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除夕

第一百一十一章 除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一十一章除夕

    “笑话,什么产品啊。也敢狮子大开口让我们给他上柜,回绝他,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们的产品全国都出名了还差不多,现在想都不要想,我这边一大堆有名的都来不及接呢”一个满脸浓妆,脸上闪现着不屑神色的女子对着电话里说道,她的手上一个盒子,盒子的正面包装上,四个大字历历在目,占了大半个包装面。

    “对不起啊,你也听到了,很抱歉”服务台前,一穿着蓝色西装短裙制服的服务员婉约的对郝剑说道,虽然很同情,但是没办法,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帮着这个面前的斯文青年往上传一下话递一下东西而已,其他的也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在说下去自己工作都成问题了,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份工作呢。

    “没事,不过我想你那个经理最多在过三天就会后悔的。不过到那时候我想就是她上门来求我们的时候了”郝剑笑笑,没有丝毫在意,原本就没有想过此行会有多大的成功,毕竟是小公司的产品,也不出名,现在人家这么诚心接待,还帮忙打电话就已经很高兴了。

    “孙晓冉,你在干什么呢,还不快点去那边帮忙,没看到那边的客人已经很多了,雇你来不是让你在这里浪费时间的”这个时候,边上突然传来一声不留情面的指责声,穿制服的服务员回头一看,是商场里面人人都怕的冷面主任,忙吓得吐了吐小舌头,对着郝剑小声的说道:“对不起啊,我要去那边了,没有帮上你的忙实在是不好意思”

    “呵呵,你已经说第二遍了,没有老是说的必要,赶紧忙去吧,我这没事,随便看看好了”郝剑耸耸肩膀说道,他来也只是看看大都市商场里的一些情况而已。

    在商场里的这个区域转悠了一阵,郝剑也大概的了解了商场里的情况,转身正准备往门口走去,没想到才刚刚绕过一个柜台。就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人。

    “哎哟”随着一声呼声,地上顿时多了个人,以及一些小盒子包装着的盒子。

    “你是怎么走路的,眼睛瞎了啊,这么大的人都不会走路”没等郝剑开口道歉,女子先破开骂了开来。

    郝剑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个明显到了更年期的中年妇女还在喋喋不休的数落,原本想道歉的话语也不想说了,索性站在那里看着她。

    边上的人渐渐的围了上来,国人喜热闹的习惯一直是一个特色,只是往往旁观的多,能帮着说话的却是少之又少。

    “铁主任,你没事情吧”刚才和郝剑说过的女子看到这边围了人,本性善良的她立马走了过来,对于边上同事的劝说没有在意。

    “这丫头,这个时候凑上去,不遭殃才怪,肯定要被那个老巫婆骂死了”

    “就是,晓冉也太傻了些,谁不知道那个老女人家里正闹着离婚,天天没好心情啊。根本就是借机发挥罢了”

    孙晓冉走过后,后面两位同事的说话声音都传入到了她的耳朵里,对此她只是笑笑,相信铁主任应该不会这么不讲道理。

    “你说我也没事情,我看你是在幸灾乐祸吧,哦,对了刚才是你和他在小声的说着话吧,是不是讨论着怎么给我出丑啊,我说呢,怎么好好走着路,平日里走了无数遍都没事今天会无故摔倒的,原来是你在捣鬼啊,平日里我待你不薄啊,你说你怎么就长了这么副坏心肠呢”铁主任看到孙晓冉过来后,非但没有接受她的好意询问,反倒是看了看两人后,大声的说了起来,完全没有一个大商场主任的素质涵养,倒像是一个在菜市场里为一毛两毛争得唾沫直飞的家庭妇女一般了。

    “铁主任,你”孙晓冉听到这话两眼马上红了下来,就差马上哭出来了。

    “我什么我,一看你长的就不像是什么好人了,真是奇了怪了,当初怎么会把你招进来的”铁主任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只是可惜她的言行让边上的许多人看了都不觉的摇摇头。

