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四十八章 抓贼1

第四十八章 抓贼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村的生活总是平淡如水,如果放在古代,像自己这一个地主了吧,抬头望向百岭山脉的上空,远处山头朝阳刚刚升起,红彤彤的太阳给这个寒冷的冬天带来了一丝暖意,四周田野一片寂静,赵羽晨已经从家里开着车来到了自己的田头,两脚在地上踩着的时候,想起一片沙沙声。

    赵羽晨望着水库下面的烂泥田里游动的鱼群,靠近田埂边上的水面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冰面了,但在烂泥田的中间则还是有水在流动着,透过那个薄薄冰面,可以看见有小鲫鱼在下面摆动着尾巴穿行而过。

    此时已经已经是十二月的中旬了,在烂泥田里养着的原本只有般大小的鱼苗,此时已经都有两寸来长了,不在像是刚买来的时候那样看起来小的可怜,只是这个鲫鱼赵羽晨也不想动它,这么小也卖不了几个钱,等明年再黑荷边上在洒下秧苗下去,来个稻花鱼好了,嘿嘿,那样应该能多赚到一点吧,赵羽晨暗暗的想到。

    “汪”边上站着的憨憨叫了声,赵羽晨低下头拍了拍它,看了看和憨憨一起并排站着的豆豆和小黑,几个月下来,此时憨憨豆豆小黑长的都壮壮肥肥的,站在那里差不多有一米的高度了,毛发成亮。

    “走吧”赵羽晨说了声后,就抬起了脚步,继续朝山上走了上去,赵羽晨有时候把狗留在这边,有时候则带了回家,反正也没什么东西,所以赵羽晨也不像别的养狗的人一样,都拿链条拴着。说实话,这么聪明,通人性的狗去哪找去。

    倒是一直在手上缠着的小怪,好像除了刚拿到的时候,吃了个蛋壳长了个身子到现在就一直没长了,也不知道每天吃下的东西跑到哪去了。

    沿着田埂路走到了水库坝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果苗平时有空间水浇灌和空间里的黑泥覆盖在边上的原因,别人家的山头那些果树早已经掉光了叶子,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在寒风中抖瑟,而他这边种着的苗子却依旧是几片嫩绿的叶子挂在枝头上,如同常青树一般,好在这些果苗还小,不走近在远处看也看不真切,在加上这边的冬天人烟稀少然又要引起好奇一片了。

    就算如此,山上喷药除草的几个果农,也到过赵羽晨的山上看了看,还问了他种的是什么果苗,怎么大冬天的果子叶也不会黄掉。

    赵羽当然不会支支吾吾,这种事情越掩别人越有探究问底的心,直接说是市里生物研究所新培育的苗子,反正后来陆涛开着市生物研究所的车子来了好几次,车厢上那几个喷漆的红色大字有很多人看见了。

    赵晨是在十二月初陆涛第二次来的时候才知道,陈天和马文军依旧在学校里攻关一些课目,而他早已经跑到了研究所里当了研究员了,上次是因为老师打电话给他才一起过来的。

    烧了壶开水后。赵羽晨带着三只狗狗着堤坝地走了过去。每天晚上把散放地鸡鸭鹅关进笼舍里。第二天天早上在把它们放出来已经是他地每天工作之一了。

    “咦。不对”赵羽晨还没到围: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太静了。平日里这个时候鸡鸭早就按耐不住了定不住地叫唤了。但此刻却听不见一点声音。

    走进围网边上赵羽晨发现入口地围网敞开着。原本合拢地围网有一片已经丢到了一边地地上。笼舍地门也开着。但是里面却是没有一只鸡还是鸭地踪迹。难怪早上应该急着出笼地却听不到一点叫声。

    “我靠这也太狠了吧只都不给我剩下”赵羽晨看着面前空无一影地笼舍怒火烧天。遭贼了羽晨马上想起了三个字。在农村里面经常有人养在外面地牲口被人给顺走只是这边这不远。而且知道自己养这些地人也不多啊会大半夜地开着车子来偷呢。八百只加一起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赵羽晨很想自己有福尔摩斯地本领。好马上找到这个贼。然后狠狠地教训一顿。可惜地是自己只是一个平凡地人。没有福尔摩斯那般地本事。不过赵羽晨猜测着这件事请多半是大傻二狗他们几人干地。因为他们顺惯了。虽然被自己教训了两次。但并不避免他们怀恨在心。更加猛烈地报复。

    “喂。11C吗。我要报警”赵羽晨想了想。索性直接拿出了手机。按了几个数字。

    “发生了什么事情,地点”

