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六十三章 免费广告上

第六十三章 免费广告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十三章免费广告上

    陆涛几人没有过多的停留,拿着手上的桃子上车后就急忙离去了,怕是拿回家显摆去了吧,赵羽晨看着远去的身影想到。

    他没想到的是还真是如此,小县城里没有掀起这股热潮,在市里先刮起了一股旋风,让赵羽晨的这种奇怪果实是大大的出名了一次,更是在短短的半天的时间里让众人所知晓。

    等到三人走后,赵羽晨和彪子吩咐了一声,让他在这里看着,不要让别人上来,憨憨它们也跟在彪子的边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赵羽晨发现憨憨它们竟然不排斥彪子,甚至还经常围绕着彪子玩耍,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或许是因为彪子的心纯吧。

    开上皮卡车回了家,先和父母说了下,接上父母后,就朝县城里赶了过去,找了一家父亲熟识的专门做竹篓的地方,花了一千块钱买了一百多只大竹娄,随后又马不停蹄的赶了回去。

    接下来的工作就很繁杂了,一家三口人,在加上彪子总共四个人,一人一个手电,拿着竹篓,进了山洞里,开始了辛勤的采摘。

    虽然赵卫国夫妇对于看到.的很惊讶,不过也没用开口问什么,毕竟比这更奇怪的事情他们也看到过了,更何况赵羽晨以前就和他们说过这边的山洞的事情,只不过他们因为种种的原因所以没有进去看过。

    因为那个红果的价值算起来比.起这些果树要高多了,所以一进山洞后,赵羽晨就和父母还有彪子先说了,先把地上不到膝盖高的灌木丛里的红果给摘了,那些掉下的就另外找了个竹篓装了起来,这些也都是可用之宝,不能浪费。

    四个人一直忙了两个多小时,.才把两百来株的灌木给扫了一遍,原本在手电筒的灯光照耀下,闪烁着红点的果实已经是不见了,就连地上原本在灌木边上散落着的红色果子也已经被捡了个一干二净。

    采摘完红色的小果子后,几人把目标对向了赵羽.晨移植进来的果树,虽然赵卫国对于黑漆漆的山洞里长着这些果实什么的还是感到挺奇怪的,直到赵羽晨说为了掩人耳目弄的才算是了解了一般,不在多说什么,而是加快了采摘的速度。

    山洞里的果树看上去不是很多,每种只有少少的.两三颗,但产量却是惊人,按照原本赵羽晨的估计是差不多一千个左右的数量,没想到两颗桃树竟然装了三个竹篓才没看见树上有桃子的踪迹,当然漏掉的也有,一个竹篓大概能装三百来个桃子吧,三个竹篓加起来就相当于赵羽晨的当初预计的产量了,想想空间里还有两颗桃树,那不是还有三框竹篓的产量。

    全部的水果采摘完后,整整装了差不多有二十.多个竹篓,那还是因为樱桃和大枣比较小不占面积,才少了好几筐,不然还要多。

    “羽晨,这些红色.小果子是干什么用的啊,难道也能吃吗?”摘完果实后,宋晓娣看见儿子一直待在那五六个装着比浆果稍微大点的红色果子面前,奇怪的问道。

    “妈,这些可是宝贝,都是什么药材呢,不过到底多值钱,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是很值钱吧,等过段时间你就会明白了”赵羽晨听见母亲的问话后,笑着说道。

    知子莫若父母,虽然是黑漆漆的山洞,只有几束手电筒的灯光照耀、但赵卫国夫妇还是能从儿子的话语里听出来,此刻的赵羽晨很高兴。虽然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这么肯定,但他们还是由衷的为儿子感到高兴。

    “好了,爸妈,你们先带彪子出去吧”赵羽晨看看差不多后,叫父母把彪子先带了出去,等到他们出去后,赵羽晨就开始了搬运的过程,把这些装着丰收的竹篓放进了空间里面,整整齐齐的排在了一个空旷的角落。

    这是空间扩大后的另外一个功能了,原本是每次进出都是在空间水潭的前面,但现在空间扩大后,赵羽晨发现现在从哪里出来,在进入空间后就回到上次的地方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光搬动这些竹篓堆一起就是很大的劳动量了,那些装满果子的竹篓可是不轻的。

    出了这个洞口后,赵羽晨又把边上一块巨大的岩石先放进了空间里,在走到门型洞口前调整位置后进入空间里,把石头移了出来,刚好堵在了洞前,这块岩石也不是很大,不过两三吨的重量,相信一般人是别想进入这个洞了,除非挖开这块岩石差不多。

    把洞口堵好后,赵羽晨也转身出了洞口,出来的时候,手上提着一个装了十来个桃子的黑色袋子,看着彪子那想吃不敢说的眼神,赵羽晨就感到好笑,虽然几个人在摘的时候,边摘边吃,也是吃了不少,但赵羽晨还是特意的装了些出来,专门递给了彪子。

