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夜色渐渐降临,屋子里众人正热闹的吃着饭。一顿丰盛的团圆饭足足吃了两个小时有余,有趣的话题在饭桌上不停的说起,欢声笑语就一直没有停掉过,可能也就是这种时候才会有这么热闹齐家团聚的场面吧。

    外面的鞭炮开始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一阵接一阵,一直没有断过,可能是因为生活条件的提高吧,现在的鞭炮都放的特大串,在屋子里能听到好几阵的鞭炮噼里啪啦的足足响了十多分钟,这在农村里面已经是很常的一串了。

    吃过饭后,赵羽晨和小刀还有小丫头走到了大门前,把买来的鞭炮铺在了地上,来来回回的差不多绕了三个圈足足有十几米长吧。

    看着长长的鞭炮,穿着身红色羽绒服的小丫头露出心动的神色,很想上前点燃,但是又有些胆怯,毕竟小女孩对于鞭炮都是有些畏惧的。

    可能是看到了小丫头的神色吧,原本准备自己点燃的赵羽晨走回了屋子,拿了一根长香点燃后,递给了她,指了指地上放着的鞭炮头。

    小丫头接过了长香。颤巍巍的小手朝鞭炮伸了过去,可是好几次都眼看着要点着了,手一颤,又伸到了边上去了,回头看看两个站在后面的哥哥,脸色露出了快要哭了的神色。

    “来,丫头,拿好”赵羽晨走上前去,抓着小丫头的小手,朝着鞭炮点了过去,这一次因为有赵羽晨抓住她的小手,没有颤抖,很准确的点着了露出外面的引信,一阵火光过后,鞭炮声音马上响了起来。

    把长长的燃香往地上一丢,小丫头快步走进了院子里,两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睁着小眼看着外面正噼里啪啦作响的鞭炮,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

    当门口的鞭炮放完后,按照农村的惯例,赵羽晨和小刀一起关上了大门,回到了大客厅里,一起陪着老人们准备等春节晚会节目的开始。

    “彪子,来坐这里来,这边近些,那里太远了”赵羽晨朝差不多坐在门边上的彪子说道,今天是团圆日。赵羽晨一家子不愿让彪子一人孤零零的守在那边的山头,所以让彪子留在这边一起凑个热闹,反正现在屋子也有,不用愁没有地方去住。

    饭后,老村长就和赵卫军夫妇一起离开了,只有小丫头因为喜欢凑热闹,不愿意随着父母一起回去,奶声奶气的说是要在这边陪着爷爷奶奶他们。

    彪子听到赵羽晨的招呼后,挪了挪位子,稍稍坐近了一些,换上了一身赵羽晨特意为他买的新装,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精神。

    看着彪子的动作,赵羽晨只能无奈笑笑,彪子什么都好,听话,干活也卖力,就是好像性格还是依旧,说话还是偶尔说说,平时最多的表情就是点头,摇头,要不然就是你让他做什么他就去做什么。

    虽然赵羽晨很想好好的坐在客厅里陪着老人们等着看春晚。但是六点钟一到,放在袋子里的手机就和坐在一旁拿着手机的说话的小刀一样,一直响了个不停,都是拜年来的。

    就连回来后,已经很少有联络的一个在工作中认识的外贸公司的老板刘大伟也打了电话来,在电话里很是不客气的训了他一顿,随后才和他笑嘻嘻的聊起了近况。

    让赵羽晨感叹的是,一个有二三十个人的外贸公司说倒闭就倒闭了,原本这种节日是不谈这种伤感问题的,可能是刘大伟碰到了赵羽晨这个说的来的小老弟吧,苦哈哈的也说起了自己的近况。

    听到刘大伟说不但公司垮掉,还欠了一屁股债后,赵羽晨只也只能安慰几句,毕竟经济危机是全球性的,也不是他一家,数不胜数的小老板怕是都没有撑过去吧。

    自己相帮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和刘大伟聊了一阵后,他就挂掉了电话,按刘大伟的话是省点电话费,看明年能不能在来个咸鱼大翻身,毕竟欠债的日子不好过,只是从他的语气里,对于前景明显的不是很乐观。

    “羽晨,快点看市电视台的节目”时间刚刚到六点四十的时候,赵羽晨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是王明的号码,接通后,里面传来了王明的话语。

    赵羽晨不解的把正在看的节目转到了市台。

    看了看后,马上恍然。依照他的资产,也只能是在市台做做这个广告了,到了省台,怕是这点资金根本就不够看的吧。

    电视里播放的是三个短片的广告,广告内容很诱人,让人很有一用这个香水就能马上吸引人一般,只是有多少人会去相信就不知道了。

    “怎么样啊,羽晨,这个广告可是我们花了三天多的时间赶出来的呢,花了我足足有几十万呢”王明电话里笑着说道。

    “嗯,不错,王哥,那我在这里祝你发大财了”赵羽晨看了下广告后,笑着说道,不是省台,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广告,不管怎么说,效果肯定是要打了许多折扣的,到时候能有多少人看到都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大家可都是聊着天,等着春节联欢晚会的开始,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到小电视台的小广告的。

