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五十七章 悔之不及

第五十七章 悔之不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十七章悔之不及

    “彪子,你以后就住在这山上啊,没问题吧,你家里会不会不同意”车子到了山上后,赵羽晨问跟在身边的彪子。

    “没事的,师傅,你这屋子比我家屋子好多了,站里面都不会有光线射进来”彪子憨憨的点点头,赵羽晨让他不要叫师傅,他却认准了死理自叫自的,倒是弄得赵羽晨和小刀几人哭笑不得。

    通过和彪子的沟通过后,赵羽晨才得知彪子是白水村还要往下的弯子沟村的,父母早亡,从小是爷爷带大,但爷爷也在三年前离开了他,因为他有点憨傻,想找份活也难,除了去县里工地上,或者附近一些盖房子的地方找些苦力活,再加上隔壁一些好心邻居的不时接济,才勉强生存了下来,别看他现在高高大大的,真是年龄竟然还不过十八岁,也不知道这饱一顿饿一顿的是怎么长的这么大的。

    当然赵羽晨也没问他是怎么和赵大勇他们认识的,反正都是附近几个村子的,认识也不稀奇,在加上这个彪子有点憨憨的,怕是用两碗面条也能收买了吧。

    把另外的一个空着只有一张床的房间给了彪子,那张床还是上次去采购的时候,一起买来的,备着那几个同学过来的时候,有地方睡,谁想到那些家伙,几年不见全都变了大样了,自己总不好说,让他们在来这种地方住吧。

    赵羽晨有点担心的问过小.刀,这样的事情,到时候县里会不会有人找上他,却被王义嘲笑一番,虽然人比较多,但不是没处什么严重的事情吗,他们动手的时候也已经注意了,最多只是躺个十天半个月的,又不会死人,算不上什么大事,最多就是看到的人以为热闹一番。

    在说了县里面那些头头脑脑的.哪个每年不拿些分红啊,所以赵羽晨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最主要的是王义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提前打好了招呼,都是掐着时间的了,更不用说村子离县城远,光开快车也要半个小时的小时多才能赶到。

    听见王义解说完后,赵羽晨才.算是放了心了,不然因为自己的一件事情,把大家都拖累进去就不是他的想的了,虽然说彼此之间关系也还可以。

    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后,山脚下开来了一辆装满.笼子的小三轮车,上下叠加的笼子,在土路的颠簸下,显得摇摇欲坠,看它的样子,如果土路在颠簸一点,怕是都要掉下一般。

    “呵,自作自受啊”看见秃子背着一个笼子从下面走.了上来后,杜锋嘲笑的说道,做人做到这个地步是够强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这个秃子偏偏却拿窝边草来开刀,如果不是后来小刀带着杜锋他们来的话,怕是还发现不出这个家伙的真正面目吧。

    秃子背着笼子走上山后,看见站在水库堤坝上.的几人,讨好的低下头笑了笑,把笼子放进了围网里,放出了笼子里关着的鸡鸭后,提着笼子走了出来。

    赵羽晨几人也.没理他,自顾自的说着话,按赵羽晨的想法是没把你送到派出所已经很好了,还想和你说什么吗。

    看着秃子来来回回四趟后,已经额头冒汗,满脸通红,走路也慢了许多,赵羽晨不由的有点服了,这家伙是怎么把这些鸡鸭拿下去的,要知道下面的车上,他最少还要在走五六趟,看来真的是贪欲给人力量,能让人忘掉疲劳了。

    “晨哥,我们先回去了,如果有事情在给我打电话,在这个县里,现在可以说没什么事情我们不能办的了,你也不要什么都不和我说,不然也没劲”小刀几人待了一会时间后,和赵羽晨告辞离去,虽说今天的事情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了,放在有心人的眼里,怕是和造反也没什么区别了,因此晚上有的关节还要在去巩固一下,省的到时候县里哪个头头看自己这些人不爽还是怎么的,就倒霉了,只是这些他并不会和赵羽晨说。

    “行,你们自己小心些”赵羽晨点头应道,这个时候也不需要什么矫情。

    小刀几人走的时候,秃子才刚刚背上第六趟,下面还有三个笼子等着他去拿上来,只是看着秃子浑身像是水里出来,每个笼子加上里面装的可绝对不是小重量呵。

    看着喘着粗气,像是不小心就要透不上气的秃子,赵羽晨摇摇头,转身和站在边上的彪子说了声后,彪子点了点头,走到了山上已经搬了起来,赵羽晨可不想没把秃子打死,倒是把他给累死在这了。

    彪子的力气就是大,本来还想用手提着的,可是一提才发现刚才被师傅敲过的手还是痛的很,索性弯下腰一个人背着两个笼子走了出来,还走的飞快,看的刚走下山背起最后一个笼子秃子满脸的羡慕,如果要是自己有这样一身力气就好了。