    看着彪子高兴的接过袋子后,赵羽晨和父母一起离开了山头,临去的时候,赵羽晨又交代彪子,千万不要让别人进入山洞,有人走上堤坝,就叫他们走人。

    反正现在这一块都是属于自己的承包地了,赵羽晨也不怕别人说什么闲话,想想还真奇怪啊,原本以为只是自己得到的一个小鼎就能发财了,没想到在承包的地方发现的一个山洞里的古怪植物也能帮他带来一笔巨大的财富。

    按照临走的时候,陆涛和他嘀咕的那样,山洞的那批红果如果全部制成特效药的话,价值将是无法估算,更何苦在自己的空间里还有那一半的红果在那里种着,想想就感到兴奋啊,此刻,自己离亿万富翁第一次这么接近,不过一切还要看陆涛那的消息,要等他在仔细的研究下,有没副作用什么的,才能做进一步的打算。

    回到家后,赵卫国和宋晓娣想进入儿子的小鼎里一起帮忙在把空间里的那些水果给摘下来,但是赵羽晨拒绝了,原本在山洞里的那些他本来都是不想摘的,只是不知道新移植到山洞里会不会突然间干枯掉,才下了决心直接给一次性摘完算了。

    现在听父母要摘小鼎里的那些果树,他会摘才怪,反正这些挂在那里,无论是谁也偷不走,看不见的,没什么好急的,大不了等以后卖完那些摘下的在摘好了。

    带着父母进入了空间,让他们摘了一些吃的水果后,赵羽晨就不让他们在摘了,赵卫国他们对儿子说的话也觉得有道理,反正在这里别人进都进不来的,也没什么好愁的,也就不在坚持。

    不过他们在一次进入小鼎的空间里的时候,还是差点被吓了一大跳,原本前几次进入的时候,他们都很清楚的记得这个空间也不是很大,一抬眼就能望见头了,还有那个水潭,也不过就是比自己家的客厅稍微大点,哪想到现在竟然变的这么大了,抬眼都要望不见边了,特别是这个水潭现在竟然也是这么大了,看这个大小,都比自己住的新村还要大点了吧。

    不过对于看到的,赵卫国倒是比妻子更想的开,这么大不是更好,以后在里面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不用担心这不够,那不够啥的,如果不是掩人耳目,赵卫国都想直接在这个空间里开两块地出来种种算了,干嘛还在外面拼死拼活的种那两块地,他可是对这个空间出产的东西羡慕的很了。

    不过还好,两人虽然好奇心也非常强盛,但毕竟有一定的年纪了,在里面沿着空间溜达了一圈后,就叫赵羽晨把他们送出去了,农村里,人来人往的,什么时候有人推门进来就容易出事了

    “涛子,你说这些是不是那个赵羽晨自己种的啊?我怎么想也不对啊,怎么可能自己长成这个样子呢?”坐在副驾驶的王明看着前窗的玻璃,嘴里忽然发问道。

    “切,你要有本事你去给我种出来看看,这种东西谁种的出来,肯定是因为地理的原因才会出来的吧,他就是撞了大运,让他碰到而已”顾若盼听见王明的话后马上否定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了,不过我倒是想最好是赵羽晨自己种的,让我们也能跟着一起沾沾光,好好研究十万个为什么,到时候,什么诺贝尔奖什么的,说不定就飘到我头上来了”陆涛听见两人的话,笑了笑,他说出的这句话倒是他此刻真实的想法,不过这可能吗。

    自己在一个研究所里,穷尽无数人力物力,也没研究出什么能改变植物基因,形体的研究,就赵羽晨那一个种田还没半年的家伙能搞出这种东西吧,他不禁的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想的。

    陆涛知道此刻自己急需要做的就是赶紧把收集来的数百颗红果和几个水果好好的研究一番,看看到底藏有什么秘密,或者副作用什么的,对于这些已经超出了他想象力的东西,他是充满了无限的热诚,相信,所长他们也会全力攻关这些的,毕竟这些研究出来的话,对于科学来讲是一个里程牌的意义。

    “哎,快看,那边怎么了”几人正在聊着的时候,顾若盼突然指着马上要上的大桥说道,只见到新造不到一年的大桥人行道上,围着一圈的人,边上还停了数十辆的车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走吧,这些事情与我们没关系的,反正人那么多了,也不差我们几个,还是赶紧回去吧”王明看见陆涛把车子慢慢的停了下来后赶紧说道,他现在急着回去把生产新型护肤产品摆上日程,也确实是挺急的。

    只是此刻在三人里,他却是最没有地位的,车子是陆涛开的,他没办法阻止,更何况坐在后面的顾若盼大小姐都发话了,陆涛更是乖乖的听话,把车子停在了人群的外围,在他们这辆车子的前面停着一辆新闻处采访车,以及数量警车。

