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副局的邀请

第一百一十八章 副局的邀请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一十八章副局的邀请

    看到车子来了后。在田里忙活的几人忙走了过来,金叔先是给赵羽晨和儿子发了根烟,这才一起帮忙着把车上的果苗给搬下田里去。

    “羽晨,这些果苗是不是培育了很长时间了啊,不然可没这么大哦”三婶拿了十多株的苗子边走边问着走在前头的赵羽晨。

    “嗯,去年就已经在弄了”赵羽晨点头应声。

    众人拾柴火焰高,几个人一起帮忙着把苗子拿到地里头,不过才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把车上的苗子拿完了。

    拿完苗木后,赵羽晨和金茂就背着锄头,在前头地里挖坑去了,年轻人嘛,力头足。

    刚开始,金茂还能和赵羽晨一起比了不分上下,你挖一个坑,我也挖一个坑,半个小时后,金茂落下来了,动作也没那么的快速,和赵羽晨之间很快的就相差了好几个坑的位置了。

    在后头种树的李老根笑着和赵伟明说道:“结了婚的就是不一样啊,白天劳动。晚上还要劳动,力气都不能和以前比了,以前金茂的金茂可不是这么一下子就趴下去的”

    “呵呵,那有啥办法,结婚结婚,还不是就为了这个”赵伟明听了呵呵一笑,对着前头的金茂大声喊着“金茂,不是力气都花媳妇身上去了吧,看看人家羽晨,可是没休息过呢”

    “你们两个家伙,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拿他说”金叔听到两人的话不由摇摇头,脸上露出苦笑的神情。

    经过上次的事情后,金叔整个人改变了许多,现在算是彻底的融入了农村生活,不再像以前一样,说些话有些高高在上的感觉。

    还好现在三婶及金茂媳妇不再,不然肯定两人要面对着两挺机关枪的扫射,话说三婶的功力可是不弱的,能把不善言辞的人说的硬生生掩面而去。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两人在的话,也没人会开这些玩笑了,毕竟是新婚,有的人脸皮薄些的话,都能闹出些矛盾来。

    “得得,你们两个有本事,就别搂着老婆睡觉,力气不花媳妇身上还花哪里去”金茂回过头大声的说道。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几人中,最没有发言权的是赵羽晨,听到后面两人拿自己和金茂对比也只能摇摇头,谁又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情。

    反正自从有了那个奇怪的空间之后,自己好像看活没有什么很累的感觉,干这些活轻松的很一般,不过这些事情可是不能随便说的,就默认吧,结婚和没结婚的是没法比的。

    不过赵羽晨的心底还是暗暗的加了一句,丫的,我破第一次都要比你们早呢,真当我不知道那么一回事情,虽然不是食髓知味,但是也是有不少的经历的。

    确实赵羽晨是有鄙视着其他两人的资格的,因为据他了解的,李老根的老婆在聊天中谈起过,好像是什么李老根二十五岁结婚的时候是第一次,而赵伟明也差不多是二十三岁的时候吧,至于金茂不知道了,这小子一直不肯说。

    中午回去吃过饭后,下午加了两个生力军。速度明显的快了许多。

    因为是泥田,不用花费大力气去挖坑,最后不用一天的时间,就已经把苗子给种了下去,分成了四块,各种苗子各占一个地。

    因为时间尚早,几人上了田之后,李老根就说着去赵羽晨承包的地方去看一看,因为他们几人都还没去看过,想一起去观察观察,都说这家伙现在弄的很好,也不知道真假,反正现在有便车,来回也快。

    赵羽晨当然不会拒绝,领着大家一起开了半个小时的车子到了塔山。

    一下车后,李老根和赵伟明他们就傻傻的愣在了那里,看着面前的景色。

    三婶和王新月也是第一次到这边来,看到了这边的田间风光不免的要楞上那么几秒钟。

    无论是谁,第一次来怕是都要楞上那么几分钟吧,任谁看到满水田里都是那些黑荷什么的,迎着风左右摇摆,水面上不时有鱼跃出水面的镜头怕是都要楞一下,特别是在水田上面,山脚下,新增加的那么一栋木屋更是让人真的从心底产生田园风光的色采。

    “羽晨,这是你承包的吗?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像的,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啊”三婶一边看着,一边嘴里发出疑问,有些太不可思意了。

    “妈。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刚开始还是我一起帮忙来着的呢,不过这变化是有些大了”金茂开口说道。

    三婶听见金茂的话不由讪笑两下,不再多问什么,而是和媳妇一起四处看看。

    “不错,不错,羽晨你比我们厉害多了,这边也能让你弄成这样子,以前可是承包都没人愿意承包的呢”赵伟明看了一番后,发出赞叹的声音。

    几人沿着路往山上走着,刚走到山脚下就看见赵卫国和宋晓娣以及一个不认识的人在木屋子的后面开着渠沟。

    “卫国,忙着呢”李老根首先笑呵呵的开口问道。

    “是你们啊,怎么今天这么有空跑这来了”赵卫国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到一大帮子人后,脸上露出笑容说道。

