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九十三章 老人的心思

第九十三章 老人的心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十三章老人的心思

    “羽晨,怎么这些都送给我们了啊”陆涛看着彪子抱着的一筐水果问道。

    “嗯,这些你们自己拿去分吧,我这边还有,还有快过年了,这些自己养的,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一人也拿一份去吧”站在车前,赵羽晨点点头,把装着鸡鸭的两个袋子放到了车上。

    礼物贵重啊,陆涛和顾若盼也没有过多的推辞。

    “行,那我们就收下了,先走了,有空来市里玩”

    “羽晨,再见”顾若盼坐到车上朝赵羽晨挥挥手。

    山上的王建和李新义正在那里抓着鸡鸭,赵羽晨和彪子也一起赶了过去帮忙着抓了起来。

    忙了一个小时多点,抓了两百来只鸭子和五十来只鸡后和鹅后,王建李新义就不在抓了。

    不是两人不想一次性搞定全部抓走,只是全部抓过去以后,店里据那么点地方,放都没地方放,还不如分两趟三趟抓一下的好。

    “哥哥,哥哥”晚上回到家后,还.没进屋子,从屋子里就蹦出了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姑娘扑到了赵羽晨的身上。

    “小华,你怎么在这,怎么放假了吗”.赵羽晨刮了刮他堂妹赵玉华的鼻子,笑嘻嘻的说道。

    平日里因为赵玉华的作业很.多,基本上都没有时间出来玩耍,所以也很少来到他家里。

    “嗯,是的,今天刚放假,”小丫头点了点头。

    “呵呵,玉华,都是大姑娘了,还挂在哥哥的身上,羞不.羞啊”赵卫军从屋子里走出来指着自己的丫头笑着取笑道。

    “大伯”赵羽晨叫道。

    “羽晨,来过来坐,我和你爸妈正商量着事情你,你回.来的刚刚好”赵卫军笑着朝侄子说道。

    “哦”赵羽晨点点头,抱着赵玉华一起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才发现,他的婶婶,赵玉华的母亲也在.屋子里坐着,此刻正讨论着什么。

    坐在一边,听了.一会后赵羽晨才明白过来,原来往年赵羽晨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过年的时候也是都不愿意出来的,但今天赵卫军兄弟两人想把老人都给接出来,都在外面过年,这不正讨论着。

    赵羽晨听到这个事情后,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他白天里也还在想呢,怎么把外婆外公他们接出来在外面过年,最好是在外面生活,那样人多也热闹,而且外面的条件比起山里面可以说是好了许多。

    只是想起往年几位老人的态度,屋子里的几个人也不能肯定,到时候老人们到底愿不愿意出来。

    “这样吧,到时候我和小玉华去接好了,他们不愿意出来,玉华就躺在地上不要起来好了,呵呵”赵羽晨站出来说道。省的他们还在为谁进去劝几位老人出来而争论不休。

    “这行吗?”赵卫国看了看赵羽晨和赵玉华两人。

    “行,怎么不行,我想前几年爷爷他们不愿意出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担心给我们家里添麻烦什么的,现在生活都这么好了,哪还有什么麻烦好添,等明天我就带着小玉华进山里去接他们”赵羽晨肯定的说道。

    赵卫国几人一听,也都觉得赵羽晨说的有道理,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老人们才不愿意从山里搬出来过多的打扰他们,也就点头同意了赵羽晨的意见。

    “行,那就这样决定,羽晨,你明天进山,什么也不要带,就空车开着进去好了,不完成任务不能出来啊,哈哈,还有开车出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又小心,安全第一啊”赵卫国和赵卫军对视一眼后说道。

    “爸,你放心吧,我肯定小心又小心的把几位老人一起安全接出来”赵羽晨拍着胸脯说道。

    “哎,妈,还不能吃饭吗,我肚子都快饿扁了”赵羽晨说完后看着桌上的饭菜夸张的说道。

    “哈哈哈”顿时屋子里传来了一阵笑声。

    第二天早晨,赵羽晨很早就起床开着车子到了村口,接上了要一起进山接老人出来的小丫头后,朝着目的地开了过去。

    进去的时候速度很快,在中午的时候刚好赶到了百岭山的里面,把车子停在了路口的空旷处后,带着小丫头一起朝着山路走了过去。

    离爷爷奶奶家还有一些距离,小丫头赵玉华就开始跑了起来,不过并没有大声的叫唤,而是小心翼翼的在门口停了下来,看到院子里没人后,轻轻的推开了木门溜了进去。

    屋子里,赵羽晨的奶奶和外婆正忙着做中饭,一个烧火,一个炒菜,两人有说有笑的忙活着。

    “猜猜我是谁”赵玉华的小手遮住了奶奶的眼睛,压着声音问道。

    “哪个小野丫头啊,快不要闹了,菜都要焦了”赵羽晨的奶奶慈祥的拍了拍遮住眼睛的小手,和蔼的说道。赵玉华的手一遮住她的眼睛就已经知道是谁了,因为现在除了赵玉华会有这样的动作外,在没有人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了。

