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六十五章 救命稻草

第六十五章 救命稻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十五章救命稻草

    就在赵羽晨还不知情的情况下,水果出名了,而且是疯狂的出了名,那些还围成一圈看着他们的围观者一个个都被弄懵了,这是在演戏还是怎么的啊,用的着这么夸张吗。

    众人还在那里围着两个吃了螃蟹的人询问的时候,那个女记者已经回过头和摄影师交头接耳,很快两人离开了现场,上了那辆新闻采访车朝着市区的方向行驶了过去,那几个警察也纷纷收队回家,几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

    当天晚上的都市新闻就播放出了白天在大桥上发生的这一幕了,而且新闻还有点长,整整播出了将近三分钟才结束,对于这戏剧性的一幕,电视台还给了那个奇怪的水果来了好几个特写,把电视机前的许多观众都给搞懵了,只有现场待过的那些人看着电视新闻露出了会意的一笑。

    “龙哥,是我,对,实在不好意思,你放心吧,欠你的钱我一定能还上,你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好吗”回到了妻子的娘家后,王铮亮打了一个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人低声祈求着。

    “呵,也不是不行啊,你老婆还挺嫩的吧,晚上带到我店里,就给你两个月又如何”电话里先是传出了一个女子的呻吟声,随后电话里头男子发出阴狠的声音说道。

    “龙哥,你这不是逼我吗,你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以前我也帮过你忙的吧,你总不能把我逼上绝路吧”王铮亮对着电话祈求着说道。

    这世界永远就是这么现实,一个.月以前,这个叫龙哥的家伙还在自己的面前,一口一个王哥,热乎的不能在热乎了,一个月后,自己却要面临老婆都要被人惦记上的局面,不由的不感叹一句,这世界真他**的现实。

    整三十万的借款,如今在他们.的计算下,已经变成了四十万了,这才短短的半个月的时间,王铮亮的心里也不知道当一个月后,这笔钱会变到多少,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把自己老婆送过去的禽兽行为,回头看了看在低声安慰着岳父母的妻子,王铮亮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搏一搏。

    “给你最后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到时候你还是不.能把钱还上,那么对不起了”龙哥可能是仔细的考虑了一番吧,给出了一个最后的期限,也不敢把王铮亮逼的太狠了,毕竟他在市里也待了许多年了,谁知道有没什么说的上话的人,到时候一句话,自己辛苦几年的局面就会彻底消失了。

    “谢谢了,谢谢了,龙哥”王铮亮听见电话里头给出的.最后期限赶紧说道,这已经比他预想的好多了,原本今天就是他们上门催讨的最后日期,现在能听到一个星期的期限,王铮亮已经很满足了,现在他唯一希望的就是在这一个星期内挣到这笔钱,先把这笔高利贷给还上。

    王铮亮也不是没想过逃走,只是世界这么大,他.却无处可去,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逃走,那么一直跟着他妻子的那两个人绝对会做出禽兽一般的举动的,他很清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才会郁闷的喝酒,做出轻生的举动来。

    现在的他有点.庆幸自己被人给救了,不然到时候等待他妻子儿子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他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在现场吃过那个诡异奇怪的水果,几年的商海生涯湿他强烈的意识到这里有一个庞大的商机,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什么水果可以给人带来梦幻般的感觉,让人回想起以前所发生的那些幸福甜蜜的往事,没有,但是他却尝到了,也挽救了他一心求死的灵魂。

    王铮亮意识到,这是一个机遇,一个能让他重新开始的机遇,只要抓住这个机遇,那么带给他的将是巨大的回报,捏了捏拳头,王铮亮找开手机上的号码,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个给了他希望的车牌号码。

    “喂,鸣山,你帮我查一下9527的车牌号码,对,是我们市里的,急用,要快啊”王铮亮接通电话后,对着电话那头吩咐道,现在还有许多的人因为消息的不灵通,所以还不知道他的事情,刘鸣山也是如此。

    刘鸣山在交通局已经待了三年了,还是通过王铮亮活动才上去的,虽然如今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副大队长,但是对王铮亮却是绝对的信服,一接到王铮亮的电话,马上跑到办公室里找了一个人查了起来。

    现在的社会是网络社会,除非一些军事机密不好找,没什么信息不能在网上找不到的,所以刘鸣山很快的就根据王铮亮提供的车牌号码查到了车主的信息,只是看了看登记的地址后,眉头有点皱了起来,嘴里小声嘀咕着。

    “刘队,还要查什么吗”那个帮忙查资料穿着制服的女子笑着说道,只是早已过了青春如花的年纪,看上去已经快四十的年纪笑起来有点不是那么个滋味。

    “哦,不用了,谢谢你了啊,湘姐”刘鸣山回过神来对着湘姐谢了声后,就赶紧拿起资料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打电话给还在等着消息的王铮亮了。

