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倒霉的金茂

第一百一十六章 倒霉的金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一十六章倒霉的金茂

    真的说起来的话。赵羽晨此时实际上是亏本在卖苗子了,长到一米五以上,树杆直径都快超过三四厘米,这样的树苗价格和那些两三块钱的树苗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树苗很快的发放给了过来领苗木的村民们,一个个高兴的,小心翼翼的拿着树苗放到了车上,生怕磕着碰着,把花苞给碰没了一般,让赵羽晨看了想发笑,他自己可是没有这般小心的搬动过的。

    背后的房子里,三只狗把脚趴到了窗户上,透过窗玻璃能看的很清楚,它们正探着大脑袋好奇的看着外面的场景,不时的交头接耳,如同小孩子一般嬉耍。

    隔了一会后,白水村的村支书王德奎带着上次来购买苗子的几个人一阵拖拉机的轰鸣声停下之后,走进了苗圃,很奇怪的是,上次没有买苗子,还冷言冷语的王金标也在后面一同跟着走了进来。

    可能是看出了赵羽晨的不满吧,王德奎走到边上打着哈哈说道:“羽晨。不要见怪啊,要这家伙开拖拉机,没办法才带了过来”

    原来如此,赵羽晨也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只是看到王金标有些不舒服而已,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圣人,能面对别人的冷嘲热讽还能坦然面对的,不过想来不是用的上他,怕是王金标也不敢来了吧,在几个村子里,赵羽晨的名声可是和黑社会挂上了钩的。

    “没事,你们过来搬吧,苗子都放在那里”对着一个村子的支书,赵羽晨还是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引领者他们走到了一旁堆放苗木的边上。

    苗木是一堆堆按品类分开的,苹果桔子什么的,以前赵羽晨还有可能不认识,但是现在嘛,是不会存在认错的可能了,毕竟在农田里也忙活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对于这些苗子种类的特征现在都是一清二楚的了。

    王德奎看了看这些苗木后点点头,让身后跟着的几个家伙一边按照合同上的数量点数,一边把点好数的搬到外面的车上去。

    一旁的金茂早已跟在了身边,也一同点了起来,两个人一数,最大可能的避免了出现错误的几率。

    “羽晨啊。如果这些苗木好的话,明年这个时候,我动员村子里的人大家都种起来,你看怎么样啊”王德奎接过赵羽晨递来的香烟后说道。

    原本他听了王金水的话是想买个一千株的,不过成本太大了,而且不知道苗木的情况怎么样,以前可是有过好几次的经历买了苗木,结果却是种出来的不怎么样,甚至亏本的地步,和家里的婆娘商量了决定先买个百八十株的先试试水,等到时候情况好起来在多买些。

    只是往往很多人都不懂,螃蟹永远都是属于那些胆子大的,敢拼的人的,像他这样存在这种心思的人不会在少数,都是想买些种种,等真的好,在多种些。

    “嗯,没事,反正苗木还有”赵羽晨点点头,苗木确实还有不少,就算没有。空间里面也能很快的培植出来。

    “羽晨,等下给我来两千株的苗木,如果不是你今天拉着我,我都还不知道呢”金茂在一旁点好数之后,走过来说道,前断时间因为刚结婚,那些平时很少联系的亲戚都要上门一趟,每天早起晚归的一家子人在外面跑,也没注意到村子里的大新闻。

    直到这两天当新客,走亲戚走完回到家里后,他**才和他谈起这件事情。

    别人不清楚这些水果,金茂可是很清楚的,相信赵羽晨也不会害大家,无论如何自己都是要多种些的。

    “呵,小子不错啊,有魄力,不像我们”王德奎笑笑,看到他们两人一起,这种话说出来就不太值得可信了,如同是一个托一般了。

    “哪有什么魄力哦,和你比,我可是没法比了”金茂嘿嘿笑笑,等到时候,你们这些种的少的就后悔去吧。

    “行,不过要等明天才有货,今天你也看到了没有多少了,就剩下十多株孤零零的摆放在地上,这些拿去没用的吧”赵羽晨点头,虽然现在马上就有。不过要把空间里拿出来的才行,但这种情况,不可能进入空间去拿的。

    “那没事,我又不怎么急,不过我钱可要先欠着啊,你知道的,刚结婚没多少钱了,要不然到时候店里分红的钱你都拿去好了,什么时候够数了,我在去拿”金茂开口说道,也没什么不好意思。

    赵羽晨捶了一下金茂的胸膛,这家伙,原本自己都想让他直接拿去种的,不过既然他这么说,也就不点透了,分红钱就分红钱吧,反正到时候真种出来的话,这点钱是不会看在眼里的了。

    赵羽晨也打定了主意,决定把空间里放的最长的一批苗木给金茂拿去种,这样结出那些让人赞叹的水果几率大些。

    不单如此,就是在那些都被买去的苗木当中,也是参杂了将近一半放了很长时间的苗木,鱼龙混杂。现在赵羽晨自己都要分不清了,到时候结出果实的话,恐怕要一颗颗树尝过去了吧。