    “我家养的鸡鸭被人偷走了,在向阳村”看来有希望,赵羽晨听见了接线警察的话后暗暗的想到。

    等了半响,赵羽

    听见电话里头有话传过来。

    “我说你有病是吧,这种事情也报警,当我们警察空闲的很啊”啪的一声,电话挂掉,感情刚才接线警察是被愣住了,才半天说不出话来了,等明白过来后,训了一顿赵羽晨就把电话给挂了。

    “怎么了火气那么大”一个胖嘟嘟的女警察看见边上的瘦女警问道,两人穿着一身警服倒是有点英姿飒爽的样子。

    “都不知道什么事就报警,一个个真的是吃饱撑的,你刚才打来的说是家里的鸡鸭没了,要我们帮他去找,都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人”瘦女察说道,满脸的不屑之色不言语表。

    “咯咯,我看是你更年期到了吧,不然平日里也没见你这么大火气啊”胖女警笑着说道,对于刚才的行为却无动于衷。

    “胖姐”瘦女警伸做捏装,胖女警赶忙摆手求饶当认输。

    “呃”赵羽晨听着电话里传的嘟嘟嘟的声音不禁无语,虽然知道县里派出所的警察垃圾,不作为,但是没想到连自己打个电话报警也要被当成有病,这种事不报警,难道非得要死几个人才能报警啊。

    哎,小县城大都市就是不能比啊,在大都市里,就算是打电话说隔壁的狗叫,还是猫叫扰民,人家警察都会上门来调解,查看。

    得,不不来,老子自己查,被老子查到了非的狠狠的抽他们不可,赵羽晨也不再对报警抱什么希望,索性自己去村子里找线索好了。

    哎,的日子都过不了几天,为什么非得给我早些事情做呢,赵羽晨气恼的想到,这年头都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可自己也不像是个善人啊,为什么就非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惹自己呢。

    带着三只狗,赵羽晨快速的下山,开上车子朝着村里行驶了过去,不到半个小时,原本要四十来分钟的路程就被赵羽晨给开完了,把车子停在了村委会的边上后,直接下了车子领着三只狗朝着二狗的家里走了过去。

    一路上好几个认识的村看见赵羽晨都和他打着招呼,只是此时赵羽晨的心情不佳,只是勉强应付了一下,就赶着路朝二狗家走去了。

    “卫国家娃子这是怎么了,好像火气很大的样子”一个刚和赵羽晨打过招呼的人,看见赵羽晨的脸色极度难看只是勉强一笑后,问了问旁边的人。

    “不知道啊,平时这娃子都是一脸笑嘻嘻的,今天怎么像吃了枪子一样,难道出了什么事情”背着锄头的村民摇摇头,他家的地有一块就在赵卫国的边上,所以平日里也经常和赵羽晨碰面。

    “哎,算了,不管了,年轻人的事情,我们不懂了”原先开口的那个村民叹了口气说道,不经意间才发现了自己已经老了,不在年轻了。

    “嗯,对了,老铁匠,我家的芹菜苗子还有一点,你上次说要,一直没去拿,今天在不要我可把它锄了啊”背着锄头村民说道。

    “要,怎么会不要,我现在就和你一起去”老铁匠点头说道。

    二狗的家在村子的西头,这个赵羽晨是知道的,沿着村路,没拐弯,还是一直向前走着,大约二百米左右的距离,他就是老屋和新房子相结合的,只是因为可能是缺钱的缘故,新房子只盖看了一层,就没盖上去了。

    “嘭嘭嘭”赵羽晨敲响了二狗家的大铁门,奶奶的,房子不怎么好,大门倒是做的都可以汽车进出了。

    “汪汪”没等里面人说话,在二狗家养着的一只狗就叫了起来,恶狗当道啊,只是在门口的憨憨和豆豆各自叫了一声后,里面原本叫的很厉害的看家狗就耷拉着脑袋,低叫一声跑回了自己的狗窝里去了,缩在角落里还把脑袋给藏了起来,身子不停的颤抖,就像是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嘭嘭嘭”赵羽晨继续敲着门,这个时候二狗父母不知道在不在,但二狗肯定还在屋子里睡觉的这几个家伙都是没到十点不起来的主,现在赵羽晨无论怎么敲也听不见里面的狗叫声了,倒是敲门的声音太响了,隔壁有几家有人出来看了看,还有两个小孩则壮着胆子跑到了赵羽晨的身后这个大白天敢敲无人敢惹的二狗家,一脸羡慕的眼神看着站在赵羽晨边上的三只狗。

    赵羽晨敲了十几下后,总算听见了铁门里面有人起来的声音,接着脚步声响了起来,有人走到了大门的后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