    接到消息后,王铮亮马上到屋子里记下了刘鸣山提供给他的地址,随后对刘鸣山道了声谢后就挂掉了电话,对记载着两行地址的纸条,无比珍重的放进了袋子里。

    “爸妈,小雯,我出去一下,放心吧,我会找到办法的”王铮亮对着还在诉说着什么的三人说道,有了希望,谁又会想去轻易的丢弃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是想不出办法,他又怎么会借酒浇愁。

    “爸爸,爸爸,我不让你走”一旁正静静坐在茶几边上写作业的贝贝看见爸爸又要离开后,马上跑了过来,两手紧紧的抱住了王铮亮的大腿,嘴里喊道,生怕爸爸这一出去,就在也不回来一般。

    “贝贝乖,爸爸出去下就回来,快点松手好吗”王铮亮蹲下了身子,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和言细语的说道。

    “我不,我不嘛,爸爸,要不然你也带着我一起出去好吗”贝贝不依的摇头,依旧紧紧抱着王铮亮的大腿,不肯松开丝毫。

    “算了,铮亮,竟然贝贝不肯让你走,你抱着他吧,这几天他半夜老是吵着叫着你呢,这里是一万块钱,还是你上个月给我们的,你先拿去用吧,反正我们也用不了什么”王铮亮的岳父走过来说道,随后转过身子,从一个看上去已经很久的柜子底下拿出了一个袋子,翻开袋子后,是一沓还是很新的百元大钞,拿起来后,塞到了王铮亮的手里。

    “这,爸,我就不矫情了”王铮亮接过钱后,沉思了一番,随后说道,眼珠里已经带着点点泪花了,没想到在这个最困难的时候,两老还如此对待自己,而自己那个同胞哥哥却是躲得远远的,有钱也不肯拿出分厘。

    王铮亮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不在犹豫,抱起儿子,大踏步的朝门口走了出去,腰身笔挺,看的后面的老人不停的点头,这才像当年我把女儿交给你的王铮亮啊。

    走出已经有三十年历史的居民区后,王铮亮抱着儿子拦了一辆出租车,说了地址后,就坐在座位上想着等下该如何去说,怎么能让别人相信自己说的,随着路程的慢慢接近,他的信心却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消退,毕竟此时的他没有任何的优势能的打动别人。

    无论他在车上怎么思考,出租车还是在二十分钟后,来到了他提供的那个地址门口停了下来,付好车钱后,王铮亮抱着儿子朝着敞开的大门走了过去。

    这是一幢被围墙包围住的房子,入眼的只有一个三米左右宽度的大门,当然有没想小门就不知道了,不过按说一般的归属于政府部门的大楼肯定是有小门存在的,大门边柱上挂着一块两米高,三十公分宽的白板,上面写着丽山市农技科研所八个笔墨舞就的大字,一进大门后,笔直面对的是一撞六层楼的大楼,看上去有点灰旧,从大门到大楼的短短二十来米的路程,种着各色花草绿树,甚至在大冬天的还有鲜花在绽放着。

    “哎,你找谁啊,过来登记一下”刚刚跨进大门,没走两步路,从边上的传达室里就传来了喊声,随后传达室的小门打开,里面走出了一个六十岁年纪的老头。

    “大爷,我是来找人的,麻烦您通融一下好吗?”王铮亮停下了前进的脚步,转过了身子对着老头说道,大神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找人,可以啊,你找谁啊,我看看,认不认识,不过这里面的人还真没一个我不认识的,只要你叫的出名字,我帮你打电话”老头子倒是很好说话,接过了王铮亮递过去的香烟说道,牛气冲天的说道。

    叫的出名字,自己能叫的出名字吗,加起来还说了不到两句话,还是那个姑娘说,自己没说的,王铮亮听见老头的话后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叫不出那个姑娘的名字,这叫他怎么说呢。

    就在王铮亮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好的时候,从大楼的后面开出了一辆轿车朝着大门驶来。刚好面对着王铮亮他们,王铮亮抬头一看正是9527车牌的那辆车子,忙从已经走到了边上的地方走到了大门的正中间,拦住了轿车。

    轿车被前面的人一拦停了下来,随后,车窗玻璃打开,从里面伸出了一个绑着辫子的脑袋,对着王铮亮不满的说道:“哎,我说同志,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拦车拦到了科研所里来了,要投诉什么的去信访办啊”

    “对不起,对不起,小女士,我想问下,另外一个开这个车子的姑娘在哪,就是十来点钟的时候,坐这辆车子的姑娘”王铮亮看见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姑娘后,马上道歉着问道,还好没说出小姐两个字来。

    “哦,你要找若盼妹子啊,自己进去找吧,在三楼308室”中年女子想了下后说道。

    王铮亮谢过车上的女人后,又走到了传达室边上和老头说了要找的人的名字后,签了字抱着儿子朝大楼里面走了进去。

    “这个地方也要送礼吗,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达室的老头看见提着水果篮子的王铮亮不解的摇摇头,一步三摇的走回了传达室。