    不过想来。王明也应该明白的,不需要他的提醒。

    “嘿,这话说的我爱听,好了,不打扰你了,酒香不怕巷子深,这次啊,我看响不发都难咯”王明哈哈说道。

    赵羽晨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丽山市里已经有许多人对于亮丽这个公司好奇不已了,就在今天早上在市中心点大商场门口。王明雇了一个模特公司大大操办了一把,搞了个免费试用香水的活动,已经是大大露脸了一把。

    限量试用的活动很快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原本一些围拢过来的人以为,限量过后,就是什么打折销售的优惠活动节目了,只是在吸引了足够多关注目光后,整个活动很低调的落幕了下来。

    不得不说的是,王明推出的三款香水很有魔力,只是一个小小的试用活动,马上一些运气好,得到名额试用过的**,年轻姑娘就有些喜欢上了这些香水。

    在加上亮丽这个品牌虽说在别的地方没有名气,但是在这个小小的地级市还是有些名气的,质量也还是过的去,当下就有人问了在台上主持的主持人这些香水哪有的卖,价格多少等问题。

    只是整个活动的主持人哪知道这些问题啊,整个活动要求,就是让大家聚集一下,试试这个香水的要求,并没有交代哪里有的销售,销售价格这些问题了,当时他也感到奇怪呢。

    还好关键时刻,边上的美女主持过来解了围,以一句明天大家就都能知道的话语把男主持人从苦海里搭救了出来,不仅如此,在他们的边上,还站着王明郝剑以及被拉来观看的王铮亮,经过了一些事情后,王铮亮和王明陆涛他们也是经常联系,还保持了不错的朋友关系,这次的活动也是王铮亮提供的意见,什么犹抱琵琶半遮面更能吸引人关注。

    要知道这个市里,前不久,刚刚可是也出了一件热闹的事情的,虽然很短暂只是当时可惜的是,肯舍得花那个钱的人毕竟也是少数。等到口口相传各种吃过后怎么怎么出现奇特的事情把大家的心都给骚的痒痒的,想狠心买一个尝尝的时候,在一夜间那个人来人往,挤得满满的三间小店铺,却是一夜之间就人去空。

    但是当时的那个愁眉苦脸在电视台上被播出要跳楼的王铮亮大家可是都见过的,卖那个让人好奇怨恨的所谓忘忧果的时候也是被大家见过的,只是那个时候却是在新闻里笑的合不拢嘴了,只是没想到几个月不见,现在又出现到了这里来,一些忍的王铮亮的人当时就对这个产品感兴趣了起来。

    不仅如此,还有不少认得王铮亮的人跑到了台上,向他询问那个什么忘忧果有没的卖了,想买一些回去当成礼物送人,弄的被人围住的王铮亮落荒而逃,怕再不逃,这些人非把他瓜分了不可,这个时候他去哪里弄什么忘忧果啊。

    正月初一的早上,还不到六点钟,四周的鞭炮就又开始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响声一阵赛过一阵,惊扰的还在梦乡里的人睡不着觉。

    不过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说什么,反倒是一个个也都起床,打开了自家的大门,也开始竞相放起了鞭炮。

    才刚吃过早饭,左邻右舍就开始相互串门了起来,这一天,赵羽晨家来的人特别多,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吧,但是不能否认强势带来的原因,因为就连护村队的那些痞子一样的人,也都成批的赶到赵羽晨家里来拜年,聊过几句后,有成群结队的离去。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赵德胜竟然一大早的也带着儿子赵大勇一起上门来串门来了,进了屋子就是一顿夸奖什么的,让赵羽晨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什么时候自己家这么招人待见了。

    因为来的人太多,所以原本说要好好打算去哪里玩的打算落空了,吃过中饭后,罗晓穿着皮衣,开着辆不知道从哪蹭来的桑塔纳拎了盒茅台酒也赶到这边来拜年。

    “今天都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奇怪的”等到罗晓坐下喝一杯茶走之后,宋晓娣奇怪的嘀咕着,往年可是就几个好一点的邻居相互串串门而已,今天是连村里面很少有往来的人也跑到这边来了,不奇怪才有鬼。

    白天的时候还想不来什么原因,到晚上晚上大概知道了原因,因为就在他苗圃买过来的第三天,在路上因为前面处理垃圾的拖拉机抛锚而堵车停下的时候和把田租给他的一个村里人聊了几句,当时那人曾问他有没果苗卖,自己随口回答了一句过年后再说的话语,当时边上还站着几个停着车子等着的人,可能话语就是那个时候传出去的吧。

