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八十章 一进宫

第八十章 一进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十章一进宫

    只是小刀却是很清楚赵羽晨这个亲舅舅的脾气,他才不会管你对错什么的,或者什么关系不关系的,按他的话来说,不护着自己的犊子还护谁,更何况他一向就疼爱赵羽晨,当年也不会因为不能把赵羽晨带到部队里去差点都和家里闹翻了。

    宋**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打电话给了丽山市的公安局城东分局局长办公室,对着电话那头开口就先是一顿训话,训完后,电话那头说的话却是支支吾吾的,让他更是气的直接把电话一摔,回身喊道:“警卫员,给我去集合队伍,他姥姥的我就不信了”

    “老宋,你这是怎么了,火气这么大啊,吃了火药了”看到宋**回过身后,坐在凳子上的宋思成司令笑呵呵的说道。

    “吃什么火药,我要吃火箭了,他**的,你说现在是什么社会了,我们累死累活的保家卫国,可有些人倒好,借着权力的后台,放着高利贷,都逼得别人跳楼了,刚好我外甥经过,帮忙教训了下放高利贷的,结果反倒被抓起来了,刚才我打电话给小程,你猜他怎么说的,说这件事情他也管不了,我都怀疑他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当的了”

    “老宋你这个脾气也要改一改了,有什么不对也要好好说才行,他不管总有他的理由嘛,问清楚不就行了,就算我们也没办法,你也不要激动嘛,好好想个办法,别动不动就带着兵出去,都成什么样子了”宋思成听见了宋**的话后,对于宋**的脾气苦笑着摇了摇头,实在是拿他没办法。

    “放屁,他们能随便抓人,我就.不能随便带兵了,这件事请你不要管,我就不信了,还有人能蔑视我不可,顺带着要好好教训下小程,出了军营就不听招呼了”宋**怒火满天,对于赵羽晨这个外甥是从心底里疼爱,舅舅不帮外甥还帮谁去,更何况按照小刀和他说的事情,按他的认为也是没做错,所以更加的无所忌惮了。

    “怎么说话的,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宋思成眼睛一瞪,看着宋**喝道。

    别看平日里宋思成笑眯眯的,.很少发火,但是发起火来也是如同阎王似的,板着脸,吓起人来也是挺厉害的。

    “现在没空,谁知道我外甥在里面会不会受到折磨,.别忘了,前两年的事情,不说了,我要先过去”宋**看着司令员的黑脸像是习惯了一般,根本不在乎,嘴里说着话,脚下往门口走了出去。

    很快操场上汽车发动的声音传了出来,三辆车子.驶出了军分区,轰隆隆的开向了离这里八十多公里的市区。

    宋思成走到了办公室的窗户上,看着三辆车子.开出操场,脑子里思绪良久,不过却没有过多的怪罪宋**,因为当一个军人连自己的亲人都守护不了,那还能守护谁,人都是护短的,就算他是个司令也不可避免。

    两年前,宋思成.的警卫员田亮探亲中发生的一件事情,那一直是他心里头的遗憾,也是他对宋**带着兵去市里不拦阻的原因之一。

    赵羽晨被带到成东分局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人,看到中年警察和两个警察带着赵羽晨后,问道:“李队,这个又是怎么了”

    李路看了看周龙,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一点小事情,周专家这是准备去哪”

    周龙是谈判专家,而且有关系,这是分局里的人都知道的事情,更别提他是市局眼里的红人,所以大家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当然一些事情也是能不让他知道就不让他知道,因为周龙的脾气有点倔,看不惯的事情一定会去管一管,不过现实社会,总有些事情是不会太公平,能见光的。

    “出去一下,好了,你们忙把”周龙看了看赵羽晨后,不在言语,走出了门外,他今天是特意去找王铮亮的,前两天王铮亮还在租来的店里卖天价水果的时候就前去看望过他了,这也是他的一个习惯之一,当成功处理一件事情后,总是动不动的会去探望人家,询问最新碰到的一些问题,可以说做警察工作做到他这样的已经是少之又少了,虽然局里一些人不敢当面说什么,但背后有很多人都已经议论开了。

    李路没有对赵羽晨询问什么,带到一个交叉口后,叫跟在边上的一个警察直接把赵羽晨送到地下室的房间里面。

    城东分局是新建的楼房,还不到三年,当年建造的时候,为了需要特地开辟出了一层地下室,里面有数十个平方,可以当成临时看守所。

    这几年来,这个临时看守所发挥了巨大的功用,每次大检查严打的时候,都是把下面塞的满满的,而不会把上面弄的像菜场一般乱兮兮。

    虽说是地下室,但里面却不会很暗,顶上每隔十米左右就有一盏灯亮着,拐过两个弯之后,赵羽晨就看到了一排房子,在靠着走廊的方向全都是铁架子,中间是一条大约一米五左右宽度的走廊,看走廊的长度有些长,不过赵羽晨是没法走到尽头了,因为那个警察带着赵羽晨走了不到十步路,就在一间铁笼子里停了下来,在地下室的看守员拿出了钥匙打开了铁门后,把赵羽晨推了进去”

