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五十八章

    进来的是赵德胜的老婆,手上拿着一只黑色的塑料袋,卷包着一个方块似的东西,看见走进来的人后,宋晓娣迎了上去。都是一个村的,她和赵德胜的妻子关系也还算是过的去,虽说没有多好,但碰上也能聊上两句的。

    赵德胜和赵大勇终究是拉不下面子,亲自把钱送到赵卫国家里,让他转交给小刀他们,最后从村里的财务上先支出了两万三千元的现金,虽然说小刀他们一帮人最多只有两百来人,但现实容不得他们在犯什么错误,到时候要是小刀他们不满意,还不如现在多拿点算了,把钱交给在家里还是一头雾水的老婆后就和她说了一句送到赵卫国家里。

    此刻已经是赵德胜的老婆第二趟来了,第一趟来的时候,屋子里没人又回去了,在到村委会的时候,在门口的几人聊着的话题让赵德胜的老婆也明了了事情,和为什么要送钱到赵卫国家的缘由了。

    “晓娣,这是两万三千块钱,你拿过去点点,到时候叫羽晨在小刀他们面前多说几句好话吧,这次的事情是老赵他们糊涂了”赵德胜的老婆,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妻子,看起来很有主见的样子,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后,竟然也会说起了好话,不然按她的性子很难说会不会打破沙锅问到底,到底是谁对谁错了。

    把钱送到后,和迎上前来的宋晓娣聊了两句,赵德胜的老婆就赶着时间离开了,在家里的赵德胜还等着她回去递消息。

    拿着这两万三千块钱,宋晓.娣有点感到烫手,走进去后,担忧的问着大家:“这算不算是敲诈?”

    听见了母亲的话,赵羽晨噗哧一.下,差点被刚拿起的碗里的酒给呛着,这也能算是敲诈吗,如果不是小刀有准备人叫的更多的话,怕是自己几人吃了大亏不说,那些丢失的鸡鸭也找补回来了吧。

    不过严格的说来,这也确实算.是敲诈了,不过这种事情,赵羽晨就不相信赵大勇他们平时没少干,反正这个钱又到不了自己的手里,怕什么,在说了赵德胜父子那熊样,还能怎么样。

    “行了,你知道个球,当时的事情你又不知道,乱说什.么”赵卫国在旁边说道,虽然他也不清楚事情到最后是怎么处理了,不过看现在赵德胜他都让家里人送钱来了,肯定就是吃了很大一个亏了。

    “我不就是问一下,儿子不是你的啊,如果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我看你怎么办”宋晓娣听见了赵卫国的话后,朝着他就是一吼,被妻子这么一吼,赵卫国倒焉了下去,瞧得坐在一旁的老村长和赵卫军两人差点哈哈大笑了出来。

    “妈,没事的,放心吧”赵羽晨开口说道,在不开口,怕.是战火要在父母身上出来了,一切不利的因素要排除掉。

    吃过饭后,赵羽.晨把老村长和大伯顺道送到了村委会的口上,此时正是中午刚刚吃过饭的时候,在村委会的大门外几张长条凳子上,坐着五六个人,正坐在那里聊着磕着,看见赵羽晨的车子后,顿时音量都小了许多,话题也明显的转变了,赵羽晨听到耳里的就是什么,浇过水啦,是啊是啊,你的呢,什么的。

    在车上赵羽晨问彪子,要不要去家里拿换洗的东西,本以为是没什么东西好拿的,没想到彪子竟然连连点头,像是家里有什么宝贝似的,要赶紧搬过来。

    出了村后,沿着公路过了白水村,又沿着一条土石路,拐进了大约十来里路后,才到了弯子沟村,弯子沟村因为村前不远处有条长长的像是钩子一般的弯弯的小渠道而起名弯子沟,三面都靠着山,附近田地极少,只有小渠外面朝着公路的方向才有一些地。

