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九十章 拆窗户的

第九十章 拆窗户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十章拆窗户的

    因为下雨的原因,整个田野好像被笼罩在雨雾之中,只能近视,无法看到远处的景色,但在烟雨笼罩之中却如同置身在梦幻之中一般,赵羽晨开着车子也不敢开的太快,只能慢慢的往前开着。

    这种天气是他家乡的特色,每年的冬天经常有这种天气出现,今天还算是好的,有时候,在雨雾中甚至最多只能看到十多米的距离,现在最少还有五十来米的可视距离。

    现在这边都是属于他的了,除了一条路还供给往里面山林的人行走之外,可以说现在这边都是他的天地了,按照以前来算的话,也算是个大地主了。

    只是可惜的是如今的地主和以前相比地位是天壤之别,有在多的地在那些城里人的眼里也不过就是个农民,乡巴佬而已。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塔山这边新承包的山地,基本上已经被处理的差不多了,该种的都种上了,那几块水田也已经被重新规划了一下,也不管是大冬天的还是怎么的,重新种上了那些黑荷,看上去稀疏的很。不过着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刚刚被王明采摘去一大批之后,能勉强种下这些都已经是很好了,这还不算赵羽晨特意留下来的一块靠外面的水田,不然指不定要隔个一米多才能种上黑荷了。

    “师傅”刚走到山上,已经在起.火烧着早餐的彪子看到了赵羽晨走上来后,忙站起来朝着他问候了一声,随后又坐下来继续摆弄着他的早餐了。

    赵羽晨看了一下彪子弄的早餐.后就走进了木屋子里,从里面拿出了自己放在这边忘记拿回家的笔记本,很快优美的音乐旋律在山里回荡了起来。

    今天早上王金水会来到这边.和赵羽晨他一起商量如何把那座据说是古塔的塔修缮一下。

    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趁着冬天的时候,大家都有.时间,如果等到来年说不定就没时间了,其实也没什么好修缮的,最主要是一些防护措施,只要不让塔倒下来就差不多能交代了,这是当时村里的意思。

    只是赵羽晨想把塔给整好一些,到时候说不定都.能直接住到塔里面,虽说上面四层有点危险,但是下面三层还是安全的吧,而且挺宽敞的,放个几张床都没关系。

    塔是青砖造的,呈六角形,每一个面的每一层都.有一个窗户,光线很亮,走进里面,能看到塔尖顶层,只是时间长久的原因,塔内的木质楼梯以及一些木质地板已经被虫蛀得腐朽不堪,如果要想到上面去的话,就需要把所有的木质材料都要换一遍,这一笔费用不是小费用。

    王金水来的时.候带着他的那位宝贝徒弟宋铁柱一起,看到赵羽晨的时候,宋铁柱朝赵羽晨挤了挤眼,乐呵呵的站到了一边。

    “你小子,倒是挺会挑时间啊,我刚刚这两天在家休息,你就挑上门了”王金水狠狠的甩了甩满脚的烂泥,指着赵羽晨说道。

    “哈,王淑,这不是更好吗,让你快过年了都没得闲”赵羽晨笑了笑,随后带着王金水宋铁柱二人来到塔前。

    王金水绕着塔看了一圈后,钻到了里面又看了一下,原本还想要爬到上面去,不过刚踩上楼梯马上就下来了,任谁听见那个木质楼梯嘎吱嘎吱,以及裂开的声音怕是都要马上跑下来,不敢在上去了。

    “羽晨啊,你怎么会想起弄这个啊,着可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啊”王金水看了一遍后说道,在他看来这座塔都指不定哪天就要报销了了,如果不是因为外面是青砖砌成,而是也用木材做的话,早就倒塌了,哪还能存在。

    “呵,王淑,我也没办法啊,村里的规定啊,如果要承包这座山,就必须要把这座塔一起给接手了,不然不让承包,没办法只能勉强接下来了,这不赶紧让你看看该怎么修缮一下吗?”赵羽晨苦笑着说道,如果不是村里有这个规定,鬼才要弄这座破塔。

    “呵呵,你小子,也没啥,不过这里面的这些木材要全部换掉了,不换的话是肯定不行的,你也看到了,这些木材都全部烂完了,我看啊,这些全部弄好,差不多要一万多块钱”王金水听见赵羽晨的话笑了笑,从屁股兜里掏出了一个本子,画了画后,说出了大概的估数。

    一万来块钱,看来比自己想的要少了些。

    赵羽晨听见王金水说的大概价格后笑了笑,原本按照自己的想法是差不多要三万以上的,没想到这一下子少了一大半。

    一向都听说修这些古建筑的钱是很高的,没想到却是这么便宜,赵羽晨把疑惑问了出来。

    “哈哈,羽晨,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其实这座塔里面的东西都不值钱,主要之外面的这座壳子,如果要把外面弄掉重做的话,每个十万你都搞不定它”没等王金水说话,宋铁柱先挑出来说道。