    趁着说话的时间,赵羽晨走上前去,接过了父亲手上的锄头,有模有样的挖起了沟渠,母亲则被三婶她们娘俩给拉扯着到一旁瞎转悠去了。

    “哈,金茂,你小子怎么来了,结婚了就是不一样啊。好像都瘦了很多,累的吧?”突兀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赵羽晨不用抬头就知道说这话的是谁。

    “滚,他祖母的,会不会说话呢,明明是胖了好几斤”金茂怒斥着说道。

    “毛嘞,我看人很准的,绝对要瘦上好几斤的分量了,不信,到时候咱们去称称”宋铁柱嘿嘿的接着说道,对于金茂的怒脸根本无视。

    “滚”金茂不想争了。直接来了一个字,碰到这黏皮糖一般的家伙没法子了。

    呵呵,赵羽晨听了两人的话嘴里笑出了声。

    认识的人里面,好像有好几个搞笑的,在公司里的时候,黄刚就是这样的一个家伙,现在碰到的宋铁柱也是这样的一个家伙。

    正聊着,袋子里放着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按了下接听键后,接了起来。

    “羽晨是吧,我是罗晓”电话里传来了中年男人的淳厚声音。

    “哦我上次去过你大伯家里的”怕赵羽晨不记得了,罗晓后面又加了一句。

    “嗯,记得了,罗局是你啊,有什么事吗?”赵羽晨说道,公安局副局打自己电话,奇怪了。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这样吧,你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顿饭”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后,又传出了一句话。

    这下赵羽晨更加奇怪了,好端端的请自己吃饭,这公安局副局也太闲了吧,所谓无功不受禄,这宴怕是绝对不会是什么好宴了。

    “不用担心什么,没什么重要事情,就是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认识,呵呵”可能是猜到了赵羽晨这边的疑虑吧,罗晓在电话里又加了一句。

    在他的后面,坐着一个小*平头,穿着身光鲜皮衣的男子听到罗晓的话,不由的笑笑。

    等到罗晓挂断电话后,问道:“怎么样,他来吗?”

    “呵呵,老同学。这你还不放心啊,晚上会过来的,不过我说你也够厉害的啊,从市里跑到县里,请一个小百姓吃饭,说出去都要让别人笑掉大牙吧”罗晓笑着说道。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上次上面打电话下来后,通知罗晓的市公安局局长杜海涛,趁着难得的时间从市里溜到了县里来,连县局都没去,就把罗晓给叫道了外面的茶楼里。

    上次的事情,后来崔厅和他聊起过,夸他做的不错,而且也大概的透露了一下那个老人的身份,而且提了一下,让他在必要的时候,对赵羽晨他们稍微照顾一下,当然这是上面传下来的,不是崔厅自己的意思,所以杜海涛才会有现在这样的举动。

    稍微照顾一下,说的容易做的难啊,据杜海涛的了解,那个赵羽晨不是系统里面的人,这让他想照顾都无从照顾起,最后索性不再去想,直接来到了青阳县准备把赵羽晨给找出来问问有什么想法没有,自己到时候要是帮上了,往上面说话不是也有理由不是。

    “羽晨,怎么了,晚上有饭局啊”金茂和宋铁柱站在边上,听着赵羽晨说的话后,等赵羽晨挂掉电话,问道。

    “嗯,公安局的局长请我吃饭”赵羽晨说道。

    “去,我还国家总统请我吃饭呢”宋铁柱一听赵羽晨的话,马上说道,吹牛皮也不是这样吹的吧,谁不知道他们根本就是高高在上的人,忙的很,会平白无故的请一个小老百姓吃饭。

    金茂听了却是将信将疑,他是知道赵羽晨有个在部队好像当大官的舅舅的,不过部队和政府应该是两条线,不会产生太多关联的吧。

    看了看两人的反映,赵羽晨轻轻的叹着气,哎,这年头,说实话也没人信。

    时间也不是很早了,赵羽晨就不再和金茂他们聊着,让他们和自己的父母说一声后,先开车回家,洗了个澡,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后,和爷爷他们说了一下,就开着车子赶往了县里面。

    小县城里请客吃饭,唯一能撑得起门面的也只有县城大酒店了,其他的那些小酒店要不是档次不太够,要不是味道实在不怎么样。

    其实县城大酒店的食物味道也不是特别好,只不过包厢或者大厅里面的装潢的富丽堂皇,让人吃着的感觉都会不一样,而且对外可是宣称五星级大酒店来着的。

    赶到县里的时候,时间刚刚到六点钟,比和罗晓他们约好的六点十分的时间早了十分钟。

    “赵先生,你怎么过来了,是找小刀先生吗?”刚走进大酒店的大堂,在大堂上四处巡视的大堂经理王胖子看到赵羽晨后,走了过来。

    “过来找人,哦,对了王经理,那个罗晓订下的的包厢在哪里,他说你知道的”赵羽晨摇摇头问道,在电话里的时候,罗晓已经说过了,让他到时候直接找王胖子报上名字就行了。

    “知道知道,三楼168包厢”王经理听到赵羽晨的问话后点头说道,随后对前台说道:“小丽,你带赵先生去三楼168包厢”

