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六十九章 不能做傻事

第六十九章 不能做傻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十九章不能做傻事

    看到这个伤口上的疤痕一般的薄片,简直惊奇的让人不可思议,难怪说会比云南白药还要好上几倍,这种速度,就是云南白药也没有的啊。

    王铮亮只感觉到额头上一阵冰凉,刚才在地上猛嗑了三个响头,还别说,真有点痛,但是顾若盼好像在自己额头上弄了几下后,就不痛了,不由的奇怪万分。

    对于刚才自己对赵羽晨说的话,王铮亮并不后悔,因为自从自己出事以来,求爷爷告奶奶,跑遍了无数人,却得不到一丝的帮助,而赵羽晨这个才和自己见过一面的人,能有这么大度就相信自己,自己为他做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到如今他也看明白了,这年头,虽说钱是万能的,但同样因为钱也能把人推入深渊,让你无可自拔,现在的他对钱也不会那么看重了,只要把高利贷的钱还上之后,就帮赵羽晨打理他所说的那家店,平平淡淡的和妻子他们过日子吧。

    “咦,若盼,你怎么知道这样也行的啊”赵羽晨看了看王铮亮的伤口后,奇怪的问道,刚才的郑所长他说这种果子是种药材,但也太神奇了,让赵羽晨不感到奇怪都不可能。

    “咯咯,我比你聪明啊,所以我知道”顾若盼听见赵羽晨的问话后,抬起了脑袋,扫了一眼赵羽晨,笑容满面的说道,明亮的眼眸看上去格外闪亮,看你还装沉稳样子。

    这是什么话,赵羽晨被顾若.盼打击的不再言语,自己又不傻和他们这些搞研究的比聪明,那不是如同蚂蚁拦大象,根本没法比的事情。

    “嘿,羽晨,你理她呢,这丫头在实验.室里,拿我当试验品了,喏,你看我这个手指头,就是他故意弄坏的”陆涛凑上来竖起中指诉苦,在他的中指指端,有一条,小小淡淡的疤痕还遗留在那里,不过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到的。

    赵羽晨看了看陆涛的手指,又.看了了顾若盼,还真看不出啊,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狠,拿活人做实验,看来要远离她三分,不然什么时候,让她当实验品了都不知道。

    “什么嘛,陆涛你不要乱说好不好,是你自己弄伤了,.我才想试试看的,怎么能怪到我头上的啊”顾若盼听见陆涛说的不满的嚷道,看她那跺脚,扭腰的不依神情,看起来很像是在撒娇一般。

    这个时候,彪子提了一只已经收拾好的鸡走了过.来,赵羽晨也懒得在陪他们说废话,走下去,看着彪子怎么烧了,赵羽晨也奇怪,彪子看上去,有点憨憨傻傻,而且家境也不好,应该来说很少能吃上这些荤的了,但他炖的鸡偏偏美味无比。

    陆涛几人看见赵羽晨走到那个高高壮壮的叫.彪子的身边后,好奇心动,也忙跟了上去,看赵羽晨到底是在看什么。

    彪子的动作很.快,把整只鸡放入大锅里后,把放在一旁的水桶拎起来,倒了些水到锅里,差不多漫过鸡身的时候才放下水桶,随后跑到厨房里把装调料的瓶瓶罐罐给拿了出来,倒了些进锅里后,又跑着送了回去。

    盖上锅后,开始起火烧柴,整个过程,就像是整个人心神都沉入进去一般,离他不远的地方,堆着大堆的柴火,那是他从塔山上砍下来的。

    很快,香味开始袅绕整个山上,几个感到看着无趣又回到木屋子里看水果的几人不由的鼻子抽*动,想把这香味全都吸进一般。

    “好香啊,我好像肚子饿了”顾若盼狠狠的吸了一口充斥着香味的空气后,两只眼睛在也不看竹筐里的水果,探向了门外有两个身影的土灶。

    “我的肚子也饿了,走我们赶紧去看看,别让羽晨给吃完了”陆涛和陈中相视之后,一起冲了下去,顾若盼拉着不停的念念有词的王铮亮的手也走了下去,就是这样,王铮亮的嘴里还说着广告效应,食用效果一类的词语。