    有了彪子的帮忙,原本还要三趟的来回,变成了一趟,等到所有的笼子里的鸡鸭鹅都放到了围网里后,秃子提着笼子走到了赵羽晨的边上,从裤带子里摸摸索索的掏出了千把来块钱,嘴里说道:“羽晨,是我对不住你,你瞧我当时怎么被猪油蒙了心了呢,这是一千二百块钱,那些杀掉的,我把它整干净后在给你送来吧”

    赵羽晨冷淡的接过了秃子递过来的钱后,两眼看着秃子,直到把秃子看的羞愧的低下头去后,才开口说道:“算了,那些你留着吧,能卖多少是多少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反正如果在有这种事情的话,你到时候也不要说怪我没有分寸,不给你留面子了”

    “是,是,是,绝对没有下次了,这次我真是鬼迷心窍了,不然也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没事我先走了啊”秃子连连点头,开玩笑,这样还叫有分寸,那怎样才叫没分寸啊,想起一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秃子的腿就直打摇摆。

    哎,好端端的,管人家什么轿车进出干嘛呢,非得要上来看看,早知道不来了,现在倒好,不但名声臭了,怕是以后丢了什么的,第一时间就是找到自己头上来了吧,秃子此刻真的是后悔不已啊。

    “师傅,这里有什么要我做的吗?”彪子走大了赵羽晨的身边问道,刚才一趟,好像对于他像是没什么感觉似的,看来还真是捡到一个宝啊。

    赵羽晨听见了彪子的话,也不知道该派点什么活给他做,好像也没什么活啊,刚才纯粹是因为打赌赢了才把他带过来的,此刻彪子一问才发现,在这里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好做的了,山上种的也差不多了,除了偶尔浇浇水,翻翻土,别的活此刻还真找不出来。

    看着也快中午了,赵羽晨也没让彪子干活,而是让彪子先随着自己坐上了皮卡车,准备先把他带回去和母亲说一下,就当时雇佣了个工人吧,还是力大型的,赵羽晨乐乐的想着,还好当年一番苦练啊,不然今天还差点要倒了霉了。

    如果那时候在和彪子在比试的时候,比力气的话,赵羽晨是绝对比不过坐在边上的彪子的,也不知道这傻傻的家伙一身力气是怎么得来的。

    刚刚开到路口的时候,对面开来了小刀的奔驰车子,赵羽晨朝坐在奔驰车上的开着车的铁军做了做手势,告诉他让他直接把车子开到他的家里去。

    随后赵羽晨在前面开头,后面跟着小刀的奔驰车子,路过秃子的熟食店的时候,坐在奔驰车上的几人眼睛都朝着那边看了过去,只是此时已经过去了快两个小时的时间了,哪还能看的出什么来,就算一些人在爱看热闹,也不会再这里待上个两个小时吧,倒是坐在前面开车的铁军在奔驰车子拐进村子的时候,看到了另一侧的摩托车修理行停着的满满的摩托车。

    铁军把车上的老村长和赵卫国兄弟两送下车后,就掉过车头往回跑了,连赵羽晨让他吃完饭在走也没用,这家伙现在一门心思的就想回去找人问清楚事情的经过,到底有没有爽到爆的情节。

    “赵爷爷没事吧”赵羽晨停下车子后,带着彪子走到了赵卫国他们的边上,问了问手上提着一个小袋子的老村长。

    “没事没事,医生说我的身体硬朗的很,还给我开了些营养药”老村长乐呵呵的说道,赵羽晨他们有这个心让他感到很高兴,虽然孤家寡人一个,但是有人关心和没人关心毕竟是两个样子的,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更想被亲情给包围住,不然又怎么会有天伦之乐这个词呢。

    倒是赵卫国他们对跟在赵羽晨身边的彪子感到有点奇怪,这个高高的人刚才好像是和那帮人在一起的吧,怎么现在又跟在赵羽晨的身边了,不过他们也是些老事故的人了,也没有去追问赵羽晨。

    “爸,那些丢的都找回来了,没事情,我们先回去吃饭吧”赵羽晨知道父亲不知道事情的近况,肯定有点吃不下饭,就直接说道,反正都是迟早要知道的事情,晚说早说没什么区别。

    “啊,真是秃子他偷的啊,哎”赵卫国听见儿子的话后,下意识的问了出来,心里微微一叹,有时候好人也不一定有好报的啊。

    “那个白眼狼,前年如果不是卫国你借他钱给他**看病的话”老村长听见赵羽晨的话后,也不由的一怒。

    赵羽晨愕然的看着父亲和老村长几人,听见老村长的话后,才发现原来这里面还有故事,没想到啊,没想到,秃子这人品,啧啧,看来是真的够差的。

    因为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赵卫国父子当然也不会让自己的赵卫军和老村长在走回村子里去,直接拉着一起进了屋子,反正农村里,也不差什么,饭都是早上做好,放在自制的保温箱,就是添两碗筷的事情。

