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十七章

    清晨六点,赵羽晨和小刀就在睡梦中被人大力的拍醒,两人从被窝里伸出脑袋,睁开迷糊的双眼看到舅舅宋**正盯着两人嘿嘿笑着。

    看到这,赵羽晨和小刀一起赶忙清醒了过来,争先恐后的从各自的被子里钻了出来,快速的穿起了衣服。

    看到两人的表现,宋**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两个家伙还没忘掉,嗯,不错。

    赵羽晨看着正点头的舅舅郁闷不已,现在又不是小时候了,干嘛还要这么早起来去跑步啊,不过他和小刀相互看了一眼却没有说出口,因为这个时候和舅舅他说是没什么用的,因为舅舅的人生格言就是一日之计在于晨,清晨就是最好的锻炼时间。

    而赵羽晨他们在百岭山里面的时候,刚开始就是跟着他一起每天早起跑步的,只不过宋**只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是那一个时间,给赵羽晨两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三人稍稍洗漱后,轻声的打.开了大门,走到了门外,沿着乡村道路开始慢跑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这个时候的天气实.在是太冷了吧,几人刚一走到路上,一阵寒风吹过,因为要跑步而穿的不多的几人马上被冻的一个哆嗦,赶忙甩开了膀子跑了起来。

    刚开始三人还能以差不多的.速度并排跑着,但是五分后,让人诧异的是宋**竟然慢慢的被两人拉下了距离,而这个距离在十分钟后变成了好几百米。

    望着前面快变成两个小人的两人,宋**心里苦.笑着,这几年没有太多的锻炼,看来身体都不行了啊,要是以前,这两小兔崽子能追得上他才怪,今天竟然被落下了这么多。

    “呼呼呼”跑在前面的小刀小跑几步后停了下来,从.他嘴里不时传出大声的喘息声,刚刚喘出的粗气马上化为了白雾一般四散朴凯,胸膛更是急剧起伏,看了看前面依旧跑着的赵羽晨摇了摇头,这家伙怎么还像是没感觉一样的啊,他应该没怎么锻炼才对啊,怎么还这么猛,自己都用尽了力气了。

    站在原地等了两分钟后,宋**慢跑着跑到了.小刀的身边,看到小刀一人站在路边不由问道:“小刀,怎么就你一个人了,羽晨呢,该不会是跑不动了躲到那个疙瘩角落去了吧,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别看你们前面跑的欢,看到现在就跑不动了吧”

    说道这里,宋国.军不禁停下了脚步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他的得意神情,小刀用手指了指前方已经依稀不见人影的赵羽晨,都不好意思打击这个过度自信的舅舅。

    啊,宋**看着远处那一小点不禁睁大了嘴巴,赵羽晨和小刀两人的体力速度都差不多,每次早晨跑步两人都是跑到差不多的地方,一起慢了下来,虽然才一起跑了一个星期,但宋**还是认为没有太多的变化才对,所以他才会对着小刀说出了夸口的话,但是没想到的是,小刀竟然也被赵羽晨甩下了这么长的距离,而且看远方的那个人影,像是依旧保持速度一般,就这站下的分钟时间,人影又变小了许多。

    “算了,算了,咱们慢慢往回跑吧,让他一个人跑着好了”看到追上无望后,宋**有对着小刀说道,两人一起哈哈笑过后,慢跑着往家里的方向跑去。

    沿着公路边跑了十多分钟,赵羽晨却感到自己没有多累,比起以前跑了三五分钟就要大声的喘着粗气,或者减慢速度的他相比,赵羽晨感到自己就像是换了一个身体一般,一边跑着,一边想起了自己前段时间的情形,仔细的回想着,连原本并排跑的小刀他们什么时候不在身边了都不知道。

    想了一阵后,赵羽晨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脑海里闪过一丝亮光,但是很倒霉的是刚好一辆货运车鸣着喇叭从他的跟前呼啸而过,打断了赵羽晨思绪。

    “咦,怎么跑出这么远了”回过神后,赵羽晨看了看周围的景色,不由大感惊奇,这里应该都快离自己的村子那有十五六公里了吧,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就跑到了这么远。

    看到舅舅和小舅都不见后,赵羽晨就没有继续往前面跑去,调转了方向用着来时的速度返回。

    赵羽晨可不相信他们两人能把自己甩下的都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因为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一路都没停下来过,一直保持着匀速前行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两人被甩在了身后。

    果然跑了一阵后,前面的出现了两个一样往回跑的两人,赵羽晨笑了一下后,稍稍加快了些速度追了上去,没一会,就跑到了两人的身边。

    正在慢慢往回跑着的宋**和小刀看到突然出现在他们边上的赵羽晨后,扭转了脑袋仔细的观察起了他,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两人都是一惊。

    虽然此时是严寒时节,大清早的气温也只有一两度,但是宋**和小刀两人的脸上还是被汗水遍布,就连外套里面的那件棉衣都湿了大半,但是赵羽晨竟然脸上的汗水都没有,神情就像是很轻松的走路一般,让两人不由得大吃一惊。

