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八十九章 隐患

第八十九章 隐患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十九章隐患

    很快李伟俊就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只是这种事情怎么说呢,不太好处理,别人又没犯法什么的,最多就是不道德,要是现在人少的话直接拉回去,关个几天都没事,只是人这么多,根本没法那么做。

    “救我啊,快救我,警察同志”只是让李伟俊以及大家意外的是,见到了这么多的警察后,那个被金茂打的捧着自己肚子的人竟然向警察求救。

    如果是平时这些警察包括李伟俊看到有人求救,还会去帮忙,只是了解到了始末后,这么多警察根本就不会去理他,更绝的是,这些警察其中竟然有两个人出去,把停在门口的警车给开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过了片刻,只见到门口突然涌进来数个年轻人,看起来像是还在读书一样,显得相当的年轻,只是一个个看起来却像是凶神恶煞一般吗,冲了进来后,看也没看,数个人直接嘴里吼道:“飞哥,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这个时候,被称为飞哥的宇飞都被金茂刚才打的快要瘫下了,更何况他很清楚,如果事情在发展下去,他们更是要玩完了,现在在这个肯德基里面可是待了六七个警察正等着他们自投罗网呢。

    “没事,没事,一点小误会,你们.先走吧”叫飞哥的宇飞没等他们继续说话,站了起来,眼睛不停的眨巴着,示意他们赶紧离开这里。

    可能是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几.个年轻人看到站着的飞哥后,一拥而上把他围得死死的,众口纷飞的,却异口同声的说道:“飞哥,是谁不开眼惹你了,我们帮你教训他”

    “好啊,来教训我吧,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教训我们来着”李伟俊和几个同事从边上走出来后,把几个年轻人包围在了一起,李伟俊看着几个年轻人不屑的说道。

    按理说,这样的小事情李伟俊都不用出面,只是刚.才那个叫飞哥的家伙好惹不惹的把他们家的宝贝弄的可怜兮兮的,他不整整他们才怪,这宝贝平日里可是一家人的宝一般的,却被别人平白无故的欺负,如果李伟俊没点表示的话,他自己的内心都要看不起自己。

    “啊”几个年轻人这才看到了边上围上来的几个警.察,不由的一下子都傻在哪里,什么时候他们打架的时候,会被这么多警察围着的啊,基本上都是打完就跑路了,在说他们也是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被警察围住了,不由的一起瞪着飞哥,以为是被他给出卖了,把他们给骗到这里来了。

    “全部带回去”李伟俊挥挥手,对着几个属下说道,.还好来的时候开了三辆警车,刚好可以把这些家伙都给装回去。

    虽然叫飞哥的.家伙一直叫嚷着有人打他,要警察把他抓起来,很可惜的是,直接被这些警察给无视了,相反李伟俊还握了下金茂的手,说了好几声感谢。

    直把几个年轻人看的郁闷不已,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这件事情就如同人生偶然看见的一场闹剧一般,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倒霉的可以说只有那几个年轻人了,惹谁不好,惹到警察家属上来了。

    虽然最后的处理结果赵羽晨他们不是很清楚,但想来也不会轻到哪里去,小县城的警察可以说好的很好,坏的整起一个人来不要太厉害。

    赵羽晨他们丝毫也不担心自己会惹上什么麻烦,可以说对于几个小子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他们没想到的是,因为大意,金茂差点为此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王新月的两个朋友吃完后就和他们分道扬镳了,临走时候笑嘻嘻的趴在王新月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王新月脸顿时分红一片,连脖子看上去也有些红了起来,恼羞成怒的追打着两女直到门口。

    “新月,她们刚才说什么了啊,要那么追打着她们?”金茂走到门口后,奇怪的问正和两女挥手告别的准老婆,没想到的是却是遭来了一记卫生眼,和腰部的一阵剧痛。

    结果就是金茂白挨了一下,也没问出刚才几人说的到底是什么悄悄话,虽然金茂还想接着问,只是看到还放在他腰上的手后,最终不敢在问,把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回到家的时候,村子里已经陷入了一片宁静之中,偶尔也有灯火从村子里一些高一点屋子的窗户上透露出那么一点光亮。

    可能是勤俭惯了吧,虽然如今电费不是很贵,大家都用得起,但是农村里和县城里相比,还是无法比较,最少城里面才**点钟的时候,是绝对的灯火辉煌的,而不会像农村里面那样,随手关掉了灯。

    一大车的东西,几个人来回搬了好几下才算是把那些买来的物品给搬回到了屋里,在金茂家坐了一下后,赵羽晨就回了自己的家,现在金茂父亲金叔给他的感觉明显的好了许多,最少现在好像金叔不像以前那样如同应酬一般的说话,而是热情有加,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回到家里,父母都已经躲在房间里看电视了,赵羽晨也没去打扰他们,隔着门说了两句话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赵羽晨索性钻进了空间里面,在里面瞎溜达了起来,那些从百岭山里拿出来的野果藤蔓在空间里已是长的很茂盛了,原本只有十来株的藤蔓,婴儿手臂般的藤蔓条在如今扩大不知道几倍的空间里占据了一片角落,无数紫色的小花朵在藤蔓叶子之间冒出头来着,散发出一种奇怪的香味。

