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七十六章 被记者追到家了

第七十六章 被记者追到家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十六章被记者追到家了

    几个人走到屋子前面,彪子在赵羽晨的吩咐下上了山后,就先跑两步,从木屋子里拿出了几张凳子,放到了几人的身边,又从赵羽晨放在这边的一筐水果中端了十多个拿了出来。

    看到彪子拿出来的水果后,赵卫国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儿子,看见儿子的表情依旧是很自然后,马上明白过来这是儿子吩咐的,不然彪子肯定不会自作主张的拿出来,不由的对赵羽晨这样的举动感到奇怪。

    其实赵羽晨吩咐彪子拿出这水果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迟早要暴露出来,还不如现在拿出来,先给大家见到下,最少到以后就不会那么震惊了,说不定到时候村子里的人还会从他这里求树苗什么的呢。

    其实不用彪子拿出那水果出来,几个第一次来的人已经感到吃惊了,因为在木屋子的周围种上了十多颗碗口粗细的果树,上面的叶子还是繁茂无比,除了看不到果实的踪迹。

    老村长也看着这些果树感到好奇,他可是知道这边刚开始什么都没的,先不说那山上已经长高了许多的树苗,光这几颗果树就已经是很让他奇怪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赵羽晨。

    “呵呵,赵爷爷,你可别看我,你.看这不是刚移植出来的吗,土都还是松的呢”赵羽晨笑呵呵的解释着说道。

    几个人一听,看了看果树根上,果.然如此,树根边上的泥土都还是蓬松的,看样子移植过来还没几天。

    “咦,这不是就是这两天电视上.放着的那种水果吗,听说要两百多块钱一个啊,羽晨,你这怎么有这么多的啊”赵羽晨印象里好像是叫根土的人拿着水果大呼着说道。

    他这不说倒好,一说顿时把边上的另外几个人吓.了一跳,不敢在咬向拿在手里的天价水果,他们什么时候吃过这么高价钱的东西啊。

    望着手中的水果,几个人根本就不敢下嘴,这么贵.的价格,就吃一个水果,实在是太冲击他们的心里了,

    如果不是在赵羽晨这看到这个水果,怕是他们.也最多就是在电视上欣赏下这个天价水果,根本就不可能会去接触到的。

    “你们客气啥,该.吃就吃,羽晨拿出来嘛,就说明这还有,担心啥,又不用你们掏钱”老村长倒不是外人般的直接说道,也是,人家都拿出来招呼了,你还担心什么高价格干什么,又不用你们来付钱的。

    叫根土的和另外几个人看见老村长直接拿起一个就咬了一大口,脸上顿时抽搐了一下,这咬的不是水果,咬的都是钱啊。

    “没事,你们吃吧,这小兔崽子还有呢,说起来能吃到这个还要感谢老村长呢”赵卫国看到根土几人还是没有下嘴,笑着说道,赵羽晨老早就已经把他的想法和自己说了,现在就当是配合吧。

    几个人先听了老村长的话,又听了赵卫国的话后,总算是拿起水果放到嘴边咬了下去,只是别人吃这个水果是享受,他们几个小心翼翼的样子,倒像是遭罪一般了。

    赵羽晨看着几人笑了笑,想了下后,索性走进屋子里,把半筐的水果都给搬了出来,直接放到了几人的面前,笑着说道:“别担心,吃完了这还有”

    许是看到竹筐里的水果了吧,根土几人总算是恢复了正常般,咬了几口后,半天不说话,闭上眼睛如同在回味什么一般。

    老村长刚才直接咔嚓下口,醒转的也最快,醒转过来以后,擦了擦已经通红的双眼,坐在那里默然不语,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会有这个表情。

    “值,真值,难怪这水果会卖这么贵”根土几人醒转过后,竖起大拇指赞道。

    另外两人也是纷纷点头,确实是对的起这个价格,不吃不知道,一吃吓一跳,刚开始看见电视上说的有奇特功能还不相信,这下他们自己吃了后,谁在跟他们说这水果是骗人的,怕是他们会和那人急上吧。

    “对了,卫国,刚才你说这水果和老村长有关系,能不能和我们说说是为什么啊,你不会说是这水果是老村长种的吧”叫土法的村民想起了刚才赵卫国说的话奇怪的问道。

    “对头,卫国,可要和我们说说,让我们也去种些这种水果,一年到头,也不要多,卖个两三万就抵得上田地里瞎忙活了”根土也附和着说道。

    如果赵卫国不说这个水果和老村长有关系,那他们几个可能等下最多吃完就离去了,但是现在听见和老村长有关系,就又想着进一步的事情,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打蛇上棍吧。

    “胡说什么,我也是今天第一次见到,怎么会和我扯上关系,你们可别想的太好,想说什么直接用你们自己的名义好了,干嘛拉上我”老村长怒斥道,刚才他没有听见赵卫国说的话,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现,不过几人看见发怒的老村长就没敢说什么。

