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九十一章 陶兴旺的春天

第九十一章 陶兴旺的春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十一章陶兴旺的春天

    经过了几次的反复检测,分析之后,陆涛和顾若盼没有发现源生制药所说的这个药果有什么不稳定的现象,相反整个实验过程,两人发现各种数据显示的不要太好。

    整个试验结果和以前的数据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源生制药公司那边传来的数据那样出现什么不稳定的现象。

    “陆涛,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坐在实验室里的凳子上,顾若盼晃了晃有点发麻的脖子,用脚踢了踢陆涛,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啊,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然叫你爸去找找他那些老朋友看看,能不能让别的制药公司在看一下,这么好的药材不能只要不是太可惜了”陆涛看了看手上的一堆资料说道。

    顾若盼白了白一眼陆涛,理也没理他。

    看着手里的数据,顾若盼仔细的思考着,到底是哪里出现了什么问题,怎么会这么多的检测和制药公司的结果都是不一样的呢。

    “哎,陆涛,你说会不会是源生.制药故意这样说,然后好低价收购这些药果呢?”仔细的想了半天后,顾若盼突然奇怪的问道。

    确实这种手段不是没有发生过,.而且还很多,只是他们也不太相信一个本县数一数二的制药公司也会用出这样的手段,所以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

    只是现在顾若盼思考了半天,.想不出原因的所在,随口的一说,倒是让陆涛上了心,不由的眼前一亮,连连点头说道:“不错,我看有这种可能性,我说呢,怎么我们怎么检测都检测不出来什么问题,原来真正的问题有可能是出现在这里”

    “可是这可能吗,源生制药可是大公司啊”顾若盼看.到陆涛马上肯定后,不由问道。

    “谁知道,不过我看这种可能性肯定很大,奶奶的我.说呢,怎么搞了几次都弄不出原因的所在”陆涛气恼的说道,原本还以为鲁成声是什么好人,没想到也不是什么好货。

    想通了此间缘由后,陆涛决定不再去找源生制.药,而是直接在去隔市的一家制药公司,相信那家公司应该不会像鲁成声一样用这么下作的办法吧。

    天峒市的健身.制药是一家资产自由三千万左右的制药公司,和丽山市的源生制药公司相比。就如同是一个幼儿一般,无论是规模实力都是天壤之别。

    健身制药的总经理陶兴旺一直都想把这家公司做大做强,奈何,如今的社会想做大做强不但需要机遇,还需要有人照顾,只是可惜的是,他一样都没有,整个公司能经营到这个地步已经让他付出了全部的心血。

    虽然说三千万的身家对于别人来说是已经很丰厚了,但是对于制药这一行,三千万只是一个起步而已。可以说一个大点的风浪就能把他的这家公司颠覆的尸骨不存。

    所以陶兴旺即使有了这份身家,也舍不得给自己买车买房,而是把资金用来购买机器和扩大工厂,另外一直在寻找着一些偏方什么的,陶兴旺一直有一个梦想,想自己制造出超过云南白药的药品,只是可惜的是一直都寻找不到。

    这一天,陶兴旺正在公司办公司里翻着一些各地民间见闻,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请进”陶兴旺听见敲门声后抬头说道,因为陶兴旺一直没有招秘书,所以也没有人会通知他谁来见他,只能见面后才能见到进来的到底是谁。

    请进两字还没说完,门就被推开了,推门进来的是公司的副经理,也是他的堂弟陶正源。

    “陶哥,有人找你,说的很悬乎,我听的莫名其妙的,你自己听听他们说的吧”陶正源进来后,对着坐在办公椅上的陶兴旺说道。

    跟着他一起进来的正是陆涛,自从在王明的公司里和顾若盼分析了一下后,陆涛就决定直接杀上门,趁着刚好第二天是周末的时候来到了天峒市,找到了健身制药。

    原本他还是想去找大的制药公司的,可是那些公司如果没有熟人介绍根本不能和公司高层接上头,最主要的是,陆涛担心到时候会不会又像源生制药一样出现这些情况,而且也听说了这家健身制药老总的为人,索性就直接找了隔市的这家小制药公司了。

    “陶总你好,我姓陆,叫陆涛”陆涛伸手过来。

    “哦,你好,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陶兴旺起身走出了办公桌,伸出手和陆涛碰了一下后就缩了回来,随后引领着他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陶总,是这样的,我听说你一直在寻找着一些还未面世的药材什么的,刚好我这有这样一种药材包括数据,所以特地赶来,哦,对了,我是丽山市农科所的”陆涛笑了笑,说出了来由。

    陶兴旺看了看陆涛,脑海里仔细的思虑着陆涛说的内容的真假,丽山市他早有耳闻,毕竟两个市隔的不远,而且在丽山市那边有一个本省都有名的制药公司。

    只是有这样的消息的话,按理来说应该是找上源生制药,而不会跑上几十公里找他的啊,这让他不由的有点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陷阱什么的,这年头,商场就好比战场啊,稍微一不小心踏错了步,很容易被炸的粉身碎骨的。

