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七十九章 权力的作用(求推荐票)

第七十九章 权力的作用(求推荐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十九章权力的作用(求推荐票)

    没等几人聊了几句,抢救室门还没打开,就从走廊上传来了急促的皮鞋踩地声,抬头一看,走过来三个穿着制服,带着帽子,表情严肃的警察在急诊大厅服务台服务员的带领下走到了几人的面前。

    “你们谁是王铮亮”一个中年警察发声询问道。

    “我就是”王铮亮抱着脑袋坐在凳子上,听见叫他的声音后,马上抬头应道。

    这一抬头,王铮亮才发现不是医生在叫自己,而是来了三个警察,不由的呆在那里。

    “我们是城东分局的,你和我们走一趟吧,有人报警,说你行凶,现在你和我们回去调查一下”中年警察语气严肃的说道,刚才在局里,突然间接到了个电话,便走马匆匆的根据说的地方赶紧到这边来了。

    王铮亮听到中年警察说的话后,看了看抢救室的方向站了起来。

    看了看三个警察,赵羽晨把.手机塞到了坐他旁边的陆涛身上,和陆涛小声说了两句后,在陆涛错愕的表情下跟着站了起来说道:“老王,你不用去,又不是你打的人,要去也该是我去,你在这里等嫂子的消息吧”

    “哦,还有一个就是你啊,也不用推.让了,刚刚报警的人也说了你的大概样子,你不站起来我们还没看出来呢”中年警察看到赵羽晨也站了起来后,脸上露出玩味的神色说道。

    “警察同志,我想你搞错了吧,刚.才打人的就我一个,偶尔刚刚有人还被逼的刚从五楼跳下来,这些你怎么不去调查,反倒查起了受害者了”赵羽晨反问着说道。

    “对不起,那件事情另外有人查,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带你们回去,跟我们走吧”中年警察摇摇头说道,心里叹道,就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哎,还要擦多少次屁股啊。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抓我吧,我朋友根本不知.道,他是担心我才会这样说的”王铮亮看了看抢救室后,站了出来说道。

    “老王,你傻了,嫂子还在抢救室里呢,别糊涂了,反.正我什么都缺,就时间一大把”赵羽晨看到王铮亮说了照样的话后,不由焦急的说道,随后转过身来对着中年警察说道:“警察同志,刚才真的就我出手了,不信你可以去查啊,他刚才一直抱着妻子,现在的他妻子都还在抢救室里呢”

    “羽晨,老王你们.傻啊,又没做错什么,干嘛要和他们去,应该把贾正龙他们抓起来才对”顾若盼站一旁大声的说道。

    可惜的是这个社会永远都是不能依照常理来判断的,有些事情也不是你说对就是对,有时候或许一个招呼,一个电话事情就能完全质变。

    中年警察没有理会顾若盼看了看赵羽晨又看了看王铮亮后,犹豫了一番,随后对着边上两个警察点了点头三人带着赵羽晨离开了医院,看来三人的主要目标还是赵羽晨,不然不会这么的好说话。

    “哎,这怎么行,明明没做错,怎么乱抓人啊?“看到赵羽晨被带走后,顾若盼不解的问道。

    陆涛拍了拍顾若盼的肩膀,让她稍安勿躁,靠这样喊根本没什么用,这世上不讲道理的多了去了。

    “都怪我,都怪我,我真该死”王铮亮最后还是没有去成,此刻正用力拍着自己的脑袋痛哭着叫道。

    “不行,这件事情羽晨根本没做错啊,那样的人渣就该打,我要回去找我爸爸”顾若盼看着王铮亮的表情说道,随后便快速的离开了医院往家里赶去。

    陆涛拿出了赵羽晨塞给他的电话,按照赵羽晨说的电话号码,找到了小刀的名字后拨了过去,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随后从电话里传来了讨好的声音。

    “晨哥,今天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请问你是小刀吗”陆涛听见电话里头的声音后,开口问道,也不知道赵羽晨说的有没把握,毕竟刚才那几个警察是明显的袒护一方了。

    “你是谁,晨哥的电话怎么会在你这里,快说,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对面的声音明显变得紧张了起来,说着话都带着威胁的口气,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陆涛心里想着。

    随后陆涛便把这里刚发生的事情和小刀说了下,并把赵羽晨交待他的话也和小刀说了一遍。

    电话里沉默了两分钟,随后里面传出声音说道:“嗯,我知道了,大概一个小时后,我会到市里的,你把地址说一下,在那里等我好吗”

    陆涛这边挂断电话后,小刀那里顿时忙的鸡飞狗跳,这边让杜锋查下市里的一些势力和那个叫贾正龙的背景,这边打电话给了县长宋天豪和罗晓局长的电话想让他们帮忙一下,没想到这边答应的好好的,说去打个电话就行。

    没两分钟,电话打回来后,刚才答应的全都变了,只说了一句这件事情帮不了后马上挂断了电话。

    小刀气的差点把手机直接给砸咯,平时供着,用的着的时候,却熄火了,一句帮不了就算完了,虽然说也不指望两人能在市里又多大作为,但最少应该和自己说下原因吧。难怪现在都说当官的太厚黑,连个原因都不说,难道真的要联系宋舅舅吗,可自己实在是不想和他见面啊。