    接下来的场面就很搞笑了,王铮亮躲在土灶的一边,嘴里头不时的说些什么,而陆涛陈中几人则站一边不时看下锅,不时看看老王,不时的又看向坐在赵羽晨边上不停的向赵羽晨询问的小师妹。

    赵羽晨快被顾若盼叽叽喳喳的声音给弄崩溃了,自己好不容易能一直全程看着彪子是怎么烧的,没想到才一半的时间不到,顾若盼就跑来,蹲在边上不停的东问西问了。

    什么为什么会这么香啊,好不好吃啊,怎么才能弄出香味啊一类的问题是把赵羽晨问的不知道怎么解答,很想对顾若盼直接来一句直接去问十万个为什么好了,不过想想还是最终没说出口,他很担心自己说出来后,会不会尝到九阴白骨爪的威力,原本很文静的一个人啊,怎么熟了后就这么能折腾的呢。

    “师傅,好了”关键时刻,彪子说道。

    “哦,你去拿些碗筷出来吧,我们直接对着这里吃好了”赵羽晨听见彪子的话赶忙说道,避开了顾若盼的问题,自己拿起一个彪子拿来的碗揭开了盖子,先舀了碗鸡汤喝喝,精华可全在汤中。

    可惜的是陆涛,陈中顾若盼几人不晓得,直接把筷子伸向了整鸡,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炖煮之后,鸡已经很烂了,只要筷子一动就能夹下大块。

    “老王,来先喝碗鸡汤”赵羽晨看见王铮亮还在想着什么后,舀了碗鸡汤递给了王铮亮。

    “哦,谢谢您”王铮亮听见赵羽晨的话后,回过神来,看见赵羽晨递来的鸡汤后,忙双手接过来。

    刚才王铮亮一直在想着如何让这个水果一炮打响,如果做不到的话,这种水果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能有这么高的价格脱销,还好以前也见过一些广告之类的,现在在想了想后,想出了办法来。

    “羽晨,那个您开的那家店是专门卖水果的吗”王铮亮喝了一口鸡汤后,嘴里问道,这个称呼也是他叫了好几个才最终定下来的,叫他羽晨,以后不好定位,叫他老板,赵羽晨不答应这个称呼,最后赵羽晨还是叫王铮亮叫自己名字好了,自己又不是什么大老板或者大官的儿子,有什么不好定位的。

    “哦,是家山货店,就开在县城里,怎么了”赵羽晨看着王铮亮奇怪的问道。

    山货店,那不是更好,奇珍异果,不就是属于山货的一种,王铮亮听完赵羽晨的话后,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一石二鸟之计。

    “羽晨,我想出一个方法来,您看,您不是开了个山货店吗,这种水果应该也是稀缺水果吧,我想到时候以你这个山货店来推出,到时候既能把水果名气打想,还能给山货店做广告”王铮亮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至于一些细节上的问题要回去还要仔细的推断过。

    “呵呵,老王,这些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我就等着数钱好了,哈哈哈,先不说了,赶紧喝鸡汤吧,都快凉了”赵羽晨听见王铮亮的提议后也是心动,不过想了想,还是不随便提出自己的建议,这些东西还是有专业知识的人来的好,虽然不知道王铮亮的专业知识怎么样,但是只是在考虑中就能想到一石二鸟三鸟的人想必也是有几把刷子的。

    顾若盼虽然拿着筷子夹肌肉,但是看见赵羽晨自己喝鸡汤不算,还给老王也舀了一碗之后开始怀疑了,难道鸡汤的味道才是最好的,放下了筷子,拿起汤勺舀了一碗,喝了一小口后,马上发现原来这个鸡汤的味道比起鸡肉要好多了,不由的食欲大开,张嘴喝了一大口。