    “老实一点,先在这里待个两天,好好反省反省吧”那个警察把赵羽晨推入牢房以后说了句话后,就转过了身子,和看守一起朝着刚才来的方向走了过去,两人边走还边嘀咕着什么,只是声音比较清,也听的不大清楚。

    笼子很大,三面墙,一面铁丝网,宽有四米左右,长有大约两米五,一溜摆放着五六张床把整个房间占了大半的位置,因为这里是临时看守处,所以没有厕所,要想上厕所只能喊报告让人带着到地下室的公共厕所里解决。

    当然了,也别想借着上厕所的时候趁机逃跑,在这里面是不可能的,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等着提讯,然后该送哪送哪,该放放。

    赵羽晨待的这间小屋子里床上躺着四个人,一个个正在那里吞云吐雾的,和正规看守所比起来,这里倒是自由了许多,不会把随身物品全部都给没收了。

    “小子,犯什么事情进来的,过来蹲这说说,说的高兴了,大哥就不找你麻烦了”坐在床头上的一个人把点燃的香烟拿到手里后,手指了指赵羽晨说道,走廊上方的灯光传到这里面后,并不能带来多大的光亮,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小屋子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都是犯了些不同的事情,有的是二进宫甚至是三进宫,一个个看起来资格都是很老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警察故意把赵羽晨丢进了这个房间里面。

    对面那间小屋子的人早已经都从床上站了起来,有三个人,此刻正站在铁门的边上,看着这边的小屋子,或许在这里面就是这种调教的场面最惊心动人,让他们感到兴奋吧。

    赵羽晨看了看对面后,转过了身子,背靠着铁门看着已经坐在床上的四人没有言语什么,前几次和小刀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也说过这种地方是最黑的,甚至狠点的在里面把别人打个半死也不会有什么事情,而且他们的阴招最多,花样是数不胜数,很多都是没进过的人根本见识不到的,当然你一旦进来了,就会让你永生难忘了。

    当然赵羽晨也还没到怕他们的地步,他当时之所以愿意站出来,就是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当时是个傻瓜都能看出来,这几个警察来的不正常了,没想到那个贾正龙的关系还真的挺硬的啊,连这些分局警察都要帮他,原本还以为只是那两个小警察对着王铮亮胡吹的呢。

    也不知道陆涛有没联系上小刀,只要联系上小刀以后,赵羽晨相信小刀会知道怎么处理的,赵羽晨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要是自己没有撞上的话,王铮亮会出什么事情。

    坐在床上的四人不爽了,看到赵羽晨**也不**他们,心情相当的不爽,到这里面来还敢这么嚣张不听话还真是少见,他们可是对那个警察说的话很清楚的听到了,按照他话里的潜义词就是不要弄的太过了,这人还有些用处。

    而且如果真的有关系的话,就会去最里面的那些单人间,不会在外面这种混居的小房间里待着受罪了

    那边的小房间可是和宾馆小套房差不多,在里面住着都能当成是享受来了,虽然说不是很自由。

    “喂小子,没听见大哥在叫你吗,你妈把你生出来没带耳朵的啊”坐在最外面的一个人下了床,走到了赵羽晨的面前,看起来瘦骨嶙峋,一阵风就要吹倒似的,都不知道他怎么胆子那么大敢犯事,不怕被逮到的时候打个半死啊。

    “打他,打他,用力的教训他”赵羽晨没回应,对面的小屋子和隔壁的几间小屋子里传来的整齐的叫声,听起来像是排练似的。

    “兄弟,我很给你面子了,但是没想到你这么不识趣,没办法,只好按里面的规矩来了,不然我也会坏了规矩的,你老老实实给我忍着吧,喊警察也没用的,兄弟们好好调教下”刚才发话的那人也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步就到了赵羽晨的旁边。

    “滚,别来惹我”赵羽晨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脸上有道伤疤的人骂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如果这几个人真这么不识趣的话,赵羽晨也不介意动下手,活动活动筋骨。

    “嘘”边上的几个房间传来了一阵嘘声,也不知道是对赵羽晨还是对小房间的几个人。

    “菜哥,这家伙明显是自己找死,不用和他客气,让我们来动手吧”站在边上的一个人对着有伤疤的人恭敬的说了一声,随后对着赵羽晨骂道:“****,在这里面还敢这么嚣张,不知道阎王长几只眼想去见识一下是吧”

