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两季水果?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两季水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一十七章两季水果?

    带着虚惊一场的金茂秦正一帮子人出了医院后。站在医院大门口,和两个警察挥手告别,看着两个人开着警车离去后,赵羽晨回过头看着一帮子人问道:“现在去哪里,回去还是?”

    “回去吧,原本还想买些东西的,这下胆子都快吓碎掉了,还是回去待段时间好”金茂笑嘻嘻的说道,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到胆子都被吓碎掉的样子,倒像是刚刚玩了很刺激的游戏一样,高兴的很。

    “我们也该走了,晨哥,金茂,有空来我店里玩”秦正扯扯梅子的小手站出来说道,一旁的梅子也跟着点了点头,显然是另有安排了。

    车子被金茂停在了王新月上班的门口,离这里也不是很远,一两里的路程,很快就能走到,赵羽晨几人也就没有了叫黄包车的打算,一路过去。也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

    “羽晨,慢点啊,走那么快干什么啊”赵羽晨大踏步的往前走还没两步路,后面的金茂马上大声的叫了起来,赵羽晨只能放慢脚步,回过头来。

    看了看走在路上紧张兮兮的金茂和王新月,赵羽晨有种想笑的感觉,刚才说的严重,表情轻松的金茂,此刻和王新月走在一起,却是不时怀头四顾,注意着每个靠近的人,如同草木皆兵一样。

    “喂,我说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吧,真当你是什么有钱人国家总统啊”赵羽晨笑着发问。

    “小心无过错,小心无过错”金茂嘴里出了五字真言,心里说道“你当然是不怕了,当天又不是你动的手,哎,当初我出那个头干什么呢,好好陪着老婆吃着不就行了,冲什么热血男儿,弄的现在紧张兮兮的”

    金茂担心的也不无道理,要知道当天后来可是来了一大帮子小青年,而今还都没露出来呢,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背后什么时候捅一刀。

    现在的小年轻可都是胆子大的很的,行事根本无所顾忌。不像自己以前和着大家伙一起瞎混的时候,还要注意分寸,打架是能用棍子就绝不用刀来着。

    “哈”赵羽晨笑笑,结了婚的男人胆子最少小一半,眼前的家伙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短短的不到一千米的路程,到最后硬是让几人走了差不多快半个小时才走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金茂无论赵羽晨怎么说也不愿意走快,催的急了,就来一句小心无大错五字真言。

    “小刀那家伙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这两天好像不在县里,原本我让梅子打他电话的,听他说不在县城里,就没让梅子他们说事情了”坐到车上后金茂开口说道,解释了为什么舍近求远的要把赵羽晨给拉过来。

    这其中最主要的是,金茂和梅子和小刀都比较熟悉,但是和小刀下面的那些人则没有什么交情,有什么事情也不好开口子说什么,但赵羽晨和他们则挺熟的,所以就把他给叫了过来,以防万一,谁知道却根本没什么事情。反倒是多认识了两个对他们明显有好感的警察同志。

    “哦,我也不知道”赵羽晨摇摇头,还真是不清楚,也有三四天没打电话了,等下回去抽空问问吧。

    车子停在路头后,金茂指了指皮卡车上,刚才叫了几个路人帮忙抬上去的老旧摩托车“车子现在拿下来吧”

    “先不拿了,反正也不占地方,先放着好了,等有空在拿吧,反正这里随便一咋呼,就有很多人出来了,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去趟山里面”赵羽晨说道。

    金茂听到赵羽晨说的话后点了点头,和赵羽晨聊了两句就和王新月一起回了家里,走出没十步,猛的回过头大声说道:“羽晨,不要忘了苗子啊,明后天可是要拿走的呢”

    这一次金茂也是豁出去了,反正家里的一亩三分地因为他和父亲经常都是在外面跑而空着,没有好好的打理,索性种上些果树苗好了,都不用怎么护理,反正都是种在田地里,不用像山上那般要经常浇水,何乐而不为。

    最主要的是,他也想种些那种勾引人的水果啊,天赐良机拿还能不抓住,至于是不是以后种出来之后那个水果也是有那样的功能就不知道了。

    这种就是盲目的信任了。也好好,赵羽晨决定都把那些放的时间最长的苗木给他,不然谁知道到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知道了,明天早上去苗圃拉好了”赵羽晨坐到车子里,从车窗里回道。

    先把车子开到了苗圃,打开大门,以前可能老苗叔为了上下卸苗木方便吧,苗圃的大门是由两扇组成的,拉开后足以让一辆货车进出,只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右侧的大门边上堆着一大堆的花盆所以不能拉开,早上闲着无聊的赵羽晨在种树的间隙已经清理了一番,才有现在能拉开大门的举动。