    彪子的家在弯子沟的西侧,车子是开不进去的,只能开到村口,和附近几个村子一样,这些村子也不知道的村道都是狭窄的,最多可以两辆手拉车相向交错,可能是原本沿着村道造房子的人也没想到,没过几十年,村子里一些人就都能开上洋车了吧。

    下了车后,彪子在前面带着路,让赵羽晨没想到的是彪子这个有点憨傻的家伙也和自己一样,不喜欢身上带着钥匙,把钥匙藏在了门口的一块大岩石上,不过看着那块有点平整的岩石,赵羽晨相信,除非有两个吃的很空的壮年人过来,一起搬着才有可能把这个差不多有一米左右宽度,三四白公分厚的岩石给撬动起来,寻常人怕是不好打这个钥匙的主意了。

    随着彪子进了屋,赵羽晨才发现彪子的这个屋子真的是很落魄了,里面看不见一件电器的存在,整个房子称为渔网也不会过份到哪里去,除了摆放着一张床的小屋子上方,看不到有光线渗透下来,其余几个屋子包括一进来的大屋都能看到无数束光线从屋顶上照了下来,也不知道屋顶上的瓦有多少时间没整理过了。

    “师傅,我拿好了”彪子在摆放着床的屋子里待了一阵后,手上拿着两本漫画小说走了出来,感情他来主要就是为了拿这两本书来的。

    “彪子,你手上拿的是什么”赵羽晨问道,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没想到随着赵羽晨的这句话问出后,彪子的情绪明显的低落了下去,谁说他是傻子来着,傻子会有这么敏感的情绪吗。

    “这是爷爷买给我的”彪子抬起头把手里的书递给了赵羽晨,然后两眼望着他问道:“师傅,你不会把它没收吧”

    赵羽晨接过了彪子口中爷爷买给他的漫画书,虽然已经买来好几年了,但几本书除了书角看上去是因为常翻动的原因有点卷角外,其余的地方包括里面看上去还是和新的没什么区别,只是可能是长期放在屋子里,还是因为时间长了吧,书上带着一股霉味。

    赵羽晨拿过来看了看,就把两本明显是小学生看的漫画书递给了张着大大眼睛看着他的彪子,看了看彪子

    “如果你要看,我以后给你多买些来好不好?”

    “好,师傅,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彪子听见了赵羽晨的话后,两眼一亮,又像是有点不敢相信似的小心翼翼的问道。

    “真的”赵羽晨也不知道彪子怎么会是这个神情,这么大的人了,不过仔细想想和看看屋子里看到的也知道了彪子过的是什么生活了。

    赵大勇这个傻*,也不知道对彪子好点,不过如果真的赵大勇对彪子很好的话,怕是彪子这个有点憨傻的家伙也不会和自己赌,而是和自己拼命了吧,还好还好。

    赵羽晨也懒得再和他废话,等彪子关上门后,直接拉着彪子到了县新华书店,给他买了将近两百块钱的漫画书,当下把彪子高兴的一直合不拢嘴,从小到大,除了那次爷爷带着他上县里的时候,给他买了两本人家书店处理的书,此外就没人给他买了,虽然他不识字,但是漫画书里的图画却是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赵羽晨也想不到的是,彪子为何有这么大的一身力气,和漫画书里的几张漫画也有关系,那几漫画里有一张是一个人举着块大石头,还有一张则是背着小石头跑的图画。

    在山里什么最多啊,就是这些石头了,从小到大没事就抱着石头走的家伙,力气不大才怪了。

    看了看彪子身上穿的如同是泥里滚过的一件外套和裤子,就像是几百年来没洗过似的,也不知道这家伙,别人都传羽绒服了,他就件外套也不会冷,赵羽晨狠了狠心,准备放放血,要想马儿跑,就的给马儿吃草,不把他全身衣服配两套,怕是那床家里老妈刚拿出来给他睡的被子不用两天,一晚就会变黑了。

