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零一章 接盘

第一百零一章 接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零一章接盘

    说做就做,第二天赵羽晨就去开着皮卡车子连在家里的舅舅他们也没有陪着。赶着第一时间跑到了公路边上的老苗叔的苗圃里,沿着老苗叔特意开出来的一条岔路开到简陋的大门旁,大门旁停着一辆崭新的奥迪6,车里却见不到人影。

    望眼四周,老苗叔的苗圃看起来宽阔无比,经过他的十多年的经营,现在少说也有将近十多亩的面积,据说那是他拿着自家的田和别人换得的。

    虽然是严冬,但苗圃里依旧花红偎萃,一片绿色,只有靠最角上的一块将近两亩左右的田地生长着没有几片叶子的应季苗木述说着大自然的规律。

    自从回来后,这里来了好几次,所以赵羽晨轻车熟路的走进了大门。

    大门里一个佝偻着身子,带着一顶黑色绒边帽的老人正在院子里整理着一大堆零零散散东西,可能是因为太用心了,连赵羽晨走到了边上都还没注意到。

    “爸,这些都不用收拾了,你就把你穿的衣服装起来就行了,其余的我那边再买好了”就在赵羽晨张嘴准备打招呼的时候,从一旁敞开的门里走出了一个穿着件羽绒服的年轻男子,手里抱着一个箱子边走边说道。

    赵羽晨看到这个年轻人楞了一下。随后惊喜的叫了出来。

    “杜明哥”

    刚刚走出屋子的年轻人这才看到走进大门的赵羽晨,看了看赵羽晨后脸上马上浮现出了夸张的笑容,放下手上的箱子后,走到了赵羽晨的边上,用力的挥起手臂拍了拍赵羽晨的肩膀。

    年轻人叫赵杜明,比赵羽晨大五岁,小时候经常带着赵羽晨金茂他们爬树掏鸟窝,下水捕鱼虾,只是后来,初中都没毕业就缀学跟着一个老乡去了外面打工,从那以后,和赵羽晨他们就很少在见面,前几次赵羽晨来买苗木的时候也曾问起过他的消息,当时老苗叔也只是笑呵呵的说了他在外面混的不错,却没有说他要回来的事情。

    “杜明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也不去我家里找我啊”赵羽晨看着赵杜明高兴的问道,这种发小的情谊是最珍贵的,也是最难让人能够轻易忘记的。

    “我啊,刚昨天下午回来的,还说我呢,你小子,前两年我回来跑你家里好几趟呢,本来还想叫你一起和我发财的,结果到好,连个鬼影子都不见,气的我啊连你爸妈给我你的电话号码都懒得拿了”赵杜明看到了赵羽晨也高兴的很。笑呵呵的数落起了赵羽晨。

    “那不是忙吗,杜明哥,这次准备在家里待几天啊,等下去我家里吃饭”赵羽晨嘿嘿笑了两声,连自己来的目的都忘记了。

    “不了,等下次吧,我这马上要赶时间出门了,那边的事情约好了,一刻也停不下啊,要不是老头子,可能我都抽不出时间回来了”赵杜明拍了拍赵羽晨的肩膀说道。

    “羽晨啊,你来了,先坐坐,我去给你倒杯茶”一旁的老苗叔走了过来,看到赵羽晨后开口说道。

    “爸,你不用忙乎了,还是收拾你的衣物吧”赵杜明看到父亲佝偻着身子往屋子里面走去后,马上大声的说道。

    这,赵羽晨看到老苗叔正面容貌时,不由的大吃一惊,只见到老苗叔的左边眼眶下面有一个两个多厘米的才刚刚结疤的伤口。像是才刚受伤没几天的样子,而且老人的精神状态明显的不是很好,原本有些红润的脸颊此时却是见不到多少血色。

    “老苗叔,你这是怎么了,前段时间不是还好好的吗”赵羽晨说道,前段时间自己在塔山上种植苗木的时候,还曾来这边买过苗木呢,当时老苗叔还是好好的啊。

    说完话后,赵羽晨却发现老苗叔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自顾自的往屋子里慢慢的走过去。

    “嗨,羽晨,你现在和我老头子这样说话可不行,非得要走到边上大声的说他才能听得见,要不然哪,他根本就不知道你说什么,早知道早点把他接出去就好了”赵杜明叹气般的说道。

    通过赵杜明的解释赵羽晨才明白,原来就在十多天以前,因为下过雨,田里泥腻不堪,走在路上,不小心都会滑倒,当时老苗叔赶着去把几个敞开的棚子给拉上塑料布。

    但是因为地太滑了,人摔倒后,整个人刚好往大棚那边靠了下去,碰到了插在那里的支架,脸上滑了一个大伤口不说,当时人就昏在了那里。可能是因为头部也重重的撞过吧,现在连听力也下降了快要到聋了的地步,而且身子也不灵活了。如果不是隔壁田里的人干活的时候跑到这边来避雨看到把老人给送到乡卫生所的话,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情呢。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赵杜明在杭州得到消息后才会急匆匆的赶了回来,母亲已经不再了,如今只剩下父亲的他可不想在碰上这种事情了,所以决定了回来后就把父亲带到自己待的杭州去。

