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九十五章 暂时的分别

第九十五章 暂时的分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十五章暂时的分别

    “宋爷爷,外公,这是燕窝,这是我特意吩咐人炖的”门猛的被推了开来,小刀的声音还没进门就先传了进来,声音响亮,顿时把正在看电视的两个老人都给震醒过来,纷纷弯过脑袋看着进来的小刀。

    也是这个时候,两个老人才看到了站在门角正和杜海涛小声打着电话的罗晓,如果不是小刀这一举动,怕是罗晓在屋子待到天亮两个老人说不定都不能发现。

    “你小子,怎么还是这么急啊”赵羽晨指着小刀笑笑说道。

    “嘿,晨哥,也有你的一份哦,要不要尝尝,这可是正品,不是那些假货”小刀嘿嘿笑了两声,举着手里的保温瓶说道,也只有在这些如同亲人一般的人身上,小刀也才会露出自己的本色。

    正在打电话的罗晓听到声音就觉得有点耳熟,等到小刀走进来以后,不由的呆在那里,就连电话里头的老同学杜海涛和他说话的声音也没听见。

    匆忙中挂掉电话的罗晓走.到了小刀的身边:“小刀,你怎么也来这了,你和他们也是认识的吗?”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们的罗大.局长吗,怎么今天这么有空跑到这里来啊,这里好像没你认识的人吧”小刀听到罗晓的声音后,转过了身子看到了罗晓,不由嘲笑着说道。

    平日里好生供养着,就是想出.什么事情的时候,这些家伙能出上一把力,没想到的是真的出了点事情的时候,这些家伙一个个溜的比猴子还要快。

    小刀很清楚的记得,当初赵羽晨在市里出事的时.候,他打电话想托这些人帮忙,是罗晓第一个拒绝了他,而且语气恶劣,当时一副不认识小刀的神情,因为这次事情,小刀回来以后也没有在去拜访这些人,反正也在也没在道上走,这些家伙也不会轻易的招惹自己,就如同是过路人一般了。

    但是那次的事情过后不久,可能是听说了在市里.的事情吧,原本一个个在电话里拒绝的头头脑脑们一个个电话打进来,或者是来到金色会所想套小刀的话,不过都给小刀推脱了过去,其中这个罗晓是上门打电话最勤的,没想到今天在这也碰的到他,小刀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这个家伙特意在这里等着他的。

    “呵呵,小刀,瞧你这话说的,以前是老哥我的不对,.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等有时间老哥我摆上一桌当赔罪还不成吗”罗晓尴尬的笑笑说道,他也后悔万分啊,早知道上次需要帮忙的人有那么大的能量能让军分区出动,市委书记出动的话,说什么他都要鞍前马后的帮忙了,但那时候不是想不到吗?

    现如今发现小.刀和这个上级一级级命令下来需要保护好的老人都有关系后,他更是不会放弃这个关系了,就算小刀说的在难听点他都能忍下来了,忍一忍,说不定就能往上爬一爬了,但是不忍,说不定明天就要掉乌纱帽了,罗晓对于这点可是很清楚的明白的。

    “羽晨,这位是”宋长虹老人看着几个人开口问道。

    “老爷子,我是青阳县公安局的副局长罗晓,老爷子你感觉身体怎么样了,有没什么不妥吗?”没等赵羽晨说话,罗晓迈出了一步到了病床前堆着笑容说道。

    “嗯,没什么事情,你有什么事情就去忙吧”宋长虹老人看了一眼罗晓正声说道。

    看着很普通的一个老人说出的话却带着威严,罗晓的心头不由的大乐,当下也不说话,慢慢的走出了病房,今天不能待,明天还能来不是,只要来的勤一点,肯定能给老人留下什么好印象的。

    “怎么小刀,你和他结仇了啊,他可是公安局的副局长啊”赵羽晨一边接过小刀递过来的燕窝端给了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一边说道。

    “什么结仇,这家伙哎,不说了,没什么好说的”小刀一边倒着燕窝一边说道,不想让赵羽晨知道太多的事情经过。

    “没有味道,还不如萝卜青菜汤”宋长虹一只手抓着小碗一口就把燕窝喝完,喝完后直摇头的说道。

    赵羽晨的外公接过赵羽晨递给他的燕窝喝完后也露出同样的神情说道:“嗯,确实没什么味道,不是和银耳汤喝起来没什么区别吗,小刀,你该不会是拿着银耳汤来冒充燕窝吧”

    小刀和赵羽晨听完不由的汗颜,这两个老人实在是太强大了,特别是小刀,他可是很清楚的,这个燕窝是他特意叫人买来炖的,花了差不多一千多块钱呢,没想到在两位老人的嘴里,一个不如青菜萝卜汤,一个不乳银耳汤。

