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八十七章 授人以渔

第八十七章 授人以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十七章授人以渔

    可以说,现在附近的几个村子里的人现在都有一个共识,惹谁都好,但就是不要惹上赵羽晨,和他都不带沾边的,没有人想自触霉头的,有些教训一次就够了,没人傻傻的会在去想第二次。

    只是看着这么能赚钱的路子,却不能抓住,这些人心里都痒痒的,一个个在回去的路上想着法子,希望可以想出一个好法子来,没办法,实在是太眼红了,村里有人大略的算了一下,赵羽晨这一次赚了最少超过二十万,加上第一次承包水库时候打捞赚来的都快三十万了,没人眼红就没天理了。

    不止是对赵羽晨那个果树的事情感兴趣,就连刚才赵羽晨背上来的一大堆的果树苗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没办法这赵羽晨好像承包山以来没亏过,这才三四个月就如此了,以后还了得啊,也不知道他又从哪里买来了这果树苗,或许他们下意识的就认为这个果树苗也应该是和那个卖出两百多快一个的果子苗是一个种类了吧。

    其实不止是他们,就连村支书主任赵德胜知道赵羽晨从那边的山洞里头发现的奇怪果实大卖后,都悔的拍了几下自己的大腿,赵羽晨前面承包的王大胖说是他承包,实际上是他们几个人暗箱里操作的,只是没能赚到钱,才最后没有承包下来,如果当时没放手,到现在不是自己也可以分到一大笔了。

    只可惜的是这世上什么都有的卖,就是没有后悔药可以买的到的,想用强更是不用想了,只能自己无奈的叹气罢了,他不知道的是,最大的危机还没到来呢,而很快这个日子就会到来了。

    按理来说十二月不是一个.种植果树苗的好季节,只是现在的果树苗被培育的越来越厉害了,抗寒抗旱,不管哪个季节都可以下土,只要不会出现什么零下很多度的情况,一般不会出现什么被冻死的情形,当然热死**的还是有些避免不了。

    找到了还在塔山那边清理正杂.草的彪子后,赵羽晨和彪子两人开始了植树行动。

    因为从农科所里买来的果树.苗并不多,所以第二天早晨来的时候,赵羽晨又特地跑到老苗叔那里买了一些果树苗。

    这次买来的苗子都是种上去照顾好后,明年都能.结果的,虽然不知道到时候能结出多少果子来,但是想来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去吧,一颗果苗二三十个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经过了一个星期的忙碌后,整座塔山都被他和彪.子种上了果树苗,而且在他承包来的水田的边上也都用荆棘刺围了起来,比起第一次的时候,这一次赵羽晨简直是累的够呛。

    白天在山里忙活的他,晚上回家后还要在空间.里忙活上两三个小时,可以说每天一出空间来,就直接累的躺在床上不想动弹了。

    当然这样的结.果也是值得的,因为在空间里面,他种上了上千株的果苗,如果到时候这些和以前种下的那样,最后结出了忘忧果什么的,那到时候可是发大了。

    同时赵羽晨收集的一批忘忧果果核在空间里面放了四天后,也全部都成功发芽,可能一个绿芽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但是一片,数百嫩芽同时钻出泥土呢,这可就不得了了。嫩绿的小芽在黑泥里显得格外出众,引人注目,只是可惜的是这里面的观众没有,只有赵羽晨一个人独自欣赏着。

    最让赵羽晨高兴的是,在空间里面养着的那条大红鲤鱼,还有后来从山洞里面抓进空间里面来的那些大鱼都产卵了,而且好像已经有一阵子一样,因为他走到大水潭边上的时候,看到了成群结队的在水里游荡的大军。

    想想外面的那些租来的水田,赵羽晨差点乐的要笑出来,自己刚想过几天和杨成才说一下,在去订购一批鱼苗什么的,没想到这里就直接送上门了。

    有了这些鱼苗,赵羽晨肯定是不会在去订购了,而且这里面养着的鱼,可是经常吃的,那个肉的鲜美,可是实在馋人的很,每每一条鱼上去,不到几分钟就能看不见鱼肉的。

    带着甜甜的美梦,赵羽晨沉沉的进入了梦乡,睡着的时候,还能从他的脸上看见一丝微笑,可能是在梦中梦到了自己成了世界富翁什么了吧。

    早上醒来,赵羽晨吃过早饭后,去了石头的地里。

    这里原本只是稻田,但是经过石头的两个月的经营,地里已经长满了绿油油的芹菜和大蒜什么的。

    勤能致富,这是一句古老名言,而且也是一句大实在的话语,赵羽晨早上八点来钟到地头的时候,石头已经在地里忙活了快两个小时了。

    虽然一条腿让他走路有点瘸,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想富的心理,自从和赵卫国家换了田以后,他一天最少有十多个小时是在田里度过的,现在整块地都被他经营的长满了各种蔬菜,有从赵卫国和赵卫军他们地里拿来的花菜,包心菜以及其他一些菜苗,也有自己买来种子直接播种的小白菜什么的。