    也正式因为这件事情,所以他才不顾老人的不满,决定把这个苗圃叫赵德胜帮他寻个人接手过去。

    “哎,对了,羽晨你今天这么早来有什么事情啊,应该不是知道我来特意上门来看我的吧”赵杜明把事情说了遍后问道。

    “嗨,我哪是来看你的啊,我是听赵德胜说你爸这苗圃准备转让,我特意赶来看看的呢,谁知道会碰上了你,老苗叔会发生了这件事情”赵羽晨摇了摇头,为老人惋惜。

    老苗叔的这个年纪,在城里可能是刚退休的年纪,在农村,却是还能当得上一个劳力的,但因为一不小心,却是如此转变,如此结局。真的是让人很难接受。

    “你想接手啊,那更好,我还担心到时候赵德胜随便介绍个人接手后,把我爸辛苦了几年弄的苗圃弄的一团糟呢,你来接手我就放心了”赵杜明听到赵羽晨想要接受父亲的苗圃后,笑着说道。

    “杜明哥,那这个价钱呢”亲兄弟,明算账,赵羽晨问道。

    “哈,你放心吧,我还会赚你的钱吗。经过我大概的估算,这片地加上这些苗木总的价值大概是在五十八万左右,主要是地的钱高,按照现在我们这边的行情一亩地大概是三万四五一亩地,哥我也不说什么,你出个五十五万整数就行了,现在没钱也没关系,我暂时也不缺钱花,等以后有钱了慢慢的还上就行了”赵杜明对着赵羽晨说道,大嘴一张,就把原来估算下来的价值整整减了三万下来。

    原本如果别人来接手,钱可能可以少一点,但是是一定要当场结清的,但是看到是从小跟着自己玩大的赵羽晨后,赵杜明也不要赵羽晨马上交钱了,因为据他前两年回来时了解到的事情,赵羽晨并没有多少钱。

    赵羽晨听到赵杜明的报价后,就明白了他没有乱开价,相反比起自己预估的价钱还低了五六万,虽然说只是相差几万,但也足以说明了两人之间存在的深厚友情。

    “呵,哪呢,杜明哥,你都便宜我这么多了,我还拖着钱不给,不是打我脸吗,别的不说,这点钱我还是能拿得出来的”赵羽晨笑呵呵的回道。

    “随便,既然你小子死撑着脸我也不拦你了,不过到时候你没钱了,在打电话给我吧,别的不说,百八十万的,绝对是没问题的”看到赵羽晨说一定要把钱交清后,赵杜明也不拦着,从小玩到大,也知道赵羽晨的脾气倔的很。说出的绝对是做到。

    因为现在这块苗圃里面的地都是老苗叔的,所以整个接手变得很简单,只要写下一份转让合同,双方签字后,就算简单的完结了,为了担心赵羽晨担心什么,赵杜明一个电话把在家里的赵德胜以及村里的会计给招了过来,做了个见证,同时在村里也留下了一份合同。

    至于钱,赵羽晨也没有从自己的空间里面拿,当着大家的面,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昨晚县里有事情和罗晓一起回去的小刀,让他先借六十万块钱,避免了自己说是从家里拿后会引起的议论。

    赵德胜和村里的那个会计听到了赵羽晨的话也不免为赵羽晨的话吃了一惊,这么有魄力的花巨款的年轻人还真没能见到几个人。

    在几个人坐在那里聊了没多久后,小刀就开着那辆奔驰车子赶到了这边,在铁军和杜锋一前一后的护卫下走了进来。

    走进大门后,小刀也没说什么,从铁军的手里接过密码箱递给了赵羽晨,整个过程甚至没有问赵羽晨拿钱干什么,更是让赵德胜和那个会计震惊,要是他们的话,别说是合同里标明的五十五万,就是十五万,二十万也非得问个半天不可。

    因为小刀和赵羽晨相识的时候,赵杜明已经离开了村子里,在外面打工去了,所以并不认识小刀,但是看到赵羽晨一个电话说从他那里借六十万,小刀二话不说立马赶来的关系不免有些羡慕,在外面飘泊了十多年,但是很少见到这样能够交心的兄弟朋友。

    “杜明哥,这是小刀,嘿,我们两个是兄弟关系”把小刀介绍给赵杜明后,赵羽晨又向小刀说道:“这就是当年你老是叫掏鸟王的杜明哥,只是可惜啊,当时杜明哥太早出去了,所以你们无缘认识”

    赵杜明听到赵羽晨说的掏鸟王不禁眼前出现了几根黑线,赶忙伸手过来和小刀握了握,交谈了几句,没有给赵羽晨继续说话的余地,同时瞪眼对着赵羽晨说道:“你丫的要是在提那三个字,我立马和你急”

    赵羽晨和小刀看到赵杜明的表现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弄的坐在一旁的赵德胜以及那名会计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在赵羽晨他们七八岁的那个时候,他们最喜欢的就是爬树上去掏那些鸟窝,那个时侯还评了什么这个王那个王的号称,当时赵杜明的爬树本领堪称一流,爬树的时候速度最快,陶到的还未能飞行的小鸟也是最多,当最后评比的时候当之无愧的是成了掏鸟王了。

