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五十三章 事件升级

第五十三章 事件升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十三章事件升级

    什么什么话说,你们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啊”秃子直到硬着,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或许是认为坦白从宽,新疆搬砖,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吧,不过他忘却了赵羽晨根本不是警察,和赵羽晨一起来的人更不是善茬

    “给你脸不要脸,真当我不敢收拾你是不”赵羽晨此时也恼了,没想到这个家伙到现在还敢这么嘴硬,他是以为这么多人在自己不敢动手还是怎么的,自己原本听了父亲的话不想怎么的了,到时候找回来就行了,没想到碰上这样的主,对于小黑它们都找上这家就已经足以说明了一切了。

    “羽晨,别发火,到底怎么了,和刘婶说道说道,让刘婶帮你想想法子,打人可是不对的”赵羽晨刚要走上前去的时候,刘婶伸手拉住了赵羽晨的手腕,嘴里说道,秃子一家怎么说也是几年的老邻居了。

    “刘婶,你别拉他,就让他动手好了,我就不信没地方讲理了”没等赵羽晨说出事情,秃子又在那边喊着,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汪汪汪汪汪”没等他叫嚣完,在门口的几只狗突然冲了进去,对着秃子就是一顿狂叫,当下吓得秃子不敢再言语什么,睁眼就能看见面前三只狗张开的血盆大口,两颗突出的犬牙,和那一排的尖利锋牙,让人不敢直视。

    “晨哥”在里面自自找着的杜锋手上拿了几根羽毛走了过来,递给了赵羽晨看了看,里面有鸡毛,也有鸭毛。

    “在那边三轮车上找到的”见赵羽晨想问,杜锋赶忙说道,用手指了指停在角落的三轮车子。

    “最后给你一机会,不然别怪我把你店都给砸了”赵羽晨转过身子,看着秃子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自己也已经没有耐心在熬下去了几个证据都能直接证明秃子就是那只幕后黑手了。

    “你们讲不讲理啊,没有王法了啊,要打11C”秃子像是被吓住了,嘴里说道就是不承认事情,大不了就说自己买来的好了,他们还能拿自己怎么办。

    “行我们自己搜,搜到了你自认倒霉吧”赵羽晨也不再嗦,直接说道,和杜锋一起准备往院子后面走进去寻找。

    没;到地是见两人要往后面院子里走过去。原本正在地上哭骂着地秃子他妈竟然灵活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那个进入后院地小门前。用手挡住了两人地前进方向。嘴上还一直骂骂咧咧地。什么难听地话都说了出来且赵羽晨听见骂了十多局。还不带重复地。

    赵羽晨想把老人给拉开是这样年纪地老人。一旦出点事情就麻烦不断了。到时候赖上自己家里平添了许多麻烦。想起了上次在刘婶家里地时候看见过。他们沿公路地店铺两家是相邻地。而且围墙也不高。

    “哼。等下看你还有什么老脸待在这”赵羽晨朝着老妇人骂了一声后。走到了刘凤瑛地边上和她小声地说了几句。刘凤瑛刚开始还犹豫了几下。最后看见赵羽晨保证后。才点头同意了赵羽晨地请求。

    等到赵羽晨和小刀等人随着刘凤走进超市地时候。原本正坐在那里地秃子马上从裤袋子里掏出了一个手机。拨了个号码后就哭诉着说道:“叔啊。快点带人来救我啊。嗯。就在店里。你一定要多叫些人。要快啊”

    赵羽晨一行人跟着刘凤瑛走进了后院。边上还跟着一些看热闹地人。想看看这几个人到底是在找什么。一个个正睁大了眼睛。

    “羽晨。你不会弄错吧。如果弄错了。秃子他妈可就要怨恨上我了”进了后院后。刘凤又不放心地问道。当赵羽晨和她说自己山上养着地鸡鸭鹅都被人偷了。而小偷就是隔壁地秃子一家时。她都差点愣住了。心说。难怪昨晚半夜地。就听见隔壁秃子家老早开门地声音了。

    “放心吧,刘婶,真不是他们,他们也不会怎么样的,房子不就是让别人看的吗,如果真的不是他们,我大不了向他们道个歉,赔点钱好了”赵羽晨听见了刘凤瑛的话后,就知道了她的担忧,嘴里说着,但事实会怎样呢,赵羽晨心里想着。

    两家人中间的围墙不是很高,大概两米二三的样子,杜锋一个冲刺,就轻松的攀爬到了围墙的上面,一站稳后,看了看秃子院子里的情景就笑了出来,朝赵羽晨他们做了个OKK的手势,自己总算是宝刀未老啊,不然找不到可就面子里子都丢完了。

    看见秃子的手势后,赵羽晨和小刀铁军也都以各自的姿势轻松的翻上了围墙,矫健的身子倒让站在后面看着的一些人暗暗喝彩,不过看着他们的高兴劲,就像是找到了什么宝贝似的,忙一个个也攀上只是因为年纪大了,远没有年轻人的灵活,攀爬了一阵,却没有人能爬上去。

