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五十六章 拉下帷幕下

第五十六章 拉下帷幕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十六章拉下帷幕下

    “管,要吃多少你自己做”赵羽晨哈哈一笑,随后转过身子和小刀一起朝着赵德胜他们走了过去,想来这么长时间,应该想明白了吧。

    这个时候,彪子也已经站了起来,跟在了赵羽晨的身边,看见赵大勇看着他的目光带着嘲讽后,歉意的看了一眼,看不出来这家伙,感情还挺细腻的,也没多傻啊。

    “秃子,你可以说了吧,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我然我可就砸店了啊,反正你们刚才也是靠人多,想欺负咱的,现在嘛,我的人也不少,是不是能欺负回来呢”赵羽晨看了看秃子问道,至于秃子他**此刻则早已闭上了嘴巴,坐在一边,不声不响,用着惊恐的眼神看着他们这批二话不说,直接就打的人。

    “羽晨,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些人可都是一个村的,乡里乡亲的,有必要弄的这么僵吗,真有什么事情,坐下来好好说不就行了,不是有村委会的吗”赵德胜尴尬着说道,他也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来的水分,如果不是因为此刻人家形势比自己强,他会这么说嘛,想都不用想了吧。

    “哈哈,刚才都想叫人打死我们几个的,怎么现在又说出这种话了,赵德胜,你还真是他**的不要脸,刚才给你脸,你不要,现在还想唧唧哇哇的说什么坐下来好好说事情,你当你是谁”小刀在哈哈笑着嘲讽。

    自己是混道上的,没错,但是.比起他们一些村官,护村队上的,可能则要好上几分,最少他们还有所为,有所不为呢,可眼前的这些人,好像也比自己好不到哪去,典型的欺软怕硬型。

    “刀哥,您大人有大量,刚才是我们.不对,你放过我们里面的那些兄弟吧,这个时间怕是县里的警察也都出动了,真要出什么事情不是都不好吗”赵大勇低声说道,此刻他才认出来,面前的这个穿着件羽绒服,看上去像是普通青年的人竟然是刀哥,想起自己小时候做的那些事情,希望他忘了吧,不然

    “晨哥,晨哥,我说我说,今天早上.我们从县里回来的时候,看见秃子开着辆满载的三轮车,从塔山那边开了出来,当时我们还奇怪呢,怎么这么早就装好货了,原来是跑到你那山上去偷去了”经过一番推搡后,大傻和二狗两人从人逢里挤到了后门的位置,刚好听见了赵羽晨和他们的对话,忙站了出来,充当证人,他们刚才可是听过了,那个小刀好像不愿意轻易的放过他们。

    果然他这样一说后,赵羽晨让他们走了过去,仔细.的说出了看到的经过,没一会,大傻和二狗就把看到的全都说了出来,虽然不能证明那个人一定就是秃子,但他们此刻也不管那么多了,能撇清还是赶紧撇清的好,村主任有什么用,现在还不是要求着别人,这向阳村的天啊,是变咯。

    “羽晨,我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呢,刚才秃子说的,我.也当那是真的,竟然这样的话,那秃子偷来的,你全都拿回去,另外我叫他在赔偿1000块钱当你的损失你看成吗?”赵德胜听完大傻和二狗说的话后,也赶忙说道,算是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

    “行啊,就这么办,秃子,你怎么拿来的,就怎么把我.在送回去吧,少一只你就陪一百块钱吧,我算是对你客气了吧,亏你也伸的出手,**,我平时少照顾你生意了啊,操”赵羽晨点点头,这个事情就这样处理算了。

    “行行,就按照主.任说的方法”刚开始秃子听见赵德胜说的可是相当的抵触的,为啥啊,辛辛苦苦一个月也才不过两千来块钱呢,一下子就要去掉一半,直到看到赵德胜一直朝他打眼色才明白,这个钱是从他的分红上出,不用他赚到的钱,他当然同意了。

    只是这个一只一百块好像有点高了啊,从拿回来到现在,最少也杀了七八只了啊,想想就心痛,早知道刚才先不杀好了,谁知道,他找的这么快,就是警察也没这个效率吧。

    说好了鸡的事情后,赵羽晨又走到刚才说要自己留下几只狗的阿超的边上,看着这个刚才耻高气昂,现在却像是缩头乌龟一般的人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后,嘴角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你,你要干什么”阿超看着赵羽晨走过来,就差浑身发抖了。

    赵羽晨记得刚才老村长赵爷爷的摔倒也是这个家伙推倒的,自己养的狗也是这个家伙惦记着想吃狗肉的,还真不是一般的好人啊。

    伸出了一只手,单手就把阿超的脖子给掐住了,别看阿超也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有一百多斤的重量,但在赵羽晨的眼里却像是没什么重量似的,掐住他的脖子后,把他顶在了墙上,阿超的两脚因为踩不到地面正胡乱的踢着。