    没想到的是,刚进了屋子,赵羽晨母亲就赶紧走了过来,一脸的担忧之色看着赵羽晨,嘴角动动,到后面却是一句字也没有说出来。

    村口离村子里不过就是十来分钟的路程,在村口发生的事情甚至都不用谁去刻意的说道,基本上知道的人就能超过村子的三分之一,毕竟那是唯一的一条进出的村子,平日里人来人往的,更何况在那里差不多闹了一个多小时的儿子。

    刚开始听别人说道自己儿子和小刀几人被三四十人围着的时候,她都担心的捂住了嘴巴,就怕听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在到后面别人说自己儿子叫了一两百人在那里大肆敲砸后,原本担心的心情变成了惊讶后怕,原本是想立即过去的,但是和她说的人说已经散了后才打消了这个决定,一直在家里等着。

    可能是刚开始发生的事情,那个传话的人不清楚吧,所以宋晓娣也不知道自己儿子和小刀几人为什么会和别人闹起来,直到现在赵羽晨和赵卫国他们回到家后,她问起来,才在赵羽晨慢慢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后,才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师傅,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彪子原本坐在一旁,听见赵羽晨说完后,站了起来,朝赵羽晨鞠躬说道,每次赵大勇找他的时候,都说是有人找他的麻烦,他才会帮他出头,没想到这次事情是这样的,虽然他是有点傻,但从小爷爷经常和他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此时每次都是得不到事情的真相而已,都是打完人就走了,哪会想去了解事情的真相啊。

    最主要的是,有一次,赵大勇明着叫他欺负人,他不干后,赵大勇才找到了另外的法子,毕竟他说的话要比别人稍稍的多那么一些说服力。

    “怎么会这样呢”宋晓娣听完儿子说的话后,也有点想不明白,一个村子的做到这个份上还真的是少见了,更何况前年的时候,秃子他**住院开刀,秃子满村借钱,光自己家里就借了他三千多啊,没想到竟然会换来这么样一个结果。

    “这有什么,我是早看出来了,那年我虽说出的不多,但也有五百吧,那小子自从把钱还给我后,就是爱理不理的,好像谁欠了他一般,哼”老村长在一旁说道,说的难听的话,那钱都是自己的棺材本呢。

    这种事情,说也是说不清楚的,赵羽晨听着母亲的和老村长的话,想起了秃子在山上说的话,不由的笑了笑,正如秃子所说的那般,他呀是被猪油蒙了心了,不然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在说了,早上找到他店里的时候,他那母亲也不像是多善良的人啊,倒像是个彪悍小老太。

    不过这里面也不得不说出了个变数,本来按照秃子的想法,肯定是知道县里的警察不会管这些狗屁倒灶的小事情的,这种丢家禽的一般都是村子里自己解决了。

    在一个只要给他最多三天的时间,怕是这些都会被他收拾干净,直接制成熟食放着了,那个时候,谁又能找的到,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如果是别的人,他还真可能就成功了,偏偏碰上的是赵羽晨这个变数,功亏一篑,现在嘛闹的附近几个村子满村飞扬了。

    赵羽晨不知道的是,经过这件事情以后,附近几个村子里那些整天无所事事的人,心里都已经打定了一个主意,就是不去招惹他,真要接触上他,也是他说什么就什么,反正你说的就是对的,这样你丫的总不能叫人来吓我们了吧。

    说了一通后,几人坐上了饭桌准备吃饭,了解了事情后,宋晓娣又趁着大家坐那里聊着的时候,又去做了几个菜,不然这么多人,光桌上的几个菜根本就不够吃的。

    彪子人高大壮,吃饭也是如此,别人还没半碗,他已经一碗下肚了,连吃了两碗后,才放下了碗,眼巴巴的看着桌上的菜,那依依不舍的眼神,很明显是没吃饱。

    “彪子,还没吃饱吧,在去盛吧,没事,饭管够”宋晓娣看着彪子的神情说道,那个表情和小时候赵羽晨小刀他们没吃饱时看着饭桌上的那种表情极为相视,当然,这里面也有对彪子的一份关爱。

    赵羽晨在聊着的时候,和父亲还有老村长几人说了,以后彪子就帮着他干活了,同时也把彪子的身世简单的说了一下,没想到这么一说,老村长就马上记了起来,按他来说的话,彪子他爷爷还是他多年前的朋友呢,只是彪子爷爷人比较倔,一直不知道拐弯,和老村长差不多一个脾气,所以闹僵了,虽然彪子爷爷去世的时候,老村长也去过,不过那个时候,老村长对彪子的事情还真的不是很清楚,不然说不定也会把彪子领回家了。

    都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农村更是如此,以前可能还好一点,但随着和城市的慢慢接轨,现在农村里的很多事情也都是朝着钱看了,如果家里穷一点的,那么除了几个非常好的亲戚朋友会经常往来外,其余的基本上就是差不多路上看到问候一下的那种类型了,就怕和你多说几句你要问他借钱的那种心理。

    屋里的几人正吃着饭的时候,院子的门被人敲响,随后门口就来了一人。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