    “呵呵,赵爷爷,是和你有关系哦,你看这些树,都是因为你的关系我才得到的,要不等下我在和你说吧”赵羽晨笑了笑说道,也不说个完全,让在一旁竖起耳朵的根土正法几人顿感失望。

    瞎聊了几句后,根土正法几人就先离去了,临去时一人手上拎了五六个袋子装好的水果,兴高采烈的如同捡到天上掉下的馅饼般。

    等到几人走掉后,老村长看向赵卫国父子两人,眼睛里的意思很清楚,在询问着刚才赵羽晨说的话。

    赵羽晨看到老村长这样的表情差点笑了出来,不过为了演戏,只能强自憋着,因为这些水果现在还是等于没户口的人一般,不管怎么说,拿出来,怀疑的人肯定是一大把,而自己又不想把空间的秘密给暴露出来,只能想出各种办法来,还好这个水库边上的山洞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这也许是天意,也许是运气,没办法,谁叫自己人品好,缺什么来什么,赵羽晨心里想到,随后便对老村长说道:“赵爷爷,其实这些果树全部都是这山上的,我前两天摘完果实后,才刚移植到这边来,如果不是因为我回来的时候凑巧碰上你说这边的山药承包的话,那么我也碰不上这样的好事情了,你说对吗?”

    “怎么,欺负我年纪大了,以为我有那么好骗,这附近的几座山,我哪里不清楚啊,根本就没这种果树出来过,小兔崽子,满嘴尽说瞎话”老村长听完赵羽晨说的话后,想了想,随后吹胡子瞪眼斥道。

    就知道会是这个反应,赵羽晨听到老村长的话暗暗的得意着。

    赵羽晨很清楚,老村长对于村子附近的几座山和水库都是一清二楚,就这样说说根本就等于是在骗他一般,怎么可能会让他相信,但没关系,他不是还有个杀手锏不是。

    随后赵羽晨也不说什么,直接到屋子里拿出了三个手电筒,一人一个递给了父亲和老村长,随后对彪子吩咐了一声,不要让人走到上面来后,就带着两人朝堤坝上走了过去。

    叶婷看到皮卡车停下后,就付了车钱,让出租车司机先行离去了,自己走路往山上走了过去,还没走到皮卡车的边上,几辆摩托车迎面驶过,看他们骑车的那个高兴表情,像是碰到什么好事似的。

    刚刚走到皮卡车的边上,叶婷便看见三个人影在山上好像是大坝的地方行走着,忙拿出专用照相机,调准距离照了几张照片,正照着的时候,突然间发现,没人影了,忙拿着照相机朝山上快步走去。

    不愧是做记者的,还知道吵近路,竟然直接从水库下的那条田埂路上走了上去,快到水库边的时候,叶婷发现在田埂的一侧竟然长着黑色的荷叶,虽然稀稀落落的,但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这种黑色荷叶和平时池塘里,湖里长的根本不一样。

    叶婷看到这更加坚信自己找对了目标,看来那个奇怪的天价水果也是这里出去的了,不然怎么这里会有黑色的荷叶,不过奇怪啊,在报纸杂志上,还从来没看到黑色的荷叶和那些奇怪的水果啊,这里的主人是怎么种出来的,难道他被外星人抓取改造过了。

    “站住,不许过去”正当叶婷以为山上没人,正朝着刚刚人影消失的地方走去的时候,一声喝声在边上响了起来,顿时吓了她一大跳。

    回过头一看,叶婷差点被吓到,一个最少一米八的壮汉拿着在市里晨羽山货店大卖的那种水果正吃着,一嘴一大口,虽然说吃下水果后就闭上了眼睛,如同在店里面所说的那样,在回忆幸福往事。

    但叶婷还是不敢有丝毫动弹,因为在她的边上,围着三只大狗,张着锋利尖牙的大嘴正对着她,看这三只狗的架势,叶婷相信如果自己在过去的话,这三只狗会不会冲上来把她给撕碎了。

    一想到这,叶婷的内心就胆颤心惊,不由的后悔自己干嘛要一个人过来,现在完了,说不定要失财又失色了,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在这个行业里也发生过。

    看着这个穿着彪马牌子壮汉吃完水果后,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也不说话,就那么两眼看着自己,叶婷的心噗通噗通直跳。

    “大兄弟,我是路过这里,你让我从这里过去行吗,我这有五百块钱,给你可以吗?”叶婷现在已经不想着新闻的事情了,从小到大就怕狗的她到现在没倒下去已经是很厉害了,她怕自己在待下去的话整个人会崩溃掉。

    “不行,站在那,不要动”彪子想了想,摇头说道,因为他刚才想起了师傅交待他的,不管有谁来,拦住他,不要让他走的交代。

    彪子别的不太懂,但对师傅吩咐的一向都是严格遵守,师傅说什么,就是什么,师傅说怎么做,他就怎么做,谁叫师傅那么厉害呢。

    “大兄弟,我这一千块钱全给你了,你放我走好吗,我只是路过这啊”叶婷听见彪子的话,不由的暗暗揣测着,这下完了,肯定是不想放过自己了,自己长的虽然小有姿色,万一他想做点什么的话,在这里,想叫救命也没人影啊,该怎么办啊,想到这,叶婷都快要哭了,怎么自己就这么倒霉,不过就想找点轰动的新闻,怎么会碰上这样的事情啊。

    虽然说也有警察,但叶婷很清楚,警察到这没个把小时根本来不了,这下真的完了,早知道就不来了,干嘛非的要整什么大新闻,这不是自找的吗?