    “羽晨,你这是,这是犯法的啊,快放手啊”一旁超市的刘凤瑛自从小刀的几个人到了后院后,他们就出来了,坐到了超市里,看着外面的一切,刚才吃饭时顶过赵羽晨的中年男子更是眼神惊恐,就怕赵羽晨会招人收拾他,直到没什么动静后,刘凤瑛仗着和赵羽晨有点关系,走了过来,一过来就看到了赵羽晨正掐着一个人的脖子,像是要把他掐死似的。

    半分钟后,赵羽晨松掉了手,任由阿超掉了下来,抱着脖子喘着粗气,在他的脖子上,几个手指印很清晰的落在了上面,边上看的人丝毫不怀疑,刚才赵羽晨是不是要掐死他。

    大傻和二狗互相看了看,眼里充满了庆幸,看来前几次,赵羽晨还手下留情了啊,不然像今天这般自己几人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死的了。

    “没事,刘婶,我就是教训他一下,你还是回你自己超市吧,我自己的事情弄完了”赵羽晨对着刘凤瑛说道,他也知道刘凤瑛是担心自己把这个人给掐死,才高声提醒的,但自己又不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事情谁不知道啊。

    “你记住了,下次再敢把什么主要打到我养的几只狗头上,可就不会像今天这么客气了,你就等着被它们撕碎吧,反正人吃狗不犯法,狗吃人也不犯法”赵羽晨对着阿超警告的说道。

    “不敢了”阿超总算是喘过气来,听见赵羽晨的话后,忙说道。

    “小刀,我的事情处理完了,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赵羽晨把自己的事情搞定后,对小刀说道,叫了这么多人,就这么轻易的散去,不是太没面子了,肯定还有事情的。

    赵德胜几人一听就傻了,本以为事情完了就完了,感情还没结束啊,看着周围围上来的人群,赵大勇暗暗的咽下了一口唾沫,想求饶却不知道从哪头说起。

    “小刀,你说要怎么办吧,我们都认了”赵德胜也像是豁出去一般,低声说道,这种事情说出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后院的那些人也等于自己养着的恶势力一般,只是只能欺负一般的人,碰上硬茬子就不行了。

    “操,找死啊,刀哥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吗”王义在一旁听见了赵德胜的话后,大声的骂道。

    “算了,以前没少受过你的照顾,今天我们这么些人,一人一百块钱的车马费吧,这不过分吧,我可是不负责他们的伙食的,如果不行,我也没办法”小刀想了想后说道,又看了看时间,在过十来分钟,如果警察来的话,也差不多都到了。

    “行,我现在就回去拿给你们,你先放他们走吧”赵德胜点点头,今天就当是大出血了,这么多人,差不多要两万多了啊。

    “到时候你交给晨哥好了”小刀说完后,就让王义叫那些人先撤了,自己和杜锋赵羽晨坐上了现代车子,准备开到塔山那边去。

    “秃子,记好了,赶紧把那些鸡鸭给我送回来,我可是在山上等着的”赵羽晨临走的时候,对着店里的秃子说道,秃子忙连连点头,表示马上就送过去。

    来的突然,去的快,一分钟的时间,刚才还提着钢管的一大堆人和车子已经都不见了,只剩下一片的狼藉,还有一些人的痛苦的呻吟声。

    看见人走了后,躲在后院的人也全都走了出来,走到了外面后,看着各自的车子,全都痛苦的叫了出来,随后返回到赵德胜父子边上,说是要讨个说法。

    看着这帮平日里,称兄道弟,感情深厚的铁血朋友,赵大勇万念俱灰,一个个有事情,跑的比谁都快,亏的平日里还说什么可以为对方挡刀子呢。

    这些人里,只有大傻和那三个青年找到了各自的摩托车,虽然塑料都已经碎了,但修下也不是不能骑,他们几个人推着两辆残废的摩托车走向了公路对面的摩托车修理行,这里也是村里人开的,比起城里便宜了一些。

    “好了,好了,你们把车子都推到那家修理行去吧,到时候修理费我出好了”赵德胜对着不依不挠的几人说道,也只能是出修理费了,要买新车,这么多车,把他卖了也买不起。

    可能是那些人也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吧,听见了赵德胜的话后,想了想,走了过去,把各自的摩托车扶了起来,推向着对面的摩托车修理店,不一会功夫就把门口不小的地方堆了个满。

    摩托车修理店的老板人称老向,约莫四十来岁,平日里都是笑呵呵的,因为这个店在公路和村子的交叉口,平日的生意是不好也不坏,农村里嘛,勉勉强强过日子也就可以了。

    他亲眼所见了对面发生的事情。此刻看见停在门口的摩托车,嘴里的笑容更是浓了,都快过年了,还能让他发了一笔横财,巴不得多发生几次这种事情呢。

    “老向,你可的给我快点搞好啊,还有钱可要少算点啊,他**的这一笔加起来可是不少了”赵德胜这边说完后,就走到了对面的摩托车修理店。

    “呵呵,主任瞧你说的,我还能赚你的钱吗,不过这些钱都是你出吗?”老向笑眯眯的问道。

    “废话,不是我出,我管那么多干啥,哎,你哥我命苦啊,惹上了个煞星,你看这不就倒霉了”赵德胜看了眼老向,没从他眼里看出嘲讽的意思,才想起,这边虽然和那边是对面,但隔了公路,他也不一定能听见对面的事情了。

