬说是风景好,有利于调养身息。

    那边景好。听见金茂这个借口。赵羽晨不由地有点脑懵。那边都还是空荡荡地。在加上农田里地稻谷都收完后。就算是站在山顶上。往下看。也只是看到空旷地田野。现在看过去更是如同乞丐地衣服般。到处堆着地稻杆就像是补丁。和风景两个字根本不搭边。

    不过想归想。还是带着往塔山那边去了。叫他自己小心点后。开着车子就往自己地承包山过去了。回过头看了看坐在副驾驶地金茂。发现他坐到车上后整个人神情一变。皱着眉头。像是心事重重地样子。

    “怎么了。发着呆。到了”停下车子后。赵羽晨看见金茂又和中午一样在饭桌上莫名地发着呆。不由地楞了楞。这哥们不会真出了场事故。人变傻了吧。

    “唔。到了”金茂被赵羽晨拍了下后醒过神来。推来副驾驶地门走下了车子。和赵羽晨一前一后地朝山上走了上去。两人走地是田埂小路。从这边走到尽头。爬上水库地堤坝要近了许多。如果从山路上走则要绕一个半圈。距离远了大概一两里地路程。

    走到堤坝上地时候。憨憨和豆豆它们正从放养鸡鸭鹅地地方跑了过来。现如今它们也变聪明了。不在像以前一样跑到赵羽晨地跟前。而是就在堤坝上面站着看着走过来地两人。摇着尾巴。

    如果是平时地话。金茂会像上几次一样。先逗弄一下憨憨或是豆豆。但他此刻心事重重地却是没有那个兴致了。走到了一颗杨柳树下。看着水库里面地平静地水面

    “靠,金茂,我说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就说,如果是钱的事情就不用急,过个几年有了在还也没事情”赵羽晨看见金茂的神情,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家伙几年不见还有这种神情了,从哪学来的。

    “羽晨”金茂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都说家丑不可外扬,难道就为自己看到的一眼凭空猜测吗,如果没有这个事情不是就等于败坏了父亲的名声。

    金茂又仔细的想了想,这几年父亲的表现,好像和以前确实有点不一样了,自从当上那个什么狗屁公司里的业务员后,在家里的时间比自己变的还少,看上去很忙,却是一年到头都没赚到几个钱,还不时的催着自己买车时的借款,原来早就不对劲了啊。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们兄弟还用见外吗”赵羽晨看了看金茂,摇摇头,大男人,藏着掖着干什么,有那么难开口的吗。

    “我爸他可能组建了第二个家庭”金茂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震的赵羽晨是白天说不出话来,伸出手摸了摸金茂的额头,看他的脑袋有没有被烧坏,开什么玩笑,别人当老板或者是当官的还有这个可能,就金茂他爸,虽然说长的不像是在农村里的,没有被晒的黝黑的皮肤,可就跑业务的那点钱能包养别的女人吗,包的起吗?

    “我就知道你不,说实话,我也不信,可是是我亲眼所见的,不然我也会发生车祸了”金茂看着赵羽晨的神情,自嘲的一笑,想起了那天和新月说好在市里碰面时,在市里看到的场景。

    那天风和日丽,金茂正开车子,随手从小抽屉里拿了根烟点了起来,翻云吐雾之间,从左侧的人行道上走来一对中年妇女,女的挽着男的胳膊,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其中那个男的还抱着一个十来岁大的孩子,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

    本来金茂是清楚那个中年男子的面容的,只是觉得好像看上去有点熟悉,但是可能是抱累了吧,中年男子刚好在金茂车子要擦肩而过的时候,把小孩子放了下来,站起来的时候被金茂看到了他那熟悉的面孔,当时金茂就懵住了,连嘴里的香烟掉了下去都不知道,整个人就如同丢了魂一般。

    如果是他们没关系,打死金茂也~信,因为父亲在家里的时候也没像此刻那样笑容满面,这里面的事情肯定是大了去了,就这样继续开着车子不出事故才怪,在离开他们大约三四百米的时候,就因为突发事情而措手不及,才发生了事故。

    本来他是不想说出来的,为说出来后,最受伤的还是母亲,但他回到家里后,看到了父亲那很少有变化的表情和在市里看到时的笑容满面的神情后,心里愈发不平静下来。

    就这瞒下去,好像受伤的也还是母亲,对与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难怪会经常催着自己要那几万块钱的借款,那点钱肯定是要拿去自己花吧,金茂暗暗的想到。

    “靠,你小子吃错药了,还没睡醒,怎么说这种胡话,怎么可能”赵羽晨摇摇头,无论怎么想也不能和金叔组建第二个家庭相结合起来。

    虽然说农村里有些传闻,谁家谁和那个人拼上了还是什么的,但那都是农村里的,一个层次还好理解点,但金茂父亲那每个月两千不到的工资怎么在市里和别的女人一起生活,不过如果是真的话,那金叔也够厉害的啊,要好好学习下。

    “我清醒的很,就是这种事情说出来,没人相信,所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说实话,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不过是我亲眼所见的,由不得我不信”金茂看见赵羽晨的反应后,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就知道没这么容易让人相信的。

    “得,得,让我好好想想,你说的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让我吃惊了,我还以为你说的是什么事情,早知道你说这种事情,我还是不要问的好”赵羽晨晃了晃脑袋,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己就更不知道该如何去判断事情了。

    两人就坐在杨柳树下面,不停的争着各自的看法,按照赵羽晨的说法是,肯定是个误会,当时可能是金叔碰见了熟人才会如此,偏金茂认定了,他父亲和那个女人的关系肯定是不简单,毕竟当时的那个亲热劲又没别人看,是装不出来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