    还好,让叶婷担心的场面并没发生,这个喝住自己的人根本就没对自己怎么样,而是就站在边上看着她,不言不语。

    看见这个情况后,叶婷禁不住拍了拍胸口,喘了几口粗气,但却一刻也不敢放松,更不敢坐下来,站着还好,最少居高临下看着三只狗,但坐下的话和狗面对面,叶婷怕回家晚上睡觉会做噩梦。

    站在堤坝上面,十二月的寒风从水面的上方轻易的就袭击到了叶婷的身上,虽然感觉到阵阵寒意,但对着三只狗和一个人的叶婷额头上却是渗出了汗水,她不知道还要在这站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怕狗啊,叶婷暗恨自己。

    此刻的叶婷实在是太小看自己了,就算是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面对着三条虎视眈眈的狗,怕也是会忍不住打个寒颤,害怕起来,她这样一个女子能还站着已经是很不错了。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水库边传来了说话声,随后,三个人影从水库边上慢慢的走过来,叶婷转过头,仔细的观察,这三个人应该就是自己刚才在下面看到的那三个人,因为衣服的颜色和刚才一样的。

    “羽晨,我都不得不佩服你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以前那些承包水库的人都没发现,难怪他们到最后会亏了”老村长边走边说道,虽然年纪大了,但在水库边上走起来还是一点都不含糊,不用赵羽晨搀扶,照样走的稳稳当当。

    在赵羽晨的带领下,老村长刚才进了那个山洞里面,刚进去的时候都差点被吓了大跳,平日里很少看到的,还是在六十年代缺吃的,到大河里打渔的时候打到过的那种大鱼,竟然在一进山洞的时候,就在赵羽晨的指点下,在山洞里面的水潭里看到好几条。

    紧接着,走进了赵羽晨说的那个长着奇怪果树的山洞,老村长才算是信了赵羽晨所说的,和自己有关系,因为地上还有挖过的树坑在那里。

    如果是以前的话,那赵羽晨这里得到的肯定是要充公的,但现在社会和以前毕竟不能相比,所以发现就发现,老村长也不会说出叫赵羽晨充公的话语。

    “可能我年纪轻,到处乱跑的缘故吧,现在看上去是很好发现,以前可是长满芦苇的,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能发现那个洞口”赵羽晨笑了笑说道。

    “嗯,所以我说你运气好啊”老村长笑呵呵的说道。

    “咦,羽晨,坝上那个是谁找你来的吗?”两人说着话的时候,走在前头的赵卫国眼尖看到了站在堤坝上的叶婷,转过头问了问儿子。

    赵羽晨听见父亲说的话,把眼光看向了坝上,虽然还有段距离,但已经能清晰的看见坝上的人了,仔细的想了想后,摇了摇头,自己好像根本就没见过站在坝上的女人。

    上了堤坝后,赵羽晨看见那个女人有点发抖的身躯,在看见边上围着的憨憨和豆豆它们经不住笑了起来,唤了一声后,憨憨和豆豆小黑马上跑到了他的边上,摇着尾巴亲热的围着他转。

    “吓死我了”叶婷看见围着的三只狗离开了后,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去,刚才提心吊胆的实在是花费了她太多的精力,此刻在也撑不住了。

    “师傅,抓住一个”彪子看到赵羽晨几人走上来后走到身边说道。

    师傅,抓住一个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叶婷听见这个壮汉的话语差点雷倒。

    赵羽晨点了点头,随后把眼睛看向了叶婷,这个女人是谁,来干什么的呢,赵羽晨心底里想着,这种地方应该来说不会有什么走错路的借口的,看来是特意找上门来的。

    “你好,我是都市青年报的记者,到这里来是想看看现在在市里大卖的天价水果的种植基地”叶婷在地上坐了两三分钟后,恢复了过来,站起来说道,本来是应该走过去握下手的,但叶婷自问没有那个足够的勇气绕过赵羽晨边上的三只狗去和赵羽晨握手。

    站起来以后,不用叶婷自己介绍,赵羽晨就看见了刚才没看到的一个小型数码相机,就大概猜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份,只是自己这里应该没人知道的啊,怎么会有人找上门呢,难道是谁跟她说了地址了。

    赵羽晨也不知道有记者找上门是好事还是坏事,虽然他和老村长和村里的人说是因为某种原因,但他的内心里是不愿意弄的满城皆知的,因为那样一来就有很多事情要注意了,不然也不会说不直接送到店里,而是叫王铮亮去接货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