    这种大楼的楼梯倒是比一般的要宽许多,足足有两米左右的宽度,人走在上面倒是不用担心太过狭窄了,王铮亮抱着儿子很快就到了三楼,走到了挂着308号码牌的门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点像是去面试时候打气的感觉。

    伸手在门上敲了三下后,屋子里传来了清脆的请进的声音,推开门后,屋子很大,差不多有五六十平方,到处摆满了各种小仪器和瓶瓶罐罐的,王铮亮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子正拿着试管在一旁的一个仪器上摆弄着,也就没有出声,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

    顾若盼好不容易把水果给分解开来,看着汁液在机器里进行分析后,才转过了身子,用手把垂下的发丝往后挽了挽,看见王铮亮和他抱着的小孩不由的一愣,这两人是,好像有点映像。

    “你好,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顾若盼仔细的回想了一遍,也没想起面前的这个男子是谁。

    这也怪不得她,来的时候,王铮亮已经在岳父母家里仔细的梳洗了一番,而早上在桥上的时候,王铮亮已经喝了许多酒,头发蓬松,眼睛发红,脸色苍白又不停的大叫着,和现在是一点也不相向,其实这个时候只要趴在王铮亮怀里的贝贝转过头来,顾若盼是肯定能认出来的。

    就在王铮亮想开口的时候,在他怀里的儿子转过了脑袋,看见了拿水果给他吃的顾若盼后,马上喊道:“阿姨”

    “哦,我想起来了,是你们啊,现在没事了吧”听见贝贝的喊声和看见贝贝的相貌后,顾若盼想起了早上的事情,马上拍了拍脑袋说道。

    “你叫我老王吧,现在我没事了,早上是我糊涂了,这不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还要糊涂下去呢”王铮亮把提着的水果篮子放到了桌上说道。

    “你先坐下吧,我给你倒杯水,其实这可不关我什么事,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你可别放在心上啊,这个水果你还是拿回去,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点”顾若盼看了眼水果篮子后说道,从早上的情况就能看出来,面前的这个人现在的情况应该不是很好,对于他还花钱买水果虽然赞赏,但不赞同,毕竟自己没做什么,又怎么能接下礼物。

    王铮亮双手接过了杯子后,感激的说道:“不对,如果没有你,可能现在我已经不在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行,你可是我的恩人啊”

    顾若盼听着王铮亮的话感到高兴,原来自己也做了一件好事啊,想想在家里老爷子经常说什么助人为乐的,原来帮助别人,真的能让自己也感到高兴的。

    就在顾若盼想开口的时候,一旁的仪器发出了鸣叫声,顾若盼忙走了过去,把机器关掉,同时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各项数据,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无比。

    “老王,你在这坐一回,我先送点东西到隔壁啊”顾若盼不等王铮亮说什么,就火急火燎的拿起了试管和打印出的相关数据出了门。

    “贝贝,别乱动,坐好”就在等待中的时候,王铮亮发现离开了自己怀抱的儿子正把小脑袋朝那些自己也不懂的仪器上凑,赶紧喝道。

    “没事,他看看好了,不要紧的”顾若盼走了进来,笑着说道,同时用手摸了摸贝贝的脑袋,比囡囡的脑袋大了一点。

    “是这样的,恩人,我想询问一下那个早上你给我的那个水果是不是已经量产了啊,如果是的话,我想把经营权给承包下来可以吗,这关系到我的一生了,本来我是不好意思提这个的,只是,实在是”王铮亮看见顾若盼进来后,也不再支支吾吾,直接请求着说道,毕竟这关系到他一家生死攸关了。

    顾若盼听见老王说的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个水果自己都还在研究呢,虽然现在还有些数据没出来,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但是自己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帮那个赵羽晨做主啊,自己又不是他的谁,在说了,这个水果应该也没多少吧。

    “你也别叫我恩人了,直接叫我小顾吧,恩人叫着别扭,这个事情我也不能怎么说啊,没法答应你什么,因为这种水果也不是我们科研所培育出来的,最多我只能帮你问一下”顾若盼想了想后说道。

    王铮亮听见顾若盼的前半句话有点崩溃的感觉,好不容易把全部的希望就压在了这个奇怪的水果上面,竟然收到了没法答应什么的话语,还好顾若盼紧接着的话让他心脏稍稍感到那么好受一点点,他也看出来了,面前的这个女子是一个心地比较纯的,她应该会帮助到自己吧。

    现在的王铮亮纯粹就像是一个在钢丝绳上行走的人,只有摘到对面的果实才一切皆有希望,如果说在这里顾若盼这里碰了壁的话,那么生活这两个字对于他来说就会变得黑暗,所以此刻的他只能寄希望于顾若盼的身上,希望她能帮自己问出个好消息来。

    当然如果真问不出什么来,没有希望的话,他也想好了,把身上的这一万块钱带着岳父母妻子儿子好好的在吃一顿,然后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吧,因为他能想象出到时间自己交不出钱的话,后果会怎么样,与其到时候全家受罪,不如提前了结。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