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七十四章 过招

第七十四章 过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十四章过招

    早上起来出了家门的赵羽晨并没有往市里赶,直接开往了塔山那边,反正这塔山是要包下来的,彪子刚好也没事干,山上的那些已经长的碗口粗细的野生树木都可以砍倒拿来当柴烧了。

    和彪子一起忙活了一天,把在山洞里的那些果树全部给挖出,移植到了外面的山上,反正也不是因为山洞的原因才结出奇怪的果实,所以随便移植到哪里也不用担心到时候会不会结不出那种奇怪果实。

    当天晚上赵羽晨也没有回家,直接在这边住了下来,早上起来的时候,和彪子说了下,赵羽晨才开车离去,临去时抓了两只鸭子放到了车子上,准备等下给顾教授他家里送去。如果当初没有他的心血来潮想寻找小怪,就不会有陆涛他们的到来,没有陆涛他们的到来,也就根本不知道黑荷的用途,所以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但是他也不知道送什么,想来想去,还是送些鸭子得了,自己养的,天天玩水,肉结实,反正鸭子养的最多,送几只也没关系。

    开车的途中,赵羽晨打了个电话给顾若盼询问她家的地址,没想到顾若盼一开口就把他吓了一大跳,竟然问他是不是想去她家里走后门,暴汗一个。

    “那个若盼,我不是去你家走后门的,就是很久没看到囡囡了,去看看她,你和我说地址吧,我现在就往市里来了”赵羽晨听见顾若盼的询问后解释道,被小妞那雷人的话语差点给雷倒。

    “不是去拉关系就好,我跟你.说啊,等到时候我妈和你说这些你可不能插嘴说什么的啊,不然我肯定不放过你的”顾若盼像是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说道。

    也不知道她所说的走后门拉关.系说的是什么,赵羽晨莫名奇怪的听着顾若盼的话语,这都什么跟什么了。

    赶紧得到了地址,说好在哪里.接顾若盼后忙挂掉电话,怕在说下去要撞车了。

    开着车子到了市里后,感到了顾若盼说的地址,带.上顾若盼驱车顺着顾若盼指的路开着,很快车子在顾若盼的指点下到了一个看上去很豪华高档的小区。

    从车前的玻璃看出去能看见,小区的墙上写着四.个很大的字,碧水家园,在赵羽晨的有限映像里,这应该是丽山市房价最高,地段最好的一个小区了,里面的保安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巡逻,这在他们这个市里实在是相当罕见的,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个小区里差不多住了整个市里一半以上的的有钱人,随便在里面看到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人说不定就是身价千万的富翁。

    赵羽晨的这辆皮卡车在满是宝马奔驰保时捷.来回的小区门口,显得是那么的寒酸,就如同大家都是西装革履,而我穿着身破烂一般。

    赵羽晨从门口.站着的两个保安的眼里就明显的看到了鄙夷的眼神,他们两个的目光正牢牢的盯住这辆皮卡,担心他他突然之间闯进这个有钱人的家园一般。

    还好顾若盼在车子被拦下的时候,从随身拿着的包里找出了通行证,给保安看了看才算是解了围,就算如此,赵羽晨似乎还能听见两个保安嘴里发出的嘲笑声。

    开进大门不到五十米,又出现了一个小岗亭,这次在岗亭的外面站着四个穿着制服的保安,带着帽子,精神抖擞的站在那里,等到赵羽晨的车子过来的时候,倒是没有看到他们的鄙夷之色,只不过他们很严格的又在一次查了下顾若盼手里的通行证,才让车子开了进去。

    “这里面怎么这么严啊”一边按着顾若盼的指引方向开去,一边奇怪的问道。

    “咯咯,这就是有钱人的享受了,你知道这里面的业主一年要交多少物业费吗,八千多啊,没听过吧,交了这么多的钱如果还不能保证安全,享受高人一等的待遇,你以为这些业主都是傻的吗”顾若盼眼神扫了眼赵羽晨说道,倒是没从赵羽晨的脸上看到太多的拘谨。

