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五十五章 拉下帷幕上

第五十五章 拉下帷幕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十五章 拉下帷幕上

    我们,我们傻了又不是不知道赵羽晨和小刀的手我们占了便宜,以后呢,那两家伙可是报复心很强的,我们几个还是不凑那个热闹算了。

    嘿嘿,几人躲在一边阴险的笑了起来,大傻和二狗是吃过赵羽晨的好几次亏了,知道那家伙火气一上来,虽然自己人多,但是被他碰到下,躺个十天半个月的谁也受不了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后面待着比较好。

    那三个早上和赵羽晨碰过面的三个同村青年也是了解一些赵羽晨当年事迹的人,在加上都是同村人,又没交恶,怎么会去出头,按他们的想法是,反正都有这么多人了,真打不过,多他们几个也没用,打的过,他们又没出手,以后想找也不会找到他们的头上吧。

    在后院的原本挤满的人群,被赵大勇的一句话后,顿时全部涌了出去,平日里就都是些不老实的主,打架闹事经常的,刚才在后院还以为只是来看下,都已经有点郁闷了,虽然说是有回去的时候有只鸭子可以提走。

    但是心里也不爽快啊,就像是一个人心里有团火却又没法发泄出来似的,一听前面又开打了,哪还不一个个如同吃了春药般的快速涌出去啊,当然大傻和二狗还有另外三人除外。

    “咦,怎么一下子声音了”大傻正在和二狗几人聊着,原本应该嘈杂的门口,此时却是万籁俱寂,静的彷佛一根细小的缝衣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见似的。

    这种情况没维持多久,十秒后,门口传来了砰砰砰像是车子被人砸的声音后想挤出去动手的人比刚才快上两倍的速度涌了回来,顿时让大傻二狗几人诧异不已,这到底是怎么了打谁啊。

    更离谱的是,在里面一分钟之后有些人竟然窜上了围墙,准备跑到隔壁的院子里,只是刚爬上去,就从对面丢了块砖头过来,几人马上又跳了下来块砖头则被一个倒霉的人给撞上了,嘭一下,顿时躺倒在地上,鲜血横飞。

    大傻和二狗几人仔细的看了看这涌进来的人,却发现这些原本和自己一样在各自村里横行的人身子都有些在发抖,像是碰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是的是却又没人大声的说出来,看到这种情况,大傻和二狗他们几人更不敢跑出去了。

    大傻用手碰了碰站在上的一个人问道:“哥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像是霜打了的一样的了”

    “他妈地自己不会去看啊。我靠。还好我跑快一点自己仔细听吧。跑后面地人都倒霉了怜我花了八千刚买不到三个月地雅马哈啊。现在可好完了”被大傻问道地那个人狠狠地瞪了一眼大傻。随后哭诉着说道。

    “靠。你才八千地雅马哈。我他妈做生意从家里骗来钱买来地一万多地铃木都被砸在那了。都还没过几天瘾呢。本想过过风头在回去。现在可好。完了。这些家伙是从哪来地啊。早知道就他妈地不来了”另外一个听见了两人地对话后。插嘴说道。一脸地沮丧神情看地大傻和二狗几人好奇不已。到底外面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像以前一样。又有土匪群出没了。

    “去。那个钱我问别人借了一半啊。都说好了我骑段时间。就给他骑骑地。现在可怎么办啊”那个说雅马哈地人对于另外一个人地话不置可否。毕竟是家里地钱又不用还。自己地可都是要还地啊。

    几人说话地时候。门口地砰砰地声音还是不断。像是什么重物砸在车上一般。躲在里面院子里地人随着一声声砰砰想心跳都加速了几分。多砸一下。就要多花一笔钱啊。什么时候才砸完啊。

    大傻轻嘘一口气。看来这次自己总算是赌对一次了。如果刚才随着大家最先出去地话。那门口不时传来地哇哇地惨叫声应该有自己地一份了吧。一想到这。大傻就和二狗还有那三个青年相视了一下。擦了擦额头冒出地冷汗。在这个天气。出汗对于他们来说真地是不容易了。除了大傻晚上地嘿咻运动。才会出上一身汗外。几乎在无可能了。

    那三个青年更是庆幸不已。他们和赵羽晨几人地关系因为年龄地关系。并没有多好。此次纯粹只是因为同一个村子。和怕赵羽晨事后地报复才没跟上去。没想到就是和早上这样小小退了一步。就少受许多灾难。这却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地。

    这个赵羽晨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看来以后也还是要和这次一样,碰上他的事情,要老老实实的退到一边,绝对不能去和他擦上边,不然自己真的要怎么死的也不知道了。

    “喂,我们躲在这也不是办法啊,不想想法子怎么出去吗”那个铃木被砸的男子说道,如果在等下去,要是外面的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人砸完了车子,没过瘾,想进来砸人的话那该怎么办,这里面可是没地方躲的啊。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我可是不出去”另一人说道,现在外面能安全吗,等下还认为是