    刘凤瑛和她丈夫一起从院子里的小杂物间搬出了一个架子,还是当初盖屋子时候留下的,有一米三的高度,两米长度

    去,刚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隔壁院子里的场景。

    等到众人都站上去看的时候,站在墙头的赵羽晨几人已经跳了下去,在秃子的院子里来回踱着步了,这个时候,站在架子上的几人才看清楚,在院子里散乱的放着十多个笼子,还有七八个鼓鼓的麻袋,里面可能也装着鸡鸭鹅,而在边上的压水井边上,还有几只没来得及拔毛的鸡鸭的尸体在那里放着。

    “小刀,把车子给铁军,让他把老村长他们都载过来吧”赵羽晨看了看后,转向小刀说道。

    小刀点了点头,把车钥匙丢给了在一旁的铁军,嘴里吩咐道:“给我开好一点啊,弄坏了可是要从你工资里扣的”

    铁军憨笑一声,也没回话,就从秃子的后院门走了出去,秃子他妈自从赵羽晨几人跳进后院后已经不再守着门口了,坐在门边的地上低声恶毒的骂着。

    “羽晨底是什个状况,可以和我们说说了吧,大家都有点搞不明白呢”刘凤站在架子上问道,边上还站着四五个人想听听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各位叔叔伯伯,不是说我势欺人还是怎么的,刘婶也知道我在山上养了五百只鸭子,两百只鸡,还有一百只鹅,放在山上养了快两个半月了等着快到年关的时候卖掉,换比钱了。

    但是没想到,昨天回家时还是好好的,今天早上到山上去,笼舍里连一只鸡还是鸭子的影子都找不到了,刚开始我曾经到村子里去找过差点闹出了大误会,后来了解清楚后知道不是他们做的,本来也想放弃了是我这个朋友是部队侦查员出身的,最擅长的就是找些蛛丝马迹没注意到的,被他给找到了,然后后面发生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赵羽晨大声的说了几句。

    “那你怎么就知道,是秃子他偷的,秃子做熟食生意,每天都要去县里买些鸡鸭的啊?”一个中年男子不解的问道,他也是秃子店里的老客了,所以还是有点不相信。

    “呵呵,那就幸亏我养的只狗了,没它们肯定是找不到的,谁叫秃子在我山上留下一块身上的碎步呢”赵羽晨笑了笑

    “在了,他会去买这么多的鸡鸭鹅吗,想想也不可能吧”

    正在赵晨和在刘凤瑛院子里的人正说着的时候,秃子店门口停下了十多辆的摩托车,第一辆车子上下来的村主任赵德胜,看见秃子还在三只狗的环伺之下,手一挥,顿时有三个青年就冲上前去,舞着棍子准备敲打三只狗了。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只狗也聪明,看见来势汹汹的人群后,忙丢下了秃子的跑到了后院的主人边上了,跑过去的时候,还不时的转过脑袋朝后面叫两声。

    那几个挥舞着棍子的青年看见三只狗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跑了,还边跑边回头朝自己叫,就如同嘲笑自己一般,马上追了上去,颇有一番不把狗打倒势不休的气势。

    站在外面的赵德胜几人,只看见三个人跑进了后面的院子里,然后就听见了“嘭”“嘭”“嘭”前后想起的三声声音,就在没有什么声音了,倒是耳边还不时的听见几只狗的叫声。

    “大傻哥,刚才那几只狗好像就是早晨在你家里的那几只吧”看到几只狗后,悄悄退到大傻边上的三个早晨见过赵羽晨和三只狗的护村队的青年问道。

    “嗯,好像是的,这家伙也够牛的啊,连村主任的侄子这也敢来闹事”大傻点点头,脸颊上还有点微微的肿,站在一边的二狗则说道:“什么好像啊,分明就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早上跑我们那,现在还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又跑到了这边来”

    “谁知道呢,你说这家伙会不会被自己的狗给咬了,狂犬病发作了,现在到处乱咬人啊”大傻嘿嘿的说道。

    “有可能”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赵德胜看见半天那几个跑进去的青年也没出来,朝瘫坐一旁的秃子问道,这个店也有他的股份,不然就秃子这样孤儿寡母的哪那么容易在村口这个位置开出店来,所以他一听说有人来店里闹事,马上召集了所有在家里的护村队员,开着摩托车赶了过来。

    “叔,他们在后面呢,我从县里买了些鸡鸭,他们非说是他们的不可”秃子哭诉着说道,现在唯一能帮的上的就是赵德胜了。

    “德胜啊,你可要帮我们孤儿寡母的做主啊,不能让谁都欺负到我们头上哇,你大侄子大半夜的跑到县里拉了些货回来,没休息上一刻,现在竟然还要被人冤枉,你可要帮他做主的哇”秃子他妈看见来的人后,也爬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抓着赵德胜的手说道。