    这下坏菜了,鸡汤的上面浮着一层油,所以看不到什么热气上涌,也看不出来有多烫,刚才尝味道的时候,只是一小口,所以没感觉到什么,但是这次猛的喝了一大口,顾若盼受不住了,赶紧把碗往凳子上一放,就不停的跳着了,还不时吐出小舌头,哈着气,眼里泪水都流出来了。

    赵羽晨一看就知道顾若盼被烫伤了,赶忙跑到屋子里,找了两个疗伤圣药,递给了顾若盼,正在跳着的顾若盼看见两个红果后,赶忙丢到了嘴里咀嚼了起来,不一会,就安静了下来,不在蹦跶了,舌头也不往外吐了。

    “怎么这么烫啊”顾若盼苦着脸望着放在凳子上的鸡汤,愁眉苦脸的说道,还好这里有这种红果子,不然她还有一阵折腾,只是经过了这么一出,她看着凳子上的鸡汤也不敢动了,虽然美味得很,但是这个烫的滋味也是不好受的啊。

    赵羽晨也服了这女人,连烫不烫都不晓得,就敢大口往嘴里灌,要知道他和王铮亮可都是小口小口的喝着的,可顾若盼倒好,敢大口的喝。

    看着顾若盼可怜兮兮的望着凳子上的鸡汤,又望向他,赵羽晨无奈的摇摇头,走到厨房间拿了个小汤勺递给了她,嘴上说道:“用这个,先吹两口在喝吧,那样就不会那么烫了”

    看到顾若盼接过小汤勺,却还有点后怕的神情时,赵羽晨笑着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要我喂你喝吧”

    顾若盼看了眼赵羽晨,白皙的脸上竟然难得的出现了晕红,不过对赵羽晨后面的那句话自动无视了,看的一旁正观望着的陆涛和陈中一副没能看到好戏失望的样子。

    一只四五斤重的鸡加上一锅鸡汤,让六个人吃饱喝足,因为王铮亮的时间紧,所以吃过饭后,几人就赶紧出发准备回市里,让王铮亮去准备,临行前,赵羽晨装了二十来个水果递给陆涛。

    “这是郑所长说的,你等下帮我送过去吧”赵羽晨乐呵呵的说道,屋子的门已经给他锁住了,几个想打土豪分田地的家伙没能进去大肆在捞一把,气恼的站在一边。

    “没见过你这样的家伙,巴结上我们上司,就这样对我们了,典型的过河拆桥”陆涛看着赵羽晨不满的说道,不过也只是几人间的抱怨而已,他们现在也知道王铮亮要凭着这些水果赚够足够的钱还高利贷,就算是让他们拿也不会去拿了。

    “随便你怎么说哈,不过你这样说了我很伤心,我一伤心,你们以后来,我也就不会招待了”赵羽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道,就这么威胁你,怎么的。

    “走,小师妹,我们不理他,这家伙,没什么好的,改天我帮你介绍个才俊”看到赵羽晨的这个样子,陆涛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说都没用,掉转了枪口对准了一旁站着的顾若盼,却换来了顾若盼的一阵追打,不时有求饶的声音在山里回荡着。

    “老王,不用急,到时候真还缺钱的话,我这里还有二十万,你想先拿去用好了”赵羽晨看了看一旁有点像是压力重重的王铮亮,想起了明天王明过来拉黑荷原料的时候,会先支付给自己二十万,就说了出来。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赵羽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会说出这句话来,或许是潜意识的吧,白发如新,倾盖如故可能就是对此刻最好的解释了。

    王铮亮看了看赵羽晨,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他相信赵羽晨绝对不会只是说说而已,如故自己到时候开口的话,绝对是说道做到,不过现在不到最后一刻,他想还是自己去拼一把看看,能不能自己赚到这个钱,按照自己给赵羽晨开的一百块一个的水果看上去是有些高,但他知道,一旦这个广告效应出来的话,这个价格可以说是低的很了,谁见到这种奇怪的水果过。