    “你这老女人也真够厉害的,指鹿为马也就你这地步了吧,明明自己走路不长眼,不知道看着什么撞了我,还在这里冤枉起了自己的下属了。有你这样的上司,我真为她们悲哀啊,我要是你,早回家窝家里去了,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连脸面都不要了”郝剑嘲讽着说道。

    他和罗正声不一样,罗正声寡言少语,性格孤僻,但是他还是很阳光的,在公司里面,不论是和老总,还是和下面的保安,流水线工人,都能聊的开来,所以对于这样的场面并不会惧怕,不过就是几句话而已,要是让公司里那几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过来,那才叫厉害吧,罗正声侥幸领教过一次那个厉害。

    不过毕竟是单身一人在外面,又是在别人的地盘,他也不能说出太过话,有时候话说一次就够了,说多了。也没什么用,此时他一说,边上的人马上恍然,原来是这女人蛮横不讲理,原本有人可能不会相信郝剑的话语,但是刚才也看到了她的飞扬跋扈,以及无端的指责

    年三十下午,还不到四点半,客厅里的大圆桌上就已经摆满了鸡鸭鱼肉整整一大桌的菜,有的还冒着热气,赵喜才夫妇。宋汪庭夫妇老村长以及赵卫国赵卫军小刀他们整整坐了满满一桌子人。

    因为彪子已经没有亲人,所以赵羽晨中午的时候去塔山那边特意的把他也一起拉了过来,大家伙一起团聚热闹下,这家伙前两天可立了一大功了。

    腊月二十六的晚上,有一伙人开着一辆小货车到塔山那边,准备趁着夜色把黑荷给些回去,被住在山上的彪子一顿乱拳全部给揍趴下,并且拿出了赵羽晨给他买的一个四五百块钱的诺基亚给赵羽晨打了电话。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赵羽晨心里恼怒之极,没想到那个家伙还不肯放手,仗着有钱竟然雇人用这些手段,好在彪子守在那边,但是如果碰到穷凶极恶的人的话,那后果简直有些不堪设想。

    当时赵羽晨就把电话打给了小刀,把情况和他说了下后,没等一个小时,上次到过向阳村的罗晓就亲自带着人马在小刀的带领下赶到了塔山,把三人给带了回去,据说是要好好的给他们上上料,先关上个把星期在说。

    赵羽晨不知道的是,这几个人并不是林德海找人去的,不过也差不多,因为那三人是罗正声实在没办法才想出的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没有人在能不违法的情况下去故意违法的,只是罗正声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现在的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不能解决好原料这个问题,哪有什么脸面去拿那么高的薪水,没想到的是还没成功就把人给栽进去了。

    “叮铃铃,叮铃铃”放在客厅八仙桌上的电话突然想了起来。

    “我去接,我去接”坐在赵羽晨膝盖上的赵玉华听到电话铃声后忙从赵羽晨的膝盖上跳了下去,手上抓着块鸡大腿蹦蹦跳跳的爬到了八仙桌边上放着的凳子上,用油腻腻的小手拿起了话筒。

    “喂,你找谁啊?”小丫头对着电话天真的问道,问完后,还不忘咬一口鸡肉。让坐在这边吃饭的几个大人看了不禁头疼。

    “哦,宋爷爷好,您等下啊,我就叫爷爷来接电话”小丫头可能是听到电话里说什么了吧,说着说着点头应声,然后转过脑袋对着这边的大圆桌高声叫道:“爷爷,是宋爷爷的电话,快点来接电话”

    宋爷爷,是谁啊,一刹那,赵羽晨就明白过来,应该是已经被儿女接走的宋长红老人。

    还是老人念旧啊,虽说自己的儿女有很大的出息,把自己也接过去享福了,但是还是能记住一起住了将近三十多年的老朋友,老邻居。

    赵羽晨先站起身子走到了电话机边上,看着油腻腻的话筒不由笑笑,随后按下了免提键,把话筒放了上去,把小丫头从凳子上给抱了下来,以防她一不小心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是喜才老弟吧,我是宋长红,提前向你们拜年了,最近怎么样啊”可能是电话那头的老人听到了这边的脚步声了吧,没等赵喜才走进,就大声的问候了起来,声音洪亮。

