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零四章 手段

第一百零四章 手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零四章手段

    路的尽头堆着一堆的木材。看样子像是放在这边没几天,刚好把路给档的死死的,要想过去,只有两条路,要不从木材上翻过去,要不然就只能从路基下的田沟走一段。

    看到是如此偏僻的地方后,林德海点了点头,只要谈定下来,可以在这边好好经营,不让外人知道了,对于罗正声原来所待的那个公司则根本没去担心,这些事情有律师去理会就得了,在说了,这原料又不是他家的,还不准别人买了不成。

    现在满世界都是些人在探寻着各种还未让人所知的植物,从中提取自己或者背后公司所需要的原料,林德海也不例外,派出了多个队伍深入丛山,人迹罕至的地方探寻,但是只是很可惜,不知道是因为人类的脚步步伐越来越大。什么艰难险阻都挡不住,还是自己的人品实在够差,一年多下来,也只有一支队伍发现了一种新植物。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这次的事情如此看重,发现一株新的植物,只要在往偏一些的地方多走走,说不定还是会有所发现的,但是要又发现新的植物种类,还要能刚好拿来研制香水护肤品就没那么好找了,都说百里挑一,严格说起李,都可以称得上万里挑一。

    “罗工,就是这里,不会错了”老冯走下车后,看了看四周,走到了两人的身边点着头说道。

    “嗯,我们一起过去吧”罗正声点点头,随后询问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林德海。

    “哦,走吧,我们过去看看”林德海听到罗正声的话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看到确定后,老冯走到了眼巴巴的看着他的秃子边上,从袋子里拿出一叠钱数了又数后拿了三张递给了秃子。

    “那几位老板,你们看着,我先走了”秃子接过钱后,高高举起对着阳光看了看。发现不是假钱后赶忙揣进了兜里,哈哈着说道,看到几人没有理会的意思,摸了摸光秃秃脑袋,调转了三轮车晃晃悠悠的开着出去了。

    “师傅,那又来了几个人”赵羽晨和彪子一起推着手拉车把木材往山上运,卸下货后,彪子站了起来擦了擦汗突然说道。

    经过了家里的一番争论后,老人们最终还是决定住到这边上上来,因为这边比较幽静,在村子里的话,有些不太适应,而这边和他们原本待的地方,没什么区别,刚好是最佳选择。

    赵羽晨和父母也不忍太过佛逆老人们的意思,原本就是强烈要求老人们搬出来的,现在肯定也要稍微顺从一些,反正住这边也没什么大不了,自己过了年后,说不定也要跑到这边来呢。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赵羽晨又趁着年前。把已经在家里歇工的王金水师傅一个电话又叫了过来,大概算了下建筑需要的材料后跑到了父母的老朋友开的木材厂拉了一车木材回来。

    这不才刚昨天运过来,都还没拉上去,今早赵羽晨就过来和彪子一起往上搬货了,原本赵羽晨还想直接放到空间里后,拿到上面去的,只是没想到的是,附近不远处有几块茶田,一大早就有人在施着肥,所以才打消了举动,和彪子二人慢慢的往山上拉着货。

    听到彪子的话后,赵羽晨抬起了头看了看山下,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因为离的太远看不清楚车子的标记是什么车子,只是光看那个流线型就觉得比起一些车子要好看多了,整个车身在眼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光辉,炫目的有些刺眼。

    还真忙,赵羽晨不由的自叹一声,这边这么偏僻了还有人会寻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找自己的,赵羽晨看了看几人走来的方向后想了一番,随后和彪子推着车子下了山。

    几人上去的方向是后来加宽的田埂路,现在那条田埂路足足有快一米的宽度,比起原先不到半米的宽度可以说是足足宽了一倍,走在上面也不用小心翼翼的行走着了。

    下了山后,赵羽晨发现这几个人停在田埂路的半道上,对着水田指指点点的,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不由好笑,不就是些黑荷吗。用的着这么稀奇的像是看到外星怪物一样吗,也没去理会,和彪子一起自顾自的装着车子。

    “林总您看,应该就是这些原材料了,当初拿回去我看到的时候也曾被吓了一跳,哪有这种黑色的植物的啊,但偏偏就是让我们看见了,只是这里看上去像是不多啊”罗正声站在田埂上看着边上的水田对着林德海说道。

    “这里是上次摘过的,所以才会不多,那个时候,这几块田都是长着野草的,没有种上这种植物,只有那边水库堤坝下的那两块田和山洞里面才种着这种植物”老冯站出来指着不远处的堤坝那个方向解释着说道。

    “难怪,我说怎么这边这么疏呢,原来是移植不久的,老冯那你知道这几块田的主人在哪吗?”罗正声听见老冯的话点点头,感情是这么回事,害的自己还以为是怎么回事请呢。

    林德海看着这边的地早已心如潮涌了,要是把这个原料基地控制在自己的手里,那不知道有多好了,即不用担心同行的竞争,还能保证足够的独一性,此刻的他正在心里想着怎样把这边这些田的主人绑上他的战车上呢。