    带着彪子开车到了县里唯一的商业街上,选了选后,选定了一家森马专卖店,车子停在一边,带着彪子走了进去,临下车的时候,彪子还想把一大捧书捧在手里,直到赵羽晨和他说,书都被他弄脏了后,才依依不舍的放到了一边,尾随着赵羽晨走进了森马专卖店里。

    专卖店的品质服务和一般的服装店还真是一个样,虽然里面也同样是拿提成的,但是有两个导购员看见前面走进来的赵羽晨眼睛一亮,不过看见紧跟赵羽晨进来的彪子后,原本正准备走过来的脚步顿时就停了下来,只有一个导购员看见走进来的两人后,走了过来,对着彪子身上脏兮兮的衣服也依旧是笑语如花,走上前来询问买些什么。彪子哪知道怎么回答,红着脸支支吾吾了半天蹦跶不出一个字来,把脑袋转向了走在前面看着衣服的赵羽晨,在他的心里都已经好长时间没漂亮女人会和他说话了,当然他师傅的母亲除外。

    “服务员,你照他的身材帮他选一套吧,从头到脚的”赵羽晨看了看后,转过身子,对跟在边上的导购员说道,刚才另外两个导购员的动作他也看的很清楚,哎,都拿提成了还嫌弃什么客人呢,谁的钱不是钱。

    那个在赵羽晨边上的导购员听见赵羽晨的话后,马上对着彪子的身材看了几眼,然后走到一旁拿着架子把挂在墙上的一套搭配的衣裤给拿了下来。

    “哎,小然,你傻了,他这么脏,如果试过不买怎么办”看见赵羽晨让彪子进试衣间试衣服后,在后面看着几人的其中一个导购员走了过来,在那个叫小然的导购员耳边说道。

    “不会的,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叫小然的导购员信心满满的说道,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信心,如果赵羽晨真的只是让彪子试试不买的话,她可就惨咯。

    那个过来的导购员看看说了没用后,无奈的不再言语,又转了回去,前面的这个人还有点购买力,后面的那个根本就是一个乞丐嘛,不听老人言,到时候看你哪里哭去。

    这个叫小然的导购员给彪子选的是一身蓝白相间的衣服,和一条棕色休闲裤,穿在刚从试衣间出来的彪子身上立马让彪子如同变了个人样,看着在镜子面前的彪子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叫小然的导购员抿着嘴笑了笑。

    “师傅,这,这是我吗”彪子照了照后,走到赵羽晨的身边问道。

    “好了,就这一身吧,你在把另外那个黑白相间的也给拿一套吧”赵羽晨看了看后,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导购的眼光,原本一米八以上的彪子穿上这套衣服,马上人变了个味道一般,明显比刚才穿着不知道穿了多长时间的衣服好看多了。

    选好两套衣服后,赵羽晨又让这个叫小然的导购员帮彪子选了件有点厚的棉衣和两双运动鞋,更是把小然给乐的合不拢嘴,没想到这么一笔业务那两人不要,会落到这个刚来不到半个月的新人身上,虽然她刚才看上去像是信心满满的样子,但其实还是内心忐忑的,看来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不过两人好像年纪差不多大,怎么其中一个会喊另外一个师傅呢,搞不懂

    花了将近两千块钱,又跑到隔壁超市里把内衣裤一起买齐,如同做保姆一般赵羽晨带着有点手不知道该朝哪放的彪子到了小刀的会所里,把中午赵德胜老婆拿来的两万三千块钱扔给了在大堂上正打着牌的杜锋边上。

    看了看彪子,赵羽晨叫杜锋叫两个人带彪子好好的去洗一下,反正这里也有桑拿房洗浴房,不洗白不洗。看见赵羽晨带来的是彪子这个猛人后,杜锋点点头,安排了两个坐在他们旁边看着他们打牌的小姐带着彪子往里面走。

    “晨哥,还是你牛啊,我们回来后,和那个家伙打过的几人都说那家伙身上像是有铁块似的,手都打疼了。没想到你三下两下就收服了他,嘿,看来上次不是我自不量力的挑你了,实在是你太变态了”杜锋看见彪子在两女的带领下走了后,转了过来说道。