    院子里停了不到五分钟,车子又开了出去,关上大门,往塔山的方向奔波了过去。

    苗圃里,三只狗正在大盆里飞快的抢食着刚倒下来的食物,在它们身后不远处的墙脚边上停着一辆破旧的老摩托车,在低沉的诉说着时间的流逝。

    山上的屋子已经都快差不多完工了,主要就剩下了些小活,看光景也不过是两三天时间的功夫。

    因为是老人居住的,所以赵羽晨一家子包括王金水他们可是相当的听老人们的意思,上梁的那天。赵羽晨还特意开着车子把爷爷和外公一起接了过来关看一番。

    开着车子赶到山上的时候,大家正忙的很。

    木屋已经落成,是一排四间屋子,只有一个不是很高的阶梯,通过一条一米多宽的走廊连在了一起,走廊上的扶手有一米多高,刚好让老人能够靠着它行走着。

    看了看木屋子,赵羽晨点点头,现在不怕老人们一定要在山这边住了,随时都可以搬来,到时候父母也可以在这边待着。倒也不用太担心什么。

    “怎么领导来视察了啊?”正在木屋子外面看着,宋铁柱走了过来哈哈着说道,经过了一个春节,宋铁柱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说着话都是老样子,一副老油条的样子。

    “视察个屁,快点干活去吧,不然你师傅那又要骂了”赵羽晨笑着说道,指了指听到说话声,看过来的王金水。

    “怎么耳朵这么灵了,才刚说话就让他听见了,嘿,先闪了”宋铁柱顺着赵羽晨指的方向嘀咕了两下后赶忙回到了木屋子里面去干活,避免可能发生的危机。

    碰到这样的活宝,让人不免会无奈,想来王金水也是如此的感觉吧,赵羽晨看着宋铁柱进入木屋子后想到,走到了朝这边走过来的王金水边上。

    “王叔”

    王金水看着面前的赵羽晨不免感叹一番,人比人,气死人,怎么自己带出的徒弟永远都是那么一副没长大的孩子样,看看面前的赵羽晨,一副沉稳的样子,做的事,说的话,也都是有礼有节,真羡慕卫国啊。

    “呵,羽晨,这边说不定到时候要被弄成一个小村庄咯,你可是第一大功劳啊”王金水笑着说道。

    这话说的也不是突然,以前这里是光秃秃的,现在山上多了一栋木屋,这山脚下又多了一栋木屋,谁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加几栋木屋上去啊,在加上以前就有人搭建的草棚什么的,这山上加起来也有那么个五六栋吧。

    “那不是更好。我还正嫌这边太安静呢”赵羽晨笑笑,以前可能不太希望这样,现在嘛,越热闹越好,反正这边山上也没什么名堂了,更主要的是老人们住这,到时候也不会太孤单。

    和王金水聊过一阵子后,赵羽晨继续往山上走了上去,回到了已经住过一段时间的木屋子,四处找了找,却没看到王金水说的在上门的父母,也就懒得在去寻找了,因为他多数也已经知道两人跑哪去了

    果不其然,大约一个小时后,坐在走廊上想着以后事情的赵羽晨一抬头,就看见了父母背着锄头从山后面转了出来,他们的身后,彪子拎着篮子跟在身后,脸上露着灿烂的笑容。

    如今这边山上种的那些菜赵羽晨都很少去动了,反正种在那里也不会跑掉,只是累了彪子以及前来拿菜的王建李新义两人,要他们自己动手去摘菜了。

    但是父母在这边的话,赵羽晨就知道他们不会闲下来,以前是造木屋的时候,可以帮忙拿拿料,现在没什么好做了之后,就会去地里忙活,松土除草什么的,反正让他们空下来坐那里几乎是很少有这个可能性,除非下大雨什么的,没法劳作,才会在家里休息一下,不过这也不是自己家的情况,靠天吃饭的都差不多是这般忙碌,除非像自己这样,半吊子的农民,才会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想动手。

    “羽晨,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那边都忙完了吗?”赵卫国看到儿子跑到这边来感到奇怪,早上还在说,今天发苗子,会很忙的,现在却变得这么悠闲,难道苗子没发出去。

    “那边都忙完了,没事干,所以跑这里来了”赵羽晨说道。

    这一次的卖出去的苗子总的数量大概是在三千株左右,将近十万块钱,可是一笔了不得的数字了,怕是以前老苗叔卖上两年说不定都没卖这么多吧。

    不过如果不是曾经那批吃过这些水果的人在村子里说过几次,经过村里人的口口相传,变得有些神秘,在加上老村长在广播里喊的话,怕是也不会有那么的数量的。

    当然这里面主要的还是有农科所的名气在,这两年,许多高产,优质果苗什么的都是通过农科所流向市面上,所以有这三个字在,就是一种保障,也给了人一定的信心。

    最主要最主要的是,村里的人都相信赵羽晨加上老村长不会骗他们,谁都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再加上他自己在山上种的果树,以及他大伯赵卫军也在田间种上了几百株的果苗,心里肯定着赵羽晨更不会坑他们。