    “哦,难怪,没有看出来你家也是有钱人啊,这里面的房价不低吧”赵羽晨点了点头,一年八千的物业费是够高的了。

    “我可没钱,这房子是我爸学校奖励给他的,所以就搬了进来,物业费都是学校交的,不然我们可住不起”顾若盼解释着说道。

    车子停到了三栋的地下车库后,赵羽晨拎着两个袋子跟着顾若盼走出了地下车库,对于顾若盼想帮忙拎的举动笑了笑,摆手拒绝了,开玩笑,看你那瘦瘦的身材,还是算了。

    通过带有可视监控的安全门后,顾若盼带头进入了电梯,按了三的数字,很快在电梯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三楼。

    整栋楼看上去很大,但是赵羽晨出了电梯以后,才发现,只有一左一右两个安全门,问了顾若盼后,才知道,原来每个楼层只有两户人家,而每户人家差不多都有两百来平米。

    有顾若盼带路,好处很多,最少不用在门口还要等,懒得敲门的顾若盼直接拿出了钥匙打开走了进去,迎面走来一个五十多的大妈。

    “你这孩子,回来也不知道敲门,害我还吓一跳”原来不知道是顾若盼回来的顾阿姨正在客厅里收拾着,突然之间听见门锁的响动,因为这个时候,儿女肯定都是在上班中的,而别的人根本就没有钥匙,正想走过来从猫眼里看看外面是谁,门就突然打开了。

    “妈,这可不怪我啊,我以为你出去了呢,哦,对了,那个古伯伯的学生来了”顾若盼放下包后,搂着妈**脖子撒着娇说道。

    “行了,行了,妈老咯,快别搂住了,拿双鞋子给他换上吧”顾阿姨被女儿的这一撒娇顿时乐的笑开了嘴。

    “妈,我来吧”顾若盼松开了手后,走到门边的鞋架上找了双拖鞋放到门口给赵羽晨换上。

    这有钱人家事情就是多,换鞋换来换去的也不怕脚臭,赵羽晨一边换着鞋子,一边想道,还好今天起床的时候,换了双鞋子,不然拿双穿了四五天的鞋子和袜子不是要给这屋子里带来一阵强烈的刺激性气味,想道这里赵羽晨差点笑了出来。

    进了屋子以后,首先入目的是宽敞的客厅,一组沙发放在中间,靠着客厅的正中墙壁,摆放着一台大的有点吓人的电视,在电视两旁摆着两盘赵羽晨人不出来的盆景。

    “老伴,谁来了”顾教授带着黑框眼镜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本来正在书房里聚精会神看书的他被一阵笑声给惊醒,所以走了出来看看,是谁在喧哗。

    看到爸爸出来,顾若盼和母亲对视了一眼,然后吐出了小舌头对着母亲做了个鬼脸后,赶忙走到顾教授的边上说道:“爸爸,是古伯伯的学生,那个叫赵羽晨的过来了,说是来看您的”

    我什么时候这样说了啊,看不出来这女人倒是也挺会往脸上贴金的啊,赵羽晨听见顾若盼的话后暗暗的想到,不过自己来确实也就是看顾教授他来的,看囡囡只是随意的一个借口而已。

    “嗬,我说呢,怎么今天你会带男娃子回来让你爸妈看,原来是被抓了壮丁啊”顾教授看了眼女儿打趣的说道,这女儿的婚姻大事实在是件**烦事情,心高气傲的她也不知道怎样的人才能降伏住她。

    “顾阿姨,这些放哪里”赵羽晨换好鞋子后,拎着袋子走过来笑呵呵的问道,同时眼睛四下瞄瞄,没看见囡囡那个小丫头在。

    这个时候,顾教授夫妻俩才看到赵羽晨的进来时手里拎着两个袋子,顿时,顾教授原本笑着的脸崩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不见,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他现在不高兴了。

    “小伙子,你来就来好了,看在老古的面子上,不管怎么说,我也会热情招呼你的,拿着礼物算是怎么一回事啊,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顾教授寒着脸说道,知识分子出身的他,对于这些送礼行贿特别反感,也是坚决反对的,如果此刻不是赵羽晨站在那里,而是像陆涛陈中他的学生,怕是要直接被他赶出家门了。