    门外的拖拉机轰鸣声又响了起来,和王德奎一起过来的人在门口大声的叫着在里面和赵羽晨几人聊着天的王德奎。

    “羽晨,我先走了,有时间来我们村子里玩,小子你也是”王德奎听到了外面的叫声后,对着赵羽晨和金茂说道,然后便快步走出了苗圃。

    “什么人啊,叫你名字,叫我小子。一点礼貌都没”金茂不满的嘀咕着,都结了婚的人了,有时候脾气还是小孩子一般。

    “羽晨,没事了吧,没事我去县里去了,把车子借我开一下,我懒得跑回家开摩托车了,很快就回来”金茂和赵羽晨正聊着,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电话聊了几句后,走到了赵羽晨的身边说道。

    赵羽晨把身上的钥匙扔给了金茂,笑着说道:“滚吧,没什么事情了”

    “遇人不淑啊,用完了就如此对待我,老天打个雷劈死他吧”金茂拿了钥匙赶忙跑到了外面,一边跑着,一边大声的嚷嚷着。

    赵羽晨听到金茂的话后不禁好笑,捡起地上的一块小木头,扔了过去,正中金茂的腿上,把正在慢跑着的金茂给惊得跳起半米高,落地后,回过头来,眼里露出了幽怨的目光,让赵羽晨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

    人都走完了,赵羽晨把屋子的门给打开,放出了在屋子里待了两个多小时,给憋的有些无聊的三只狗狗,拿起地上所剩不多的几株苗木走到了门口。

    把苗木放到门口后,又回来拿起了把锄头走了出去。

    后面跟着的三只狗在阳光的照耀下,懒洋洋的趴在路边上看着主人忙活着,没有凑到一旁。

    苗圃大门外通向公路的一段路的两边都是泥路,长了些野草,当初赵羽晨买下苗木的时候就想过把路的两旁种上果树的,但是一直找不出时间来,刚好今天有点空闲的时间,反正车子也给金茂开去了。就懒得在跑塔山那边去,索性把路两旁先给种上苗木。

    这段路也不是很长,大约二十几米的长度,一米种一株,两边相加也不过五十几株的苗木而已,中途回了一趟屋子从空间里又拿出五十来株的苗木后,就把不够的货源给补上了。

    相信到时候这条道路会成为一条迷人的道路吧,种完苗子后,赵羽晨的脑子里幻想起了以后这条道路的情景,秋天的时候,树上挂着各种奇怪果子,迎着秋风飘荡,醉人的成熟气息吸引着人的感官,扣人心弦。想吃水果,直接一伸手,就能从树上摘下一个果子,想想都觉得美。

    浇过需要的水分,又把空间里的黑泥拿出来堆在了这些种在路边上的苗木边上后,赵羽晨走回了苗圃里。

    至于刚才说很快就回来的金茂让赵羽晨等了两个小时还没有等到,也就不在去等了,反正这离家里也近,直接抄近路,从田野上直线穿过去距离还要缩短一半,不过赵羽晨没有那样去走,人嘛要走康庄大道,哪能走这些田野小径呢。

    关了门,前后围绕着憨憨豆豆它们,现在是大白天,倒也没什么好守着的,现在就算是晚上也没什么好守,因为值钱些的一些盆景,花盆都被赵羽晨放到了空间里面去,剩下的都是些拿去也卖不了几个钱的玩意。

    更何况农村和城市里面是不能比的,特别是像青阳县这种偏僻小县城,本来就因为工业不发达,流动人口相对比起少的可怜,更没人会跑到偏远村庄里来了,当初让憨憨它们守在这里,是担心一些事情,现在反正苗木都没了就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一人三只大狗的阵容是十分彪悍的,走在公路边,不时有来往的车辆开到边上的时候慢了下来,啧啧称赞几声后,才加快速度开了过去。

    短短的几里路程,赵羽晨已经碰到了五拨这样的人了,更有甚者,有人甚至问赵羽晨跟随在边上的憨憨他们卖不卖。

    “还是你们吃香啊”赵羽晨拍了下走在边上一身黑溜光滑皮毛的小黑说道,原本老村长说小黑是狼,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像狼狗多数,没有出现让赵羽晨担心的什么事情。

    “呜呜”被赵羽晨拍了下的小黑嘴里发出低呼声,甩开了赵羽晨的手,跑了开去。

    “晨哥,回去啊,要不要我捎带你下”后面响起了两声摩托车的喇叭声音,随后一辆摩托车停了下来,可能是因为看到三只狗吧,不敢过分靠近。

    赵羽晨回过头一看,笑了下,问话的是二狗子,穿着一身青色西装,脚上是一双擦的发亮的皮鞋,倒是显得有模有样的,只是西装里面穿着的就让赵羽晨不敢恭维了,这家伙竟然在西装里面直接就搭拉了一件棉衣,大大的破坏了形象。