    小刀望着手里的手机摇了摇头,最后还是决定等杜锋的消息后在确定打不打给他,如非必要,小刀还是不愿意打赵羽晨舅舅的电话。

    带了五六个人,分坐两辆车,飞快的朝着市里赶了过去,还没开始十分钟的路程,杜锋的电话打来了,听着杜锋的话,小刀就知道事情有些难办了,不然杜锋也不会说对方后台很硬的话语了。

    “你就和我说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就行了,天塌了有我顶着,你怕个鸟,快点,不然小心老子回来了让你吃板栗”小刀听见杜锋支支吾吾的说着话,不由的骂道,发火的样子把坐在身旁的王义和前面开车的铁军吓了一大跳,心里暗暗的揣测着,这刀哥今天是怎么了。

    可能是被小刀的骂声给骂醒了,杜锋把贾正龙的身份和背后的后台告诉了小刀。

    虽然不知道杜锋从哪弄到的这个消息,但小刀确信杜锋绝对不会骗自己,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那这个贾正龙的背景还真的是不可小窥,难怪敢这么猛的放高利贷也不怕被抓。

    挂断电话后,小刀对着王义和铁军说道:“等下你们谁想办法在城东闹点事情进局子里去,晨哥在里面,虽然他会打,但是在里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你们也都清楚,我怕他会吃闷亏,本来我想自己进去的,但是我还要找人捞出晨哥,他**的,晨哥怎么就会在市里撞上他呢”

    铁军和王义听了小刀的话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因为晨哥的事情,刀哥才会那么火大的,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两人可以确定的就是肯定是晨哥进局子里去了。

    铁军看了看王义后,转回了头继续开着车子,嘴里说道:“我去吧,有我照顾,绝对不会让什么歪伎俩碰到晨哥的”

    “你挣什么啊,我正想开口呢”王义听见铁军先说出来后,不满的叫道。

    “有什么好挣的,又不是分钱,等下进去后,眼珠子放亮点,毕竟不是在县里”小刀瞪了两人一眼,对着铁军吩咐道。

    他刚才也是想让铁军进去的,只是担心铁军会有抵触心里,所以才没有直接提出来,没想到铁军二话不说就自己提出来了。

    随后小刀拿着手机,找到了最底下只有舅舅两个字的电话号码,咬咬牙后,打了过去,看他那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吃了黄莲一般。

    电话响了一下就被快速的接了起来,小刀对着电话里说道:“您好,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宋参谋长好吗,我是他外甥”

    “对不起,首长在开会,等下我在和他说一下好吗?”警卫员对打电话过来的人身份一点也不怀疑,因为没人敢假冒身份打电话到这里来。

    “嗯,那麻烦你了,我有急事找他,等下他回来你第一时间和他说好吗,我叫小刀,他一听就知道的”小刀说道。

    “好的,我会第一时间向他汇报的”警卫员应声说道。

    挂断了电话后,小刀看到王义和铁军不时的看向自己,特别是铁军,开着车子还不时的看着扭头看自己,不由的笑了笑,傻了吧。

    王义张大着嘴巴,看着小刀,脸上怀疑的表情说道:“刀哥,真的假的,你还有当参谋长的舅舅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你提起过啊,天哪,实在是太想不到了”

    “就是,刀哥,我怎么也没听你提起过的啊,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呢”坐在前面开车的铁军也附和着说道。

    “你们不知道的多了去了,也不是我舅舅,是晨哥的亲舅舅,嘿,不过我沾了晨哥的光,所以也跟着喊舅舅”小刀像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似的,嘴里带着笑容说道。

    “不像吧,要我有这个关系,还在家里种什么田,随便做什么不发财啊”王义听见小刀的解释后,不解的说道,这确实太难让人接受了。

    “我怎么知道,反正晨哥的想法就是和我们不一样,好了,赶紧赶路吧,别让晨哥在局子里真出什么事情,就后悔莫及了”小刀听到王义的问话后,猛的拍了下他的肩膀说道。

    王义嘴里嘟囔着,要拍也不要拍我啊,又不是我在开车,可惜的是也只能小声的如同蚊子般的哼哼,不敢大声的说出来,不然谁知道会不会被刀哥又用力的拍一下呢,这种情况不是没有的。

    可能是打出了电话吧,小刀的心情没有刚才那样的患得患失了,反正又不是自己惹的事情,应该也怪不到自己头上来吧,小刀一边看着因为车子前进而不停后闪的路景,一边心里想着等下电话打来该怎么说。

    车子很快的进入了市区,铁军对市里是很熟的,知道了地址后,直接抄了一条前往二医院的近路,两辆车子一前一后没有丝毫耽搁。

    “叮”一声后,抢救室的绿灯亮起,随后抢救室的大门打开,先走出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后面紧接着推出了移动病床,医生的表情很严肃,看到门口坐着的几个人后,自动的停下了脚步。

