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八十四章 无言结果

第八十四章 无言结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十四章无言结果

    “老王,这些钱你先用着吧,嫂子这也需要花钱,我就先回去了”赵羽晨和周龙告别后,陪着王铮亮一起到了医院里面看了刚醒的吴晓雯后,把王铮亮拉了出来,把刚刚王铮亮还给他的皮箱拿给了王铮亮。

    吴晓雯的脸色有些苍白,到目前还不知道她自己已经无望在站起来了,所以看见赵羽晨几人进来的时候还笑了笑,表示了感激之情。

    王铮亮看着手里的皮箱不在推脱,现在的情况是急需用钱,而自己暂时也没有能力借到更多的钱了,对于赵羽晨如同雪中送炭般的举动,心怀感激。

    和王铮亮夫妻两告别后,又和一直等在医院里的陆涛说了过两天就把药果给送过去后,赵羽晨就坐着小刀的车子一起回了县里,他的皮卡车则有王义开着。

    今天的事情就如同是做了个白日梦一般,感觉像是那么的不真实,却又历历在目。

    赵羽晨不知道那个贾正龙.到底有什么关系背景后台,不过肯定一点的是接下来的贾正龙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到哪里去,还有那两个警察,一个市委书记亲自处理起这件事情的意义是不一样的,除非你背景真的如同泰山一般差不多,不过貌似在分手的时候,周龙嘴里吐出的一句话,像是对贾正龙的背景很是不屑一般。

    和周龙说的几句话理,按照周龙.的口气,好像他势力很大,关系很深一样,也不知道这周龙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

    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自己只.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小农民罢了,想那些也没什么用,抓紧时间把承包地弄好之后,把空间给利用起来,多换些真金白银才是真正的王道,相信以后和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联系的。

    兄弟之间无须多说什么,在车上随意的扯了些八.卦后,车子很快开到了青阳县地界。

    开到村口的时候,赵羽晨和小刀分开,开了自己的.皮卡车往塔山赶了过去。

    山上重新租来了将近十块地,加起来有三亩多,.全都是长满了野草,在被水浸泡的田里随风摇摆着,经过了赵羽晨和彪子前两天的整理后,此刻田里已经干净了许多。

    这三亩地,赵羽.晨打算把两亩靠里面的全种上那些黑荷,而靠外面的三块地暂时先空着,等春耕的时候,种上些稻苗,在田里养些小鲫鱼,反正黑荷根本不缺,空间里面的大池塘里一眼望去已经一大片了、如果不是今天突然发生的事情,赵羽晨都已经把空间里的黑荷移植些到水田里来了。

    停下车子,还没走到一半的路程,憨憨豆豆小黑一如既往的跑了过来,在不宽的田埂上面摇着尾巴,不时的把脑袋往赵羽晨的腿上蹭着,显着亲热劲。

    如果不是赵羽晨的脚底站的够坚固,说不定都要被如今已长得高高大大的三只狗给拱道田里去。

    虽然上次老村长说小黑是一条纯种的狼,让赵羽晨要小心一点,但赵羽晨却丝毫不担心什么,因为他发现小黑看他和家人的眼神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相反还很亲热,如同此刻一般,不时的拿脑袋拱赵羽晨。虽然小黑偶尔有时候像是很孤独一般,跑到山顶上蹲坐在那里,但是没一会,就会和随后赶去的憨憨和豆豆闹成一团,看起来早已经脱离了狼的习性一般。

    和赵羽晨嬉闹了一番后,三只狗像是有先见之明一般的转头朝山上跑了上去,不时的停下来转过脑袋看着赵羽晨,彷佛在说快点,快点一般。

    走到山上的屋子中后,赵羽晨发现彪子不在那边,想了想,应该是在塔山那边吧,看了看四周后,迈步走了过去。

    塔山比起赵羽晨承包的这座山,应该要好很多,最少不会像现在这座山一样只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泥土,泥土肥沃。只是因为塔山正中的山尖那座被县里记录在案的塔,吓退了许多想要把这座山承包下来的人。

    谁没事干会把闲钱投入这里面去,又不是自家的,承包下来还要维护起这座塔。

    当然赵羽晨对于这点小小的付出无所谓,这么一大座山,到时候种上那些变异般的水果,以及陆涛他们所说药效奇好的药果,到时不赚的盆满钵满才怪了,还用的着在乎这点小小的付出。

    而且最关键的是,有了这两座山之后和水库下方的那些水田,赵羽晨自己空间里的东西到时候拿出来也会光明正大许多,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这才是他的真正初衷。

    毕竟这社会不会平白无故的出来东西,特比是引起轰动的东西,总是有人会或多或少的寻根究底,就如同前两天自己跟过来的都是青年报记者叶婷一般,谁知道到时候还有没有别的人会寻上门来。

    如今的塔山,憨憨和豆豆它们满山乱跑,长的密密麻麻么的那些荆棘刺已经被清理干净,因为不能当柴火烧,堆在一旁等着干枯后直接一把火烧了当肥料。原本可以到处躲藏的野兔现在已经快无处可去的地步,只要一出现,基本上就会被憨憨和豆豆它们给逮住,可以说是它们的末日来临了吧。