    “不好玩,不好玩,奶奶每次都一猜就知道我是谁的,讨厌”小玉华撅着嘴巴说道。

    “玉华,你怎么过来了啊,是跟着爸爸一起来的还是跟着羽晨哥哥来的啊”赵羽晨的奶奶轻轻的拍了拍赵玉华的小脑袋。

    “奶奶,外婆,我和羽晨哥哥一起来的,你们不要做这么多菜了,等下吃完中饭,咱们一起去外面”赵玉华靠在奶奶的怀里看着老人用锅铲翻着鱼,嘴里开口说道。

    “哈哈”两位老人听到了小丫头的稚嫩的声音不禁笑了起来。

    “奶奶,外婆”这个时候,赵羽晨也从走进了屋子里,亲热的叫道。

    “羽晨,快点带着妹妹一起出去玩,我和你外婆给你们做好吃的”赵羽晨的奶奶看到赵羽晨也走了进来后,笑眯眯的说道,不容分说的把怀里的小丫头推给了赵羽晨。

    “奶奶,不要忙活了,爷爷和外公呢”赵羽晨听到了奶奶的话后,忙说道,他来可不是为了吃,要早点赶着出去呢。

    “哦,他们两个老头子去山下的地里了”赵羽晨的奶奶说道。

    赵羽晨一听就让小丫头赶紧出门把爷爷和外公一起叫回来,自己则陪着奶奶他们聊着天,对于奶奶想要把挂在屋檐下的腊肉拿下来做是坚决的拒绝。

    一会功夫,就在门外不远处的地里忙活的两位老人就在小丫头两手拉扯下走了进来。

    等到四个老人都来齐了以后,赵羽晨开口把事情说了出来。

    果如其然,几位老人并不想出去,听到赵羽晨说的话后纷纷拒绝,在他们看来,金窝银窝,还是自己家的草窝舒适,而且出去以后,他们还要成天麻烦着。

    “奶奶,你就和我们一起出去吧,你都好多年没出去过了”赵玉华牵上奶奶的瘦骨嶙峋的手摇晃着说道。

    “是啊,奶奶外婆,这两年外面变了许多,你们就出去吧”赵羽晨看到爷爷和外公都把目光投向了奶奶和外婆,忙也一起劝道,看来只要说服奶奶和外婆就成了啊。

    “不去不去,都老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在说了进进出出的我们也累”没曾想两位老人就是不点头,不愿意跟着他们一起出去。

    没辙,看到老人这么坚决赵羽晨也没办法,总不能强拉着他们上车吧。

    老人的这种心态很正常,但心自己给儿女们添麻烦,不和儿女住到一块去。

    正在这个时候,虚掩的木门被猛的推了开来,然后赵羽晨见过两次的小孩铁蛋和强子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叫道:“赵爷爷,宋爷爷”

    “铁蛋,怎么了”赵羽晨的爷爷应声问道。

    “赵爷爷,宋宋爷爷在家里摔倒了,我爷爷叫我叫你们赶紧过去”铁蛋停下来后,喘了口粗气说道。

    赵羽晨的爷爷看了看站在边上的亲家,这宋爷爷不是还站在这吗,哪里摔倒了,下一刻猛然醒悟过来,说的是七十年代后到山里来的宋长红老人。

    当下两位老人还有赵羽晨跟着铁蛋他们赶到了宋长红老人的屋子里。

    赵羽晨不知道铁蛋说的是哪个宋爷爷,因为在山里,好像他们都是这样叫的,等进了屋子后,看情了躺在床上的老人才发现,这个宋爷爷是当初在爷爷院子里和他们说故事的那个宋爷爷。

    铁蛋的爷爷还有另外的两个老人站在屋子里,看到赵羽晨的爷爷和外公进来后忙说道:“喜才大哥,汪庭老弟,你们快来看看,宋老哥这样在这里不行啊,我看最好要送到外面的医院里去”

    几个人朝着老人说的方向看了过去,才发现宋长虹老人的手腕处严重变形,朝着不相向的方向摆在那里,一看就知道是手腕处骨头断了,但是宋长虹老人却出人意料的嘴里没有发出呻吟声,躺在床上,反倒是嘴角含笑,劝着在场的众人不要着急。

    如果是小病小灾的,大家还能处理一下,这一看就不是小问题了,特别又是老人,就算几个老人中有人会接骨也不敢轻易的开口了,惟恐一不小心会加重伤情。

    “送外面医院去吧,羽晨今天刚好也开车过来了,咱们赶紧弄个担架,把长红老哥送到外面的车上”赵羽晨的爷爷看了看后说道。

    “嗯,大家一起搭把手,担架我家里有,铁蛋赶紧回去把担架拿过来”铁蛋的爷爷说道。

    很快,宋长虹老人就被抬到了赵羽晨车子上,半倚着坐在了座位上面。

    还好不是别的什么严重的问题,不然赵羽晨都不敢开车,毕竟这一路的颠簸可不是个把小时,而是好几个小时啊。

    “爷爷,今天让玉华先在这边住一晚上吧,明天我在过来把奶奶他们一起接出去”赵羽晨对着车窗外的爷爷说道,打定了主意要接几位老人出去了。

    如果没有今天宋长虹老人的这件事情,赵羽晨可能也不会太强求老人一定要搬出去,但是现在他亲身所历后就下定了决心。

    因为这里面离外面实在是太遥远,如果真的老人出点什么事情,就连想法子都要来不及,如果真的因为只是路途遥远而耽误了什么,那才是没地儿后悔去。

    赵羽晨的爷爷点点头,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只是吩咐赵羽晨开车小心一点,家里的两位老人他回去劝。