    “放心吧,嫂子,如果我大侄子没什么不对的,谁也别想欺负到他”赵德胜沉声说道,随后转过身子着身后的护村队员喝道:“你们还站着干啥听见说有

    啊,赶紧跟我进去”

    护村队员听见了主任的话后,一个个老老实实的跟着赵德胜朝后院走了过去,大傻二狗还有那三个早上和赵羽晨碰过一面的青年都有意无意的慢走几步落到了最后。

    进了院子后才发现,刚才先冲进去打狗的三人都躺在一旁,两手抱着肚子声呻吟着,脸上的表情看上去痛苦之极。

    “这是怎么了,啊,还有没王法啊”赵德胜看见面前的景像后高声喝道,在村子里敢不给他面子的没几个,当着他面打了护村队员的更是绝无仅有,没想到,今天都发生了,先是村里人都知道自己入股的店面无端被人闹事来前来的护村队员也挨打了。

    “呵,赵主任赵老板,好大的官威啊”小刀听见了赵德胜的话后声的说道,满脸的不屑之色实话,如果不是一个村子里的,他都懒得打招呼,一个村主任算老几。

    “你是谁,跑这店干什么来了”因为小刀后来就很少在村子里出现了,偶尔的几次也是直接到了赵羽晨的家里,在加上和小时候的瘦小,黝黑比起来,此时的小刀形象已经是完全变了个摸样,所以他不认得眼前这个人就是小刀了。

    可小刀记得很清楚,那年冬天,把自己按进田边水沟的两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是赵德胜的儿子,虽然后来跟着赵羽晨学了几手后,把他儿子修理了几次,但他此刻看见赵德胜还是感到厌恶,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他儿子如此,老子果然也差不到哪去,一样的嚣张跋扈。

    “你管我是谁,:在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吧,自己村子里出了个三只手,还有脸在这唧唧歪歪的”小刀鸟都不鸟赵德胜,直接一句话顶了回去。

    “你”赵德胜听见了小刀的话后气,本想在怒斥几句表达自己的正义,但又担心再被面前的这个青年顶了话,把面子给丢光,索性不再理他,而是看向了赵羽晨。

    赵羽晨他还是认识的,卫国家的孩子,今天九月中旬回来,就大手笔一样包下了村子里没人愿意包的山和水库,也不知道是撞大运踩了狗屎了,还是慧眼识珠,刚包下来就让他赚了一笔,还把自己弄的尴尬不已,本以为是没什么交集的,没想到现在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

    “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随便到别人家里可是不对的吧”赵德胜转过身子和言细语的说道,他此刻也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刚才和他说话的青年是谁了。

    “呵,主任,是我想闹事,而是秃子自己找上我,这可不怪我啊,你来了正好,我都刚想去找你呢,如果今天你不帮我处理的话,我可是自己处理了”赵羽晨笑容满面的说道,既给与了赵德胜的面子,有暗地里表明了,如果你处理不公道,就自己动手了。

    “究竟什么事情,我们坐着不过这三个人是被你们打的吧,医药费可是要你们出了”赵德胜听见了赵羽晨的话后,话题一转,先把眼前躺着的三个人的问题提了出来说道。

    “那可不怪赵羽晨,这三个人非得好死不死的撞上我,所以我给了他几个一点教训,你要不服的话,找我好了,我随时奉陪”小刀看着赵德胜的眼睛说道。

    “你说什么,找死啊”赵德胜的儿子,赵大勇就跳了出来,指着小刀的头骂道:“你们就三个人,我们十几个,吐口唾沫都要淹死你了”

    “哦,是吗,那你在叫些人吧,我就在这等着,你叫多少人我都奉陪”小刀冷语说道,以前收拾的不够狠啊,要多收拾一下才行。

    “好,你说的,有种你就在这等着,不要跑”赵大勇听见了小刀的话后一乐,这小子还真不怕死,在向阳村里还敢这么横,嫌人少是吧,我给你多叫些来,拿出了手机,噼里啪啦的连着打了十来个电话,让他们多叫些人过来。

    赵德胜则笑呵呵的站在那里,既不劝阻,也不支持,反正就那么的看着,倒是站在隔壁院子里的几个人被他的眼睛一瞪之后,都赶紧下了架子,不敢在上面观看了。

    “主任,事情真的要这样做吗”赵羽晨看了看赵德胜,没想到护短护到这个地步,不查清楚这边的事情,倒是想先把事情搅黄,搅大。

    “什么事情啊,哦,你说他们啊,他们都是大人了吗,都有自己的权力和自由了,我哪管的住啊,对了,你带着几个人到这院子里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如果没有事情无理取闹的话,村子里的人可是要戳你脊梁骨的啊,他们孤儿寡母好不容易在村子里的帮助下开了个店,勉强生活了下去,被你这样一闹的话,以后的生意可是要少了许多了,倒时候可能连生活都成问题的啊”赵德胜一开口就说了一大堆的话,不愧是当村干部的啊,满嘴的大道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