    但是陶兴旺也不会断然否定陆涛说的话,所以还是想听听陆涛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高风险的同时往往伴随着高收益,听完了陆涛说的话后,陶兴旺陷入了沉思中,怪不得自己的堂弟都不敢自己做主,而是要把他带到办公室这边来了,任谁听见这样离奇的药材怕是都不敢相信的吧。

    陶兴旺仔细的思考了一番后,决定就按照陆涛所说的那样,先拿下十多个果子自己试验一番,看看陆涛说的功能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话,那他将会第一时间联系陆涛。

    陆涛也知道单凭自己说的和自己这边拿出的一些数据什么的,并不能轻易的取信于别人,所以也没有多大的失望,和陶兴旺说了一阵后,起身拒绝了陶兴旺吃午饭的邀请赶回了丽山市,安心的等着消息。

    只是一连等了一个星期,陆涛也没接到陶兴旺的电话,不由的大感失望,看来多数也是不行了,难道真的是药材的原因吗,那个鲁成声也没弄什么鬼?

    这天早上,陆涛还没起床,就接到了陶兴旺的电话,接上电话的时候,陶兴旺说已经来到了丽山市,想马上和陆涛见面,商量一下这个药材的一些事宜。

    接到电话的时候,陆涛在床上就乐的跳了起来,差点掉下了床。等了一个多星期,已经失望的他,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接到了陶兴旺的电话。

    自从当初在赵羽晨面前夸海口一般,说是这个药材有很大的医用价值很值钱后,碰上了一系列的事情,陆涛都以为自己会在赵羽晨面前抬不起头了,毕竟他说了大话,得到的却是伤心的结果,没想到转机来了,看来真的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陆涛开着车子赶到陶兴旺说的地方时,陶兴旺正和他堂弟坐在大马路的边上,两人的旁边停着一辆普桑,让谁看都看不出陶兴旺有上千万的身家。

    如果不是陆涛在隔壁市见到陶兴旺,就陶兴旺自己找上门的话,都不会相信他们说的话,如今做生意派头一定要足啊,像这样的派头,说自己是老板,谁信啊,开的车都这么寒蝉。

    “啊呀,陆涛总算等到你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们一直在试验你留下的那些药材,一直到昨天才刚刚全部检验完,这不马上来见你,你可是给我带来了一条好路子啊”陆涛刚下车,陶兴旺就急切的握着陆涛的手,紧紧的用力。

    “陶总,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试验的结果怎么样啊”陆涛看到陶兴旺的举动后,完全放下了心,看来陶兴旺是完全确定下来后才找上门来的。

    “不错,陆涛这次可真的是要好好感谢你了”

    陶兴旺看到陆涛后,笑的更欢了,嘴巴张的大大的,没想到一直以来的梦想,现在这么容易就能实现了,这让他不得不感慨万千。

    虽然公司里的各种仪器不是很多,但是也算是比较齐全,所以能准确的分析出一类药材里面包含的各种物质,什么的,经过他们加班加点的分析试验后,发现陆涛留下的药材包含着天然成份,甚至都不需要和别的药材合成,就是一款极好的药品。

    有了这个发现后,陶兴旺当即欣喜若狂,和公司的几个人交代好以后,一大早还不到七点钟就起床往丽山市这边赶了过来。

    因为不清楚陆涛为什么会亲自上门向他推荐这种药材,所以陶兴旺也吃不准陆涛的意思,到底是不是陆涛想借此发一笔还是怎么的,只能慢慢的靠自己发掘了。

    如果让陆涛知道陶兴旺的意思的话,非的气晕不可,只是很可惜陆涛不能知道陶兴旺的内心想法。

    “这样吧,陶总,我带你们去产地吧,和你说你可能也找不到”陆涛想了想后说道,反正研究所里去不去也没什么关系,等下直接和顾若盼说一下,让她帮忙和所里说一下就行了。

    没想到的是,顾若盼听到陆涛要去赵羽晨那后也要一起跟着过去,连原本正要去所里的也不去了,陆涛问了半天才算是问出了顾若盼要去的理由,原来还是那些忘忧果惹的祸,顾若盼跟着去是抱着打秋风意愿而去的。

    嗯,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我也在好好的勒索一些过来。

    陆涛挂掉电话后想了想,如果就自己开口说不定还真不会去开这个口,但是有顾若盼带头就不一样了,只是顺口而已了,反正给一个人也是给,给两个人也是给,没什么区别了。

    开着车子到了碧水家园接上了顾若盼后,两辆车子一前一后开向青阳县。

    开到塔山脚下的时候,陆涛和顾若盼奇怪的看着路上停着的自行车摩托车,前几次来的时候好像都没多少车子,怎么闲杂这么热闹了,难道又出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了。

