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火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 火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一十三章火了

    世界像是邪乎了起来。城市像是沸腾了起来,人像是疯狂了起来,自从亮丽公司推出的三种香水十多个款式出来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了起来。

    没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传十,十传百,品牌就是这么奇怪的建立了起来,走在丽山市的大街小巷上,不时的能从擦肩而过的人身上闻到淡淡,或者浓烈的各种香水味,扑鼻却不会刺人,只会让人感觉到舒爽或者怡人。

    当然这些在大街上随处可闻得到的香味是一些平民款,不是昂贵价格的稀少款。

    而在将近五六天,各地代理商的不懈努力下,一些有资本,有实力的代理商也纷纷取得了代理权,唯独让人奇怪的是省城的总代理权,让人目瞪口呆的是给了一个众人都不熟悉的小丫头。

    “郝大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行了,这一切我都像是在做梦呢”宋晓冉扎着马尾辫,穿着一件绣着唐老鸭图像的外套。笑语嫣然的说道,没有一丝成为女强人得意,有的是邻家女孩的那种怡然。

    “不用谢我,主要是怎么说呢,你的行动为你加了分,好好做,说不定没几年就成为富婆了”郝剑笑笑,

    宋晓冉是那天被他拉出去一起谈了一下,原本宋晓冉还在犹豫不想辞去在杭州大厦里的工作,但是和郝剑谈完回去后,却又遭到了那个铁主任的无端刁难,被说的落泪而去。

    也正是被她的这么一顿痛说后,宋晓冉重新找了郝剑,和他商量过后,在一天的时间里,就找到了一家不到十来个平方的小店面,独家卖起了亮丽公司的化妆品,这一切除了房租费付了三个月,花了她的大半积蓄外,其余的在没花过多少钱,因为这些货物都是郝剑做主让她先卖后结账的形式给她进货的。

    原本租在小巷子里的小小店面,宋晓冉还有些犹豫,但是郝剑像她打了保票,保证十天的时间就会火爆起来,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还不到十天,小小的店面就挤不下人了。这一切都是丽山市的火爆带来的,也是因为产品的新奇引起的吧。

    今天正是各地一起签代理权合同的时候,宋晓冉接到了郝剑的电话后,关掉了火爆的店面,坐着高速客车赶到了丽山市,和其他的那些开着昂贵轿车的代理商整一个天一个地。

    “王总,别的省份我们几个都没什么意见,但是本省的这个决定会不会太草率了些啊,我们这些有实力的有渠道的人败给一个才从娘胎里出来没多长时间的丫头,实在是让我们费解啊”因为亮丽的突然火爆吸引了各省各地的代理商,本省也是,现在说话的就是杭州颇有实力的一个代理商樊邺城,原本兴匆匆的赶来还以为能轻易的拿下省会的总代理权,没想到得到的消息是总代理权已经签出去了,而且是和一个自己及几个同行都不怎么熟悉的丫头。

    都说同行是冤家,但是这冤家也要看什么时候,如果败给了棋力相逢的对手,倒也没什么,各凭手段,各展实力交锋就行了,但是败给了一个刚出杭州大厦出来。开了一家十个平方小店的小女孩,不由的抱成一团齐声反抗了。

    “是啊,王总,你这个香水的品牌可是极其重要的,虽说现在很火爆,大家都在关注,但是没有好的营销手段出来的话,这股热潮怕是很快就会熄灭,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这个局面不是,依我老包来看,这个代理权要好好斟酌斟酌啊”边上一个身高一米六左右,胖乎乎,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挂着手指粗细金项链的包达刚也附和着说道,边上几人也同时应声。

    “呵呵,包老板,樊老板,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正月前,我可是在杭州待了足足三天,跑了无数家的化妆品店哦,我记得你们两人的总店我也进去过的,当时却是被你们的店长服务员奚落了一番,狼狈的逃出来的,你看,当时机会都送上门了,你们却没有争取这可怨不得我们了,而且,宋小姐是唯一一个敢投入全部资金财产卖我们产品的第一人。你说我们公司不支持她支持谁去”郝剑听到两人的说话后,笑了笑,如今他也已经荣升公司副总经理的职位,正是春风得意时。

    “谁知道那个时候是什么东西啊”包达刚心里嘀咕了一句,总店里隔三差五的就有些莫名的小公司找上门,想让他们代理这样那样的产品,结果到最后一查,却是伪劣产品,几次后,他们也就严把关,不轻易的接受自动找上门的小公司了。

    谁知道,这个原本只在自己市电视台播播广告的小公司,会因为一篇报道一些议论开始在各地,网上疯传了开来,原本一个小公司顿时鼎鼎有名了,最主要的是不少用过那些化妆品的人也在网上附和了起来,有的人甚至说道,比起国外的夏奈尔,毕杨什么的还要好。

    这不说还好,一说炸了窝了,什么时候国内的香水能和国外那些大名鼎鼎的香水相媲美了,网上口水顿时是一片横飞,这还好在是正月里。不少的人都是忙于走亲访友,不然指不定还要更热闹一番。