    “老头子,瞎说什么呢,人家又不知道你脾气,在说了,他又不是你学生”顾阿姨白了眼顾教授说道,老顾的这个脾气不知道赶跑了多少上门来的学生。

    “爸”顾若盼也不依的叫了一声,多少可能也是对顾教授的话语不满吧,只是看起来顾教授是家里的权威,因此虽然两人不满但也不敢过多的说什么。

    还真看不出来啊,这顾教授这么会装,赵羽晨听见顾教授的话语后,在又看了看屋子里豪华的装饰,眼里闪过不屑之色,如此清高的话,又怎么能住的起这样的房子,按照你这样的性格,也肯定不会接受学校的奖励吧,但偏偏现在却又相互矛盾之极。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文人风骨,赵羽晨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个词语,不管怎么说,原本第一次所见到的那种给赵羽晨的印象此时已经是下降到最低了,看着顾教授依旧发黑的脸庞,赵羽晨也豁了出去,**,反正老子不求你,不收就不收,老子不来总可以了吧。

    “顾教授,这是我家里养着的鸭子,本打算是给囡囡吃的,也没打算送你,所以不管你拒绝也好,不拒绝也好,我都会留下,如果到时候囡囡不吃,你在直接扔出窗外吧,至于这个也不是给你的,是给顾阿姨她们几个吃的,不吃也直接扔走好了,就这些,很抱歉,也没想着送东西给你”赵羽晨一手各提了个袋子说道,神情不卑不吭,很自然。

    几句话说的顾教授他们一家子人都怔在那里,呆呆看着赵羽晨,可能是很少有人敢对顾教授这样说吧,所以他们都呆住了,怔怔的愣在那里。

    说完以后,直接吧两个袋子放到了桌子边上,转身就走到了门口穿起鞋子拉开了门,没等人走出去,回过神来的顾若盼已经跑了过来抓住他的手说道:“不许走,我爸爸只是对提东西上门的人都这样,不是专门对你的”

    赵羽晨看了眼顾若盼,甩了甩手臂,挣脱了顾若盼的手后径直走了出去。

    管你针对谁呢,老子不受这个气总可以的吧,既然不欢迎自己,还死皮赖脸的待在这里,自己可做不到,走出了屋门,刚好电梯还停留在三楼的位置,走了过去,直接按了下后就走了进去,留下一个让人回味的身影。

    等到顾若盼换好鞋子,在走出屋门的时候,电梯已经下到了一楼的位置,无奈的叹了一声后,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屋子,看到父母正对着赵羽晨留下的两个袋子发着呆。

    “哈哈,这小伙子,有脾气,对我胃口”本以为父亲会把两个袋子给扔出去,这个举动不是没有过。没想到顾若盼还没坐到沙发上,就听见父亲冷不丁的爆出这一句话来,笑眯眯的打开袋口看了看赵羽晨拎过来的袋子。

    “什么对你胃口,人家都被你赶跑了,老头子,我看你的脾气也要改一改了,别动不动的就对着来家里的人来这句话,是你的学生还好一些,你看不是你的学生,就出问题了吧,还好不是盼盼的男朋友,不然也非得被你吓跑不可”顾阿姨白了一眼顾教授数落着说道。

    “走了,不是可以在叫回来的吗,乖女儿,打个电话过去叫那个叫谁,叫赵羽晨的是吧过来吧,跟他说,就说我错怪他了,等他来了当面向他道歉”顾教授对着女儿说道,可能是人的一个通病吧,以为说两句话之后,把别人赶跑了,在道个歉,那人又能屁颠屁颠的跑来了。

    顾若盼看了看父亲,想看他是说着玩的还是说真的,看他的表情是像说真的以后,拿出了电话找出了赵羽晨的电话打了过去,没两句话后,气呼呼的关掉了手机,对着顾教授说道:“爸,人家说了,有事情,没空不来了”