    宋**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停下脚步不要跑后,没等他说话,小刀喘息了几下后,看着赵羽晨问道:“晨哥,你早上起床的时候吃了什么猛药了,怎么这么猛啊,我记得你以前和我比,也就半斤八两吧,就算有几次跑的快一点,但也没有今天这么离谱的吧,我们都出了一身汗了,你竟然没有出汗,还比我们跑的距离都要长,该不会这几年在外面,参加马拉松了吧”

    相比于小刀,宋**更想知道赵羽晨到底是怎么回事,两眼急切的看着赵羽晨。

    赵羽晨停下了脚步后,一边走着,一边拿手摸了摸额头,笑着说道:“哪里没出汗,你们看我这手上都湿湿的了,可能是因为这几个月时间,天天在山里忙活,所以体力好了许多的原因吧,别的我可不知道了”

    “狗屁,你那也叫忙,那那些一年到头在田里忙活的农民伯伯们不是都可以参加奥运会去了,肯定是你有什么别的窍门吧,舅,你可要好好的审他一下,别让他混过去了”小刀对赵羽晨说的理由根本就不相信,哪有这种理由出来的,还不如直接说参加了马拉松训练来让人更加信服。

    “嗯,小刀说的对,是该好好审审了,跑的比我吃力还情有可原,但是跑的比我轻松则就是有大问题了”宋**一边走着,一边开着玩笑说道。

    赵羽晨看着两人无语,不多做解释,直接又加快了速度跑了起来,反正也没感觉到多累,刚好又可以避开他们的询问,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又怎么能回答他们呢,还不如哑口的好。

    一来一回,花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钟,跑回村道上的时候,路上的人明显的比刚才那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多了许多,赵羽晨一边跑着,一边回应着一些认识的人的招呼,笑着跑回了家里。

    “回来了,怎么样,跑的累不累”刚一进屋子,宋晓娣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笑着问道,刚才几人出门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只是那个时候,刚好在灶台生火,没有出来。

    “不累,妈”赵羽晨笑着说道,说了句大实话,确实是没有多累。

    “年轻人就该这样,每天早上早点起床去锻炼一下身体”边上传来的一声爽朗的声音,赵羽晨回头一看,发现是爷爷和外公他们从楼上走了下来。

    “爷爷,外公”赵羽晨叫道,看到从楼上走下的两人,赵羽晨还以为就是爷爷和外公才早起了,但是下一刻看到了从厨房里出来的奶奶和外婆后才知道老人都已经起来了,赶忙补上了问候。

    “怎么就你先跑回来了,小刀和你舅呢”赵喜才突然问道。

    “他们被我甩在身后了,呵呵,大概在有两分钟的时间就该回来了吧”赵羽晨笑着说道。

    “好了,不管他们了,爸,你们快点洗洗吃早饭了”宋晓娣站出来笑着说道。

    说是不管宋**他们,但最后大家还是等到了一起才开始吃早餐,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早饭,虽然只有简单的稀饭和种在地里的普通的青菜菜,但大家吃的都是高兴不已,难怪有人说,吃饭也是吃心情,看来这句话并没有错。

    吃过早饭后,赵喜才和宋汪庭两人不约而同的提出说是要到昨晚赵羽晨说的承包的几座山里去看一下,按照他们的想法,说不定都有搬到那边的可能性,毕竟一直住在山里面的他们,突然之间到了外面还是有些不习惯,但是周围有山田情况就不一样了。

    还没等出门,小丫头赵玉华,推开了大门,睁着闪亮的大眼睛捧着一捧新鲜的青菜走了进来。

    “小婶,这个是我妈妈让我拿过来的”走进屋子后,赵玉华走到了宋晓娣的边上,娇声说道。

    “小华,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不是平时都要八点才起床的吗”宋晓娣接过了丫头手里的青菜说道。

    “谁说的啊,我一向都很早起来的啊”听到小婶这么说,小丫头急了赶紧分辨着说道,随后小声的对着宋晓娣说道:“小婶,你可不能说啊,不然奶奶他们会说我的”

    赵羽晨站在母亲的边上,刚好听到了小丫头趴在母亲身边小声说的话,不由的汗了一下,这么小的丫头就这么狡猾了,以后大了不知道谁要头疼了。

    “小华,早饭吃了吗”赵羽晨奶奶问道。

    赵玉华点了点头,说道:“吃了,妈妈很早就起来做好了早饭,还对我说,玉华,等下你去小叔家叫奶奶和外婆他们晚上来家里吃饭啊,妈妈和爸爸现在要去县里卖菜,就让你代表一家人去说了啊”

    说了一句后,赵玉华学起了母亲刘凤兰的语气说道,小小年纪,倒是学的有模有样,只是脸上的表情可能是因为要说出那个语调吧,显得有些怪异,让大家看了不禁一乐。

    赵羽晨听了赵玉华的话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抱起了站在边上的小丫头说道:“好你个小丫头,跑到哥哥家里来拉客人了啊,哥哥可要打屁股了啊”