    “嗨。我哪认识啊,当时我和其他几个人一直干着活都没怎么休息过,根本没和谁怎么交流过啊,当时我看到王总他们是在那边木屋子边上聊着的,只是现在木屋子好像关着的也不知道有没人在”老冯听到罗正声问他认不认识这的主人不由的好笑,自已一个打下手的,能认识吗。仔细的回想了当时的情况后,提出了一个中肯的意见。

    门都关着,哪还有人,罗正声听到老冯后面的话差点笑出来,想想也是。刚听到老冯的解释时,罗正声恍悟,自己问了个多余的问题,根本就没老冯什么事情,怎么可能他会知道这块地的主人呢,算了,还是自己问问好了,这么大的地方应该好问吧。

    罗正声想到,然后走上了田埂路,退回到了大路上,问正在和彪子一起装着车的两人:“两位兄弟,你们知不知道下面的这块地的主人在哪吗?”

    “知道”赵羽晨看着罗正声点点头,也没说自己就是主人。

    “那太好了,你带我去找他一下好吗,反正你在这也是干活挣钱,要不我出一百块钱,你帮帮忙你看怎样”罗正声听到赵羽晨说知道马上高兴的说道。

    从兜里拿出钱包,从里面抽了一张出来说道。

    想想也没错,再这种偏僻地方干个一天能有七八十都很多了,自己出一百钱只是带个路应该会马上答应吧,罗正声想到,只是没想到的是话音一落,面前的年轻人马上就伸手拿走了自己的钱,然后和另外一个人推着手推车往山上推了上去

    “哎,你”罗正声忙叫道。

    “呵呵,不好意思啊,开个玩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就是这几快地的主人”赵羽晨听到罗正声声音后,停了下来,笑ii的回转脑袋。

    “啊,你就是啊,还好还好,没弄出误会”听到面前的年轻人承认自己就是这几快地的主人后,罗正声努力的安抚下自己的胸膛。

    还好自己没说出什么出格的话,不然就把人给得罪了。

    “是这样的,我们是想来你这买一些黑荷花回去的。我听人说这有,就特意跑来看了”罗正声说道。

    “哦,不好意思啊,这些不卖的,已经被预定了”赵羽晨摇摇头说道。

    这些当时王明买好走的时候就已经说了,千万不能卖给别人,自己可是还记住的,答应别人的话就应该要做到,不然还不如当时不要答应来的好。

    只是没想到啊,这些黑荷很出名吗,连外地人都跑到这来想买了,赵羽晨想着,好像网上也没多少有关的的信息吧,赵羽晨在城里待的时间久了,身边又带着电脑,平时也喜欢搜索下最新的新闻什么的,几次网上翻看也没看到这些信息,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知道的。

    “呃,我们可以花高价收购,你看怎样,具体的可以好好商量啊?”罗正声看到赵羽干净利落的回绝,忙说道。

    开玩笑,自己想要翻身,想要到时候在王明面前好好的打击一下他,可就靠这些原材料了,这不卖还了得,不说远的,就这近的,站在不远处的林德海那里就没法交代吧,他开出这么好的条件让自己加入,得到这样的结果还不马上翻脸咯。

    所以无论一切,一定要把这些黑荷原料买到手里才行,罗正声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林德海,再次对对自己刚才话没什么反映的赵羽晨道:“这样吧,你开个价,只要你卖我都收了,你看怎样?”

    嗨,你这人还真奇怪了,连死缠烂打的招数都出来了,这不是和我当年跑业务的时候差不多的招数吗,也不会拿出个新意来。

    不过,为什么面前的人听到自己不卖还一定非要买不可呢,还让自己开价也成,难道这些黑荷关系着什么大事情不成,赵羽晨心里沉思着,开价,开玩笑,能开什么价。

    王明那里为了独占这些黑荷叶可谓是不惜血本的和赵羽晨打好了关系,只要他那没卖出的一件这些原料做的产品自己可都有分成的,而且还是在先付了二十万现金的情况下,赵羽晨不觉得面前的这人能出的起更高的价钱,想想事后,陆涛打电话说起这个事情时候话里露出的酸意,就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少赚到哪里去。

    赵羽晨抬起了手指了指堤坝下的那几块水田,刚想说里面的那些黑荷都被人给定下了,没曾想,话还没出口,罗正海马上说道:“一万,没问题,我可以马上就付钱”

    赵羽晨听到罗正海的话,脑门上不禁两条黑线出来,一万,打发叫花子啊,再说了自己又没说卖,看到罗正海的话后,更是谈兴也没了。

    罗正海看到赵羽晨没有回应马上明白过来,不是一万,难道是十万不成,在这种地方,就这种黑荷还想卖出这么高的价格,不是想钱想疯了吧,因为当时王明和郝剑他们回去的时候,也没说运回来的那车原料是多少钱,他也只是纯粹的猜测罢了。