    “你不要急,你妻子和孩子马上就赶过来了,快点,先下来吧,站在上面危险”还没走到人群里,就听见一个喇叭在大声的说着,边上附和着无数的话语,都是劝说着什么的。

    顾若盼看上去是个弱女子一般,但此刻却是猛的很,把手上拎着的袋子护在胸前,两手抱拢,整个人曾三角形般在陆涛和王明一左一右的包围下朝里挤了进去。

    因为这里是大桥上,所以人员远不如商业街繁多,三个人用了点劲后就挤到了前头,这年头,看来看热闹,也不一定就是普通的百姓的啊,高深知识分子也是如此。

    挤到前头后,周围被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给拦住了,不让几人在往里面挤进。三人看见,在他们的面前,一个中年男子,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在十二月的寒冬里,就穿了件毛衣,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外套,半蹲在大桥的护栏上,脚边的护栏上还放着四五个灌装啤酒瓶子,嘴里正不时的呢喃着什么,说着说着就突然站了起来。

    而在离他五米远的距离,站着一个穿着西装,一头油光闪亮的头发,带着副眼镜,约莫三十来岁的青年正拿着个喇叭不停的在劝说着什么。

    在那个戴眼镜青年的后面,则有一个录像机一直对着他们,边上还站着一个拿着话筒的女记者,正不停的在嘴里说着什么,这年头,什么最赶时间,就是新闻时效,所以现在的这些记者无不都是消息灵通人士,往往一个地方刚有事情发生,可能他们就已经知道了,有的甚至比警察急救人员都要速度快。

    “我要我老婆,我要我儿子,他们在不来,我就跳下去了”那个在上面就像是发着酒疯的中年男子站起来后,两手挥舞着,嘴里大吼大叫的说道。

    单薄的身子,在桥头的护栏上显得渺小,特别是这条桥是在围绕着市郊流过的一条大河,四周空旷无比,不时有风直接从远处吹过来,还好今天的天气比较好,没有刮什么大风,不然怕是几阵风吹过,这个中年男子就在上面要站不住脚,随风而去了。

    如果真的掉下去的话,这个中年男子的姓名多数是要不保的,因为这座大桥离下面最少有十几米的高度,而且应为河水稀少,此刻,很多地方已经露出了沙石堆,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下面又都是石块什么的,不死才怪。

    “他**的,碰上个疯子,要跳直接跳下去好了,在这里装腔作势半个小时了,还不跳下去,真是一个窝囊废,难怪老婆小孩要离开”边上的一个协警小声的和旁边的警察说道。

    “别乱说,那边录像机对着的”另外一个协警小声的说道,看他的神色,怕是也有一丝不耐烦了吧,可能如果没有摄像机对着的话,他也会说出抱怨的话来了。

    “你听我说,你老婆孩子现在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但是你也应该知道,需要一点时间,所以一下子肯定是到不了的,你先坐下好吗,等下他们就会到了,有什么事情好好说”那个拿着喇叭的男子又在喇叭里喊道,生怕站在护栏上的中年男子一不小心掉下去,一番心血就白费了。

    可能是因为听进了那个拿着喇叭的男子说的话吧,原本正在护栏上跳独舞一般的中年男子又像刚才一般,慢慢的蹲了下来,就那么的蹲坐在不足二十公分的护栏上,还不时的拿起灌装啤酒喝两口,但眼神却一直看扫着桥面上,像是怕有人乘机把他拉下来一般。

    “走吧,走吧,不要看了,不就是在作秀”王明看了一会后,就对着顾若盼和陆涛说道,这明显就不是想跳下去吗,还有什么好看的,还是赶紧回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为好。

    陆涛和顾若盼看了看,这个中年男子也确实是不想跳下去的样子,就点了点头,三人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听见刚才那个拿着喇叭的男子又焦急的喊了起来。

    原来那个中年男子喝下几口酒后,又站了起来,嘴里嚷嚷着,你们都是骗子,全都是骗子什么的,情绪极其的不稳定,就像是马上要跳下去似的。

    “老公,你这是何苦,不就是公司没了吗,我们从头再来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寻短路啊”就在拿喇叭的男子也要按捺不下那个中年男子的时候,从人群外面传来了带着哭音的女声,然后围拢的人群让出了一条道来,从人群后面走出了一个清丽的女子,左手牵着一个才七八岁的小孩子,眼里流着泪走了过来。

    “不要在过来了,就站在那里,听我说,小雯,我对不起你,悔不该当初不听你的劝啊,现在一切都没了,公司没了,房子没了,车子也没了,还欠下了一笔大债务,现在更是天天被高利贷的追讨着,用这个方法只是想和你们见最后一面,人一死百了,只要我死了,你们的生活就会平静下来的。

    别说,你就听我说好吗,本来我是想悄悄的离开这个世界的的,但是,但是我想在走的时候在看你们一眼,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了,我真的是做不出这个选择啊,老婆,原谅我吧,下辈子我在来找你,好好的补偿你好吗?

    贝贝,你一定要听妈**话,以后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要好好的保护你妈妈,知道吗,爸爸没用,保护不了你们,以后你一定要做个男子汉”中年男子带着哭音说道,更像是临终的遗言一般。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