    为了凑热乎,所以才会在年初一的时候上门来说几句,显示亲热什么的。至于赵德胜罗晓他们就不太清楚为什么了。

    其实赵羽晨还不知道,大年初一来家里拜年的有些是想从他这里买些苗木什么好自己种的,有些则不是,就如那些护村队的痞子一样,他们是想借着这个时间上门来卖个好,想让赵羽晨把去年的不愉快都给忘掉,才会群结对的上门来,只是没想到的是,那个在县里混着的小刀也在这里,原本想说些什么的都不好说什么,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进来后,会茶也不喝,聊了几句就离开的场面,谁看到小刀都要有点怕的。

    一晃七八天的时间过去,经过了这么些天,该走的亲戚也都走了个七七八八差不多了,都是些家境差不多的,倒也没有什么瞧不起一类的举动。就算有些漏下没走的,也都是关系比较疏远的,不是很亲的一些亲戚了,除了宋**那除外。

    正月初八,正是开工动土的好时节,吃过早饭后,赵羽晨就拿着从部队里刚刚送回来皮卡赶往了塔山。

    上次舅舅的假期到了后,开着皮卡往县里,采购了一大批的吃的用的说是回去让那些小兵崽子分了,顺便帮他的车子来个大检查,该修的修一下,不然这种二手车在谁知道有没什么破毛病,一直修到正月初五的时候才送了回来。

    不过还真别说,被舅舅开去在还回来后,赵羽晨明显的感觉到车子好开了许多,特别是发动机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的悦耳,不会在像以前那般嗡嗡响了。

    “羽晨,这么早就来了”宋铁柱看到走下车的赵羽晨后,走了过来,从袋子里掏出十块钱的利群递了根香烟过来。

    “哟,柱子,不简单啊,都抽上利群了啊”赵羽晨接过烟后笑着说道。

    “哈,你这不是笑话我吗,我哪有什么钱啊,是从师傅那蹭来的,嘿”宋铁柱低声嘿嘿说道。

    赵羽晨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想想也是,如果真让柱子抽十块一包的香烟别人不说,王金水都要说他了,哪还会光明正大的从袋子里掏出来分了。

    也不是赵羽晨瞧不起宋铁柱什么的,农村里面,这个时候,还是没有多少人会去舍得抽那些十块八块一包的香烟的,因为一般来说他们的烟瘾都比较大,在加上分发的有的时候一天两包都不够,如果让他们天天抽这么贵的香烟,不心疼死才怪,也只有春节或者什么重大日子的时候才会抽抽吧。

    “王叔早,劳你费心了”赵羽晨走到正在拿着卷尺量着木材的王金水边上问候道。

    “来了啊”王金水点点头,放下了手中的活,接过赵羽晨递出的香烟,随后赵羽晨又发了一圈另外站着的几个工人,然后从袋子里掏出了两包利群放到了放茶杯的篮子里。

    “哦,对了,羽晨,你说这个屋子造好后,都是老人住是不是”王金水开口问道,这可是很关键的,如果都是老人住,一些门槛什么的就要尽量往下降,台阶什么的也不能多搞了。

    “嗯,是我爷爷他们住,王叔,你看着弄就行了,我爸都说了,你的手艺,这附近几个村子里,是这个,没得说的”赵羽晨点点头,比划着说道,让王金水高兴了一番,谁不喜夸啊。

    “放心,只要弄明白了,我就知道怎么做了,保证让你满意,让老人满意”王金水信心十足的说道,在这一行这么久了,这么点把握总是有的。

    “呵呵,王叔那你们忙,我今天要去趟市里,不能陪你们了,等下我爸妈会来这边的”赵羽晨笑笑说道。

    “没事,你去忙你的就行了,这边没啥要紧的”王金水说完又看起了铺着的图纸。

    赵羽晨去因为王明催促了好几回的原因,据王明说现在那几款香水护肤品卖疯了,天天厂门外面挤满了车子,都是些想要代理权的商人,让赵羽晨过去看看热闹,顺便小小的先结算一下分红。

    也不知道是正月初一还是初二开始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迷上了这几款香水,虽说其中顶级的三款香水的售价高达三十五元一克的高价,一小瓶要三千五百多元的香水,但是要买的人还是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以至于市里唯一的一家独家售卖的商场里甚至卖断了货。

    但越是这样,越是有人追捧,亮丽这个公司的名字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可以说出名了,最少在市里是大大的出名了,这还不止,省里某报社一名记者的老婆偶然间看到了市电视台的广告后,跑到了各个商场准备看看那个香水是不是这么悬乎,结果逛了好几个大商场,却是没有一家这种香水,回家和丈夫说起了这个事情后,破有新闻敏感的他马上跑到了市里采访了一番回来后,洋洋洒洒的挥笔写下了数千字的新闻调查,第二天早上就随着报纸的发放而传了出去,免费帮这化妆品打了个广告……

    事情就这么越传越邪乎,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几款新出的香水,能让人着迷到非拥有它不可的地步,也让许多化妆品代理商闻风而动,赶到了这个小小的地级市里,想要获得它的代理权。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