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七十五章 不当救世主

第七十五章 不当救世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十五章不当救世主

    赵羽晨根本不知道还有人在后面跟踪他,正一路开着车子往县里悠悠赶路,浑然不知跟在后面的那个瓜子脸的女子已经在咬牙切齿了。

    “小姐,前面车上的是谁啊,你看还要跟上去吗,这已经跟了半个多小时了啊”开车的出租车问道,在市里很少碰到这样的场面,显得也是有点兴奋,难道这就是那些哥们说的捉奸。

    “跟,你给我跟死了,如果到时候找不到车子的话,我可不付钱”瓜子脸女子暗暗的数了数手提包里的现金说道。

    “这你就放心吧,这个市里,开车能比我厉害的可是没几个的,不过小姐,你家男人够厉害的啊,有外遇都要跑这么远,该不会是县里的吧”出租车司机笑着说道。

    “谁知道这死鬼是怎么回事呢,还好今天我看见了,司机大哥,你可是要帮我的忙啊,帮我牢牢的跟住他的车子,一切就拜托你了”瓜子脸女子用一种娇柔的声音说道。

    出租车司机听见边上女人.那娇柔的足以腻死人的声音,顿时来了精神,两只眼睛牢牢的盯住前面不到五十米的皮卡车子,就那么一直死咬着,怕让身边的女人失望。

    就这样的跟踪法,碰到些有防备.心理的人怕是早就让别人知道,后面有人跟着了,还好赵羽晨没有这种防备心理,反正是个没钱的人,也不会有人绑架什么的。

    正开着车子的赵羽晨突然间.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小刀打来的,原来会所边上山货店一连两天没有开门,一些马大婶们极度的不满,因为平日里老是要买的菜也没的买了。

    赵羽晨笑呵呵的和小刀聊了几句,想了想后,让小.刀贴一张后天重新开店的消息,便挂断了电话。

    没想到一间小店也有铁杆粉丝群了啊,还真是想.不到,赵羽晨乐呵呵的开着车子,虽然是因为空间的原因,才让种出来的菜和别人的不一样,但毕竟有人喜欢不是。

    开着车子先进了村子,在父亲弄的大棚前停了.下来,本以为父亲会在里面,没想到走进去,却是人影也没有,赵羽晨在大棚里看了看在空间里发芽成苗后,移植到外面来的草莓,发现一颗颗都已经结果了,看来父亲的想法还真的有用,只要是在空间里种过的,在拿到外面来,和外面的一相比肯定是不一样的,这点,从另外小半块才刚刚发芽不久的草莓苗就能轻易的看出来。

    空间里移植出.来的苗子可能是因为带上了里面的一些营养,就算是拿到外面来,长速也是比别的快了许多,虽然没像空间里面那么离谱,但也最少缩短了将近一半的时间。

    在大棚地里看了看后,赵羽晨钻出了大棚,走进了自己的车子,拉开门的时候,朝着村口看了看,刚好看到了一辆出租车停在那里,也没感到多少奇怪,现在的农村,肯打的的人也是多了去了。

    赵羽晨先是回了家,结果到家后,发现父母也不在家里,也没有在家里过多的停留,直接出了屋子,准备去塔山那边待着。

    车子刚刚驶出新村的村子口,就看见一辆出租车在自己车子刚刚停着的地方缓缓的开着,不过因为出租车司机还在车上,所以也没有过多的想法,以为是出租车在等人,司机无聊的四处溜达。

    等到赵羽晨的车子开远了后,出租车赶忙找了个空的地方,掉转了车头以后开到大棚的边上,连按了三下喇叭,很快那个瓜子脸的女子钻出了大棚,走到了车子边上,拉开了车门。

    “小姐,你家男人已经开车走了,还要不要跟啊”出租车司机虽然对于这个女乘客不跟着车主人到屋子里查看,反而到这边的大棚里折腾感到奇怪,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叶婷想了想后,说道:“跟着吧,看他到底到哪里去”

    刚才赵羽晨的车子停在新村口上的时候,出租车也开到了路口刚好可以看到皮卡车的地方停了下来,看到车上的人下车以后,叶婷才让出租车司机把车子开到了大棚的边上,自己下车查看大棚里种的是不是也是店里卖的那些奇怪水果,不过一进去后,显然失望了,只看到一些菜和两垄的草莓,虽然说这些草莓看上去比较喜人,但绝对不是自己要想寻找的答案。

    叶婷是一个杂志社的小记者,同时为几家报纸提供些消息资料什么的赚点外快,自从看到了市里那家天价水果店以后,她就意识到这里应该是有一个大新闻,所以第二天就跑到店里去询问一些事情,可惜的是因为有赵羽晨的提醒,王铮亮他们是一问三不知。

    如果不是王铮亮的突然外出,叶婷也绝对不会发现赵羽晨的,而且更让她欣喜的是从皮卡车上竟然搬了好几筐的和店里一样的水果筐,哪还不把注意力转移到赵羽晨的身上啊,这可是大新闻啊,到时候的稿子题目她都已经想好了。

    因为拐弯掉头,等叶婷上车,出租车开到向阳村村口的时候,来回的公路虽然笔直,但却已经看不到皮卡车的踪迹。

    出租车司机来回张望了下,也没想好该往哪个方向跟了,不由的把目光看向了叶婷,带着歉意说道:“不好意思,跟丢了,连影子也没了”

    叶婷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毕竟要不是因为等她可能也不会跟丢的,左右看了看后,拉开了车门跑到了正在小超市门口嗑瓜子的刘凤瑛边上亲热的叫道:“大姐,你知不知道刚才从村子里开出的皮卡车往哪个方向去了?”

