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零五章 仇人相见

第一百零五章 仇人相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零五章仇人相见

    看到俊朗的有些不像话的林德海和罗正声还有另外一个看上去像是见过一面的中年男子走近后。赵羽晨不由的捏紧了拳头,脑子里回想起了几个月里,还经常在自己脑海里出现的画面,以及那句打击的自己体无完肤的话语。

    “你能带给她什么,钱,车,房,好像一样也办不到吧”这句在赵羽晨脑海里出现了无数遍的话语,在一次从脑海里闪现了出来。

    赵羽晨不由的捏紧了拳头。

    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勾引别人的女朋友吗?有钱就可以肆意的打击别人吗?虽说林薇在金钱的攻势下被他俘虏,但赵羽晨不怪她,只怪自己没本事,只怪这个让人无奈的世道,这种事情在这个世上到处时时刻刻都在出现,所以没什么好怪的。

    原本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自己也离开了那座让自己黯然的城市回到了家乡,但是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当日的那个用钱把自己打击的无话可说的人,真的有些出乎意料之外,难怪总是有人说这个世界足够小,小到不想相见的人能够轻易的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轻易碰到。

    异地为主,关系也换了,现在是他要求上门了。不过赵羽晨打定了主意,宁可烂,也不会让他收到手。

    “小兄弟,我们老板说了,按照这个价格可以,有多少还是要多少”罗正声一回来后,就大声的说道,原本以为这个价格很贵,没想到却并没有引起林德海的震惊,只是大概看了看周围后,点头同意了。

    罗正声不知道的是,林德海刚才大概扫视了一眼,还数了数附近一块水田里的大概密度后才同意的,因为无论林德海自己怎么说,这一块地方,种的稀疏的黑荷也不会超过三五千株的总数,所以才会说出有多少收多少的豪语。

    如果让他知道赵羽晨那个空间里还有比外面这几块总数还有多几倍的黑荷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如此的说法了。

    “对不起,价格变了,现在是千元一株”没曾料到赵羽晨的话,罗正声差点一下狗爬式摔倒在地上。

    来回跑了一遍,短短的两分钟时间,价格竟然飙升到了千元一株,罗正声怀疑的看了看赵羽晨,这小子不是想钱想疯了吧,看到有人想买,开出了这种惊天价格。真要买去,就算是顺利研制出香水护肤品什么的话,也没赚头了吧,不亏都很好了。

    “喂,小兄弟,抢钱也不是你这种抢法吧,刚才还说一百,怎么现在说一千了呢”罗正声不满的嘀咕着,抬头看向赵羽晨。

    让他奇怪的是,面前的年轻人目光却没有看着自己,而是牢牢看着站在自己后面几步的新老板林德海的身上,就算他长的帅,也不能这么无视我吧,看到赵羽晨的目光后,罗正声狠狠的被打击了一下,他知道自己长的不咋样,有点磕碜,但是这对着一个男人用这么热切的眼光算是怎么回事呢。

    “林总,这”确定加入到林德海的公司后,罗正声称呼的态度都亲热了许多。

    林德海摆摆,示意罗正声不用说什么。看着赵羽晨说道:“朋友,谈价钱也不是这样的谈法吧,这样吧,我出一千五一株买下来了,你看怎么样,像你那样说话就是不诚心了“

    “不好意思,这些是我的,我想开什么价格就什么价格,我想别人也管不着吧,有钱就买,没钱就走人,没开出十万一株已经算是相当给面子了”赵羽晨回道。

    只是让他郁闷的是,面前的这个人都像不认识自己似的,从头到尾都没什么表情变化,依旧是一脸微笑,难道自己当时就那么的让人瞧不起吗,还是说这个人对自己这个可以称是情敌的人,没一点的印象了。

    你不是有钱吗,当时你用钱砸走林薇没什么,今天还想用钱砸走想要的,那是不可能了,老天真是开眼啊,如果不是有别人在场,他都想哈哈大小三声。

    他不知道的是,林德海此刻也是郁闷不已,面前的赵羽晨,那个眼神看过来让他有些害怕,像是抢了他老婆还是怎么的,有什么深仇大恨般。自己怎么说也是第一次来到这边吧,根本没得罪什么人的啊。

    更离谱的是,面前的这个人是看着自己说着价格的,看上去就像是完全针对他似的,偏偏自己却是对他毫无印象,就算有力也不知道怎么使。

    “你这样说就不是诚心的了,这话说的也太离谱了些吧,竟然你不想卖直接说就成了,我也不会强求,不过我想你还是好好的考虑下,一千五的价格已经是很高了,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林德海说道。

    此刻自己要从他手里买东西,而且这东西关系重大,也只能说着好话,不能太过得罪,要是在外面的话,随便叫几个人都能收拾的了这么不识趣的人了。

    只是没想到,他不说还好,一说赵羽晨的更来火了:“现在一万了,有钱就赶紧买,没钱赶紧滚蛋,别在这丢人现眼了”回转过身子,推起手拉车对着站在一旁的彪子说道:“彪子走。先推上去”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怎么一点礼貌也没的啊,生意不成仁义在,不用做的这么过分吧”老冯看不下去站了出来说道,怎么说也拿了这边的两千块钱,还是希望他们能够成功的不然谁知道这收到手的钱,会被减去一半不会。

    听到老冯的话,赵羽晨停了下来,别误会,不是想起去打他。而是猛然间想起了这个中年男子是谁,当时自己记得很清楚这个人好像是和王明他们一起来的吧,还不小心在田里摔倒一次,难怪说有些眼熟,只是他和他们什么关系呢?