    这个时候王金水也开口说了出来。

    原来,在县城的附近的几座塔,王金水都基本了解,而且参与了其中一座塔的整体改造,也听别人说起过这座塔的事情,当时宋铁柱才刚刚跟着他,也被他给听了去。

    这座塔和其他的几座塔相比,价值低的可怜,因为这座塔除了青砖砌成的外壳可以说的上是古建筑以外,里面的都是文革后重新弄过的,所以那些木材根本就不是什么古木了,没什么价值,到时候只要换上木板什么的就差不多了,也因此才会那么少的钱就能修了。

    和王金水敲定了修塔的事情后,王金水当即就带着徒弟离开前往木材厂亲自去挑选木材了。

    晚上赵羽晨还在山上,没回家金茂的电话就一个接一个的打了过来,明天就是他的大喜日子,今天晚上和明天白天可有的忙了,他特意打了电话给赵羽晨,让他把彪子一起给带回去帮忙。

    挂掉电话后,赵羽晨带着彪子一起上车往家里开了。

    天公作美,到下午的时候,天气已经晴朗了起来,甚至就连太阳也高高的悬挂了起来。

    回到了村子里的时候,还没走到门口,就被站在门外贴着对联的金茂给看到了,立马把手上才刚拿起来的对联塞到了赵羽晨的手上,算是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传递给了赵羽晨。

    县城里,不论是哪家,婚丧大门的对联都要重新贴过的,只不过结婚贴的是大红的对联,而出丧贴的则是白色的对联了,而且对联的字也很有讲究。

    金茂家人来人往,都是村子里面的一些邻居在帮着忙,而金茂这个家伙则笑容满面的到处瞎逛着,不时个这个伯伯递上一支烟,给那位婶婶添上一杯茶。

    “歪了,歪了,偏一点”赵羽晨站在凳子上贴着对联的时候,后面金茂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金茂的指点下,赵羽晨总算是把对联给贴了上去,等到两边的都贴好以后,赵羽晨走到了门外看着自己的杰作不由的睁大了眼睛。

    几个从门口经过的隔壁邻居看着对联也不由的笑了起来。

    谁都知道,对联都有大小面的,贴的也有要求,没想到金茂这个家伙刚才给他的那张对联原本应该是要贴左边的,却被金茂贴到了右边。

    “这个,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啊,就那么随手一拿,可不能怪我啊”看到赵羽晨看着自己,金茂忙灿然一笑,嘴里说道。

    “靠,我怀疑你小子故意害我出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大小面来”赵羽晨瞪了一眼金茂,随后爬上凳子,把贴好的对联给揭了下来,还好不是用浆糊,而是用透明胶布粘的,可以揭的下来,如果是用浆糊弄的就倒霉了,这幅对联就报废了。

    小心翼翼的把对联给揭下来以后,赵羽晨换了方向重新贴了上去。

    看到赵羽晨把对联贴好以后,金茂乐呵呵的走了过来,对着赵羽晨说道:“羽晨,我在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啊,这个任务非你莫属了”

    “说把,你小子,这两天,反正都交给你了”赵羽晨斜眼看了一眼金茂嘴里说道。

    “也没什么大事情,就是这些桌凳都要你去搬了,总共是十六桌”金茂笑呵呵的说道。

    赵羽晨撇撇嘴,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就这种事情也好说是什么大事情,看样子金茂这家伙今天是要把这些小事情都要交到自己身上了啊。

    得,这次是你结婚,等我结婚的时候,看我不忙死你才怪。

    赵羽晨看了看在金茂屋子里的人,从里面叫出了两个和自己见过几次的村里护村队的两人,没想到这两家伙看到赵羽晨叫他们,高兴的直乐呵。

    两青年一个叫关宝,一个叫王涛,比赵羽晨小了几岁,平日里很少和他有什么焦急的,唯一的一次正面冲突,还是在大傻家里正面相对过,都是小青年,平日里也有些什么消息门道,特别是上次在秃子那的那一次更是让他们吓了一大跳。

    那次事情过后,不是没有人想办法要报复过来,只是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没人傻到会拿鸡蛋去撞石头。

    “晨哥,叫我们什么事情”两人走到了赵羽晨的边上后,很自然的热情叫道。他们和金茂也是认识的,都是一个村的,比较玩得来,所以也被金茂拉来当劳力了。

    “你们一起来帮忙借一下桌凳”赵羽晨看了两人一眼后,回过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金茂坏笑了几下,这么多的劳力随处可叫啊,要担心什么。

    “羽晨,这些材料应该已经差不多了”赵羽晨和王金水站在绿林木材厂里看着王金水挑出来的木材,王金水说道。

    这个时候已经是元月三号了,距离金茂的大喜日子过去了两天了,赵羽晨发现金茂结婚,自己好像比他还要累,这几天里成天东奔西跑,忙个不停,在一号那天,当伴郎的他还被人给灌醉了。