    刘凤瑛正磕着瓜子晒着太阳,却冷不丁的看见一个长相比自己好看多的女子在自己面前亲热的问着话,一时之间也没听清楚问的是什么,奇怪的看着叶婷。

    “大姐,你刚才看到从村子里开出来的皮卡车了吗,那是我朋友,因为我晚出来几分钟,现在看不见车子了”叶婷看见刘凤瑛奇怪的看着自己后,又问了一句。

    “哦,你说的是羽晨吧,奇怪,你怎么没坐他的车子啊”刘凤瑛听明白了,这女人是找赵羽晨的,难怪自己刚看见赵羽晨往塔山那边去了,原来是以为这女人先去了啊”

    “是啊,就是羽晨,我临时接了个电话,所以没有跟上,大姐你知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啊,这地方我第一次来也不是很熟悉”叶婷听见刘凤瑛的话就知道这女人和刚才那个开车的人应该是认识的,只不过现在是箭在弓上,没有回头的路了,要想知道一些秘密,只能继续编下去了。

    “还是羽晨厉害啊,大学生就是大学生,一回来就承包山承包水库的,赚了一笔,现在都把边上的也给承包下来了,光承包费都花了快二十万了。哎,姑娘,你也是大学生吧,能不能给我家也指点下啊,怎样能赚钱快”刘凤瑛絮絮叨叨的说着,然后眼前一亮看着叶婷问道。

    这,叶婷望着刘凤瑛有点哭笑不得,自己只是想问个方向,没想到牵扯出这么多的话,还又不能说什么,不然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不告诉自己啊。

    “大姐,这个还是羽晨懂一些,我也不是很了解,要不这样吧,你赶紧把羽晨去的方向告诉我,等下我去找到羽晨的时候,帮你问下,你看怎么样?”叶婷眼珠子一转,就想出了一个解决的方案。

    谁叫你开那么快的,这可不关我事啊,如果你慢一点,我跟的上,就不用问路了,不用问路,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这应该就是小女人心思了吧,明明是自己的原因,能牵强附会到别人的身上,可是很多男人都学不会的。

    “行啊,行啊,到时候姑娘你可一定要帮我问下啊,哦,对了,你是要问他走的方向吧,喏,你看,就那两栋屋子的中间拐进去就行了”刘凤瑛听见叶婷的应声后高兴的说道,随后总算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指着不远处的两栋屋子说道。

    叶婷一听,忙说了声谢谢,就赶紧走上出租车,准备朝着刚指点的方向开去。

    “我说怎么没看到哪,原来是拐进小路里来了,要不然我肯定能跟上”出租车司机边启动车子边说道。

    “哎,姑娘,记得左右左的方向啊,不然要走错路的”看到车子开去后,站在超市门口的刘凤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大叫着说道。

    叶婷虽然在车上听见了刚才和她说话的大姐说了句什么,不过因为车窗玻璃都是关着的也没有听清楚说的是什么。

    车子开进了往塔山的路后,没开出十分钟,到了一个岔路口,就看到了远处皮卡车的踪迹,出租车司机看了看方向,驶上了左边的岔路。

    又开了八分钟左右,皮卡车还是能看到,证明没有跟错,只是车子的前面又出现了一条岔路,这下出租车司机不敢胡乱判断了,把目光看向了叶婷。

    叶婷在车上来回瞄了几眼岔路,最后决定还是往左边,因为左边的这条路比较稍稍的好一些,应该是来往车子多的缘故。

    车子越开越远,叶婷忽然间发现自己这辆出租车离皮卡车的距离越拉越大了,当下知道了开错了方向,赶忙叫出租车司机找了个宽点的地方调换方向,回到刚才那个地方,朝着右边的岔路行驶了过去。

    还好这边的路不好开,所以前面的皮卡车开的也不快,出租车加快速度开了五分钟以后,皮卡车的踪影又慢慢的在两人眼前放大。

    最后一个岔路最奇怪,两条路是并排的,只是开着开着才慢慢的分开,一个往塔山方向,一个开往另外的地方,而前面的皮卡车因为还开在并排的路段上,所以也不能明显看出往哪条路上走。