    “这是失误失误啊,郝副总,那个店长已经被我开除了,算是对你不敬的惩罚,还望你见谅啊见谅”樊邺城抱拳,边上的包达刚也同时开口“我还真不知道又在这样的事情,郝副总,我回去就开了他去,只是这个总代理权的问题是不是在考虑一下”

    宋晓冉静静的站在一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学生一般。看着这些平日里偶尔进货的时候见到过的大老板各自的表演,对于她来说,此刻早已经过了惊喜的时候了。

    “哈哈,对不起啊,两位,合同签下来后,就不太好变卦了,所以你们两位现在只能找宋小姐商谈省级下面的代理权了,这个我们是不干涉的了,当然如果你硬要反对也没什么”王明笑笑说道。

    产品一炮而红,红的让人不可思议,也让他的财产身份地位大增,原本往常外面跑个十天半个月的也没人理会,现在别人却是寻上门来求着他们了。

    多么想和所有的人都签约啊,只是那是不可能的,不提产量的问题,光是铺摊子就没那么多精力,还是让他们去头疼吧,自己公司只要把握质量不要出什么篓子就行了。

    听到王明的话,原本还在想着能让他们反悔重新签约的樊邺城包达刚二人马上清醒过来,拿下省城代理权的人可是就在眼前,这么当着她的面挖墙角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啊。

    看了看两个有钱的代理商,郝剑皱皱眉头,把宋晓冉拉到了一旁低声的说了几句,宋晓冉不时点点头,随后两个人走了过来。

    “樊总,包总我和宋小姐商量了一下,她也同意了我的提议,虽说你们不能得到省城的代理权,但是你们可以和宋小姐商量,从她的手里取得分代理权,这点她也同意了,等下你们自己在好好商量一下吧,先提前声明一点,让我们违约是不可能的,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一个诚信问题。关于这一点我想就不用我多说了”郝剑开口。

    “那行,那行,宋小姐,还要你多帮衬啊”包达刚哈哈着说道,原本打算回去后,自己不好过也不会让这个臭娘们好过的,但是没想到转眼间却抛来这么一个大绣球,在不接着傻了差不多。

    樊邺城听到郝剑说的话后,也只能点头,人家已经说的很明朗了,这个总代理权他们是想都不要想了,倒是分代理权现在还能想想法子,到时候多弄几个也是一样的。

    宋晓冉感激的看了一眼郝剑,没有过多的言语,这一刻她笑语如花“你们叫我晓冉就行了,在这一行还要两位老大哥的扶持呢,还望你们到时候不舍赐教呢”

    “哈哈,行,晓冉,好名字,你叫我樊大哥就行了,至于这个胖子,你就叫他包大胖就成”樊邺城哈哈说道,没想到这丫头这么识趣。

    这时,王明的电话响了起来,和众人说了声后,走到了一个窗户前接了起来。

    电话是赵羽晨打来的,到了市区才发现,不知道去王明公司的路,这不打电话问了过来。

    这么快就到市区了,王明接到赵羽晨的电话后第一反应,然后才明白过来,为了这些代理权的问题已经差不多都在办公室里耗了两三个小时了,难怪觉得时间快呢,听着大家的辩论时间就是过的快。

    让赵羽晨寻了个醒目点的地方停下来后,王明让郝剑继续招待这些代理商,自己则驾驶着辆帕萨特赶了过去。

    “郝副总,王总这么急匆匆的是干什么啊”王明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马上引起了别人关注,这不人才刚出门,马上就有人问了起来。

    “没事,没事,去接一个朋友”郝剑是知道赵羽晨要过来的消息的,只是没想到赵羽晨会不识得来公司的路,不由的笑笑。

    把赵羽晨接过来后,王明没有和在外面的那些代理商过多的寒暄,就拉着赵羽晨进了办公室里。

    “羽晨,这次可真的是发了,嘿,发了,没错”一进办公室里,没有外人在场,王明差点跳了起来。也怪不得他,除了宋晓冉那,其余的代理商想要代理这些产品必须要交一笔代理费,也就是所谓的加盟费,费用还不是很低,每个省以及直辖市什么的加起来的量可就是很大了,而且他们还提前交了三分之一的预付款,就等着过两天拉货了。

    “哦,那王哥,恭喜你啊”赵羽晨听到王明的话后笑笑说道。

    “你小子,说话不实诚,什么叫恭喜我,你自己不是也发了,别忘了里面还有你的两成呢,你可是比我赚的多了,不用出什么力,干拿钱”王明看着赵羽晨

    是吗,赵羽晨摸摸鼻子,没有接嘴,这能怪自己吗,是你自己当时说什么分成的吧,眼下看来,这两成是很大的一笔数目了。

    王明瞪了眼赵羽晨,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

    随后有些愁容上来,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王哥”赵羽晨不由奇怪了,刚才还是兴高采烈的呢,怎么一下子就焉了下来。