    “嗯,王淑你看着办吧,这就装车吧”羽晨点点头,随后让木材厂的工人把材料给装上皮卡车的后面,一车是肯定拉不完的,最少要两车才能装的下。

    开了两趟车子才把木材拉到了山上,接下去的事情就是王金水他们的事情了,王金水这次叫了四个帮手,全部都是手艺高超的人,按他的话说,竟然赵羽晨真的要弄,索性就弄的好看一点,不像造房子。

    这些木材到时候都要被加工成古代那些建筑的样式,才会安装上去。

    这些活如果没一定的水平是别想能做的出来的,都是一些精细活,虽然到时候人工成本可能会加一倍,但是赵羽晨听王金水说过这个提议后,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不就是加上两三千块钱的人工钱吗,赵羽晨当然舍得出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虽然这座塔修缮好了也套不着什么狼,但最少自己赏心悦目了不是,反正最近好像横财也不断,所以赵羽晨还真的没多少犹豫,这么点钱,对于自己的这段时间收入好像就如同毛毛雨一般。

    王金水带着的几个帮手个个的手艺都是在县里数一数二的,做起这些仿古的建筑什么的更是不再话下,几人商量了几下后,征询了赵羽晨的意见,最后决定按照明朝时候的那个风格来修缮。

    商量好之后,几人就利落的干起了活来,经过了十三天的努力后,整个塔的内部焕然一新,原本那些腐朽破烂的木板以及扶梯都被清理了下来,换上了焕然一新的材料重新装上。

    而且这些材料在装上去的时候已经都刷好了清漆,现在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味道,走上去后,也不会传来嘎吱嘎吱的响声。

    “羽晨,怎么样”完工的这天,赵羽晨的父母赵卫国他们也都到了这边来了,还有金茂也带着新婚妻子王新月一起跑到了这边。

    “不错了,老王还是你们水平高啊”赵卫国四处看了看后,笑着说道。

    重新修整后,原本只能上前几层塔,如今可以跑到最顶上的那层了,不用担心不牢固的问题,这些木工师傅们已经把这些问题都考虑在里面了。

    “哪里,有意见可要赶紧提啊,不然等我们走了后,想修一下哪里可不一定就有时间了啊,王金水乐呵的说道,站在他边上的那五个帮工也都笑了出来,经过了六人的商量,合作哪那么容易出问题啊。

    几人沿着塔内的扶梯一层层的往上走着,每一层的六个窗户已经重新装上了窗子,用的也是明代时候的那种款式当然挡雨的是玻璃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有玻璃才能用的时间长一点,如果真按照古代那样用着薄薄的窗纸说不定风大点就破了,现在也不用担心外面的雨水会飘进来。

    “不错,不错,都和我们小时候看到的差不多了,而且比起那个时候还要好看一些”老村长下来后摸了摸花白的寸许长的头发笑呵呵的说道。

    在老村长的印象里,只有文革过后刚修缮的那两年稍微好一点,在往后,这座塔就慢慢的荒废了下来,最严重的时候甚至被大家当成了堆柴火的地方,那个时候满山的树木砍下来后,都被堆了进来,没几年的功夫,这座修缮过的塔就被糟蹋了。

    如今看到这座塔重新恢复了如同原状一般,他内心是高兴不已,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现在不是村官了,说不定都想拨一些款补偿给赵羽晨,毕竟这塔可是不属于赵羽晨家的,还是属于村子里的。

    只是只能想想而已,合同里很明朗的规定了这座塔谁承包谁负责的条列。

    看了一遍后,众人出了塔,赵羽晨把新装的木大门给关上,也没上锁,反正这个地方平日里也没人来,而且就算来了,里面也没值钱的东西好偷,所以根本不用防范什么,现在按照王金水他们说的话,这座塔,最主要的就是防火,虽然那些木材可以说都喷上了防火涂料,但是一旦火势大了根本不管用。

    只是没想到的是,塔修整好以后,消息也很快传了开去,当天村子里还有隔壁几个村,经常有村民跑到这边的山上来看,一天下来没个十拨也有八拨,而且一个个还厉害的很,走到山上来,有的人甚至问也不问,直接就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因为这批来看的人基本上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所以赵羽晨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看看。

    这一天是元月18号,赵羽晨发现昨天刚来过的一个白水村的村民又随着大家一起走了过来,因为大门没有锁,大家还是径直推开木门进去,只是赵羽晨奇怪的发现,这个第二次来的村民的手里竟然拿着一把螺丝刀,不由的也跟了上去。

    走进去后,赵羽晨跟着上了楼梯,在第三层看到了这个村名,不由的有点苦笑不得,这个人竟然拿着螺丝刀在下着窗户的螺丝。

    “喂,你干什么啊,谁叫你下的啊?”赵羽晨看到后,忙走上前去问道。

    “啊,这个啊,我看好看,就想下个回家,小伙子,你也赶紧拿几个回家吧,过几天说不定就被抢完了”那个正在下着螺丝的白水村的村民看到赵羽晨后竟然也劝着赵羽晨去下个窗户。

    (哈,过完年了,也该安心更新了,可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有天疲惫的感觉,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原本想好的结婚内容都忘了,勉强去写怕是也写不好了,只能一笔带过了,另外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尽力)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