    好在三只狗并不把兔子弄死,逮住后,只是把兔子叼到赵羽晨的边上,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

    “师傅,你回来了”彪子正在砍野树枝,看到赵羽晨过来后,忙跑了过来叫道。

    对彪子来说,碰到赵羽晨就如同改变他的人生一般,虽然需要付出一些体力劳动,但吃的好,穿的好,他已经很高兴了,而且还有大堆的漫画书看,不用像以前一样经常挨饿,或者吃不饱,在这边,大米整袋堆在那,想吃多少,他烧多少,赵羽晨根本不会说什么。

    因此干起活来,彪子也是特别的卖力,虽然是大冬天的,但干的满头热火的他就只穿着一件棉毛衫,衣服就像是湿透了一般,有大半个后背的水印。

    “嗯,彪子,饭有没吃过啊”赵羽晨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猜测着这傻大个多数又是没吃。

    “还不饿,师傅你看我这样整理的可以吗”果然如赵羽晨猜测的一般,彪子摸了摸肚子,腼腆的说了句。

    赵羽晨看了看彪子砍下的野树枝干,整整齐齐的码成了一堆堆,而砍下的那个树桩如果不仔细低下头的话是看不到的,因为彪子的下刀点极低。

    和彪子相比,赵羽晨自感惭愧,因为自己就像是如同在利用他一般,虽然给了他吃住。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抛到了脑后,就算是利用又怎么样,最少自己也是真心待他了,总不可能养着个闲人吧。

    等以后帮他找位媳妇吧,赵羽晨心里暗暗想到。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赵羽晨就和彪子一起在这边开着荒,父亲有空也会从家里过来一起帮忙,原本荒草野树丛生的塔山,慢慢的被清理了出来。

    今天是和陆涛约定的日子,赵羽晨从放在空间里的竹筐里拿了些药果出来,装进袋子里后和彪子说了一声,又驱车赶往了市里,虽然对那家制药公司提出要先看过药果的效果有些许不满,不过这年头也正常了,就算有人担保又怎么样,该出问题还不是照样会出问题。

    和陆涛在说好的地方汇合后,按照陆涛的指示,赵羽晨把车子开到了源生制药公司。

    制药公司的安保很严格,因为提前打过了招呼,倒是没有过多的耽搁,陆涛下车登记了下后,车子就开进了大门。

    源生制药占地十几亩,三栋宽广的大厂房和一栋五层楼的办公楼,市值13亿上下,老总鲁成声年纪不到五十岁就创下了如此一份基业,可以说是抓住了机遇,也把握住了机遇,虽然这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什么。

    当他听研究所的老朋友郑所长说的消息后,当即就感到这里面有着巨大的商机,只是这个社会太多的虚假宣传了,因此还不敢太相信,才会让陆涛带样品过来,他在自己的公司里试验的举动。

    赵羽晨和陆涛进公司里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里陪着两个人。

    “老鲁,就让他进公司里吧,给他个闲散职位即可,也不要太重要的,具体的你安排吧,管理上的我不懂”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很有威严的说道,看起来像是比鲁成声地位高很多一般。

    “成,到时候我安排一下,总之不会亏待了他”鲁成声笑笑说道,甩眼看了看站在一副鲁成声花了三百多万买下的刘海大师画的重彩荷花图的青年男子,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对于这边的两人说话声仿若无闻一般。

    中年男子看了看在看荷花图的青年男子,一股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出现在了脸上,不过对于这个整个家里的宝贝,自己却没法说什么,虽然知道胡闹,但没想到这次会胡闹成这个样子。

    还好自己尚有几分面子,还能说的几句话,不然这次的事情,到底什么一个结果都不晓得,哎,希望他记住这次的教训吧。

    中年男子抬手看了看腕表后,和鲁成声说了两句就抬步往外面走,鲁成声赶忙跟了上去送他出门,至于那个看荷花图的青年男子依旧看着荷花图。

    看到两人走了出去后,慢慢踱步走到了窗户边上,拉开了百叶窗,看着下面,脸色阴郁。

    咦,青年男子突然之间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嘴里发出了一个声音,随后眼睛一直跟着从停车场走过来的两人。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还以为你不在市里出现了呢,没想到自己送到我面前来了,青年男子咬了咬牙,狠狠的眼神看着窗户下面,直到那两个人影看不见,才转过了身子,这青年男子竟然是那个贾正龙。

    “鲁总,你怎么亲自下来了”陆涛带着赵羽晨一起走进了办公楼的大厅后,刚好看到鲁成声走了过来,忙紧走几步问候。

    “着急啊,怎么样,东西有没带来,我可是等待了好几天了”鲁成声也没说什么,总不能解释说我是刚送走一个重要的人,不是特意下来接你们的吧。

    赵羽晨把手里拎着的袋子递给了鲁成声,鲁成声接过去后打开袋子看了看,随后点点头说道:“你们先坐一下,我去处理一下这个,等下我在过来陪你们坐吧,行吗”