    也怪不得顾若盼会生气,刚才赵羽晨在电话里的声音可是冷淡的很,又不是自己的错,关自己什么事嘛,想发火也不要朝着我发啊,结果就是还没来的及把父亲的意思转告了过去,自己就先气的关掉了手机。

    顾教授听了女儿的话后,脸上的表情变了变,最后伸手拿过了顾若盼手里的手机,照着刚拨过去的号码拨打了过去,脸上的表情更加丰富了,因为电话里传来了“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本来赵羽晨是不会关机的,但是刚顾若盼打来电话竟然说让自己在回去,自己傻了,你让我去我还不去了呢,本来在那里就有点不自在,原本只是想好好感谢一下因为顾教授所引起的商机而已,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这个态度。

    赵羽晨的脾气其实也很简单的,你对我客气,我也对你客气,现在可不像以前刚跑业务的时候一般,被人冷嘲热讽还要贴着笑脸,现在自己可是无所求于别人,不需要低声下气的,管你是谁,你不欢迎我,我走还不行吗。

    关掉手机的时候,车子才刚刚开到小区的门口,又是经历了两道仔细的检查,车子才被允许开了出去,而在他后头的一辆奔驰车却是检查也没检查就被放了出去。

    什么高档小区,还不是一样的狗眼看人低,不然怎么会自己的皮卡要检查了又检查,前面的那辆奔驰则是直接就放行了。

    赵羽晨不知道的是,前面的那辆奔驰车子的玻璃上贴着这个小区特有的通行证才会有如此的待遇,哪像他的这辆皮卡车,没有通行证,在不好好的检查的话,到时候小区里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们这些保安可是奖金都要没的拿了。

    出了小区后,赵羽晨开车到了王铮亮租下的门店里,此时的店里人潮如涌,熙熙攘攘的,就如同那里有黄金捡一样,出来的人或多或少的都提着一个袋子,一个个脸上还都是笑语如花般的高兴。

    不会吧,有这么受欢迎吗,赵羽晨看着店里的热闹劲,奇怪的想到,他不知道的是,自从当天晚上的新闻播放出来以后,第二天早上另外又来了几个记者过来采访了一下,现在就是一些报纸上,还有网络新闻里都出现了这里的奇怪水果的报道,还不热闹才有鬼了。

    自己是不是该把空间里所剩不多的那些果子全部都给拿出来呢,赵羽晨看着店里想到,看了看附近,已经停满了车子,赵羽晨倒着车子找了个僻静的所在,进入了空间里把樱桃和石榴还有柿子都拿了出来,放到了车厢后面,然后拿起手机,开机后打了个电话给王铮亮。

    还没等赵羽晨开口,王铮亮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可能是因为店里太吵的缘故,所以声音大如雷,差点把赵羽晨的耳朵都给震聋。

    “老王,我又给你送了些水果过来,你过来拿吧,就在店附近,地址是”赵羽晨看了看地址后,说道。

    挂掉电话没两分钟,王铮亮就开着一辆电瓶三轮开了过来,看到赵羽晨的车子后,忙停在了他的边上,乐着说道:“羽晨,都快卖疯了,有钱人还真多,我都在想是不是价格有些低了,还好你又送了些货过来,刚好可以补充上去”

    可能是因为到晚上就能赚到了足以支付高利贷的钱吧,王铮亮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就连前几天看起来还有很多的皱纹这一刻也已经淡了许多。

    “呵呵,那不是更好,东西你拿过去吧,我就不过去了,你帮我和晶晶梅子她们说下,等忙完这阵我请客”赵羽晨帮着把装满水果的竹筐给搬到了三轮车上,他们两个不知道的是,在离他们二十米开外的一辆依维柯客车的后面,咔嚓想了好几下,一个穿着身运动服饰,绑着马尾辫,瓜子脸的女子嘴里嘀咕道“看我不挖出你的秘密,一问三不知”

    和王铮亮告别以后,赵羽晨开着车子往县里的方向开了过去,那个瓜子脸的女子看到皮卡车和三轮车没有丝毫犹豫拦下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对着司机说道:“师傅,跟上前面那辆皮卡车”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