    “哦,对了,羽晨,你过来看看,还没注意到吧,这边的几颗果树好像已经结果了,怕是在过两月都成熟了”赵卫国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放下锄头对着儿子说道。

    随后赵卫国走到了屋子旁边的几颗从空间移植到山洞,又从山洞移植到屋子边上的几颗果树边上,指着枝头,让赵羽晨仔细的看看。

    听见父亲的话,赵羽晨不由的一愣,空间里面的那些果苗结果,不稀奇,因为好像里面的时间是加快了好几倍一样,但是这外面不可能忙,最多也才开着花而已,。怎么可能结果啊,难道一年能摘两次。

    仔细的看着枝头上,看了一会后,就发现了一个枝头上挂着几个小小的果子,在跑到别的树边看看,也是如此,不管是桃子,还是苹果,还是梨子什么的,虽然开着花,但是不少枝头上都已经结出了小小的手指头大小的毛茸茸果子。

    嗨,还真是千奇百怪,无奇不有了,赵羽晨看过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难道说在空间里面待过一段时间后,彻底的改变了植物本身的基因?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要知道,以前大家只是一年摘一次的果子而已,要是现在真的一年能收两次的话,那不是等于收入翻番了,难怪自己从空间里拿出来的那些茄子番茄苗子什么的比起别人的要高产很多,时间也是长的多。

    看来哪天该让陆涛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不知道他到时候能不能给自己答案,赵羽晨看了会后转过头和父亲说道:“爸,有可能这是产两季的水果呢,嘿嘿”

    赵卫国一听,差点要跳起来,年产两季水果,天方夜谈差不多,不过想起儿子那个奇怪的地方,还真有可能呢,这几株果树他是知道的,都是从那个奇怪的地方里面移植出来的,谁知道也会不会变得奇怪起来。

    不过如果到时候真的年产两季,那可就真要出名了,到时候别说全国,全世界都有可能。

    “好了,你们两个有什么好聊的啊,到时候看着不就行了”宋晓娣在一旁看着两人有些发笑,这两父子有时候正常的很,有时候却是变得神经兮兮的。

    “对对,现在管那么多做什么,看着就行了,真要到时候一年产两季,我在去承包些山来,多种些”赵卫国说道。

    还要承包些山,赵羽晨一听有些犯傻了,这里已经有两座果山,在加一座原本准本拿来弄狩猎场的小山了,在加上空家里那现在宽阔无比的地方,哪还需要承包啊,真到那个时候光坐那里回收水果上来就行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这水果价格会不会降的很低。

    “爸,在承包就不用了,光这两座山到时候就够我们操心的了,更何况你也知道的,到时候还不累个半死啊”赵羽晨一边说着一边挤挤眼。

    在山上待了两个小时多点后,时间已经快四点半,宋晓娣就把儿子赶下了山,让他回去陪着家里的老人一起吃晚饭,别在这边凑热闹。

    路过山脚和王金水他们说了一声,对着宋铁柱摆摆手,开着车子离开了塔山。

    隔天早晨,赵羽晨依旧老早的就起身去了苗圃,把空间里帮着大批的苗子放到了院子上,依个敲了敲三只狗的脑袋后,才回家吃早餐。

    才不到八点钟,金茂就到赵羽晨的家里来了,看到赵羽晨就问道:“羽晨,苗子到了没啊?”

    “到了,昨晚到的,走吧”赵羽晨正在盛狗食,弄好后走出厨房和金茂一起出了屋子。

    在路过金茂家的时候,金茂跑进屋子说了两句话又赶紧跑了出来,赵羽晨等到了路口后才发现,金茂这个家伙比自己还要心急,来自己家里前,就先把车子给开了出来,停放在路边上,车上坐着他的新婚娇妻,看到两人后,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朝这两人笑笑。

    得,今天看来帮忙是免不了了,赵羽晨心里哀叹一声,做这样亏本生意的也就只有自己一人了。

    开着停在前头的皮卡车赶往了苗圃,还好昨天把大门给清理了一下,不然现在光是来来回回的搬就是个**烦,把自己的皮卡车停在了公路上,让金茂直接把货车开进了院子里。

    忙活了快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把那些苗子给搬到了小货车上面,三人中只有赵羽晨还好,金茂和王新月皆是满头汗水直往下流了。

    金茂的地也在塔山那边,而且他的地因为为了方便和别人调换了几次后,现在变得很集中的一块,不用东奔西跑。

    而且没有赵羽晨承包下的山那么远,开着车子只要十来分钟都不用的时间就到了,赵羽晨和金茂他们赶到的时候,发现金茂父母还有另外两个帮忙的隔壁邻居已经在田里挖出了大概一两百个坑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