    “不用了,你先走吧,反正没几步路了”赵羽晨摆摆手,说的倒是实话,现在都快走到村委会附近了,确实没有几步路好走了。

    “那行,我先过去了”二狗听到赵羽晨的话后,骑着车子从路的另一边超了过去,远远的避开了赵羽晨身边带着的三只狗,他可是吃过几只狗的亏的,还是小的时候就那么厉害了,谁知道现在能不能撕碎一个人啊,还是闪远点的好。

    回到家里后,奶奶和外婆已经做好了中饭,正等着他回家吃饭,看到他回来后,忙让他去洗手,准备吃中饭,赵羽晨看了看挂在客厅上的钟表才发现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爷爷,你们以后过十一点半就先走吧,过了这个时间,我没回来,说不定我不回来吃了”赵羽晨和自己的爷爷他们说道。

    自己有时候忙起来不知道时间已经很多次了,如果让几个老人为了等他一起吃饭,那不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就如同今天一样,挂在墙上的闹钟已经快到十二点二十的位置了。

    几个老人一点头,赵喜才开口说道:“老婆子,你看我就说嘛,不需要等羽晨了,你偏偏要等,害我饿了半天”

    “你个老头子,是我说要等的吗,明明是你自己说等一下等一下”赵羽晨奶奶反驳着说道。

    赵羽晨听了只感到眼角湿润,老人的爱护之情堪比天高。

    站起了身子,拿起一旁放着的酒壶给几个老人倒上了温酒,笑呵呵的说了两句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吃起了饭,忙了半天,还真的有些饿了,一连吃了两大碗的米饭才感觉到吃饱。

    吃过饭后,还没陪着老人们坐几分钟,手机的响声突兀打响了温馨的场面,赵羽晨接起了手机,还没说上两句话,脸色一变,站了起来。

    “羽晨,出什么事了,这么紧张”老人毕竟多活了许多年,从脸色上一看就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了,赵羽晨的爷爷赵喜才开口问道。

    “没事,出了点小小意外,我先出去一下”赵羽晨想起在场还有几个老人,露出笑脸说道。

    推出了已经许久没有骑的摩托车,发动后赶紧开往了县里面。

    电话是秦正打来的,秦正原先是个小混混,开了个台球厅整天无所事事,在和赵羽晨他们相识之后,老实了许多,也不在成天瞎混了,特别是和梅子相遇,苦苦追求一段时间,总算把坚城给攻下来之后,现在的秦正和以前相比,足以让了解他的人感到不可思意。

    赶到县城医院后,赵羽晨才了解到有些过于紧张了,瞪了眼站在一旁的秦正,刚才他电话打来的时候,说是金茂在街上中刀了,所以才会有在家里是那样的举动。

    没想到到了医院了解之后才知道,只是小小的擦破了点皮而已。

    一旁坐在椅子上的王新月在梅子的安慰下缓过了神来,原本苍白的脸色,经过一段时间后,慢慢的恢复了些许红润,身边放着的一个皮包破了个大缺口,像人展示着刚才遇到的惊险一般。

    刚才真的是运气,如果不是碰到秦正和梅子两人刚好在路上逛街,看到了站在他们后面的那个年轻人拔出的匕首的话,说不定金茂真要被捅死也说不定。

    幸好秦刚的一声喝声,让那个年轻人偏离了方向,从金茂挎在肩上的皮包和衣服之间擦了进去,免去了一场天人永隔的灾难。

    “晨哥,那个人就是上次我们在肯德基里打过的那个人”王新月带着颤音把事情说给了赵羽晨听。

    这时金茂走了出来,在他的身边还陪着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后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

    两个警察是来了解事情始末的,那个背后捅刀子的年轻人没有逃脱,当场就被金茂和秦正联手给制服了,然后被接警赶来的民警带回了所里,这两人就是到医院里来了解详情的。

    巧的是,这两个警察金茂和赵羽晨都认识,他们也认识这边的几个人,顿时原本严肃的场面变得如同朋友间聊天一般。

    “那小子上次被带到所里教训了一顿,没想到这次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现在怕是真要在里面好好享受一段时间了”胖一点的警察笑着说道。

    “呵,现在的小年轻啊,不得了咯,比起我们还要猛啊”金茂呵呵笑着说道。

    也确实是,最少以前金茂赵羽晨他们出去打架什么的也很少带着刀子,哪像现在走在路上的那些小年轻小混混,人手身上一把弹簧刀或者是匕首,彷佛不带着就不像是混事的一般,不过那家伙据上次了解不是还在读书的吗。

    现在想想刚才发生的事情还真的是有些怕,金茂现在都有些不敢在到街上逛了,自己可才刚刚把老婆取回来没多长时间啊,还有大把的艳福没享受呢,要是就这么去了的话,真的是要冤死。

    “放心吧,这次不会像上次那样那么容易就出来了,身上携带管制刀具,当街行凶,杀人未遂,几项罪名一罗列,够他喝一壶的了,除非他关系很好,不然没个十年八年的别想出来”瘦些的警察笑了笑,嘴里的话说出来足以让一般的人听了吓一大跳。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