    还好此时赵羽晨已经按下了免提键,不然还真有可能听不到在话筒里说的话语,这个话筒可不像大喇叭,里面传出的话外面都能听到。

    “我是喜才,宋老哥,你呢,现在怎么样了,身体都养好了吧,我们这都挺好的,住在儿子这边,吃住都不用操心,整个人都不习惯,还是在山里自在啊”对着电话,赵喜才说道。

    “长红大哥,我是汪庭,也向你拜个年,有时间一定要回来走走啊,可别忘了我们这下老邻居老朋友了”宋汪庭也走到了电话机边上对着电话机大声的说道。

    “哈哈哈,怎么会呢,忘记谁也不会忘记你们这些老朋友啊,等过段时间我身体好转以后,一定会在回来看看的,喜才老弟说的不错,虽然吃穿不用操心,但是人都不自在啊,还是咱们以前的日子好”

    几位老人差不多聊了十几分钟,放在桌上的碗里的酒已经温了三遍了,但是几个老人还依旧聊着,从以前聊到现在的巨大变化,皆是连连赞叹,直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叫老人吃饭的消息啊,三位老人才止住了交谈。

    “喜才老弟,羽晨在边上吧,让他来接个电话,我和他说两句”赵喜才正准备让宋长虹先去吃饭,以后有时间在聊,没想到宋长虹突然让赵羽晨去接电话,不由愕然。

    “在,在,你等下啊”宋汪庭朝坐在座位上的赵羽晨招招手,正逗弄着小丫头的赵羽晨并没有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以及外公打来的手势,还是坐一旁的小刀拍了拍他才回过神来,忙走到八仙桌边上。

    “宋爷爷,是我,羽晨,您身体怎么样了,一定要好好养好身体啊”赵羽晨对着电话里说道。

    “好,好着呢,羽晨,你这孩子不错,实在,我喜欢”宋长虹突然说出了一句莫名的话语,让一客厅的人大为不解,就连赵羽晨也是一头雾水,怎么宋爷爷会突然说这种话语。

    “好了,不打扰你们吃团圆饭了,现在正吃着饭吧,哈哈,以后等有时间我在打电话过来,羽晨,挂电话前宋爷爷在和你说一声,你要是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打电话过来找我就行”老人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赵羽晨不知道的是当时的在山里的一个无心举动,会让老人生出如此的感慨,原因就在老人所说的那千把来块钱上。

    当时老人离去的时候,宋文天妻子彭雪芳已经了解到了老人生活的地方以及大致的人情关系,所以在离去的时候让警卫员找了个熟悉山里路的熟人带着一车子的新采购的礼物赶往了百岭山的深处,找到了老人生活了三四十年的那个小村子,把礼物一家家的发了过去。

    刚开始淳朴的山民还不愿意接受这些礼物,因为这个礼物来的莫名其妙,直到警卫员陈兵解释了之后才肯接受,并且为老人感到高兴。

    临去的时候,村里的一位老人说了放在床底下钱的事情,当时老人被抬走以后,他们收拾了下屋子,没想到从床底下看到了一包已经散碎的钱,捡起后放到了床底下的箱子上面,原本打算等老人回来后和他说的,没想到竟然不回来了,所以就准备让警卫员把钱带走,虽说已经是零碎了,但是他也懂,这些钱拿到银行里面还是能换些钱的,结果却发现钱已经不见了,慌着让警卫员陈兵回去解释,毕竟山里面突然丢失了一笔钱可是很大的事情了,虽说是破碎的。