    漫步走过这块小位置后,赵羽晨来到了放着从爷爷那里拿来的几盆原本黄枯色,每次看上去快死了,却偏偏就是一直活着的野兰花边上。

    这些兰花如今就像是变了个样子一般,原本黄枯色的兰花叶子现在全都恢复了原本的生命力,甚至看去还要更胜一筹,那些比拇指稍微大些的兰花叶子,现在明显的也大了许多,宽了许多,就像是农村里面的那些吃长得快的猪一般,变成了两个极端。

    看着这些兰花,赵羽晨心里想要是这几盆拿出去卖的话,不知道能卖掉多少钱,想来应该不会很便宜吧,这几盆兰花看上去可是各位的精神啊。

    在往前走,就是一小块的野山参了,说也奇怪,自从上次挖来的那些野山参好像没看到他们多起来过,几次不来在看到的时候,只感觉到它们大了许多,一颗颗像是拼命往大了长一般,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长出什么千年也人参来,要是那样的话可真的是发财了。

    只是可惜的是现在还是只能想想,谁知道等到这些长成千年人参要到什么时候啊,眼下还是下把要搞的搞好才至关重要。

    赵羽晨说的至关重要指的是那些忘忧果以及树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放置后,这些忘忧果的果核已经成功的全部催芽成功,现在勇敢的长成了一颗颗的小树苗,经常无风自动的树叶哗啦啦响起。

    走到了小树苗的边上后,赵羽晨把小树苗一颗颗拔起,放置到一边,把所有的小树苗全部拔完后,在空间里种下了将近一半的小树苗。

    虽说空间里的泥土松软,用脚踮几下都能整出一个大洞来,赵羽晨还是依旧累个半死,毕竟量大啊,挖出树苗加种下去的差不多都快上千颗了,不累才怪。

    看看差不多后,赵羽晨走到中心水潭处洗看洗手,站了起来看着水潭里不时游过的小鱼群心里想到等过几天有空的时候也要拿些小鱼苗放到外面去了,好像那些租下来的水田虽然和原本的石头那两块地连在了一起,水也全部能流进那些田里,只是原本石头田里的鱼苗什么的就不多,虽说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一颗颗的小鱼苗都长成几两重了,但是站在田埂上都半天才看见有几尾那么孤零零的鱼游过。

    出了空间后,赵羽晨累的像条死狗一般的趴在床上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沉沉入睡,如果仔细的听的话,还能听见他的嘴里传来轻微几乎听不见的打鼾声。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下雨的,赵羽晨早上起来的时候,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夹杂着一丝寒风,很容易就能让一些体质弱的人感冒,但是这种天气对于赵羽晨来说几乎可以视而不见.

    吃过母亲做好的早饭后,连雨伞都没打,没几步就走到了停在路边上的皮卡车子,开锁上门,不一会就消失在了雨雾中,只是远处偶尔传来几声喇叭声和狗叫声。

    陆涛和顾若盼这几天一上班就窝在农科所的实验室里,几乎是不到吃饭时间就不出来。

    那天陆涛和赵羽晨打过电话后,又给顾若盼打了电话,告诉了她这些药果和以前有出入,不能入药后,第二天早上顾若盼找到了陆涛,两人就一股脑而扎了进去,颇有一番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势。

    “师妹,不对啊,这些数据显示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啊,怎能会不能当成药品呢,奇怪了,难道源生制药里面还有比我们更加高级的仪器不可”陆涛一边和顾若盼说着,一边举头看了看四周的才配置下来不到两年的仪器,思绪万千,就是想不明白。

    两人从头到尾做的实验证明,这个药果根本就没有那种源生制药里面说的不稳定成份,用所有留着的药果做完了实验,一切显示的都是良好。

    特别是期间为了实验,顾若盼硬是抓着陆涛的手指头,给他放了一刀,随后用一颗已经磨成粉剂的药果倒了上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陆涛原本流血的伤口就不再流看,而且两人发现伤口在慢慢的凝固结疤,速度比起其他的那些什么云南白药的不要快的太多。

    两人是死活也找不出那个源生制药说的不稳定的现象,实验就如同陷入了僵局一般。

    陆涛看了看顾若盼后,脑子里突然一亮,拿起留下来的两颗没用完的药果就往外面跑,顾若盼见状忙也跟了上去,高跟鞋踩地的声音清脆的回荡在实验室,以及外面的走廊上。

    陆涛出了大楼的门后,停顿了一下,等到顾若盼到了后,走到停在一边停放着的越野车上,朝着大门疾驰而去。

    “你小子就不能开慢点,老是要吓我老人家一大跳,还好我聪明,没站在外面,不然非的魂魄被吓飞不可”在门口传达室的老人看到开出去的越野车嘀咕着说道。

    越野车穿过闹市,沿着城中河一路向上,人烟渐渐的稀少了起来,四周也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有越野车以及偶尔交叉而过的车子才带来了响声。