    可能是皮卡车的车子稍稍的靠向右边吧,最后出租车司机和叶婷都选了右边这条路,因为这种土路可没有高架桥可以绕回来的,所以这样的选择倒也不会错,只是事情无绝对。

    等到出租车开向右边这条道路的时候,开出了三分钟的路程,出租车司机就和叶婷同时发现,又倒霉的开错道路了。

    “这什么鬼地方啊,还好是白天,如果是晚上我都要怀疑绕不出来了”出租车司机调转车头的时候火气很大的说道。

    “大哥,真对不起了,我也没想到会到这种地方来”叶婷又用对付男人的一贯招数说道。

    赵羽晨把车子停到了路头后,看见父亲的摩托车也停在这里,而且就在不远处,站着几个人,看样子是自己的爸妈和老村长,至于另外几个人看着有点熟悉,却叫不出名字来。

    走近一看,才发现父亲和彪子正拿着锄头在一些田梗上挖着,另外几个人则不时的说上两句到这到那的话语,不由的有点奇怪。

    “羽晨,来了,你小子厉害啊,承包这么多地干什么啊,有什么好的项目可要带着村子里的人一起搞啊”刚刚走进,就被老村长给看见了,招了招手,笑眯眯的说道。

    赵羽晨看了看老村长,有点感慨,都已经不当村长了,还想着村子里的事情,不过自己又不傻,别人的关自己什么事,最主要的是自己也不是救世主,无一官半职的,操那份心干嘛,还是赚自己的钱,走自己的路吧。

    “赵爷爷,你都不当官了,这些该操心的事情,就让赵德胜去操心吧,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每天逛逛不就行了”赵羽晨直接说道,意思很明了,你都不当官了,我还帮什么,大家又不会念你的好,你当官的话,帮下还无所谓。

    最主要的是赵羽晨很清楚,农村里面,如果别人跟着你的步伐赚钱了,还好说一点,毕竟大家有赚头不是,但是一旦到时候亏了什么的,那么你就等着吧,一些人就什么骂娘的话都说的出来,所以赵羽晨就算是有那个时间,有那个精力,也不会去操心这份事。

    “你这孩子,我不当官了就不能帮了,在怎么说都是左右邻居嘛,真要有赚钱的该帮还是要帮的嘛”老村长不满的说道,老一辈的想法还是停留在大家一起富的层次上,和现在社会根本是格格不入的。

    赵羽晨听了老村长的抱怨只是笑笑,也没有过多的争辩什么,和老村长这样的老一辈人有些代沟是无法说明的,就像现在的问题一样,想法是根本不一样的。

    待了几分钟后,赵羽晨明白父亲和彪子是在做什么了,前天和父亲说了要承包堤坝下的一些田,很明显这些就是了,现在是在做些类似圈地的工作一般。

    赵羽晨走了过去,从父亲的手里拿过锄头,按照那几个田主人指的方向和彪子一起做着记号。

    赵卫国站在一边和赵羽晨高兴的说道,这些田都已经租好了,和山上一样,都是一租二十年,不过如果到时候征用或者是他们大队重新分田地的话,就要重新考虑这些了,不过签的合同里已经明确写好了,五年之内是不管他们怎么弄的,除非是政府征用,其他的事情一律不理会。

    赵羽晨听见父亲说的话后,点点头,这个五年实际上都还是有点短了,如果在长一点就好了。

    其实上如果不是怕太震骇惊俗的话,赵羽晨都根本不想租下这个田和山,空间里那么大都种不完,还跑到这里来种,累不累。

    赵羽晨接手没干几分钟的活,就差不多都结束了,在他没来的时候,赵卫国他们已经忙活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都把活干的差不多了。

    赵卫国租下的这一片地和石头那边的都是差不多的田,终年被水泡着,这两年根本就没人种了,都是慌在这里,田里长满水草。

    分到这几块地的主人听到上门的赵卫国想租下他们的地的时候,几乎是想白让赵卫国拿去种,只要交点口粮就行,根本不用签合同,但赵卫国还是按照赵羽晨说的,和他们一一签订了合同。

    防人之心不可无,赵羽晨想的也不会错,如果不是没签订合同,那自己原先做的那家公司就不会被堆在仓库里的那些产品给拖累,所以不管在熟,赵羽晨都是一定要先签订合同,不然他宁可不租下这田地。

    当然有些就算是签订合同了,到最后像是耍无赖什么的也不是没有,但赵羽晨自问在这个县里,用不着怕谁,不说小刀他们,就他自己如果按照以前的性子,不去惹别人就已经很好了,经过了几年的社会打磨,他已经自问很平和了。

    因为时间尚早,几人看看下面没什么事情做了,就从田埂路上准备往山上走上去,走到石头那一块田的时候,几个已经几乎是两年没来这边,都要认不出自己家田的村民看着石头田里的黑荷和在田里游来游去的鱼感到好奇不已。

    站在田埂上看了看后,问在后面的赵羽晨,田里种这种他们没见到过的荷叶和养鱼能不能赚。

    赵羽晨笑着说了句,混个温饱是没问题的话后,就没有在说什么,如果和他们说了这些的价值是十万百万的话,不知道前面田梗上行走的几个人会不会脚下踉跄,摔倒田里去,不过他可不会说。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