    “大夫,我妻子怎么样了,没事了吧”王铮亮不是陆涛推他的话还不知道抢救室的门已经打开了,一直低着脑袋,经过陆涛的提醒后,忙站了起来朝着医生走过去问道。

    “对不起,虽然经过我们的努力,但是你妻子的状况还是不怎么好,怎么说呢,她可能是摔下来的时候,腰部先接触,脊柱骨好几节出现粉碎性骨折,现在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全身瘫痪”医生看了看王铮亮摇了摇头后说道。

    对于他来说不能把病人治好就是最大的失职,只是这毕竟不是小伤了,已经是很严重的大伤了,他也不是神,总有不能治好的病。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天哪,为什么要把该我承受的罪过全部转到别人身上啊”王铮亮听见医生的话后仰天嚎叫着,好不凄惨。

    “你也不要灰心,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应该还是有希望的,好了,快把病人送到监护室吧”医生拍了拍王铮亮的肩膀后,和气的说道,做医生的,看到了足够多的生生死死,和各种病人家属的反应,此刻王铮亮的反应还算是好的了,碰到不理智的病人家属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

    王铮亮听了医生的话后点了点头,把妻子送到了监护室后,交了两万的押金,站在监护室的门外,王铮亮对陆涛说道:“兄弟,老哥我求你件事,不能让羽晨一人担着,我必须要赶过去,毕竟他是为了我才打人的,所以我一定要过去才行,这边还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如果我妻子醒了,麻烦你帮我和他说下行吗?算哥求你了”

    “好,说的好,不过那边你不用去了,还是专心陪着你妻子吧,晨哥的事情我来处理,你和我仔细说说事情的经过吧”没等到陆涛拒绝的话语,小刀带着几人走了过来,刚好听见了王铮亮的话,不由的叫出来。

    “你是谁”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后,王铮亮已经不是那么的轻易相信别人了,看着走过来的小刀和他身后跟着的几人怀疑的看着他们。

    “我就是小刀,刚才是你打电话给我的吧”小刀笑了笑,举着电话说道。

    “刚才是我打电话给你的,你就是小刀啊,具体的事情让老王在和你讲一遍吧,我也是听羽晨说的,不是很了解”陆涛适时的插上话说道,同时用羽晨的手机重新拨出了那个号码,看到小刀手里的音乐响起后,才笑了笑,把手机交给了小刀。

    小刀没有怪陆涛的举动,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这是赵羽晨所说的证物,肯定是要谨慎一些的了,陆涛这样的举动很正常。

    听见小刀的询问后,王铮亮就把事情又重新理了一遍后娓娓说了出来,小刀听了完了后,皱了皱眉头,仔细的想了想后,拿着赵羽晨的手机功能,把里面的录音重新放了一遍,

    ““小武,谢谢你了,放心吧,就这点小事情,他没证据能拿我怎么着,晚上你们去蒂王宫吧,我会吩咐”

    听完了后,小刀笑了笑,虽然说证据不是很足,但是也足够帮赵羽晨了。

    这个时候,小刀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小刀拿起来看了看打来的号码忙接了起来。

    “小刀子,找我什么事情,是不是想过军营生活了”电话里传来很爽朗的笑声,声音里带着一丝威严。

    “舅舅,我找你可有重要的事情,你那个宝贝亲外甥,现在可是被关到局子里去了,你就说你管不管吧”小刀一听到宋**的这话就头疼,好几次了,宋**每次和他一说话就是想把他骗到军营里去。

    “什么,谁敢关我外甥,你和我说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羽晨不是在省会里工作吗?”宋**一听见小刀的话马上喝问道,声音大的把刚进来的警卫员吓了一大跳,跟随警卫员身后进来的军区司令宋思成摆了摆手,示意警卫员不要打扰他,自己坐到了附近的椅子上。

    宋思成和宋**虽然都是姓宋,但两人却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不过五百年前是不是一家就不知道了,两人一个脾气暴躁,一个稳重,刚好是一个互补的搭档。

    “岂有此理,这还是**的天下吗,你在那等着,我这就打电话过去,看看他们那边是怎样的一个说法”还没等听完,宋**狠狠的拍了下桌子,震的桌子上的钢玻璃杯都掉在了地上去,让站在身旁的警卫员不禁抖了下身子。

    小刀其实也没说什么,就是说了在市里一个放高利贷的把人家女的逼的跳楼,男的冲上去也被打了,刚好赵羽晨路过看见了,就冲上去帮忙,结果那个放高利贷的有点关系反倒把赵羽晨给抓走了,虽然有些说的比较凄凉了一些,悲惨了一些,但别的就真的没说什么了。

    {快到年底了,没有几天就要放假了,回到家后的这段时间,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更新了,汗,说不定金钟罩就要破了。

    但我尽量还是会跑到网吧去更新的,不过因为家离网吧有很长一段距离,而且过年过节的,我也是一年回一次家而已,到时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现在不敢保证,想来大家也都清楚那时候的时间根本不是自己能保证的,我只能说尽力而为了,还望各位海涵}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