    “谢了,王经理”赵羽晨道谢一声后,跟着那个女服务员的背后进入了电梯。

    奇怪,不是说这个人是个农民吗,怎么会和公安局副局搭得上关系,而且看样子,还是那个罗晓找他,奇怪,真奇怪王胖子看着走进电梯的赵羽晨心里想着。

    “喂,在这干什么呢,吓鬼啊”正想着的时候,后背被人猛拍了一下,吓得王胖子差点跳起来,回过头一看是罗晓和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

    换了别人,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人敢这样拍他的肩膀,怕是王胖子会吐他一口唾沫,但是现在嘛,王胖子只能差点骂出口的话给收回来,得罪谁都好,得罪这些公检法的可没什么好果子吃,虽说上面的关系够好。

    “罗局,你这一拍可是把我半个魂给吓掉了”王胖子摸着心肝说道。

    “呵呵,老王,你胆子可没那么小吧,据我了解的,你胆子可是相当的大的,会因为我拍一下吓过去吗,不可能”罗晓不信的说道,能做到这种大酒店经理的人,本身就不是胆子小,简单的人物,更何况,这个王胖子的关系网可也是不浅啊。

    “哪里,哪里,对了,罗局,刚才有人报你的名字进包厢去了”王胖子朝两人笑笑。

    “哦,他到了,不陪你聊了,杜哥我们上去吧,不要让他等久咯”罗晓听到赵羽晨已经到了后,又拍了拍王胖子的肩膀,回过头对站一旁的杜海涛说道。

    有外人在场的时候,罗晓绝对是会给杜海涛面子的,在说本来杜海涛的官位可是比他就高了不少,当然私下的关系还是称呼老同学显得亲热些。

    “168,一路发”赵羽晨站在包厢门口,看着钉在门上面的门牌说道。

    “噗嗤”前头推门的女服务员听到赵羽晨的话笑了出来。

    在包厢里还没坐上两分钟,罗晓和杜海涛就推门走了进来。

    “老同学,我来介绍,这位就是羽晨”罗晓进了门后,快走两步帮着介绍道。

    “杜海涛,我年纪比你大的多,你就叫我杜哥就行了”杜海涛没有等罗晓介绍和赵羽晨握了下手后,就自己介绍着说道。

    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了,不提自己的官职,现在的交往就是私交了,也不会让别人有局促感,相反反倒还会感到亲切。

    “杜哥你好,你当过兵吧”赵羽晨听了杜海涛的介绍后笑着问道。

    “这你都知道,眼光不错啊”罗晓惊奇的说道。

    什么眼光不错,光看杜海涛走进来的姿势,以及坐下的姿势,就知道肯定是经过一段长时间的锻炼后才形成的,而且最主要的他舅舅走路坐下都是和杜海涛一个样的姿势。

    “嗯,当了八年兵,刚刚前两年转业回来,这不老习惯两年了还改不过来,嘿”杜海涛说道。

    看到赵羽晨言谈举止,杜海涛稍稍的放下了些心,原本还担心赵羽晨是一个飞扬跋扈,不好交往的人,如果是那样的话,杜海涛是不会和他搭上多大的关系的,因为那样的人往往容易出大事情,到时候一不小心赔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就不合算了,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太担心。

    “呼,我都饿坏了,两位我看要不咱们先上菜吧,边吃边聊,不然我怕是熬不下去了啊”罗晓看着两人说道,言谈随便,不带官威,让人听了只会觉得彼此熟悉。

    说完后,朝站在包厢小服务间的服务员招招手,让她们开始上菜。

    可能都已经提前交代好了吧,十多盘菜三分钟后,就全都上桌了,随后女服务员拿了两瓶茅台上桌,打开后,帮三人倒了一杯。

    “罗局,杜哥,我敬你们一杯”赵羽晨举着杯子对两人说道,一个是公安局的副局,另一个虽然没有说出职位,但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只有自己是一个简单的平民百姓,这点分寸还是要抓住的。

    “好,赵老弟爽快,你也别叫我罗局罗局了,让人听去还以为我要篡位呢,叫我罗哥就行了”罗晓一口喝干了杯中的茅台后笑着说道、

    原本今天还想叫小刀一起来的,结果打了他电话却告诉他不在县里,而是跑到绍兴去了,不然怕是还要热闹一些。

    “哈哈既然罗哥这样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就叫你罗哥了,你可别到时候嫌弃我这个啥都没的老弟才成”赵羽晨呵呵笑着说道。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在酒桌上就说着酒桌上的话,这些赵羽晨可是深得要髓,只是出了这个包厢之后,谁知道到时候这些话能不能作数了。

    “杜哥,来我也敬你一杯,没你的帮忙,呵呵我可是”坐下来后,罗晓举着酒杯对着杜海涛说道,间接的像赵羽晨说明了杜海涛的不简单。

    杜海涛明白罗晓的鬼心思,哈哈一笑,端起酒杯一个干完。

    到了他们这样的位置,喝个一瓶半瓶的茅台什么的可以说根本没什么感觉了,只是他们碰上的是在酒桌上久经战场考验的赵羽晨,这场酒到最后倒是喝了个不上不下。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