    人还想冲去打的话不是玩完了。

    门口一片狼藉,原本停着的十多辆护村队的摩托车加上后面来的二十多辆此刻已经成了一堆废渣,除了油箱还是完好以外,其余的相信不花上一笔比较大的修车费是不可能能弄的好塑料件基本被敲碎的车子了。

    赵羽晨,小刀和杜锋三人在王义的陪同下,站在公路边上,看着数百人,提着八十多公分的钢管敲个粉碎,相信如果能把车子砸扁的话,这帮人也不会客气的。

    就在赵大勇叫的人冲出来想围着赵羽晨小刀三人狂殴的时候,王义带着的人准时的赶到了现场,一下车,黑压压的人群就提着钢管朝着冲过来的人的大腿,手臂上狠狠的敲了下去,神挡杀神,佛档灭佛。

    停着碍事的摩托车也被他们给砸了个稀巴烂。

    没办法叫别人都成群结队的追打着自己的老大呢,在不这样出手刀哥的面子往哪丢,他们也没想到在一个小村里能有这么多的人聚集在一起,刚开始还对王义要他们全部集合有点小事大作呢,现在看来,如果来了十来个人的话有可能要被他们反包饺子了。

    至于一旁早已瘫坐在地上赵德胜父子,秃子母子两则没有人去理会,那个尖嘴猴腮的阿超早已瑟瑟发抖的蹲在一旁了,没办法,谁叫他站的位置在最前面,还好他够聪明了一棍后,就蹲在那里不动了。

    “秃子,在给你个机会,如果你在不说实话,我也不在乎什么了索性把你的店也一起给砸了,反正我没动手,谁也找不到我头上来”看看差不多后在公路边上的赵羽晨几人走到了瘫软一堆的秃子边上,一直以来羽晨都记住不要把事情闹大的话,但是事情发展却是由不得他做主。

    本来是以为很简单的事情据什么的都对上了,应该会轻易的承认了,没想到会碰上个死不要脸的,就是不承认,最后更是叫来了村主任和一大帮子人,如果不是小刀早有准备,都不知道今天到底会是谁倒霉了,不过多数是自己几人吧,在能打,涌上个四五十个人谁也吃不消。

    整个场中,只有那个叫子的还站在那里和小刀的手下在对抗者,看起来小刀的手下,两对一还是有点吃力,不过边上那些小刀众多的手下倒没有一涌而上,而是看着他们在对练着。

    “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啊,有种和我”彪子边打边叫着。

    “可以啊,我们单挑,要不你一个我们一群,要不我们挑你一个”一个小刀手下搞笑的说道,虽然大家都才睡下没几个小时,但经过刚才一阵对练后,众人已经都清醒了过来,一个个如狼似虎般盯着叫单挑的彪子。

    “这不公平”彪子大叫着,硬档了小刀手下打来的一拳。

    “在给你点时间考虑一下,如果等下在不说实话,我可就不管什么乡里乡亲的了,不要说我没给你面子,今天的事情就是叫警察来也没用”赵羽晨看了看秃子母子两人,叹声说道,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对于另外一边的赵德胜父子根本没看上一眼。

    “住手”赵羽晨走到了正在对打着的彪子身边高声一喝,等到大家停下后,赵羽晨朝着身高一米九零还不止的彪子说道,我和你打,你先休息十分钟,别说又不公平,赵羽晨看出来了,这个叫彪子的人虽然是赵大勇的人,不过有点憨憨傻傻,没必要弄的缺胳膊少腿的,索性自己直接和他打来的好。

    “好”彪子爽朗的答应了。

    “不过你要输了呢”赵羽晨看着彪子问道,这个家伙还真有趣。

    “我输了我以后跟你混,但是我赢了你要放我们走”彪子低下头想了想后说道。

    “行”赵羽晨点头答应了彪子的要求,就算是自己赢了也要放他们走啊,自己又不是要绑票,留着有什么用,倒是这个憨憨傻傻的家伙留着在山上帮自己看着也好。

    “我休息够了”彪子倒也真实,没到十分钟就说休息好了,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后,露出了一副全部都是肌肉的身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练成的,都可以媲美健美教练了。

    小刀的众多手下看了看各自的身子骨,又看了看站在场中的那个大汉,不约而同的摇摇头,哎,还真是不能比啊,要比死人的,难怪刚才打了半天也没看见他喊痛,如果不是这边两人灵活的话,估计这家伙也不会被累倒。

    赵羽晨对彪子那身看上去恐怖的肌肉视若不见,毕竟刚才他都看了十多分他们的打斗了,根本就是毫无章法的打法,如同小孩子一般,如果运用上搏击的技巧的话,小刀的两个手下不用两分钟就可以躺到地上去了。