    干着活的石头很入神,十二月份的天气虽说不是寒冷刺骨,但最少也已经是挺冷的了,石头却是赤着脚,卷着裤脚浇着水,不时有从洒水壶里以及洒水处的水流到了脚上,但他却像没感觉一般,直到赵羽晨走到面前才发觉,看到是赵羽晨走过来后,石头忙放下了洒水壶,这大冬天的不小心把他洒湿可就不好了。

    “石头叔,忙啊”赵羽晨走过来后,看了看已经快浇完半块菜苗的地,笑着问道。

    石头咧咧嘴,笑着点点头,说道:“不忙,羽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好几次我去你家里都没见到你呢”

    自从和赵卫国家换了地以后,石头好几次想叫赵羽晨一家人吃顿饭,想感谢一下,本来他是想直接和赵卫国说的,只是他担心自己说了后,赵卫国根本不会来,所以一直没有说,就想着碰到赵羽晨的时候在提一下。

    只是没想到别看赵羽晨现在在家里,但却像是炮都打不着一样,去他家里找不到他,去山里也没人就一个彪子和几只狗在那边守着,根本就看不到赵羽晨的身影。

    去了几次一直没看到赵羽晨后,石头也就不在去找了,毕竟来来回回的时间也多,索性等到过年的时候,在好好叫他们一家吃一顿,反正现在离过年也快了,没多少时间了。

    “嗯,石头叔,我和你说一件事情,你这边先别忙了”赵羽晨看到石头说不忙后,就说道。

    随后和石头一前一后的往地里田埂上走了上去,在那里还有以前开荒还是怎么的拣出来的一大堆的石头,有的个头还不小。

    两人随意的找了一块干净一点的石头坐了下去,可能是因为缺少营养还是怎么的,石头整个人看上去瘦瘦的,在加上可能是夏天的时候长期晒太阳,脸上皮肤看上去黄中带着黑。

    岁月的痕迹也在石头的脸上刻画出了一道道的皱纹,特别是眼角和额头,看上去皱纹都快比过了五十岁的人还要多了,整个人看上去年龄明显的老了许多。

    坐下来后,石头从穿着不知道穿了几年已经缝补了好几个补丁的裤子里掏出了一包在村子里卖一块钱的劣质香烟,从里面掏出了两根,可能是原本想递给赵羽晨一根的吧,但是想了想后,又把那一根给塞了进去。

    赵羽晨虽然也抽烟,但是烟瘾并不大,如果不是碰到什么烦心事或者喜事什么的,一般不会去抽,但此刻看见石头这样的举动后,伸手把石头手里的香烟给拿了过来,顺带着连火柴盒一起。

    看到赵羽晨把自己手上的香烟给拿去,还用火柴点燃吸了口后,石头憨厚的笑了笑,露出了和他脸上不相称的洁白的牙齿。

    刚才他不敢递给赵羽晨香烟,实在是这个香烟拿出来太没档次了,现在可以说已经都快没人抽了,好几次石头在村子里拿出来,都有人问他,怎么还抽着这个烟,连村里的不少老人都已经抽上了两块一包的香烟了啊。

    “石头叔,我今天找你来是想问问你,那个黄秋葵要不要种,我看种那个比你种菜要赚钱多了,如果你种的话,我那边有些苗子都拿来给你,而且到时候包收”赵羽晨连着抽了几口一块钱的香烟后才说道。

    这个香烟还是他读初中的时候经常玩的,现在抽这个倒有点回忆的感觉了,从空间里的苗子拿出来后,长出来的肯定是要比外面的苗子长出来的好了许多,对于这个赵羽晨已经是深有体会了。

    自己山上种的那些茄子什么的,和从大伯那里拿过来的苗子相比,两种的产量差不多差了一倍,卖相也有偏差,如果不是经常用空间水浇灌什么的话,怕是两种相差的要更加明显了。

    赵羽晨也是个想做就做的主,上次村里的一些人跑到他山上想询问那个苗子后,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给也是先给自己认可的人,平白无故的就一个同村的关系谁管他们,那些苗子他也想过拿些给石头,反正培育出来的也有,只是他想了想后,最终放弃了,因为这块地就在路边上,平日里人来人往,除非到时候石头成天守在这里哪里都不去还差不多,不然怕是让别人知道种下的苗子是忘忧果什么的,可能会一下子就被人拔走了。

    最主要的是这样一来,会给石头带来许多烦恼,所以赵羽晨想了想后就放弃了,当然以后说不定有机会的话,还是会送几株给石头的,至于现在的黄秋葵则不需要那么的担心了,村子里种的人也不是没有。

    “种那个啊,那我这些呢,会不会太浪费了,没多少时间有些就可以上市了啊”石头听见赵羽晨的提议后,看着面前的绿色菜地犹豫的说道。

    他当然相信赵羽晨不会无缘无故的害他,只会帮他。只是让他把这些全部给铲除掉,重新种上黄秋葵实在有些舍不得,毕竟这是他这段时间来精心照料的结果。

    赵羽晨看到石头说的不禁笑了出来,他可没有让石头把地里长的正好的菜给铲除的说法,那些黄秋葵最少也要一个多月才能长的老高,而地里的这些菜赵羽晨看了看,都是赶着春节时候上季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