    “奔头是好,但是也有麻烦啊,那些原料最多就只能撑个个把月了,眼看着快没了,你说我能不急吗,羽晨,这原料的问题该是你想想法子才行了吧”王明说道。

    搞了半天原来是为原料的问题,赵羽晨不由发笑,别的都还不好说,这些原料,现在不要太多,空间里面发起来的都快把整个水潭布满了,正愁着该怎么处理呢。

    “王哥,原料的问题不用担心,我那大不了把池塘里的田里的全部给捞来得了“赵羽晨哈哈着说道,都是钱啊。”这可不行,都弄完了,我以后上哪里去找去,羽晨我看该想个法子,怎么多种植一些才行“王明听了赵羽晨的话,忙拦了下来,真弄完了,公司离破产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光是什么合同违约金就能让他倾家荡产。

    “哪能呢,王哥,放心吧,我有分寸,现在我后面租来的那些水田里的都可以拿掉一批了,加上山洞里面水库里的可不是少数了,过几天你自己叫人过去拉就成了”赵羽晨解说道,准备等到时候回去,把空间里的黑荷整些出来放到山洞里,或者水田里面去。

    “那还成,过几天在去拉吧,这两天有的忙呢,你那分红,等到到时候计算下,我直接给你打到这个户头上,这是用公司办下来的卡,密码六个八,自己回去改一下”王明从一旁放着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赵羽晨说道。

    “别,王哥,你还是给我现金吧,你也知道,我那疙瘩离县城也远,来来回回取钱也麻烦,还是现金好”赵羽晨把银行卡还给了王明,说道。

    有了空间后,他就喜欢把钱放到自己空间里面,也只有这里面才最安全,为此,他还特意买了个大柜子放到了空间里面,准备等着专门放钱用。

    只是放了这么久了,里面还是没有多少钱,原本卖那药果以及山里种植的蔬菜养着的鸡鸭等还有一百二十多万的,但是买下苗圃的五十五万隔了两天就还给了小刀,少掉了将近一半,堆的有些高的钱马上矮了下去。

    “你小子,行,到时候给你现金吧,就怕你到时候没地方藏”王明接过银行卡,也不勉强。

    “呵,我会怕没地方放”赵羽晨笑笑,也不多说,自己放的地方怕是比中央银行金库还要安全,还要宽敞。

    聊了会后,王明带着赵羽晨参观了一下公司,连机密的研究室也不放过,并且和他说了要把公司做大做成的计算,但这需要庞大的资金,好在现在产品出名了,大把的代理费以及订购费用让资金不再显得那么紧张。

    赵羽晨一听后,笑笑,那个分成也不要了,决定把它投进去就当入股了。

    当下王明大喜,刚才他和赵羽晨这么说也是这个意思,但是又怕开口,赵羽晨会误会什么所以没有开口。

    到底是年轻人,有眼光的人啊,看的就是不一样,哪像自己得到了大批资金,还要考虑一个晚上才想好要不要扩大,增加流水线什么。

    “王哥,我走了,你去忙吧,还要赶着回去呢”参观了一番王明的大公司后,赵羽晨告辞离去,在这里有些不自在,动不动碰到一个就是资产千万百万的富人,穿着一身杂牌的他都不好意思聚堆了,虽说现在资产也曾经上百万过了,差点就连带着王明一起丢了面子。

    离开公司后,赵羽晨打了个电话给王铮亮,得知他在家里后,就开着车子赶了过去,来的时候就打算过了要去看看他一家子的。中间走错好几次的路,多花了半个小时才赶到了王铮亮丈人居住的小区。

    赶到小区的时候,王铮亮正陪着岳父母,推着全身瘫痪的妻子以及过完年刚八岁的儿子在门口晒着太阳,边上还坐着一个精练的男子陪着他们。

    “羽晨,您过来了,快坐”看到赵羽晨过来后,王铮亮忙回到屋子里拿出一把凳子放到了门口。

    赵羽晨把手上拎着的两盒脑白金放到了边上的空凳子上,先朝着两个老人问了声好后,回过头看了看坐在椅子上,除了脑袋能晃动几下,眨巴下眼睛,说说话的吴晓雯“嫂子身体怎么样了?”

    “老样子了,医生说了,复原的几率很小,但是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的,一定要把她给治好”王铮亮摸了摸妻子的长长的亮丽的头发说道,对着一旁正趴在外公怀里的小孩说道:“快叫叔叔”

    小男孩不情愿的开口叫了声叔叔,很快又把脑袋趴回到外公的怀里,只有小脑袋不时探出头来看看这看看那。

    “鸣山,这就是我经常提的羽晨,没有他的帮忙这次的难关”王铮亮一边介绍着一边摇起头。

    好在刘鸣山是知道王铮亮说的话的意思,伸出了手来,笑着说道:“刘鸣山,为王哥做的事情感激的话就不说了,哪天有空一起喝一顿吧”

    “鸣山别乱说,呵呵,羽晨,这小子一点不识分寸,别见怪啊”王铮亮听到刘鸣山的话忙说道,因为听着他的话,很有一种颐指气使的感觉,刘鸣山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赵羽晨不是刘鸣山能比的,不提那个在军方当参谋长的舅舅,就连市委书记林栋也是对赵羽晨和蔼可加的。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