    按他想来,这个价格应该也不会高到哪里去的,只是他又怎能知道王明的眼光比他看的远,而且下的血本又岂是是他所猜测得到的呢,在他看来有个万把来块钱已经足够了,其他的到时候就当成自己额外的收入好了,这种偏僻地方的人,眼光能高到哪里去。

    想到林德海让自己全权负责的话语以及给自己的承诺价格,罗正声开口说道:“十万,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了,你在这边山头,可以说干几年都不一定能挣到这个钱了,怎么样”

    这不是狗眼看人低吗,赵羽晨颇为无语。

    什么叫在这边山头几年都挣不到十万了,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的,要有几年才能挣到这个钱,但是自己好像不再此列之中吧。

    板着指头,随便算算,自己在这个山头上,光是从山洞里发现的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长在山洞里的黑荷药果少说也有百十多万了吧,加上自己空间里面种的菜拿出来卖的水果和养在山上已经卖的差不多的鸡鸭将近两百多万了,全部加一起都。

    应该反过来说你干几年都挣不到这个钱这句话才行了,赵羽晨鄙视的看了看罗正声,没有过多的言语,所谓财不露白,更何况是这种外地人,更加不能说出这个足以让一些小老板阶层都要羡慕的收入了。

    “对不起,你的价格实在是太低了,低到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绝你了,不过就算你价格高一些,我也不可能卖出去了,因为这些都有公司定下来了”淡淡的语声,相当客气的口气,在笨的人也都知道了这肯定是不卖了。

    他**的,他们出的到底是什么价格啊,罗正声听到赵羽晨的话,心里骂了王明和郝剑一声,现在他都吃不准了,十万的价格还低的要命,难道出了百万,这不可能啊,就他那样的厂子小公司,资产才在千万左右,可能光原材料的收购就付出这么大的成本吗,想想都不可能。

    “小兄弟,那你具体的说个数字也好啊,我们可以在好好的商量的,我想,我们出的价格肯定不会低到哪里去的,在说了,就算你这是给朋友留着的,我想他肯定也用不了这么多对吧,我们收走一点也不会产生大影响的,而对你,则又是一笔额外的收入了,你看怎么样啊,这种好事情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啊”对于一个搞调配的研究人员,可以说,平时罗正声给人的印象严肃多数,平日里沉默寡言的,为了自己的钱途,说出了平日里从没说出的一大堆话,都称得上奇迹了。

    只要让我们连根都挖走,到时候来找你才怪,罗正声心里想着,作为一个大型的香水化妆品公司,底下都有专门用来培育各种稀缺植物的培育室,往往都是从外面收到一些稀缺的植物后,会先放入一部分都培育室里面进行培育,然后大面积种植。

    只是罗正声没想到的是,他想到的事情,王明早已经就想到过了,当时他也曾想这么弄过,还好陆涛劝说了他,才没有去实行,不然又怎么轮的到他罗正声先说出来。

    说来说去,什么给朋友预定的,还不是为了钱吗,他才不信,产品都还没出来,王明会花血本,只要自己价格足够高,肯定能搞定的,早知道一开始就价格开高一些了,干嘛要去占这个便宜呢。

    林德海给他开出的价码是五十万到八十万之间收购一批原材料,自己却想着这里赚一笔,偏偏碰到个已经对十来万钱都看不上眼里的赵羽晨,如果是别的人,肯定早已经都谈好了,说不定万把来块钱就说成了。

    “哦,那你能出多少,我跟你说,我这些黑荷不算全部啊,单株的价格起码过百元了,你能出多高呢”赵羽晨听到罗正声的话后说道。

    也不是说他起什么心思,只是他很想知道这人拿这些黑荷是去干什么的,难道也是做化妆品不成,想到这里,赵羽晨不由的奇怪了,这个事情,知道的人应该没几个吧,王明那边更应该是保住这个秘密不可能让别人知道的,除非

    算了,不去猜了,等下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吧,刚好也可以问问看事情的进展怎么样了。

    百元一株,卖兰花吗,想起实验室里从那个黑荷茎里提出的小小的玻璃瓶底的液体,这个价格也太离谱了吧,完全超出了想象。

    这下子,他也不敢做什么主了,林德海现在需要的是速度,真等他自己买回去培育出来大面积种植好,谁知道都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到那个时候,说不定市场上这样的香水化妆品都满天飞了,还有什么用。

    和赵羽晨说了一声后,跑到了在看着风景,一副事不关己的林德海身边,小声的说了几句后,几人马上朝这边走了回来。

    “是你”一直看着罗正声的赵羽晨看到走过来的慢慢接近的年轻人后,嘴里吐露了两个字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