    那人骂完后,就和另外一人举着拳头朝赵羽晨肚子上打了过去,至于那个第一个出来朝赵羽晨喝问的瘦子早已经见机退到了一边,他这个身材可是不能打架的,最多出出小主意。

    赵羽晨背靠着铁门,不用担心身后,看到两人挥舞来的拳头后,抬起左脚狠狠的踹了下站在面前的有伤疤的男子的腹部,把面前的人踹飞后,自己跟了一步,刚好避开了拳头,伸出两手,搂住站在边上的两人的脑袋,一用力圈住后。

    “嘭”一声,两人的脑袋相互碰撞到了一起,当下就把这两人撞的晕乎乎的,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在原地转了下后,直接瘫倒在了地上,低声呻吟了起来。

    “你**,小子敢偷袭老子,操,老子今天要不教训你,你就不知道菜哥我”菜哥被赵羽晨踹飞到床上去后,站了起来,嘴里发着狠话说道,随后整个人扑了上来,像是和赵羽晨拼命似的。

    赵羽晨没有和他过多的纠缠,把身子侧过一边后,直接一脚把菜哥踹向了铁架子,左脚就那么抵在那里,奇怪的是,无论菜哥怎么挣扎,都不能让身体有丝毫动弹。

    “听好咯,别来惹我,我现在心情很不爽,知道了没有,在有下次我卸了你的膀子”赵羽晨拍了拍菜哥的脑袋后低声说道。

    对面小房间里的人早已看呆了这边的场面,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能打,还好不是关在这边,不然的话,谁知道自己几人回怎么样。

    赵羽晨松开了脚后,自顾自的走到了床上,找了张看起来稍稍干净一点的床坐到了上面,那个瘦子看到这个情况,赶忙把袋子里的香烟拿了出来,两手颤抖的递了过来,刚才他可是也骂了他的啊。

    赵羽晨看了看瘦子,摆了摆手,拒绝了他递过来的香烟,谁知道里面掺和了些什么啊。

    坐在床上的赵羽晨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了,反正是安心的坐在那里不在言语,还趴在铁丝门边上的三人互相看了看后,其中一个对着菜哥比划着手势,指了指闭上眼睛的赵羽晨。

    菜哥看到这个手势差点想把这人给咬死,明知道那人这么牛了,一人一下就搞定了几人,不费吹灰之力,还想着去暗算,想自杀也不要拉上我们啊。

    三人互相商量了下后,最后还是没有商量出一个好办法来,站了起来,坐到了最靠外面的两张床上,不在往里面去挪动一分,生怕在进去一点,会被那人给狠揍一顿一般。

    就这么干坐着一个多小时后,那几人也不敢做什么大动作,说着话都是很小声的,偶尔还夹带着动作,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倒是别的小房间里不时传来说话的声音,有说有笑。

    突然,地下室的铁门开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随后,在地下室里很清晰的传来说话的声音,在里面的人就知道又一个人要进来了。

    过了没两分钟,警察和看守的皮鞋踩地声音慢慢的临近,最后在赵羽晨这间小屋子的对面停了下来,而那个看守则拿出了钥匙准备把门打开。

    送人下来的还是刚才那个警察,在看守开门的时候,走了两步看了看赵羽晨这间屋子,看到屋子里的情况后思考了一下,随后又退了回去,拍了拍看守的肩膀,低声言语了一声,

    看守把眼镜看向了赵羽晨的这间小屋子,脸色有些犹豫,那个警察又说了两句才看到他点头,随后把已经打开的门给关上锁好,走到了赵羽晨的这间屋子,把铁门给打开。

    虽然灯光有些灰暗,但是站在走廊上还是能看见里面的景象的,看守和那个经常没看到的是,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因为在街上打架斗殴而进来的壮汉看到屋子里的人后脸上意外的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不知道让两人看到这个表情还会不会让他进这个小房间了。

    把人放进房间里面后,警察和看守就离去了,这里又马上变得安静了下来。

    走进小屋子的壮汉看了看坐在最外面的两张床上的四人,眼睛扫了一下后,随后很是大声的说道:“滚一边去,让老子过去”

    其实路还很宽,让他过去还是绰绰有余,绝对不会有挡道的事情发生,但这壮汉就偏偏是不爽一般,面色凶恶的看着几人喝道,像是如果不让的话,就要把他们狠狠揍一顿似的。

    壮硕的身材加上凶恶的表情,就如同凶神恶煞般,看起来有那么点恐怖。

    人就是这么贱,刚才赵羽晨进来老老实实的没说话,他们以为好欺负,就欺负上了,现在来了个这么横的,被这么一喝后,还真的就不敢说什么,都听话的往墙边挪了挪,硬是又让出了一点路来。

    可能人就是这么欺软怕硬的吧,难怪现在都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了,四人根本一句话也没说,现在巴不得的就是最好这个刚来的家伙和坐在床上的那家伙来顿全武行,大打一顿。

    反正这个新进来的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好货色,那个看上去像是个斯文的人也不是个什么好人,来个火星撞地球是他们现在唯一的祈求了。

    只是现实往往是让人失望的,当他们伸着脖子,翘首以待的时候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