    “不用了不用了,鲁总,你忙把,我们还有别的事情,到时候你直接打我电话就行”陆涛看到鲁成声很忙的样子后忙说道。

    不是他不想让鲁成声直接联系赵羽晨,而是这个人有一个很奇怪的毛病,做什么事情总是喜欢有个中间人,通过中间人来联系。

    陆涛说完后,就拉着赵羽晨一起离开了源生制药,在出去的车上,陆涛向赵羽晨解释了刚才的话,免得赵羽晨以为是自己故意要横插一脚。

    赵羽晨对于这个根本就无所谓,如果不是他们,谁知道这个价值,不过对于陆涛和他解释还是高兴的,说明他把自己当朋友了。

    “陆哥,我想去医院看下老王夫妇你呢?”赵羽晨开着车子想到,竟然来了市里,就该去医院看看吴晓雯。

    “我也一起去吧,哎,她也真可怜,全身瘫痪,不过如果这个药物出来说不定能治好呢”陆涛当然是一起去了,坐在车上叹道。

    “怎么可能,这药没那么厉害吧”赵羽晨诧异的看着陆涛问道,听见陆涛的话有点像是天方夜谭的感觉呢,虽说这药效像是比云南白药好上几倍,但还没到那个能治愈全身瘫痪的地步吧。

    “一切皆有可能,谁知道呢”陆涛嘿嘿笑了笑,有些话他没对赵羽晨说,因为还是不是很靠谱,后期拿去的那么多的药果,经过试验,好像里面有一种功效,能够恢复断裂开的骨骼什么的,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而且试验了好几次,只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这样的功能,以后在试验就没发现了。

    到了医院后,监护室里已经看不到吴晓雯的身影了,还是赵羽晨拿出了电话,打给了王铮亮才知道已经脱离危险期转到了住院部了,听到赵羽晨来了后,王铮亮从住院部里走了出来,找到赵羽晨和陆涛后,引领着他们走进了房间。

    和当天比起来,吴晓雯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不在是那么苍白,一个小男孩坐在床上,陪着吴晓雯说话。

    看到有人进来后,小男孩把眼睛转向了门口,明亮的眼神充满好奇。

    “贝贝,快叫叔叔”吴晓雯对着儿子说道。

    “叔叔好”小男孩听见妈**话后,赶紧叫了一声,清脆的童音是那么的无忧无虑。

    “嗯,小朋友好,告诉叔叔,你今天乖不乖啊?”陆涛抢先摸了摸王贝贝的小脑袋,笑着说道。

    “我很乖的,正在给妈妈讲白雪公主和小矮人的故事呢”小男孩扬着脑袋,神气的说道。

    “哈哈哈”看到贝贝的表情,屋子里的几人顿时都乐了。

    这个时候,王铮亮把赵羽晨拉到了一边,小声的说了这件事情的处理情况。

    事情处理的很快,赵羽晨离开的第二天中午就已经有了结果了,贾正龙不但把除原来的借款和正常银行利息除外的钱退给了他,另外还赔偿了五十万的医药费。

    本来王铮亮是不想算的,但是没想到贾正龙的关系这么硬,连林栋书记都皱眉头,说暂时只能这么处理了。

    本来事情是处理的好好的,光靠贾正龙一个在市里的市长包庇是没什么用的,但是没想到的是贾正龙不仅仅只是这么一个关系,在省里还有一个亲戚是大员,林栋也不敢拿自己的政治前途为了一件对自己无干系的事情而搭上,只能低调处理,拿了一个让省里那人满意的处理方案。

    “算了,老王,这样处理就这样处理吧,只能怨我们没有个在中央里当大官的亲戚,不然肯定事情不会这样处理,以后自己小心点把,依我看,那个贾正龙说不定还会故意找事的”赵羽晨也没法说什么,他不过就一个平民百姓,对于体质内的可以说是根本一无所知,只知道现在的社会,官官相护很正常。

    “哎,也只能这样了,但是我不甘心啊,那个禽兽,就这样让他逍遥法外”王铮亮无言的低声叹气着。

    就算他以前有点家产的时候,也是斗不起,更何况是现在,王铮亮也只能放弃报复的想法,只是看了看躺在病床上丝毫不能动弹的妻子,心总是揪的生疼啊。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王铮亮却发现自己的却是欲哭无泪,如果不是恰好碰上顾若盼给了他三个水果,让他重新扬起人生的希望的话,说不定已经不在人世了。

    没想到在他刚刚通过赵羽晨那里得来的忘忧果把钱还清后,却又碰上了这样的事情,就如同是老天在玩弄他似的,他到现在都还不敢和岳父岳母说妻子的事情,就是担心他们两个老人听到这个事情,会受不了。

    正在这个时候,赵羽晨的手机响了起来,赵羽晨看了看号码是梅子打过来的,赶忙走到走廊上接了起来

    (因为忙着回家收拾东西,没有多少时间,暂时过渡一下,处理的不好,尽力了,还望原谅,按照我的想法是当陈永贵第二吧,只不过路途比较难走,嘿嘿,(n_n)~)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