    “怎么,这个燕窝很贵吗?”宋长虹看到了赵羽晨和小刀的表情后,像是明白过来一般,问道

    “也不是很贵,这些就花了三百多点而已”小刀笑着说道,他可不敢说出实际的价格,一说出来的话,两位老人肯定要不舍得吃下去了。

    “这么贵啊,下次可不要在买这些了,还不如买个土鸡补一补的好”宋长虹老人听到小刀说的价钱后,皱了皱眉说道。

    赵羽晨听到老人的话后,眼前一亮,自己养着不是有吗,等明天早上来的时候带只过来小刀安排一下让人炖好拿过来不就行了,想到这里,赵羽晨把小刀拉到了一边小声的和小刀说着。

    小刀听了赵羽晨的话后,点点头,这件事情很简单,医院里也有食堂的,只要他和那个乔院长说一下就行了,他自然会安排下去。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八点多钟,按照往常的习惯,老人这个时候也该睡觉了,赵羽晨和小刀就决定起身离去,赵羽晨的外公决定睡在观察室里陪着宋老哥,没有随外孙和小刀他们离去。

    虽然是临时决定,但是还好,这间观察室充分考虑了这些情况,有两张床铺,倒是不用担心睡觉的问题。

    走出观察室门口的时候,赵羽晨和小刀发现在观察室的门口的椅子上坐着两个穿着制服的民警正襟危坐的守在那里,两眼直视着观察室的门不由一愣。

    “呼,太累了,喂,你说这里面到底住着谁啊,刚才出去那两个人里不是有一个是金色会所的老板小刀吗,怎么他也会在里面啊”听见开门的响声后,坐的笔直的两个民警马上坐正了身子,听到脚步走远后,才回复了刚才的姿势。

    “管他谁呢,只要看好门就行了,有什么事情我们第一个冲上去帮忙据了”另一个民警倒是想的开,没有揪着脑袋去想住在里面的人到底是谁,按照上面的吩咐肯定是不会错。

    “也对,还是你说的有道理啊”刚才开口的民警一听觉得有道理,也不多说了。

    “晨哥,怎么样,去店里先玩玩去?”走到医院的停车场后,小刀朝着赵羽晨说道。

    “不去了,今天开了一天的车子,要早点回去,等以后有时间吧,对了,事情不要忘了”赵羽晨摇摇头,开了一天的车子,还都是山路,整个人的精神都累的很,还是早点回去休息的好。

    “放心吧,我办事,你放心,明天早上带过来就成了”小刀笑笑说道。

    两辆车子一前一后的驶出了医院的停车场,在一个路口分开后,赵羽晨就开着自己的皮卡往家的方向开了过去。

    “羽晨,怎么样,老人没什么事情吧”回到家后,还没等坐下来,赵卫国夫妻两就围了上来,赵羽晨在医院的时候,打过电话给家里,说了下事情。

    “没什么事情了,现在主要就是静养,爸妈,这次无论如何要把外婆他们都接出来了,实在不行,我天天去接,看谁耗的过谁”赵羽晨开口说道。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真的等到有些事情出来以后在去挽回,谁知道到时候还来不来的及,就如同宋长虹老人这次一样,出了些事情,却没一个亲人在身边,这还好是在山村里面,左邻右舍相互照应着,但要是如果没人照应,想想就有点后怕。

    而且现在的电视上经常有些新闻放出来,独居在家的老人去世几天一个星期无人知晓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虽然说在山里,外公爷爷他们生活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但是几个人都是老人,本身就已经没有太多的抗风险的能力,而且离外面又远,有些条件也有限,并不能有多大的照顾。

    “不错,卫国,前几年,咱爸妈他们都不愿意出来咱们也都随了他们了,但是这次一定要把他们都接出来了,我看儿子说的不错,就让他天天耗着他们好了”宋晓娣也说道。

    次日早上,赵羽晨起床准备出门的时候,他父母也跟着一同出了门,宋长虹老人他们也都有印象,他们小时候也曾受到过不少老人的照顾,虽然说这些年,他们都在外面没有多少时间回去,但每次回去的时候,也还是会去看望老人的。

    其实不止是赵卫国夫妻,在百岭山里面赵羽晨爷爷的那个小村子的年轻一代每次回去的时候,总是会大包小包的拿回去,到每个老人的家里探望一番,送上一些家用,这就是百岭山里面的老传统,互相照顾,帮助。这也是为什么赵羽晨回家以后去百岭山的那天,整个村子里为数不多的老人小孩会聚到了一起,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有好吃的好尝的大家都一起。

    带上父母,赵羽晨先开着车子往山里去了一趟,从山上抓了一只看上去最大只的公鸡后,又从空间里拿上了一些水果装了个袋子朝着县里开去。

    还没等他到县里,小刀的电话就打来了,询问他到了哪里,赵羽晨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家伙难得的早起,已经开着车子到了医院。

    等到了医院和小刀碰上面以后,小刀接过了赵羽晨手里提着的公鸡,朝赵卫国夫妇问了声好后,就往医院的食堂走了过去。

    虽然说有乔院长的电话通知过,但小刀还是不放心,在医院里有些道道他可是很清楚的,就比如是炖鸡一样,虽然说医院里的食堂不做这些事情的,但有时候出点钱什么的还是会做的,但是炖出来的整鸡不是少个鸡腿就会少个鸡翅,往往会让人哭笑不得,因为是小事情,所以一般也没有多少人去计较什么。