    出了山里后,赵羽晨放慢了速度,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小刀,和他说了下事情,让他赶紧先安排一下,等下他过去,好直接帮老人做手术。

    看病难,难看病,这已经是一个共识了,如果不提前安排好的话,谁知道到时候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去,赵羽晨自己等没什么关系,但是受伤的老人可没多少时间等,多等一分钟,就要遭一分钟的罪。

    “羽晨,不要担心,小心开车”赵羽晨的外公也在车上,看到外孙的焦急之色后说道。

    “羽晨,不用为我这个老头子太担心什么,放心吧,我的命硬的很”宋长虹老人也笑着说道。

    赵羽晨打心底里佩服这位老人,如果是他碰到这样的情况,哪还能如此的轻松啊,说不得都要痛叫几声了。

    车子很快开到了县人民医院,车子直接开到了急诊厅的门口,还没下车,赵羽晨就看到了急诊大厅的门口站着小刀以及数位穿着白大褂带着帽子的医生和一辆推车,看到小刀朝两位医生说了一声后,那些医生马上朝着车子走了过来。

    “外公,晨哥”小刀走过来以后喊道。

    “来,大家小心点啊”这时候一个带眼镜的医生吩咐着说道,小心的把宋长虹老人给抬上了推车快速进了绿色通道。

    有关系有人和没关系没人就是不一样,丝毫没有耽搁一分钟,老人就被送进了手术室,不但给老人接骨,甚至没有吩咐还给做了全身的检查。

    没有多长时间结果就出来了,那个刚才带着眼镜的医生手里拿着几份材料找到了在停车场外面正在聊天的三人,满脸堆笑着说道:“刀先生,老人身体很好,除了左手的骨头断了以外,其他的都没什么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小刀皱眉问道。

    “医生,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赵羽晨开口问道。

    “哦,没什么,经过我们的检查,发现老人的身体里有三片小弹片存在,你看就是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戴眼镜的医生指着手上的一张光片说道。

    “什么意思”小刀不解的问道。

    “是这样的,因为这几片弹片存在的时间过长,现在已经被血肉给包进去了,对老人倒是没多大的影响,但如果要拿出这三片弹片的话,则有一定的危险,所以我想问问你们的意见”医生咳嗽了两声后说道。

    “这样啊,有什么危险呢”小刀问道。

    “因为老人年纪大了,抵抗力要弱了许多,而三片弹片的位置比较靠近骨骼,甚至可以说是贴着骨骼,按照我们的意见最好还是不要拿出来为好,因为拿出来到底会出现什么危险我们现在也不能得知”

    “这样吧,暂时先不管这些,等到时候我们自己去问老人吧,他的手怎么样了”小刀想了想后,看到赵羽晨和外公没话说就说道。

    “老人手的情况很好,断骨已经接上,需要几个月的静养就能好了,不过老人的手最好不要在接触重物”带眼镜医生说道。

    小刀摆了摆手后,戴眼镜医生识趣的笑笑带头走进了医院。

    小刀赵羽晨以及赵羽晨的外公跟在戴眼镜的医生后面朝着病房走了过去。

    麻醉效果过后,宋长虹老人已经醒转过来,此刻正靠在病床上面,看到走进来的几人后,嘴里露出了笑容。

    “羽晨,等下你给我打这个电话联系一下吧,老是麻烦你们也不好”宋长虹老人用右手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发黄的纸团,打开以后,上面写着龙飞凤舞七个数字。

    看到老人的神色正常,赵羽晨点了点头接过了老人手里的纸团。

    “哦,对了,还要加上区号,是北京的”宋长虹老人接着说道。

    原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说不定都不会在和家里联系了,但是此刻才发现人老了以后,还是恋家的,或许落叶归根就是他此时的心态吧,如果不是这次运气好,没有摔出什么大毛病,说不定就连死了都回不了家,这对一个年尽古稀的老人来说是一种最悲惨的结局。

    而且宋长虹也很清楚,自己在这边并没有什么亲人,而这次手上的伤却需要一段长时间的静养才能慢慢的好转,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么长的时间一直麻烦着别人,这将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对于他这种已经半步跨入棺材的人来说,死了还欠着别人的人情不是他所愿意见到的。

    正是因为几个原因,他才会打算重新和家里联系,只是不知道现在家里是什么样的状况,会不会受自己的牵连而落魄潦倒,倒也是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这个时候小刀把戴眼镜的医生叫道了门外,小声的交代了一番,安排好了照顾老人的人手后才走了进来。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