    车子开到亮丽化妆品有限公司的时候,陆涛直接对着铁大门按了两声喇叭,很快从边上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的人拉开了大门,还朝着车子露出了他那一口黄黄的大牙。

    这是一片很僻静的地方,沿着城中河到了这里已经没有多少居民住在这里,有的则是一家家新建的厂房和一排看上去像是五六十年代的大瓦房。

    “你们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了,实验结束后,要把样品放进保险柜的吗,难道我平日里都是白说了,现在你们说怎么办把,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结果就是这样,嗯”还没走进办公室里,老远就听见了办公室里吼声。

    “王总,这个瓶子里的液体挥发我们也是没办法避免的啊,就算是放到保险柜里,也不能保证它不挥发啊”从办公室里传来了一声音量比较小一点的声音。

    “那你们想不想让我告诉你们到底是什么原因”王明斜眼看着两人,脸色有点奇怪。

    “想啊,王总赶紧告诉我们吧,我们的心现在还是扑通扑通直跳,就是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郝剑接上嘴说道。

    “王总你真的知道吗,那赶紧告诉我们两个吧”罗正声看了看王明和郝剑,也接上嘴说道,真正的问题只有他才知道,此刻听到王明说也知道原因不由的有点奇怪,也想听听他的高见。

    “想都别想,实话告诉你们,我也不知道,我叫你们是来干什么的,不就是来解决问题的,会挥发不会找个严密瓶子啊,这些难道还要我来说,就这么简单的问题,还在这里东找借口西找原因,你们脑袋是怎么长的,我跟你们说,我破产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王明看着两人,眼里闪过一阵厉色。

    上次和王明一起去山里采摘过黑荷的郝剑擦了擦额头,和边上站着一个瘦瘦的,站着一副薄嘴唇的男子对望了一眼,两人眼光随即回过来,注视着放在桌子上的几个空瓶子。

    “算了,你们都出去吧,让我静静”王明看了看两人挥挥手,谁也没看到的是,他叫两人走的时候,那低下头来时的一抹眼光充满了意味之色。

    “王明,在干什么,老远就听见你的声音在大声嚷嚷着,出什么大事情了”陆涛和顾若盼门也没敲,刚好顺着两人走出来时走了进去。

    如果是看到别的人走进来不敲门,王明早骂过去了,但是看到是这两人后,王明原本要说出口的话只能收了回去,他可不想面对无休止的纠缠。

    “没什么,出了点小事情,正在处理,你们两个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王明听见陆涛的问话后,笑笑说道,事情暂时还没明了,他还不想说出来,虽说有看怀疑之人。

    “不说就算,稀罕”顾若盼不满的说道。

    “是这样的,你们这里不是有美国那边买来的分析仪吗,刚好我们这里有点东西要分析一下,所有就跑过来了,你可一定要帮忙啊”陆涛没顾若盼接着说,直接说道。

    刚才他在农科所的时候就是突然间想到了王明这间公司里面的机器,才和顾若盼一起急匆匆的赶过来。

    可别小看这个小公司,里面的一些小仪器都是通过关系买回来的,比起农科所的是不知道高出多少实际价值来,只是可惜的是,却往往都是大材小用,只是用些普通的检测,所有有时候陆涛也会拿些东西跑到这边来进行检测的。

    就比如现在一样,刚刚和顾若盼一起在农科所里全部的检测都合格了,但就是找不出源生制药所说的临床试验哪里不对,现在索性也拿到这边来重新检测一下,没想到却刚好碰到这里好像出了什么事情一般。

    “嗯,你们用吧,不过等下试验好后数据不要留在这里,**,我公司里出了内贼,如果是什么值钱的试验的话,我可不敢保证安全性了啊”看样子王明真的很恼火,不然也不会骂他**的了。

    陆涛和顾若盼两人听见王明说的话不由的啼笑皆非,他们怎么会把实验数据给留下来,看来真的是王明急昏头了,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也不知道到底丢了什么东西,可惜的是问他他也不回答。

    实验室在公司的最里面,要经过三道门槛才能进入,一般的公司职工都别想进入这个公司重地,但陆涛和顾若盼却是轻易的能进出这个实验室,因为他们手上拿着王明特地给他们办的通行证,有这本通行证,可以说整个公司可以随便进出都没关系了。

    开始更新,也不说欠什么章节什么的,补上来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我一开始上班也没时间休息了,所以没有把握能补完,只能说接下去保持不断更吧,可能是过了个年,都忘了怎么写了囧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