    赵卫国和宋晓娣在儿子的带领下朝着观察室走了过去,在观察室门口坐着的还是那两个民警,可能是经过了一夜的守候吧,两个警察看起来神情有点疲倦,但是看到有人来还是提起了精神。

    赵羽晨朝两个民警笑笑后,就带着爸妈走进了观察室,这个时候,老人早已醒了过来,看到赵羽晨他们过来后笑着说道:“羽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宋大伯,身体好些了没有”赵羽晨笑笑没有说话,整个人往旁边的位置一站,让自己的父母和宋长虹老人说着话。

    “卫国,晓娣是吧,你们怎么也来了,该不会不是来看我这个老头子,而是来看汪庭老弟的吧”宋长虹老人笑呵呵的看着两人说道。

    “哪呢,宋大伯,我们可是专门来看你的呢,昨天听到羽晨说你出了事情后,我们本来就想过来的,但因为家里有事情所以耽搁了“宋晓娣笑着说道,老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开玩笑。

    “卫国,晓娣你们也过来了”这个时候,宋汪庭老人听到声音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女儿和女婿后笑着说道。

    “爸,你们早饭吃过了吗”宋晓娣走到了父亲的身边,帮着把衣领翻了翻后问道,快一年的时间没见到老人了,此刻见到了父亲后,不禁眼眶一红。

    “吃过咯,吃过咯,小刀一大早就拿着稀饭包子过来了”;老人亲昵的拍了拍女儿的脑袋,笑眯眯的说道。

    “爸妈,你们陪着宋爷爷和外公聊吧,我去山里一趟,不然小丫头见到我怕是造反了”赵羽晨站出来和几人说道。

    打铁趁热,趁着这个时间,说不定能扭转奶奶他们的想法,还是赶紧把他们接出来为好。

    “羽晨,你去忙吧,哦,对了,你顺便帮我把放在床头底下的钱给拿来吧,虽然不是很多,只有千把来块钱,但这可是你宋爷爷的全部积蓄了,我知道这些钱不够医药费,其它的以后在慢慢还你咯”宋长虹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嗯,赵羽晨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到了山里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一点钟了,原本还以为奶奶他们还是不会同意要住到外面去的,但是赵羽晨没想到的是进了院子里,他们都已经打包好了好几个箱子。

    赵羽晨一问才知道,这里面爷爷和小玉华功不可没,如果不是他们的劝说,在加上奶奶她们自己也看到了这次宋长虹老人的事情后,他们怕是还不会同意搬到外面去的。

    既然几位;老人都同意了,那事情就好办了,利索的帮着把几个箱子装到了铁蛋推来的独轮车上,赵羽晨抽空去了一趟宋爷爷的家里,找到了宋长虹老人说的放在床底下的千把来块钱。

    钱是用一个塑料袋装着的,包了好几裹,就放在床底下的木箱子上,但是,赵羽晨拿起袋子才发现,钱还是钱,但是都已经碎的不成样子了,除了最里面还有小半张还是完好,就连外面的袋子也是,被老鼠咬的破碎,根本装不了钱。

    望着手里拿着的一叠碎末,赵羽晨决定不把事情告诉老人,而是自己知道就行了,反正就千把来块钱,本来他还想把这钱拿出去后,还是交给老人的,但现在这种情况是肯定不能交给老人了,就像老人说的那样,直接和他说拿去交医药费了吧。

    没有过多的在屋子里耽搁,赵羽晨回到了爷爷的家里和家里的老人们汇合,此时的屋子里已经聚满了一个村上的老人小孩,大家得知他们要搬到外面去了后,纷纷赶过来相送。

    人群慢慢的往路口走过去,虽然赵羽晨的奶奶他们让大家不要送了,但是没有人肯离去,依旧陪着他们,执意要看到他们上车离去不可,这种场面怕是在城里待了一辈子的人都很难见到的。

    往路口去的方向虽然有一个上坡,但是在铁蛋柱子强子他们的帮助下还是很轻易的就推了上去。

    “常妹子,你不要送了,回去吧,有空我们会在回来看大家的”

    “李大姐,留步,不要送了”

    “妹子,真舍不得你们离去啊,你们这一搬去,村子里又要安静了许多啊,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在见到你们了”

    “柱子,铁蛋,还有强子你们以后到县里一定要来找我玩啊,我家的地址已经给你写了”一旁的赵玉华也和几个小孩之间说着离别的话语

    站在路口,赵羽晨的奶奶外婆和几个老人依依不舍着诉说着离别之情,就连一向大男人的赵喜才,赵羽晨的爷爷的眼眶也不禁的湿润了起来,和村里的几个老人之间狠狠的拍了拍肩膀。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