    “老子高兴,怎么不行吗,在不走,老子放狗了”赵羽晨一副痞子的话语道,还想自己客客气气,没动手直接赶人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总不能说,一笑抿恩仇,哈哈笑着就算完了吧,这种可以称的上夺妻之恨的事情自己可是很难一下子忘掉的,虽说面前这个抢走林薇的人根本就不记得自己了。

    “你”听到赵羽晨恶劣的口气,老冯抬手指了指,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什么我,赵羽晨索性把手指放在了嘴边,吹起了哨子,招呼起了在山上的憨憨豆豆它们。

    没一会,三个已经是庞然大物的狗狗快速的奔跑了过来,停在了赵羽晨的面前,吐露着大舌头,露出锋利的尖牙。

    这三只狗不知道是营养过好还是怎么的,一个个长的高高的壮壮的,偏生又灵活的很,现在除了赵羽晨以及父母他们还有那个不怕狗的丫头敢招惹它们外,平时看到的人可都是远远的就离开了他们的附近了。

    看到赵羽晨前边刚说放狗,后面马上就把狗叫来,还一叫就是三只,林德海三人马上担心不已,谁知道会不会发疯一样真的放狗咬他们啊,看着那狗的体格,怕是拖起一个人也不吃力吧,马上回到了自己的车上,最少在车里有个屏障。会感到安全一些。

    真不知道怎么会碰上这样的一个疯子,林德海暗叹自己晦气,看样子自己几人在不走真的有可能会放狗咬他们吧,他们几个也看见了,这几条狗好像听话的要命,叫坐下马上就坐下了,比那些训过的警犬还要听话,所以可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林总,这该怎么弄才好,碰上了这样的疯子”罗正声愁眉苦脸的坐在车子里问道。

    “我怎么知道,**,还有这样的蠢货,送上门的钱都不要,算了咱们先出去弄点吃的,在想想别的办法吧”林德海嘀咕了两声,对着前面司机说道。

    开车的司机记性很好,进来一趟后,出去也没有迷路,很顺利的开到了公路上。

    “算了,咱们还是去那个刚才带路的那家小店随便吃点吧,顺便问问情况”听到司机问要去哪里吃饭后,林德海说道。

    “几位老板这么快出来了”看到有车子停在门口,秃子马上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看,哟呵,不久是刚才带路进去的那几个人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顺口就那么问了一句。

    “先给我们弄点吃的,有的吧”林德海也没回答,吩咐着说道。

    “有有,只是都是家常小菜,不知道你们吃不吃得惯,我马上就去给你们弄去”秃子忙点头,还好这几天为了准备过年,买了些回来储备着,不然他这里是没有中餐晚餐提供的,不过这上门的生意不做傻啊,菜没了在去买一趟好了。

    等几人吃过饭后,林德海把秃子招到了边上问道:“老板,你知道那边山上的人叫什么名字吗”

    这一点林德海最为郁闷,在商场上碰到人后,都是先介绍自己,在这边倒好,碰到个赵羽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就被他放狗狼狈不堪的给赶出了那里,让他无法咽下那口子气。

    “他啊,叫赵羽晨啊,怎么了,你们没见到他吗”秃子奇怪的问道。

    “赵羽晨,赵羽晨”林德海听到这个名字感到好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摇了摇头,索性不再去想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弄到这个黑荷原料,这才是最重要的,别的可以都暂时放放。

    “碰到了,只不过他的脾气好像很差啊,说了几句就像吵一样,是不是他都是这样的啊”罗正声喝了口茶后说道,

    脾气差,吵几句,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秃子让几人搞迷糊了,这也叫脾气差,那自己上次的那个事情,该怎么说他的脾气了,应该还好吧,那么大的事情都放过自己了,不能说脾气差了,现在的他对于赵羽晨还是有点感激的心里的,要是那种事情让别人家碰到,说难听点,打死自己也有可能,现在只是让自己送了回去,赔了几块钱了事,可以说很大的一份人情了。

    最主要的是,秃子知道自己想弄出什么事情只能是自己倒霉,还是安分守己的好啊。

    摸了摸光秃秃的不长几根头发的脑袋,秃子说道:“不会啊,在我们向阳村算是挺好交往的一个人啊”