    “又不是我说的,是我妈妈说的啊,要不然你去打我妈妈屁股好了”小丫头听到赵羽晨的话后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屁股,为自己能逃过一劫说出了一句雷倒大家的话语。

    听到赵玉华说的话后,赵羽晨差点两手一松把小丫头给扔了下去,这丫头实在是太强大了,还好现在在场的都是一家人,没有外人在,要是有别人在的话,在农村里面,指不定又会变成什么话了。

    “小华,你羽晨哥哥只能打你的屁股,不能打别人的屁股哟”

    小刀也凑着上来打趣起了小丫头,却不妨赵玉华的小手一挥,狠狠的在避让不及的小刀的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对着小丫头,小刀也只能叹无可奈何,边上一双双眼睛都看着呢,这人丢大了,送上去让丫头打了一下一般。

    “不错,小华,他在这样说,你还这样打他,他不敢还手的”赵羽晨在小丫头的耳边小声说道,刚才就是他和丫头说狠狠打一下小刀的头,丫头才会听话的按照他说的去做。

    闹了一阵后,赵羽晨一家人走出了屋子,朝着停在外面的车子走去,一路上,不时的有邻居循声问候。

    山上住着彪子和三只狗狗,赵羽晨原本也只是一句戏言把彪子留了下来,前几天也曾问过彪子,但问过彪子之后,彪子憨憨的说道就愿意在山上待着了,在山上最少不会有经常挨饿的事情,回家里,经常会吃不饱,赵羽晨在问过一次后也就随他了,反正刚好也还有点舍不得。

    赵羽晨也已经听人说过了,彪子是他爷爷从县城里的垃圾箱边上捡来的,因为老人一辈子未娶妻生子,就把彪子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孙子,据说原本彪子比现在还要傻,是老人日复一日的悉心照顾,以及寻找老中医看过几次后,才好转了许多。

    看到熟悉的车子后,坐在山上木屋子边上的三只已经成庞然大物的憨憨豆豆它们飞快的从上面窜了下来,丝毫没有因为人多而有丝毫停顿。

    “憨憨,豆豆,小黑,快点过来让我抱抱”看到三只狗狗后,牵着奶奶手的丫头赵玉华赶忙松开了奶奶的手,挤到了前面对着三只狗叫道,只是可惜的是,三只狗的神情高傲,没有理会小丫头,还是围绕着赵羽晨摇着尾巴,显示着亲热。

    看到三只狗狗没有理会她,还是围绕着赵羽晨,赵玉华不由的急了,这些狗狗小时候还让她摸摸呢,现在都不理她了,快跑着走到三只狗的身边,伸出小手去抓憨憨的耳朵。

    可能是对面前的这个小女娃还有印象把,憨憨没有大声的吼叫,只是后退了几步避开了丫头的小手绕到了赵羽晨的另外一个方向。

    “哥哥”小丫头连续伸了好几次手,没有摸到一下狗狗们的皮毛后,不禁委屈的嘟着嘴叫道。

    “好了,好了,等到上面在抓他们玩吧,现在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到上面是第一任务,知道吗”赵羽晨捏了捏赵玉华的鼻子说道。

    回过头才发现,几个老人并没有看着赵羽晨和赵玉华兄妹俩逗着狗玩,而是慢慢的朝着通向水库堤坝的那条加宽的田埂路边走边看着。

    这个时候,这条田埂路已经足足有一米的宽度,而且也很平整,两边的水田长着几个老人没有见到过的黑荷叶,在水中迎风飘摆着,小鱼不畏严寒的在在其中穿梭,吸引着他们的目光。

    几个老人一边走着,一边问着和他们走在一起的赵卫国,只是很遗憾的是,赵卫国也说不大出来这个黑荷是怎么回事,只能一旁干笑着。

    宋**凑着脑袋上前来说道:“我知道,这个肯定是奇怪的植物,简称怪物,对,不会错,肯定是的”

    看着宋**此时的表情,哪还有在部队里当参谋长时的沉稳啊,纯粹就是一个小丑嘛,惹的几个老人哈哈大笑着,差点都摔倒在一旁的水田里。

    走到山上后,站在堤坝上,看着比百岭山那几个小水潭大的几倍的水库,在早晨的阳光照耀下闪烁着银色光芒,几个老人更是喜叹连连。

    “走,小华,快点跑上去”赵羽晨怕了拍小丫头的脑袋,率先跑了出去,憨憨和豆豆和小黑在他们的身后前后奔跑着。

    小玉华呆愣间,赵羽晨已经跑过了一办的田埂路,见状忙大声的喊道:“哥哥等等我,哥哥等等我”

    跑到了堤坝上后,在赵羽晨的带领下,把属于赵羽晨的地盘都给参观了够,当看到了围绕着小山和屋子边上长着的野藤蔓后,赵喜才不由奇怪的问道:“羽晨,你这些藤蔓是怎么种的啊,才几个月啊,都这么大了,在山里面种下的那些藤蔓苗都干枯了大半了,就算没干枯的也好像没长多大”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