    “石头叔,别误会,我是想说你种的话,我把苗子给你,你可以种田垄的边上啊,又不用把这些菜都给铲除掉的,只是当种上以后,这批菜收完了,就不能在种青菜了,如果你种的话,我明后天就把苗子给你拿过来,怎么样”赵羽晨想了想后,和石头说道。

    “这样啊,行,那我种,反正地也够大,留个一半就成了”石头听到赵羽晨的解释后,沉思了下就下了决定,他对赵羽晨可以说是十分的相信,如果是别人让他种这种那,可能理也不会理了。

    和石头说好了以后,赵羽晨就离开了,因为在不离开的话,他怕到时候石头又要忙到大中午去,还是早点离去的为好。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赵羽晨从空间里面把黄秋葵的苗子拿了出来,带着彪子一起到了石头的地里,帮着把黄秋葵给种了下去,至于收购的价格,因为到时候的行价不清楚,不过赵羽晨向石头保证了,最少是和市面上卖的价格一个价。

    他可是对自己空间里出土的苗子有相当的信心,这些到时候结出来的肯定是要比别人的好上几分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会好到什么地步。

    正在石头地里忙活的时候,赵羽晨接到了陆涛的一个电话,电话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按照陆涛电话里说的,赵羽晨的那些药果拿到源生制药实验得到的结果是相当的不稳定,据源生制药方面的说法是,严重的话这种药物有可能导致人死亡,所以根本不能成批量生产。

    对于这个结果,陆涛也详单诧异不已,据自己和所里的几个人的共同检测,根本就没有这个问题的,难道制药公司的实验方法和自己不一样的不成。

    只是虽然诧异归诧异,陆涛也相信一家公司不可能对于能带来大笔财富的药品不感兴趣,所以他们说的肯定也是有依据的,只是这个依据到底是从何而来陆涛无从得知罢了。

    对于这样的消息,陆涛是不想和赵羽晨说的,毕竟上次和他说的时候可是夸下了海口的,但转瞬间没有几天就带来了这样一个结果,不免会让人大感失望。

    赵羽晨听完陆涛的话,虽然小有失望,但却没多大的感触,大不了就是空间里面这些所谓的药果不种了,也没什么损失的,那些已经摘下的红色药果也丢那里好了,反正也不会坏。

    反过来他还安慰了陆涛一下,毕竟陆涛也是为了他忙活了一阵子,得到这样的结果,也不是他能预料得到的。

    只不过赵羽晨没想到的是陆涛也是一根筋的人,挂完电话后,就坐在研究室里想着这个药果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了,怎么会产生这么大的危害。

    做研究的人都有一份对研究炙热的热情,并不会对一次两次的失败感到失望,反倒会激起他们的好胜之心,不将砂锅打破底不罢休的决心,很快陆涛就拿着赵羽晨上次拿到制药公司退回来的红果研究了开来。

    赵羽晨挂断电话后,就准备把原本大量种植的药果的想法给彻底的抛在了脑后,反正忘忧果什么的总没有事情吧,多种种那些也不错,哎,对了刚才忘了问陆哥,农科所里培育的那些果苗的情况了,算了,还是下次碰面或者打电话的时候在问吧。

    “羽晨,快跟我走,我可是和新月说了,你到时候当我的伴郎,赶紧陪我去县里买衣服去”正在田里忙活的赵羽晨被在路上的大吼声音给吵得不耐烦,说这话的他不用抬头就能知道是谁,除了金茂这个有时候嗓门大的出奇的人没有别人了。

    说实话,赵羽晨都不想当金茂的伴郎,虽说是死党发小,可当伴郎是什么角色啊,那是挡酒的替罪羔羊,最主要的是,赵羽晨担心自己和金茂站在一起,不熟悉的人会不会把自己当成新郎,到时候如果摆出什么大乌龙可就好笑了。

    只是金茂像是认定了似的,非得要赵羽晨当他的伴郎,还选好了金童yu女,yu女是小玉华,这是逃不掉的,不选她,赵羽晨都在想金茂他们晚上能不能安然的入洞房,至于金童赵羽晨就不知道了,据说是新月的小表弟,前几年赵羽晨也见到过的,不过赵羽晨没什么印象。

    如果不是金茂在大路上这么一叫,赵羽晨都有点记不得过两天就是元旦了,金茂和王新月选的日期是一月一号,元旦节的时候,据说为挑这个结婚的大囍日子,两家人是左挑右挑,最终才选下这么个日子,另外还有一个比较好的日子是大年二十九,相比起来就还是这个日子好了。

    {回了家,这几章是在网吧里写的,纷纷咋咋的网吧里面码字,真的不是好受的,可能这几章写的郁闷了些,还望见谅,实在是在网吧里贼难受,只能尽力了,会不会断更也不敢保证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