    “呵呵,不用这样说我吧,我也是凑巧而已”赵羽晨呵呵笑了笑。

    凑巧,说的轻巧,我上次的手脚到现在想起来还疼呢,杜锋听见赵羽晨说的话后,不由苦笑,上次还放着口气说第二天要把落井下石的几个家伙收拾一番,但是第二天却是酸痛的要命,根本就不能动手,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会不感觉到疼痛的。

    半响后,彪子在两个女的带领下走了出来,脸色通红的像熟透了的虾一般,两只手护着裆部。

    “你们两个不会把他吓住了吧”看着走过来的彪子神态后,杜锋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逗,竟然还这么纯情啊。

    “哪里有啊,杜哥,我们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那两个女的听见杜锋的话后,不依不挠的坐到了杜锋的边上用小手打着杜锋。

    看见彪子洗好后,赵羽晨带着彪子和杜锋说了句话后就起身离开了,身边的彪子在外面也像是回复了正常一般,没有在两手护着裆部,只是却紧紧的跟随着赵羽晨。

    “杜哥,刚刚那个人是谁啊,你怎么对他那么客气,还叫我照顾那个傻子一样没有半点情趣的人啊”两个女的等到赵羽晨和彪子离去后,在杜锋边上咬着耳朵问道。

    “他啊,就是我们的bss也叫他哥的人,叫你们照顾他带来的人是你们的运气,问那么多干什么”杜锋摆手推开了靠上来的两个女人,这两女人哪个不是身经百战的,没啥玩头。

    “啊,不会吧”两个女人顿时捂住了嘴巴,怎么可能,仔细的想想刚才那个年轻人,看上去也不像啊。

    “什么不会,我可告诉你们,别想着法子黏上人家,他可是正正当当的人,和我们不一样”杜锋看了看两人,想起赵羽晨这个刀哥口里一直喊着的晨哥,不混道上实在是道上的损失啊,这么能打,又有知识,和他们这些半吊子水的家伙根本是不能比的,靠种田能发财吗,对于赵羽晨安心当个小农民的杜锋是非常感到不解。

    出来以后,赵羽晨又带着彪子来到了几个人合开的山货店里,本来没有早上鸡鸭失窃的事情的话,他中午也是要来的,因为早晚梅子打了电话给他,告诉他,王健和李新义进山购山货的时候,赵羽晨爷爷村子里打到的一头大野猪,分到的十几斤的野猪肉都叫王健他们带了出来给赵羽晨家里,让赵羽晨自己在去处理。

    十一去过一趟山里后,十一月末的时候,赵羽晨带着家里碾好的晚稻米,和王建他们一起进过一次山,带着王健他们去过一次山后爷爷的家里,主要是为平时有个什么事情的也好带个话或者带点东西,这下没几天就用到了,要是以前的话,肯定是要等赵羽晨父母或者他大伯他们进山才能带出来了,不过那个时候就不是新鲜的了,哪像现在,能把新鲜的带出来。

    “羽晨哥,你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呢”梅子看见走进来的赵羽晨和彪子后,马上叫道。

    “等我,我看你是急着约会去吧,秦正那小子呢,怎么没来”赵羽晨刮了刮梅子的鼻子,嘴里说道,没想到梅子和秦正那个家伙会走到一对去,不过缘分这种东西还真说不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怕是他们两人也不会认识了,算起来自己还算是他们两人的红娘呢。

    “羽晨哥,乱说什么呢,我不理你了啊”梅子跺脚说道。

    边上的石晶晶巧笑嫣然,只是在她那笑花灿烂的脸上,眼里的一丝落寞一闪而过,如今的她虽然已经不再做陪酒小姐,但是对自己知根知底的赵羽晨,她只能把心深埋起来,虽然知道这个男人如今还是单身。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