    直到临去的时候,老人还是愧疚不已,让陈兵都不由的感叹山里老人的朴实与善良。

    出了山后,到县医院里面,陈兵就把事情像老人汇报了一下,因为无论怎么说,刚才那个老人是让自己代他向首长父亲道歉的。

    宋长虹听完后想了下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当时他让羽晨回去把那钱拿来充当住院费,他肯定是看到了那笔钱,而且收了下来,所以才会发生现在找不到的事情,只是他也没想到的是省吃俭用存下的千把来块钱竟然会破碎掉,如果不是陈兵回来向他汇报,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也正因为这样才会在打电话的时候特意夸了赵羽晨一句。

    因为今天是中国的最为重要的一个日子除夕夜,原本每年的今天,宋家所有走的近的,能走回来的就都要一起聚餐的,更何况今年突然找到的失散三十多年的老父亲,现在宋家唯一一位硕果仅存的老人回来,所以宋家小辈更是纷纷推脱了手上所有的事情,在吃晚饭前赶了回来。

    别墅内,停满了各式车子,到最后,因为院子停不下后,后来的全部停到了外面的林荫大道上,如果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场景肯定要晕厥不可,因为这些车牌除了其中的几辆价值不菲的豪华跑车以外,其余的车子要么挂着军牌,要么挂着政府牌照,其人在傻也能猜得出里面居住的人了。

    “爷爷”宋子坤以及边上站着的几个年轻一代人看到宋文天推着轮椅出来后忙围上去亲热的叫道。

    宋长虹看了看这些孙子辈,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从袋子里摸出了十多个红包,一个个分发了过去:“爷爷没钱,包的也不多,可不要嫌弃啊”

    “爷爷,怎么会呢,收到您的红包就已经很高兴了”扎着马尾辫的宋文宝宝贝女儿宋子雯举着红包高兴的说道。

    不单她一人如此,其余的人也都是纷纷点头,脸上露出诚挚的笑容,自从老人家回来以后,他们发现以前回家后难得露出笑容的父母,现在都时不时的会露出笑容,大大的改变了以往的形象,让外面不少和他们接触的人都大感奇怪,只是宋长虹老人回来的消息,除了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外,其余知道的人除了宋家子侄,外界并没有多少知道。

    “爸,来你坐这,这个位置,文天他们三兄弟一直给你留着,只是每年这个位置都是空的,现在总算好了,你总算回来了”彭雪芳和丈夫一起推着轮椅到了大客厅的正中圆桌边上后,对着父亲说道,说着说着,话语就有点哽塞了起来。

    “大嫂,今天该高兴才对,以前的不去说了,爸现在不是回来了吗”宋文宝说道。

    “谁说我不是高兴啊,我这是喜极而泣,不说了,大家快点落座吧”彭雪芳听到小叔子的话不由噗嗤笑了出来,刚才话语带来的伤感很快被冲淡了开来。

    虽然人多,但好在客厅够大,摆放了五张圆桌后,还是绰绰有余,不会很挤的样子,从这里倒也能看出来宋家的家丁兴旺。

    因为老人的左手手腕骨折,所以行动并不怎么方便,坐在边上是宋文天和宋文成兄弟俩虽说平日里走出去都是跺跺脚,下面就要抖三抖的人物,但此刻却是对着老人孝顺之极,不时的把桌上的好菜夹到老人的碗里,并且剔去骨头等。

    不仅如此,就连坐的远一些的文宝以及老人的三个媳妇也都不时的把菜夹到老人的碗里。

    “好了,你们吃你们的吧,碗里都快要被你们塞满了,我还没到老了不能动筷子的地步,赶紧吃你们的,不然等下大家吃好了,你们还挨着饿”虽然很享受此刻的温情,但是看到一桌子人都看着自己,宋长虹开口说道。

    “来,大家拿起酒杯,让我们为爷爷的归来干一杯”宋子坤举起手上的酒杯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立时满堂起立,高举酒杯,场面难得的热闹温馨。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