    原本这样的称呼也没什么好笑的,但是那时候不是夏天吗,大家都穿着单薄的裤子,而且因为刚刚游过泳,没穿内裤,这下问题出来了,当时几个人里面的赵杜明因为爬树过于猛烈,速度过于快速,经过摩擦后,裆部的裤子被磨了个大洞,露出了他的小鸟,恰好被路旁一个走过的村民看到说了句,不愧是陶鸟王,把自己的鸟都给逃出来了。

    陶鸟王的名声就这样在村子里打响了,每次几个小孩子在一起,就会有村民善意的笑问着陶鸟王,又干什么去什么的,赵羽晨现在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赵杜明当时受不了村民们平日的问候,才会决定初中都不读完,就跑外面打工去了。

    想到这里赵羽晨不由得笑呵呵的问了出来,赵杜明听到赵羽晨说的话后,不由苦了苦脸,都多少年过去了,很少有人提了,一回家现在别人看到自己开着轿车,衣着光鲜也不会在说出来,没想到赵羽晨这家伙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却马上说了出来,难道一件人生中的小事件就这么的难以让人忘却吗。

    赵杜明否定了赵羽晨的猜测,当年主要是自己觉得读书没什么前途后,才会在村里人的带领下跑到外面去闯荡的。虽说这些年苦了些,累了些,但总算熬出了头,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吗,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现在的自己最少也是属于有房有车一族了吧,而且还是在大都市杭州。

    不过他在赵羽晨这个以前的小老弟面前倒没有说做出什么架势来,反倒是好像和以前没什么区别,该说的说,该骂的骂,狠狠的鄙视了赵羽晨一下,没事揭他内心的伤疤。

    赵羽晨笑了笑后,把密码箱放到了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打开后,里面露出了白花花的刺眼的钞票,赵羽晨数了五叠出来以后,就把密码箱转到了赵杜明的方向,让他自己点一点。

    赵杜明也干脆,没有故作矫情的说什么这么熟了不用点一类的话语,接过赵羽晨递来的箱子,数了一下叠数后就合上了密码箱,也没有去仔细的察看里面钱的真假。

    “按说我要请大家吃饭,但是实在是抱歉的很啊,我在杭州约好了时间要谈一笔对我来说很重要的生意,可能没时间留下来陪大家了,要不这样吧,羽晨你就当代表我招呼一下大家吧,我现在要马上赶回杭州了”赵杜明真的很急,不停的看表,计算着还有多少时间,

    “没事没事,杜明,有事情你就赶紧走吧,这边没什么关系,都是一个村的,到时候回来在补上就行了”赵德胜站出来说道,人家都这样说了,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不是,只是让他现在和赵羽晨小刀他们一起吃饭还真不去想,还不如自己家吃点油炸花生米好呢,和他们在一起忒不自在了。

    “这样啊,也行,那我到时候春节看看能不能赶回来”赵杜明点点头,等到赵德胜和会计两人走后,赵杜明对赵羽晨说道:“羽晨,那我就先走了,反正现在你也不出门了,到时候我回来也能找得到你,这是我公司地址和电话,如果来杭州的话,打我电话”

    赵杜明给赵羽晨和小刀一人发了一张,抱歉的笑笑后,把父亲的衣物给拿到了门口停着的奥迪后备箱后,又把还在屋里收拾这收拾那的父亲搀扶到了车里。

    朝赵羽晨挥挥手后,赵杜明倒着车子慢慢的开了出去,在路口的时候又连按了三声喇叭,才疾驰而去。

    “晨哥,昨天才得到的消息吧,今天就在这么快决定下手了”等到众人走完后,小刀奇怪的问道,昨天晚上还是在大伯家听到的消息,今天早上就定下来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都不带犹豫的。

    “嗯,这边用的着,所以要抓紧时间,对了,那个钱过两天给你送过去”赵羽晨点点头,也没有过多的说什么。

    “我又没催那个钱,只是晨哥你不会太累吗,要我看这个钱拿来做什么也比买苗圃园好啊,做这个不但累不说,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几个钱吧,我这是为你屈才啊”小刀叫道。

    “嘿嘿,刀哥,要不然把晨哥拉到店里当总管好了,反正大家也都服他,身手又那么厉害,肯定没问题的”一旁的铁军笑着插话说道。

    “对对,老铁这话说的没错”杜锋听到铁军说的也附和了起来。

    “你们知道个屁,小刀我跟你说可别看不起这个苗圃,到时候嘿嘿,保证让你大开眼界,不说了,走关门,回家,现在快到吃中饭时间了吧,你们也不要赶回县里去了,吃完在回去吧”赵羽晨大手一挥,把人给赶到了外面后,拿着刚拿到手的钥匙把大门一锁。

    回到家后,自然又是得经过家里父母的一番询问,赵羽晨三五下就应付了过去,把话题吱溜一转就转到了别的话题上面,没有在深讨下去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