    看到车子走后,赵羽晨和彪子交代了一番之后,也下山开车回家,明早王铮亮要来拉货,要赶紧把树上的那些也给摘下来放好。

    车子依旧停在老位置后,赵羽晨笑着和一些邻居打了招呼,朝着自己的家里走过去,如果金茂家的时候,赵羽晨听到了金茂屋子里笑声不断,才想起这家伙没几天要结婚了,由衷的为金茂感到高兴,自从上次金茂和自己说了他的怀疑后,赵羽晨让金茂和父亲好好谈一下。

    最终金茂的怀疑不成立,那天他看到的那个女人是他一个已经逝世的朋友的妻儿,因为公司里的上司老是对她无端的骚扰,所以她才叫上刚好在市里出差的金叔一起去演一场戏,金茂的伤是白受了,不过金茂和他父亲说了如果不是赵羽晨的劝说后,他说不定直接在家里和他摊牌了,带来的结果就是金叔对着赵羽晨一家人热情了许多。

    时间急,赵羽晨没有停下,直接往前走回了自己的家,和迎面扑上来的三只狗狗玩了下后,和父母说了下后,带着三只狗进了屋子先进了空间开始了采摘,一进空间,三只狗明显被有点陌生的坏境给震住,看了看后,才撒着欢的乱跑。

    赵羽晨看则站在树底下,看着挂在枝头上的水果感叹着要是能自己掉进竹筐里就好了,可惜这个愿望实现不了,只能自己动手采摘。

    摘了三个小时后,把桃子和梨子给摘好,两类就装了差不多有七竹筐了,加上先前在山洞里的那些,光桃子和李子就差不多有四千来个了,那边还有桔子,苹果,樱桃,石榴都还没摘呢。

    看了看这些水果后,赵羽晨又花了三个小时一样摘了一竹筐,留下了大半还挂在枝头上,全部摘完的事情他可不做,不然到时候自己想吃怎么办。

    一切搞定后赵羽晨觉得自己累的快散了架一般,很长时间没有干过这么长的体力劳动了,看来还是要多锻炼啊。

    把早已经玩累了趴在自己身边的三只狗带出了空间后,赵羽晨就躺倒了床上,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进入了梦乡。

    王铮亮回到家后,感觉到整个人恢复了活力一般,充满了干劲,快到岳父母家的时候,想起了早上出门时看到的情景,回过头来果然看到了以前和龙哥见面时看到的两个人,此刻正坐在一辆桑塔纳的汽车里,看着自己冷笑。

    或许他们是以为自己一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吧。王铮亮心里感慨着,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屋子,岳父岳母他们正坐在餐桌上等着他回来,桌上摆放着三个素材,让王铮亮看到了愧疚不已。

    “回来了,铮亮,我和你妈想了想,先把这套房子卖了吧,把帐还上在说,你看怎么样”看见王铮亮回来后,王铮亮的岳父看了看自己的老伴和一旁的女儿外甥,沉声说道,门口守着的那两人,屋子里的几人都已经知道了。

    “爸,不用了,最多在给我三天的时间,我就能找到钱,把帐给还上,你们放心吧”王铮亮看着岳父说道,对于岳父的心意心领了,不过他不希望连老人最后的窝也会因为自己的事情给搭出去,不然他早就提出了这个事情了。

    “铮亮,傻事可不能做啊,我们两个老不死的还好点,但是小雯和贝贝可是不能没有你的啊,你可不能那么傻,反正房子卖了,我们也能租房子住的”王铮亮的岳父一听王铮亮的话忙说道,王铮亮的岳母和他妻子也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爸妈小雯,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去做傻事的,等过两天你们就知道了”王铮亮保证着说道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