    看见赵羽晨这个大家口口相传的和刀哥关系好的一塌糊涂的晨哥走上来后,众人马上围了个圈子,对于远处不少村民观看着这里的情况懒得理会。

    正如同赵羽晨所想的那样,这个彪子根本不会打架

    气,不要然就是凑巧打到了,当然彪子打来的一拳的羽晨摸了摸刚被打到的手臂想到。

    “你别跑啊,这样跑着打有什么意思”彪子被赵羽晨的转圈快转晕了次都是被打了两下,挥拳出去,人都跑到后面来了,一连被打了十多下,哇哇嚷叫了起来。

    “好着”赵羽晨听见彪子的喊叫后,不在跳动,原地跳起后,一脚踹在了彪子的胸上,把彪子踹的后退好几步,他自己则随着那一脚直接一个后空翻重新面对着彪子了,随后更是跟上前去,一连好几拳打在了彪子的两只手臂。

    如同梦幻般的舞蹈一般,没过两分钟的时间,彪子的两只手臂因为被赵羽晨的连续击打痛起来挥舞更是不可能了,气得彪子哇哇大叫着,用脚踹了出来。

    赵羽晨顺着彪子踹出的一脚接轻点上面,整个人像是平地太高了一米一般续两脚踹在了彪子的胸口位置,直接把彪子踹到了地上天起不来了,这还是赵羽晨手下留情了,不然按照他爷爷教的法子的话,应该是直接踹到他的脑门子上的,只是这两脚踹到脑门子上,这个彪子恐怕要憨了。

    “服了没有,不服起来”赵羽晨走到了还依旧坐在地上,没起来的彪子身边问道。

    “服了,师傅,你教我武功吧”彪看见赵羽晨,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求了起来,把大家是弄得一愣一愣的,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坐在一的赵德胜和赵大勇早已经站了起来,赵大勇看着场中赵羽晨的表现后,望了父亲一眼,他这个身手,还让不让大家活了,就算没有后面来的这帮人,好像自己这边也没什么希望啊,难怪在村子里小时候还和他们打闹几下,到后来根本就不和他们斗了,感情是别人早已看不上自己这些人了,亏的自己刚才还在为叫了这么多人沾沾自喜。

    现在好了,人没他们人多,打,连自己最强悍的彪子都被他收过去了,可惜了这么一个家伙啊,以后自己在叫彪子干什么可就不灵了,赵大勇很清楚,如果不是那时候,请彪子吃了几碗面,彪子都不一定理他,但一旦和他好后,就能什么都听你的了。

    看了看熟食店门口一的碎渣,和躺在地上十来个不住呻吟的朋友兄弟,还有因为逃进后院暂时安全的那些人,赵大勇不由的沮丧万分,这笔账到时候该怎么办啊,看样子没个七八万根本就不够啊,而且现在人家都没想好怎么收拾他呢。

    本想是父亲是村主任,不用怕什么,眼下靠他父亲一个村主任的官能顶什么用,人家都当着你的面打人砸车了,早知道自己就不多嘴了,哎,祸从口出果然是自古名言啊。

    眼下还是父亲想想到底该怎办吧,看样子人家是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了,赵大勇看了看一旁依旧虎视眈眈的看着他的那些人,从那里面他也看到了几个相熟的,平日里还一起喝过酒呢,但此刻却是一点笑脸都没有,一个个板着脸看着他们几个,如果不是小刀说了躲进去的先不管,怕他们是会拿着管子直接冲进去了。

    赵大勇不知道的是他边上坐着的父亲赵德胜更是后悔不已,早知道一开始就劝住儿子好了,哎,都是面子惹的祸啊,明明听几个朋友说了,小刀在县里混的还不错,是数一数二的,偏偏自己还就认为强龙不压地头蛇了。

    如果没有后面的那件事情,赵德胜相信赵羽晨也不会对自己几人怎么养的,毕竟他和赵卫国赵羽晨的关系不算好,也不算差。但是一想到小时候经常到那个老头子就蹭饭吃,几人感情深厚,看着老头子在自己这边人的推搡下摔倒在地,还能怎么解释,刚才他嘴角的嘲笑他也是看到了眼里了。

    想到这些,就瞪眼了看看已经瘫坐一旁的那个叫做阿超家伙,特别是不远处的那个秃子,什么大侄子,不就是超出五服,带着一点点关系吗,偏偏找上门让自己帮帮忙,好吧帮帮忙就帮帮忙,顺带着也入了一大股,没想到为了贪那点钱,竟然把别人家养的鸡鸭都给偷来了,这是刚才自己几人看着赵羽晨他们三个灰溜溜的出去时,秃子在他耳边说的。

    哎,早知道就刚才直接让秃子承认了就好了啊,就没那么多事了啊,早知道早知道,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什么后悔药买,还是想想法子吧,不然事情真要越闹越大了。

    “彪子,以后你就跟着我了啊”赵羽晨拍拍彪子的肩膀,笑着说道,哈哈,平白得一得力助手啊,以后山上可以让他守着了,就算自己不再也没事。

    “嗯,不过管不管吃啊,要是没吃的,我还要找吃的呢”彪子用力的点点头,然后又憨憨的问道,想抬起手摸摸自己的平板头,却发现手酸痛的抬不起来,才罢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