    罗正声和老冯听到秃子说的苦笑着摇摇头,无缘无故猛涨价格,二话不和就放狗威胁的人脾气叫好,那他们可以称得上是大善人了。

    “原来是他”林德海突然站了起来。

    ,林德海坐在座位上回想起当时赵羽晨看他的目光分明就是看仇人似的眼神,仔细的回想了自己平日里得罪的人,脑海里过滤了一遍都没找到印象,直到秃子说出的向阳村才猛然间想起了表妹提到过的村子,一个很和善的村子。

    事情明了了,难怪说听到赵羽晨这个名字林德海会感到有些熟悉,此时此刻此地,林德海不由的有些心里发苦,最不想碰到的人碰到了,还偏偏不能像他解释事情,不然还能说叙叙旧情。

    难怪赵羽晨看到自己会露出那样一副表情,直接把价格开到让自己无法接受的地步,放够放狗吓唬自己几人了,要是让自己碰到抢走自己女朋友的男人,还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么事情呢,难怪这个老板也说赵羽晨是很好交往的一个人。

    想想也是,那个时候,好像表妹要和他分手,虽说有找自己作弊的嫌疑,但是赵羽晨确实也挺干脆的,没有死缠烂打不放,这种性格有点让他钦佩的同时,却又是无法接受,要是自己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手,最少也是要自己甩了她还差不多,哪能让一个女人给甩掉的。

    现在该如何办呢,知道了赵羽晨后,林德海还真的有点坐不住了,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回的走着,要是别人都还好说,想办法多花钱,或者是通过别的办法进行沟通,但是是赵羽晨的话,林德海知道自己是没什么希望了。

    一边不能说出表妹的事情,一边还要去面对赵羽晨,林德海自认有点难度,不向他解释清楚的话,根本无交易的可能了,只是能交代清楚吗,表妹临去时候的话语历历在耳。

    “我宁可他恨我,也不要他为我担心,因为恨我不可能会恨一辈子,时间一长自然而然的会有另外一个女人到他的身边,而担心却是无用功,还要让他受到更大的打击,表哥,记住千万不要找他说出事情的真相,以他的脾气,很难想像到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要怪只能怪我没有生长到一个普通的家庭里,千万要记住”

    哎,表妹啊,被你害惨咯,原本还以为能借着这个机会让我在家族里更进一步,现在该叫我怎么办啊,放弃这个机会的话,什么时候才有这种机会啊。

    林德海现在是真的陷入到了互相矛盾的地步,放弃这个让他足以在家族里大步迈进的机会,舍不得,在去见赵羽晨,这个被自己假扮恶人打击过的假情敌,不可能,真到时候被他问起来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

    谁知道到时候自己会不会说出来事情啊,这种事情可是说不准的,真的头疼啊,林德海拍了拍脑门。

    “林总,我这有个办法,你看可不可行”这个时候罗正声一拍脑门说道。

    “说”

    “你看,我们在这附近找个村民,让他去找赵羽晨,也不要说买,直接说要弄快鱼塘,放上这些黑荷好看些你看怎么样,虽说可能数量不大,但是咱们可以多叫几个人的啊,反正刚才那老板也说了赵羽晨在村子里还是比较好说话的”罗正声说道,自己也不知是哪来的灵感。

    “哪有那么多时间好浪费,这来来回回的你有没算过时间,而且你有没想过要是赵羽晨他突然要一起去看的话该怎么办,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林德海刚开始听听还觉得可以,只是这种事情一两个人还能成,人一多还有什么用啊,还是自己问问看,这边有没相熟的朋友在这边好了。

    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后,总算得到了一个有用的信息,只是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林德海让罗正声他们自己在这边店里等着,他则叫上司机一起坐上了车子。

    “去县城大酒店”上车后,简单的吩咐了一句后,林德海就仰靠在座椅上,不再言语。

    司机看了看后面的林德海,发动车子平稳的往前面开着,好在这个时候有导航仪,除了偏僻的地方,一般的都有明确的标示,所以倒也不用担心会开错路。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县城大酒店的门口停了下来。

    下车看了看后,林德海走进了酒店,运气还算不错,刚好打电话问到了一个圈子的朋友在这边认识开酒店的老板,而且这个老板这两天刚好在这边,所以他赶忙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只要到时候操作的好,自己又不露面的话,想来应该问题是不大的。

    “你是林总吧,你好,老板在楼上等你”刚一进大厅,一个胖嘟嘟的人走了过来,满脸堆笑着说道。

    “嗯,麻烦你带路了”林德海点了点头,跟在胖子的后面往电梯口走了过去。

    “王经理”一走进电梯,站在电梯里面的穿着酒店制服的女服务员马上笑着喊道。

    胖子点点头,按了楼层的数字后就站在了一旁,没有过多言语,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敲了几下门后,屋子里传来了一声进去的声音,胖子做了个手势请林德海走进去后,自己也跟着走了进去。

    “王叔,没事,你先出去吧”董雪珍看到朋友说的林德海后,对着站在一旁的胖子说道,言语客气。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