    几人走上路后才发现,以前荆棘荒草遍布的山此时好像被清理了一遍一般,一眼望去已经看不到什么荆棘荒草了,倒是看到了一些翠绿的果树苗子在山上遍布着。

    而那座塔也像是重新装修了一遍一般,许多人在那里进进出出的,几人见到后,顾若盼好奇心大起,提出要过去看看,因为前两次来的时候,顾若盼也提出了要去塔里看看,但是赵羽晨和她说了里面破败不堪,没什么好看的才打消了注意,只是现在这么多人前去观看,明显和赵羽晨说的不一样了,怎么会不让她的好奇心大动。

    陆涛和陶兴旺陶正源见状也跟了上去,好奇之心人人有之,只是可惜的是迎面而来的村民们说的话他们听不懂,不然就会发现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只不过是刚弄好,大家都好奇的过来看看而已。

    进了塔后,几人立马就发现了,整个塔的内部像是重新装修过了一般,看上去都是很新的一般,顾若盼看到这里面的后,不由的气恼以前赵羽晨竟然敢欺骗自己,这也叫破旧不堪,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看的。

    几人慢慢的往楼上走了上去,到第三层的时候,刚好听见了赵羽晨询问的声音,就走了过去。

    “谁跟你说这里的窗户能下掉拿回家啊,你以为是村子里弄的啊”赵羽晨听见那个白水村的村民说的话,奇怪的问道。

    “是啊,不是都说是向阳村的村里弄的吗,反正也没人管,放不了多长时间,还不如提前动手,还能拿点回去”没曾想的是那个白水村的村民还真的点点头。

    赵羽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花钱修的,竟然传到别人的耳里会是村里弄的,难怪这家伙也敢这么大胆带着螺丝刀来卸了。

    这种事情赵羽晨不会感到多大奇怪,因为几个村子里经常出现这种事情,只要是村子里弄的一些东西很容易被大家给搬个精光,又不是多值钱的东西,也不知道到底是图个什么。

    “对不起啊,你还是赶紧拿着螺丝刀下去吧,这里不是村子里弄的,而是我自己掏钱修的,如果你真的把这个窗户拆掉的话,到时候你可是要赔一大笔钱了”赵羽晨伸手抓住这个村民的手臂一字一句的说道。

    “小毛孩子,你说什么哦,这里是你修的,你有那么多的钱吗,该不会是想把我逛走,你自己拆吧,这么多窗户,你还怕什么啊,能拆个几个回去都很厉害了,你还想全包啊”没曾想到那个白水村的村民听到赵羽晨的话后,却并不相信赵羽晨说的话,在他看来,这么一座塔修下来,可是要一大笔的钱,这个看上去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有那么多的钱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根本不可能。

    赵羽晨听到这个人的话倒是有点哭笑不得了,毕竟别人的年纪也有这么大了,他也不好动手直接撵下去还是怎么着的,没想到好好的说却并不能让别人相信。

    “羽晨,你在做什么啊,你不是说这里破旧不堪,不能进来的吗?”正想继续劝说的时候,赵羽晨的后面传来了一声问候声。

    “咦,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啊,是啊,以前是破旧不堪,这不刚花了钱重新装修的吗,你们倒是挺会赶时间的啊,刚装修好不久你们就到了”赵羽晨朝几人笑笑解释着说道,随后又赶紧转过身子对着白水村的这位村民劝说着。

    “啊,真是你花钱装修的,真不好意思,还好没拆下来,没造成什么损失”没想到的是赵羽晨才转过身子,还没开口,这个白水村的村民就站了起来,满脸紧张的干笑着说道。

    赵羽晨看了看面前的人,又看了看窗户,还好自己跟上来及时,所以也没下掉螺丝什么的,倒是没多大关系,也就没说什么,只是让他以后千万不要在动这些脑筋后就让他走了。

    “羽晨,我说你钱多烧的啊,没事弄这个干啥,给大家参观吗”陆涛看了看在塔里来来回回走动的人问道,自己掏钱修东西让别人看,傻子才做的事情啊。

    听到陆涛的话,赵羽晨自己都感到奇怪,怎么会那么多的人跑到这边来参观了,不但有他自己村的,白水村的,还有乌山村,连远一些的周口村等几个村子的人也有人跑到这边来看。

    看看倒没什么,但是赵羽晨现在就怕这些村子里的人会不会也像刚才白水村的那个人一样带着螺丝刀什么的来这里卸门窗就完了。

    想到这里,他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大声的喊话,让大家离开这座塔。

    费了些功夫让大家都离开之后,赵羽晨直接把门给关上,随后从木屋子那边找了一把闲置的铁将军以及铁把子按到了门上面,直接锁好,而且还在边上贴了张纸板,上面写着

    “私人重地,闲人莫入,执意要进,一次十元”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