    该,平日里霸道的事情你又不是没少做,这次吃了这么大的憋,怕是村里不少人都要拍手称笑了吧,也该有人收拾收拾你们父子两了。老向抬头看了看赵德胜心里想到,平日里赵大勇也不是没有带着人把别人打伤,屁点事都没有的,这次咳咳,想到这老向就有点想笑,他的一个亲戚也曾被赵大勇带着人给打过,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却没得到一点补偿。

    “你快点给我弄好啊,大家都等着骑的,我先走了,哎,还要回去拿钱给那些家伙”赵德胜又拍了拍老向的肩膀说道。

    “嗯,行,我尽量,不过这么多车,光配件就要花上半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到啊”老向点点头,随后说道,快点,我就给你拖到半个月后,爱修不修的,反正我不急。

    “那,算了,反正你尽量吧,把能搞的先搞好吧”赵德胜本想叫老向到别家先弄些配件过来,不过一想那样价格就要高出不少了,还是慢慢等算了。

    不得不说,经过这一次深刻的教训,赵德胜已经没有那么以前的那般嚣张,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感觉了,说话都已经带着点平民味了,要是平时,赶不出来也得给我赶出来。

    赵大勇正带着村里的护村队员把门口的那些碎塑料给扫在了一起,整整四大畚箕的碎塑料,堆在了一堆,浇上一辆车上留下来的一滩汽油,轰的一下,就着了起来。

    乡村机耕道上,走着赵德胜和赵大勇父子,以及护村队的一些人,三三两两,一个个无精打采,就像是焉了的公鸡一般。

    “你刚才知道怎么不说的”赵德胜问走在一起的大傻。

    “主任,不是我不说啊,是一直没机会说啊,在说刚开始我说出来还不的被你训死啊,早上赵羽晨已经老早就跑到我们家里闹了一番了”大傻委屈的说道,你都明着帮秃子了,我在说出来,不是找死吗,哦现在怪起我来了。

    “哎,如果你早说了,现在就不是这样的情形了啊,赔人的钱,再加上你们和那些人修车的钱,我去哪拿那么多,你们这几个月的工资先垫上吧”赵德胜说道。

    “主任这怎么行啊,我家就等着这个钱办年货呢”大傻忙摇头,平日里没有来钱的路子,这钱在一扣下,那家里还不得闹灾啊。

    “是啊,主任,我们平时又没什么收入,就等着这六七百,这一扣不是什么都没了吗”另一个也反对者说道。

    “哦,这么说你们还有理了,叫你们入护村队是干什么的,就是让你们平日里看着村子,有没这个事那个事的,可你们呢,都干了些什么,如果早发现这事,哪来这么多麻烦”赵德胜眼一瞪说道。

    几个护村队的人被他这么一说,只能不在言语,只是心里暗恨不已,一个月就那么几块钱,还想叫大家没日没夜的在村子里转悠,那个摩托车油费你出啊,在说了,你自己儿子还不是天天东玩西逛的,也没见他出去看看啊。

    看见几人不在言语啊,赵德胜的心情好了许多,官威还在啊,要是管不住这帮家伙,可就是不对劲了,这么些钱,他拿是拿的出来,只是拿进来的,在拿出去,又是那么大一笔,哪舍得啊。

    “哎,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你们村子里还有这么个猛人啊”刚才和赵羽晨顶话的中年男子问站在一旁的刘凤瑛,此时人已经都走完了,大家互相探讨也没什么关系。

    “他啊,小时候就是个小霸王,大家看到他都怕,不过刚才躲在后院的那些人好像你们村子里的也有好几个吧”刘凤瑛笑着说道,这个中年男子是白水村的,经常去县里的时候,在隔壁的秃子店吃早点。

    “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这种事情想都不敢想啊,他们也不怕警察抓的啊”中年男子叹道。

    “警察,警察和混混有什么区别,我刚才看见来的那些人里,好像有一两个人是县里的协警,我平日里看到过好几次都威风的很,但在这帮人里,你看,只能是充充打手的份”另一个刚才和他躲在一起的人说道。

    “咯咯,你们管那么多干什么,各人自扫门前雪,别随处招惹人不就行了,没想到啊,秃子这么一个看上去本分的人,也会做出这种事情,我还说怎么昨天半夜的听见,隔壁的响声呢,原本以为是起的早,没想到是坐这事去了”刘凤瑛先是一笑,随后说着说着,说道了秃子的头上,打定了主意,以后这边后院什么的不放贵重的东西了,不然到时候谁知道自己会不会遇上这种事情啊,真的是知人之明不知心啊。

    另外几人相互点了点头,确实有点不可思议,看上去老实巴交的秃子竟然也会做出这种天怨人怒的事情,怕是以后村子里和他家来往的也要少了许多了吧。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